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五卷 第二十二章 大获全胜
    张铁的话让许多人都有些意外,大家都不明白张铁这个时候提出这个要求是什么意思。

    “拿什么东西,想拖延时间吗?”戴缂丝冒的家伙马上jǐng惕的说道。

    “当然不是,作为守护神教的一名虔诚的奉献者,守护神教有义务庇佑我这样虔诚的奉献者不被人污蔑和蒙受不白之冤,我只想要去找特蕾莎嬷嬷要一张守护神教的灵魂与血脉之誓的契约,那些想要说看到我偷钱包的人,在作证之前,只要在那份契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再发一遍灵魂与血脉之誓就行了,如果他说的是真的,他当然不怕这样做,这样做对他没有任何的损失,却可以让我避免被小人污蔑。你觉得我说的对吗,长着和毒蛇脑袋形状一样三角眼的萨米拉老板?”

    “噗嗤!”却是绮莉老师的脸上有些绷不住,一下子笑了起来,大概发现自己有些失态,刚刚笑起来的绮莉老师连忙又把脸绷了起来,只是忍得有些辛苦临时督查委员会的那些老师们也一个个脸sè怪异憋着,不时朝戴缂丝冒的家伙脸上瞅一下,而得到消息赶来的兄弟会的几个家伙早就在大厅外面喧闹了起来,发出各种怪声,嘲笑起萨米拉的那对三角眼来。

    萨米拉的脸sè涨成了紫sè,他站了起来,指着张铁,“小子,你吓唬谁,你根弄不到灵魂与血脉之誓的契约,你只是想要拖延时间!”

    “我们家做了几十年的米酿,每周我都会去特蕾莎嬷嬷开的容孤院里去给那些孤儿送吃的东西,以前是我爸爸送,后来是我哥哥送,现在是我在送,对我这样灵魂纯洁乐善好施的虔诚的奉献者。我想特蕾莎嬷嬷和守护之神是不会眼睁睁看着我被人污蔑弄得身败名裂的,如果萨米拉老板想要试试灵魂与血脉之誓契约的威力,不怕说谎话被诅咒之力反噬的话,尽管来污蔑我说你看到我偷钱包好了!”张铁轻蔑的看着萨米拉,甚至还粗鲁的当场朝萨米拉吐了一口口水。

    萨米拉的脸sè像调sè板一样的变来变去,这个时候的萨米拉,已经把布尔维克的十八代祖宗都诅咒了一遍,在萨米拉看来,布尔维克那个家伙轻描淡写的一句话。简直是在挖个坑让他跳下去,早知道这个张铁这么难对付,他绝不会在广场上就轻率的做出那样的决定,那简直是在用拍苍蝇的方法去打一条蛇啊,萨米拉此刻连肠子都悔青了。

    原萨米拉还想站出来指证说自己看到张铁偷钱包。可在张铁搬出守护神教灵魂与血脉之誓的契约面前,萨米拉也尿了,灵魂与血脉之誓的契约不仅守护神教有,很多教派都有,那是那些教派中虔诚的祈祷者刺破自己的手指,用鲜血和祈祷之力写下的灵魂与血脉之誓,只要在上面写下自己的名字。根据誓言的约束力,如果再说谎的话,就一定会受到灵魂与血脉之誓神秘力量的反噬,整个黑炎城。一般只有在进行重大的审判中,才会启用灵魂与血脉之誓的契约,让那些证人在契约上署名之后再作证,萨米拉哪里想到张铁连这种东西都能弄得到。特蕾莎嬷嬷的名头他知道,那的确是一个虔诚的守护之神的信徒。但他没想到的是张铁居然与特蕾莎嬷嬷关系密切。

    萨米拉可不敢把自己的身家xìng命赌在这种小事上,在心里暗骂了几声之后,只能自认倒霉的萨米拉黑着脸一声不吭的坐回了椅子上。

    看到萨米拉黑着脸不再说话,张铁也松了一口气,刚刚他也在强撑着,灵魂与血脉之誓的契约他只是听人说过,要让他去弄来的话,他还真没这个把握,不过就像唐德那个家伙所说的一样,如果两个勇者在一起对决,那是狭路相逢勇者胜,比的是勇气,而如果是两个骗子在一起对决,那是狭路相逢心虚者退,最心虚的那个,一定最先坚持不住。萨米拉果然要比自己心虚,心虚嘛,那这就好办了。想到唐德那个死胖子的教诲,张铁在心里冷笑了起来。

    “我再重复一遍,到底有没有人看到贾格拉的钱袋是如何丢失的?”绮莉老师再次问了一句,等了几秒钟后,还是没有人能站出来。

    “那么,现在的事实就清楚了,没有任何人证和物证证明是张铁偷了你的钱包,贾格拉,只是因为你发现自己钱包丢失以后张铁在跑,急着要去……要去方便……”张铁这个家伙说的“拉屎”两个粗俗的字眼实在让绮莉老师说不出来,在挣扎了一下之后,绮莉老师只能换了一个婉转一些的说法,“所以你就认为是张铁偷了你的钱包,最后才闹到这里,没有任何认证和物证证明是张铁偷了你的钱包,所以,我宣布,张铁无罪!”

