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五卷 第二十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
    无论是被狼追还是被人追,这种感觉都算不上好,特别是在追自己的人后面还有几个三级到四级的家伙,那一点点被拉进的距离,正把张铁接近二级的潜力给飞快的逼出来。

    背着矿篓的张铁一股风的冲过了野狼城堡下面的收矿点,收矿点上的几个熟人看到张铁跑得这么急,连忙问了一句,“张铁,跑这么快干什么?”

    “拉屎!”张铁的声音从远处传了过来。

    张铁刚刚跑出50多米,几个隶属萨米拉商团的护卫已经飞奔而至,那几个在后面穷追不舍的护卫一边追一边大声喊着,“抓小偷,前面的那个家伙是小偷,快抓住他!”

    萨米拉商团护卫的身后,则是一批正义感超强的跟着追下来的学生,一大批人乱哄哄的跟着冲过了收矿点。

    “不好,快去报告临时监督委员会的老师,说要出事了!”收矿点那个和张铁很熟的学生看到情况不对,连忙交代了一声,就朝着野狼城堡跑去。

    妈的,这小子是属兔子的吗,怎么跑得这么快,追着张铁的那几个三级和四级的商团护卫越追越心惊,张铁跑起来的速度,简直让他们心惊,根本不像是一个在校的学生能有的速度,不过无论张铁怎么跑,双方的实力差距始终是在这里,两边的距离,正在慢慢拉近着,从不到一百米,到五十米,最后再到差不多二十米……

    张铁咬着牙狂奔,同时在心里暗骂,妈的,等老子的实力上来了,总有踩死你们这几个混蛋的那一天。前面就是矿洞。张铁大喜,猛的加了一把力,一头扎进矿洞之中。

    就在后面那几个商团护卫脸上的狞笑越来越清楚的时候,突然之间,他们的笑容冻结了。马上要抓到手的张铁一头钻进前面的矿洞,后面的人连忙跟着追了进去……

    这条矿洞这些天已经走过无数遍了,对矿洞里的路线,根本是熟得不能再熟,这次冲进来的时候,张铁根本没有打火把。他只伸出右手摸着洞壁,就凭着记忆中的感觉,步伐都没减轻一点,一头就扎了进去。

    后面跟着他冲进来的那几个商团护卫即没有黑夜视物的能力,对矿洞里的地形又不熟,刚刚跟着张铁冲进来二十多米。冲在最前面的那一个家伙一下子就撞在矿洞转角处的墙面上,发出一声惨叫。

    “快去找火把来,快去找火把来,里面太黑了,看不见,这个小子跑到洞里去了……”

    听着后面的惨叫和那一阵阵气急败坏的声音,稍微放慢了一点步伐的张铁嘴角飘起一丝冷笑。妈的,想来阴我,老子就让你们偷鸡不成蚀把米。

    这条矿洞的坑道很长,将近有一里,在跑出几百米后,听到后面再也没有什么声音,张铁才在黑暗中摸索着拿出矿篓里的火把,点燃后继续向里面跑去,一直跑到采矿的地方,听着采矿点那里叮叮当当传来的声音。张铁也没停下,而是径直跑到了自己挖矿地方旁边的一个矿洞里,一下子熄了火把,这才剧烈的喘息起来。

    这个时候,黑暗果然是最大的保护色。

    张铁剧烈的喘息了将近两分钟。在身体基本平静下来之后,就连忙闭目凝神,锁定了脑海中那道神秘的拱门,然后一声进去,黑暗中的张铁就消失在了原地。

    ……

    黑铁之堡内,一片明媚温暖……

    ——英俊伟岸的堡主大人,欢迎您降临黑铁之堡!

    熟悉的对话框和欢迎词出现,张铁看的心情也没有,而是一把把自己背上的矿篓整个翻到了出来,矿篓内,果然多了一个精致的鹿皮钱包,张铁把钱包拿起来,打开,随意一扫,里面黄灿灿的20多个金币和一大把银币让张铁大笑了起来。

    把钱包丢到那个杂物箱里,想了想,张铁把杂物箱里唐德送来的那把匕首和自己腰间的匕首换了一下,然后镇定了一下心神,出了黑铁之堡。

    ……

    十多分钟后,一大片明晃晃的火把从坑道里面涌了出来,把这个平时无人问津的地下矿场照得通明一片,看到那片火把,张铁冷笑了一下,然后依旧不紧不慢的在自己的矿洞内挖着矿。一直到几分钟后,那片明晃晃的火把要涌到自己洞口的时候,张铁才放下了铁镐,紧了一下腰间的匕首,一脸平静的打着火把从矿洞里面走了出来。

