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五卷 第十九章 栽赃
    (布尔维克带着七中一堆牲口组成的“雄狮社”团队与黑炎城萨米拉商团一起合作,在此次试炼中进军新月草原,狩猎金狼与采摘鹅颈草的消息成了今天天野狼城堡最

    萨米拉商团为布尔维克所带领的团队提供了几箱干粮,还赠送了布尔维克一把战刀和一套铠甲,提供了几只捕狼用的狼套,拿着这些东西的布尔维克等人雄赳赳气昂昂的在野狼城堡广场上搞了个声势浩大的誓师大会,誓师大会一搞完,布尔维克就像一个将军一样带着“雄狮社”的那群人,两百多个,就浩浩荡荡的杀向了新月草原。

    整个七中的牲口们,跟在布尔维克屁股后面一起准备到新月草原“建功立业”的差不多占了将近五分之一。

    在这次誓师大会上,许多女生在广场上大声喊着布尔维克的名字,尖叫着,配合着布尔维克脸上迷人的笑容和一头眼光灿灿的金发,布尔维克的风头一时无两,这个名字,被许多人看成是这次试炼中所有学生最杰出的代表。

    许多牲口都被刺激得热血沸腾,恨不得自己就是布尔维克一样,能在此刻享受女生们的欢呼。能够带领队伍到新月草原去狩猎二级的金狼,采摘能够救人性命的鹅颈草,这种弥漫着雄性气概与英勇气息,被萨米拉商团宣传得大义凛然的行为,让布尔维克成为了许多女生眼中的英雄与这次是试炼中最耀眼的明星。

    当布尔维克成为明星的时候,张铁正风尘仆仆像个奴工一样的站在广场边上看着风光无限的布尔维克。衣服已经三天没有换洗了,挖矿和背矿这种很难让人保持整洁与干净的工作让张铁的衣服显得有些脏,张铁的脸也有些不太干净,劳累了一早上,额头和鬓角的汗水在他的脸上滑下几条清晰的泥沟。稍微一靠近,鼻子尖一点的女生甚至能从他身上闻到一股汗水的酸味,这幅造型与此刻穿着一身鲜亮铠甲的布尔维克比起来,那正是一个是将军,一个是土鳖,根本没得比。

    张铁的眼神则微微有点阴郁与怜悯的看着“雄狮社”那些牲口此刻有些洋洋得意的脸,心里轻轻骂了两个字——白痴!

    布尔维克的野心与冷酷这个时候让张铁也为之诧异与警惕,金狼是二级生物,布尔维克已经是点燃神宫明点的一级战兵,作为一级战兵的布尔维克不可能不清楚。无论他们雄狮社的这些人配合得有多严密,但一群战工想要围猎二级的金狼,还是要抓活的,以保证送到黑炎城的时候金狼骨髓的新鲜,没有伤亡几乎是不可能的。明知道会有伤亡。但布尔维克还是准备利用他的影响力与那些牲口对他的信任去做这件事,那只说明在布尔维克心中。这些信任他的牲口对他来说是随时可以牺牲的东西。只是他往上爬的踏脚石。比起格力斯来,布尔维克这个家伙更阴险也更可怕,如果说格力斯是随时准备露出獠牙的恶狼的话,那布尔维克就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他把他的野心和冷酷,用无害的外观隐藏了起来。混在羊群中,因此也更有杀伤力,更能迷惑别人。

    张铁没有再跳出来充当大头蒜和什么狗屁正义使者的打算,他觉得这个时候即使自己再说什么。再做什么,对这些头脑已经开始发热的家伙来说,已经不会有半点作用——只要猎杀一头金狼和采到一根鹅颈草,那个人就能获得一把优良的战刀。这是萨米拉商团开出的及其廉价的报酬,但这个报酬却让许多牲口热血沸腾。用自己的命去换一件武器,然后再用那件武器去为别人卖命,张铁对这样的报酬嗤之以鼻,不屑一顾,这样的交换,张铁觉得简直是在侮辱自己的智商,可就有些牲口被这个报酬刺激得高兴得不行。这让张铁也无话可说。也许那些牲口还幻想着如果自己表现好的话可以获得商团的引荐,让那个什么阿比安大师能知道自己的名字,成为阿比安大师的助手或学徒,成为一个丹药师的助手和学徒,这可是一步登天的机会,很多年前,第七男中已经有人上演过同样的一幕,至今在学校里成为了传说,谁不想让自己成为第二个李石针?可这些话都是那个叫萨米拉的家伙嘴巴一张说出来的,对那个带缂丝帽的家伙说出的话,张铁就当是放屁,可也架不住有人会相信。那些家伙不明白,就算萨米拉说的是真的,可最后能获得这个机会的,只会是布尔维克而不可能是别人——一场战争下来,士兵们的骨骸堆积如山,而获胜将军们的美名却被到处传扬,这才是现实啊!

