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七章 启迪者(三更)
    在那越来越多的人被这种庄严而神圣的气氛感染,流着泪,把自己的鲜血滴入到张铁面前那块石头的凹坑中的时候,张铁知道,他成功了,是的,他成功了,后面,不管他再说什么,这些人都会深信不疑。

    张铁很明白这些牲口们此刻的感受,因为他以前也和这些家伙一样,瘦弱的肩膀经常会被这个时代压得喘不过气来。在一个人的时候会感觉孤单,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会感到彷徨,面对这个世界的时候会感到渺小,想到未来,心里总会充斥着一股无能为力的恐惧。自己也有过很多很多的梦想,但那些梦想,自己知道,自己一辈子都有可能无法实现。那其实也是一种折磨人心的绝望。

    今天,在这种被刻意营造出来的虚假的神圣和庄严的氛围中,因为一个虚无缥缈的秘传,在矿洞这个神秘的所在,在这种让人经历的一次次的感动和心灵的震撼中,这些家伙压抑在自己心里的那些东西终于用眼泪释放出来了。

    一滴水的心中都装着整个大海,一个少年的心中又如何不向往伟大——张铁的心中突然流淌过这样的明悟。这样的明悟,让张铁彻底从心里收起了那种恶作剧的心态,开始以无比认真的态度履行起自己“启迪者”的职责来。

    哪怕眼前的一切对这些家伙来说就是一个梦,自己此刻的责任就是要尽量把这个梦营造成他们想象的样子,张铁,用尽你全部的力气,给他们一个希望吧,哪怕那个希望根不存在,因为对这群有可能试炼以后就要走上战场。有可能就要在战场上牺牲的少年来说,一个从生下来就永远都没有希望的人生才是最残酷的。他们想要秘传,那就给他们一个秘传吧!用尽你全部的智慧,全部的力量,全部的jīng神,哪怕拼了命,给他们一个希望吧!让他们的人生高兴一次,让他们的人生看到一次希望,就一次。哪怕就只有一次,拜托了!

    张铁在心里对自己大叫了起来,再次看向那一张张此刻充满了虔诚表情的面孔,张铁就像在镜子中看到了一个个自己,然后。脸上微凉,不知什么时候,张铁发现自己的脸上已经挂满了泪水,这些泪水到底是为别人而流,还是为自己而流,张铁不知道,张铁只知道自己心里突然大恸。大悲,突然有了一种为面前的这些信任自己的牲口们不顾一切的冲动……

    面前的那块石头上,此刻已经沾满了鲜血与眼泪,那个小小的凹坑中。有了一滩小小的鲜血,但还没有满,那石头的质地让滴入到里面的鲜血往下渗透了一些,让里面的鲜血更浅了一点。张铁的眼里流着泪,人却笑了起来。

    “这是兄弟们的血液啊。在这个神圣的大祝福术的仪式完成之前,你怎么可以干枯呢?”说着话的张铁匕首翻转,只见匕首刃口的亮光一闪,张铁就再次自己把自己手腕处的血管割开,让自己的鲜血像下雨一样的浇灌到那块石头之上。

    “啊,不要啊……”

    “用我的,用我的血……”

    “混蛋啊……”

    在那些流着眼泪的少年中,在所有人看到张铁微笑着割开自己手腕血管想要把石头上的那个凹坑灌满的时候,所有人都冲了上来,所有人心里都知道,这是张铁为了完成这个大祝福术的仪式在牺牲自己啊。人群中,原只是有些眼圈发红的家伙在这一刻也流泪了。而原人群中几个一直还保持着几分理智的聪明的家伙这一刻也震撼了,在这一刻,张铁义无反顾割开自己手腕,让自己的鲜血像不要钱的水一样洒下的样子深深把他们震住了,所有人都确信,这世界上不会有一个人为了一场闹剧如此的牺牲自己,自己把自己手腕处的血管割开,这简直是在玩命啊。