    “哎呀呀,这是干什么,怎么今天会有这么多人来挖矿?”看着那片走进的火把,张铁脸上表情十分丰富的大呼小叫的叫了起来。

    “小子,终于抓到你了,乖乖束手就擒吧!”打着火把的人里面,一个鼻子像被人刚刚打过一圈拳,脸上有些淤青的家伙狠狠的说道。

    “什么束手就擒,你***是谁,老子好好的在这里挖矿,你为什么要让老子束手就擒?”刚刚还一脸稀奇模样的张铁一下子也变了脸,大骂了起来。

    听到张铁这么说,在前面拿着火把的那几个家伙脸色一变。

    “小子,还嘴硬,刚刚分明是你偷了我的钱包,我们一直从野狼广场那里追到这里才把你逮住,你还装得什么事都没有?这里所有人都能为我们作证!”又一个打火把的家伙说道,这个家伙,正是刚刚在广场上与张铁擦肩而过的那个家伙。

    “偷你钱包?”张铁跳了起来,“我偷你妈,你奶奶,你妹妹,你们全家的女性还差不多,这里不是黑炎城,可诬告老子老子一样能到临时督查委员会去告你们诽谤!”

    “别跟他废话,先把他拿下!”鼻子破了的那个家伙说道。

    “谁***敢动老子一下!”张铁一下子就拔出了腰间的匕首,恶狠狠的看着那几个想上前的家伙,倒把那几个家伙吓了一跳,没想到张铁刚动兵器。然后张铁换了一副表情看着跟着这几个家伙来的那些牲口们叫了起来,“各位同学,我是张铁,七中的学生,这几个家伙要来干扰我的试炼。诬赖我偷他的钱包,还想对我动粗,要是过一会儿我把这几个家伙给捅死了,麻烦你们给我做个证,我完全是自卫,麻烦哪个兄弟赶紧到督查委员会去帮我求救!”

    原本几个跟着进来的学生一下子有些不知所措起来。不是来抓小偷吗,怎么这个家伙还这么硬气。

    “刚才不是你在广场上偷了他们的钱包吗,我们听到他们叫抓小偷,才跟着他们追下来,不是你偷的钱包,你跑什么?”

    “我刚刚肚子疼。想拉屎,这才赶紧跑了下来,你管得着吗……”张铁好整以暇哦说着。

    看到现实已经偏离了“剧本”太多,萨米拉商团的几个人有些急了,一个家伙二话不说就冲了过来,两手朝张铁的双肩上扣下,想直接动手把张铁拿下再说。

    看到这几个杂种敢动手。一副吃定自己的样子,张铁眼睛寒光一闪,不退反进,整个人上前一步,手中的匕首化成一点寒光,一往无前的直接向冲上来的那个人的咽喉刺去。

    张铁这一动手,周围所有拿着火把的还有看热闹的那些矿工都被吓了一跳,萨米拉商团的那几个护卫也被吓了一跳,张铁的这一击,动作迅猛。干脆利落,盯着那个人的咽喉,手到,眼到,身到。动作招式无可挑剔,一套在学校里大家都学过的简单的匕首操的招式和几个基本动作,在这一刻试出来,简直配合得天衣无缝,其中更是充满了一种难言的彪悍惨烈的味道,还有一种狠辣决绝的气势,这根本不像是一个学生能使得出来的,而像是一个在战场上习惯了生死的老兵在搏命一样,一招之下,就要见生死,而不是分胜负。

    张铁一动手,那个准备将张铁拿下的商团护卫面色大变,张铁这一招,竟然让他想起刚服役时训练他们的那个老军士长,任何的招式和战技,在那个老军士长手中使出来,都会有这种催人胆魄先声夺人的气势在里面,双方碰撞在一起只是瞬间,想要变招已经来不及,萨米拉商团的那个护卫只勉强低下头,身子往后一仰,张铁的匕首带来的那股锐风就刚刚贴着他的头皮飞了过去……

    这一刻的惊险,让旁人都惊呼起来……

    “小心……”

    旁人的呼声刚落,张铁的刺出的手都没有收回,再一个弓步抢进那个人的中线,左手一个铁血神拳中的一个锤击冲拳瞬时就打在了那个人的小腹上。

    锤击冲拳是以锤法化入拳法之中,使拳如使锤,劲道非常之大。

    “彭”的一声,那个人原本就要后退,身子往后倒,腿上不着力,再被张铁这么顺势的一个凶猛的锤击冲拳打中,整个人一下子被打得往后飞了起来,整整飞出三米才掉在地上——刚刚他从哪里冲出来,又被张铁打得回到了哪里。

    整个山洞霎时间落针可闻,只听得见周围火把发出的滋滋的响声,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张铁,就像见了鬼一样,那围观的几个牲口中,更是有人不敢相信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不会是因为洞里太黑自己看花眼了吧,一个挖矿的试炼生,竟然一个照面,就把一个至少三级的商团护卫打得飞了起来,这是在开玩笑吗?

    而张铁此刻也微微有些激动,就在刚刚交手的那几个短暂的瞬间,这些日子在魂劫果内一次次生死搏杀的效果终于显露了出来,别的不说,自己在学校里学了这些年的匕首操,似乎经过魂劫果的锤炼之后,已经完全变样了,那些普通的招式,在自己的手上,正迅速变成一个个狠辣实用的战技,自己在那个魂劫之境中能做到的,在现实之中果然也能做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