    兄弟会的牲口们都在外面欢呼起来。

    眼珠转了转的萨米拉又不甘的站起来,“我抗议,这根说不通,野狼城堡的外堡就有厕所,为什么张铁想要方便的时候不在距离近的外堡,反而要跑到更远的矿洞里呢?”

    “很简单啊,我的手纸留在了矿洞之中,我要拉屎当然要赶紧回到矿洞之中才行,要是我拉在野狼城堡,萨米拉老板我能叫你来为我擦屁股吗,你们商团有这项服务吗?还是你拉屎的时候从来不会擦屁股,没有手纸也行,就像野人一样,完全用扣的或者根不擦?我拉的屎现在应该还在,正新鲜,可以算是物证,萨米拉老板要不要亲自去辨认一下……”张铁马上反唇相讥。

    张铁这话一说,外面的牲口们大笑,西斯塔这个家伙在疯狂的吹着口哨,里面的老师们憋得更辛苦了,科林上尉和哲罗姆的脸sè都涨得通红,一个个脸sè古怪的强忍住没笑出来,许多老师都把头埋到了桌子下面,肩膀在辛苦的抖动着,就连主持审讯的绮莉老师脸上也扭曲了起来。

    萨米拉果然再次被气得跳脚,他指着张铁大骂,“混蛋,要是你不是小偷,钱包不在你身上,为什么那么多人在后面喊着追你,你不会停下来解释一下?”

    “狗杂种……狗杂种……狗杂种……婊子养的狗杂种……你的兄弟们都被你老子shè到了墙上风干了,你为什么活了下来,狗杂种,你到是答应啊,我正在骂你呢,赶紧跳出来自己承认你是狗杂种,还等什么……”张铁对着萨米拉直接吼了起来,直接把萨米拉骂得脸sè惨白的一屁股又坐回到了椅子上,大厅内的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张铁,萨米拉长这么大,还没被人这么骂过,萨米拉用颤抖的手指着张铁,不敢置信的问道,“你……你……你你骂我什么?”

    “我骂你?”张铁无辜的指着自己的鼻子,瞪大了眼睛,卖萌的眨了眨,“我骂你了吗?刚才我只是在骂一个他的兄弟们都牺牲在墙上,而他却幸存下来的狗杂种,你难道是狗杂种吗?”

    “混蛋,我当然不是!”萨米拉气急败坏的说道。

    “这就对了吗,既然你不是狗杂种,那么我骂狗杂种的时候你也用不着回应,因为你不是狗杂种,所以我骂狗杂种的时候就与你无关,你说是不是?你看,大厅里这么多人,为什么只有你那么激动要跳起来呢,除非你真是狗杂种,所以你才会回应,才会那么激动,因为我刚刚喊道你的名字了吗?”

    “胡说,我哪里激动了,哪里回应了!”感觉到了张铁的难缠,在一片怀疑的目光之中,萨米拉咬牙切齿的强忍着坐了下来,尽量做出一副云淡风清目不斜视的样子。

    张铁笑嘻嘻的,“所以,萨米拉老板,你明白了吗,那些人在我后面喊着说要抓小偷,既然我不是小偷,那我为什么要做贼心虚的停下来回应呢,我以为他们是在叫别人在追别人嘛,我没停下来,没回应,那说明我真的没有问题,如果我回应了,那才是真的有问题!狗杂种,狗杂种,狗杂种,萨米拉老板,你怎么不答应呢?你倒是答应啊,你看,因为你不是,所以你没答应,没有人回应,大家都不是,明白了吗,还用我再说什么吗?”

    萨米拉的脸黑得能滴下墨来,他狠狠的看着张铁,知道这次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张铁的难缠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想到自己的那个钱袋,萨米拉又是心中一痛,里面足足有二十多个金币啊!我的金币啊!张铁你这个混蛋,你等着!

    “走!”萨米拉从椅子上愤然站了起来,就准备和几个护卫一起离开,现在在这里每多呆一分钟,都让萨米拉如坐针毡。

    “等一下,萨米拉老板?”张铁慢悠悠的叫住了他。

    “你没事了,还要干什么?”萨米拉对着张铁大叫了起来。

    “谢谢您的吉言,既然萨米拉老板都说我没事了,那么接下来就该你有事了!”张铁好整以暇的说道。

    “什么意思?”看着张铁那张自信的笑脸,萨米拉突然感觉不妙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