    这次的出征,在张铁看来就是一个陷阱,一个利用人性中的弱点设置的陷阱,这个陷阱是用信任与贪婪挖出的巨坑,是所有陷阱中最普通最平常的那种,明眼人一看便知,可有人要往下跳,张铁也没办法。张铁觉得自己已经做了自己该做的了,别人要怎么样,那就是别人的事了,他可没有随时牺牲自己成全别人的义务。

    “除了你自己,没有人能对你的生命负责!牲口们,希望你们回来的时候,可以真正明白校训上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欢迎来到黑铁时代,在学校里呆了三年,校门口的那句话看来你们还没有玩全理解啊,就如唐德那个家伙所说的一样,这个时代,最黑最铁的,其实都是人心”,张铁在心里默默的说着。

    ……

    誓师大会进行到最后,时而面带笑容,时而慷慨激昂的布尔维克站在那个临时搭起的台子上,几次回头张望,临时督察委员会的老师们一个都没出来,甚至连站在外堡墙上看热闹的都没有,这让布尔维克心中微微有点失望。

    “不用失望,一个学校的推荐名额不会比让阿比安大师知道你的名字更有价值……”似乎看出了布尔维克眼中的那一丝失望,萨米拉用只能有布尔维克能听到的声音在布尔维克耳边轻轻说道,“联盟的军事学院未来能不能存在还不好说。而无论谁统治黑炎城,阿比安大师都会获得绝对的尊重,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我在说的是什么!”

    “我知道该怎么做!”布尔维克小声说道。

    “那就祝你好运吧,忘了告诉你,你们学校那个叫格力斯的学生已经和我联系了,他也很想获得这次让阿比安大师知道自己名字的机会啊,还有没有实力不错的学生会为这个动心,我就不知道了,所以。努力吧,只有最优秀的人,才能获得这个机会!”萨米拉又悄悄的加了一把火。

    “我会尽力的!”听到这话的布尔维克的笑容微微一滞,然后他就看到了远处人群中并不显眼的张铁,没办法。张铁人不显眼,可他背上的那个矿篓却很显眼。看到张铁的布尔维克眼神动了动。然后依旧面带笑容的对萨米拉说,“哦,我也忘了告诉你,记得那天在人群中给你捣乱的那个人吗,他叫张铁,就是我们三点钟方向那个黑头发背着矿篓的小子。那个人听说已经是一级战兵,科林上尉和哲罗姆好像很欣赏他!”

    萨米拉的眼角抽动了两下,一直到此刻,萨米拉仍然觉得人群中有人对自己的眼睛在指指点点窃窃私语。嘴里尽是是“毒蛇的脑袋”“三角眼”之类的词汇,萨米拉不着痕迹的看了远处的张铁一眼,一张瘦瘦的马脸上也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好的,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合作越快!”

    “合作越快!”

    ……

    誓师大会结束,布尔维克带着人雄赳赳气昂昂的离开了野狼城堡的小广场,乱哄哄的广场终于清净了一点,布尔维克刚走,临时督察委员会却在广场上提出了晚上要在小广场上开篝火晚会的通告,因为通告上说这场篝火晚会上会有女生表演的歌舞等内容,这又让许多牲口喧哗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一看这个通告,张铁似乎就明白了临时督查委员会那些老师的用心,老师们似乎不想学生们到新月草原去冒险。

    广场上乱哄哄的,看完了通告,大家议论纷纷,许多人正要散去,见到没有什么热闹可看的张铁也准备离开,可正要离开的时候,乱哄哄的人群中,一个人从旁边走过来,和张铁擦肩而过,身子擦了一下。精神力暴增七倍后的张铁的感觉何等敏锐,刚和那个人擦了一下,张铁就感觉自己的矿篓里好像多了一点东西,要是普通人,在背着这么一个有些分量的矿篓,矿篓里还装着矿镐等东西,根本无法发现自己的矿篓里突然多出的东西。

    妈的,怎么会有人这么无聊,还在玩小孩的游戏,看到老子背着个矿篓就打开盖子往里面丢东西,这个往别人帽兜里塞垃圾的游戏老子八岁以后就不玩了好不好,张铁正准备转过身看看那个无聊的混蛋是谁,就突然听到身后几步有人用惊天动地的声音大喊了起来。

    “钱包,我的钱包呢,怎么刚刚还在,转眼就没了呢?”

    “小偷,一定是小偷……”

    **!张铁大脑中的危机处理机制用了不到零点一秒的时间就反应过来了,遭了,被人阴了,妈逼的,这些杂种想要人赃俱获啊,东西在自己的背篓里,有一百张嘴都说不清了,黄泥掉到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一旦被这些家伙在这里抓住就完了,不行,现在一定要先离开这里才能扳回这局……

    这一瞬间,张铁逃命的天赋本能再度爆发,张铁身子都没转,几乎在听到后面那声大叫的瞬间,整个人就如猎豹一样的飞快的窜出,一下子迈开了腿就用最大的速度朝着山下跑去……

    那刚刚还在扯着脖子大叫的人刚叫了两声,正得意自己把周围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好戏正要上演,一抬眼,咦,发克,怎么那个小子不见了?周围几个安排好的正要一起来唱双簧将张铁人赃俱获的人也傻了眼,那小子呢,怎么跑了,不是应该等着看热闹然后自己把他抓住人赃俱获吗,戏本不是这么安排的,这不科学啊!

    “钱包,钱包……”大叫的人变成了真的惨叫,然后,终于有人发现了张铁差不多已经跑出百米之外,正要朝山下小路跑去的背影。

    “那小子就是小偷,大家快追,抓小偷啊……”广场上骚动了起来,一大堆人朝着张铁的方向追了过去……

    远处的萨米拉眼角抽搐着,连他都没想到这出十拿九稳安排好的戏会唱成这样,正常人的第一反应,如果自己不是小偷的话,遇到这种事,难道就没有转过身来看看的好奇心吗?怎么那小子一听到这个会跑得比兔子还快,这是正常人呢的反应吗?那小子到底是什么怪胎啊!

    “钱包,我的钱包……”想到钱包,萨米拉跳了起来,混蛋,为了演戏,那是我的钱包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