    大祝福术是真的——这一刻,所有人在心里都确信起来。就如同唐德说的一样,张铁这一刻,已经把自己都欺骗了,全身心的投入到这个角sè中。其他人哪里还有半点怀疑。

    张铁只抬起了一只手,就像竖起了一道墙一样,一下子就阻止了那些流着眼泪,想要上前来的牲口。

    “这是作为一个启迪者的职责,也是一个启迪者的荣幸,请大家不要阻止我……”张铁微笑着,脸上显现出另外一种发自灵魂的光辉,所有人就那么看着张铁手腕处的鲜血不断的流着,流着,一直到张铁的鲜血把那个凹坑填满,并且撒得到处都是,张铁才把手从那块石头上移开,在经历过哈克和斯内德那件事之后,对处理这样的伤口和把握流血量的多少,张铁已经有心得了,所以,这些血看起来很多,但其实也并没有多少,二百多,三百毫升不到,自己还挺得住。

    张铁的手一移开,旁边的波特和另外两个人已经不管不顾的连忙冲了过来,波特拿出匕首割开了自己衣服的袖子,狠狠一撕,就把袖口撕开,然后又撕了两下,从自己的衣服上撕下一条布条来,另外两个则拿出伤药,三个人连忙为张铁包扎处理着伤口。

    张铁受伤的手自然的垂着,冲上来的三个人一个个自然而然的单膝跪在地上,含着眼泪,帮张铁包扎处理着伤口。

    “请大家都跪下吧,跟着我一起发下兄弟血誓,接受大祝福术的传承,我说一遍,大家跟着我说一遍,在最后我说完立誓者的时候,大家就说出自己的名字!在你们说出自己的名字之后,我将诵读一遍大祝福术的咒语,然后就是祈祷,你们跪在地上用最虔诚的态度聆听,在听完之后,你们用手指沾着自己的鲜血在自己的额头从上到下划下三条皱纹一样的横线,然后再到我面前来,完成大祝福术的最后一步,我将大祝福术的效果贯通在你们身上,所有的过程就是这样,大家明白了吗……”张铁淡淡的说道。

    “明白了!”

    “那好,大家都跪下吧!”

    所有人在这一刻没有任何犹豫,所有人轰然在张铁面前单膝跪了下来。和张铁包扎手的三个人直接就跪在了张铁面前,离张铁最近……

    “那天地万物的主宰啊,那支配一切的因果法则……”张铁说了一句,微微停下……

    所有人就都跟着张铁的话重复了起来,“那天地万物的主宰啊,那支配一切的因果法则……”

    “我今天以我及我兄弟血脉的名义,发下这神圣的誓言与约定……”

    “我今天以我及我兄弟血脉的名义,发下这神圣的誓言与约定……”

    “今天在这个山洞内所见所闻之一切,我绝不会泄露给任何其他人知道,即使是我们的父母与妻儿,即使是面对着刀剑与酷刑……”

    “今天在这个山洞内所见所闻之一切,我绝不会泄露给任何其他人知道,即使是我们的父母与妻儿,即使是面对着刀剑与酷刑……”

    “接受大祝福术的祝福,这是我与那些已经用血液和我连为一体的所有兄弟所拥有的最大的秘密,我将誓死守卫这个秘密……”

    “接受大祝福术的祝福,这是我与那些已经用血液和我连为一体的所有兄弟所拥有的最大的秘密,我将誓死守卫这个秘密……”

    “如果我违反了今天的誓言与约定,请让落在我身上的祝福变成诅咒,请让我死在那些用血液和我连为一体的兄弟的刀下,立誓者……”

    “如果我违反了今天的誓言与约定,请让落在我身上的祝福变成诅咒,请让我死在那些用血液和我连为一体的兄弟的刀下,立誓者……”后面最后这一刻,所有人都说出了自己的名字。然后所有人都在听长铁说出那大祝福术的咒语……

    “舜发於畎亩之中,傅说举於版筑之间,胶鬲举於鱼盐之中,管夷吾举於士,孙叔敖举於海,百里奚举於市。故天将降大任於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xìng,曾益其所不能。”——这段从小被老爸老妈逼着学习和背诵过的东方大陆的古话张铁说得又急又快,中间还变幻了几个声调,有的字腔调拉长,有的字腔调变短,有的字还读成短音或弹舌音,就连颤音和转音都出来了,不要说眼前这些家伙根听不懂华语,就算一个能听懂华语的人这个时候认真听着,也根听不清张铁在说些什么东西,这就是张铁胡诌出来的“大祝福术的咒语”,这让所有人都听不懂的奇怪的咒语一念完,张铁马上声调一变,开始用大家能听懂的话吟叹出了祈祷。

    “那天地万物的主宰啊,那支配一切的因果法则,那无知和愚昧的人啊,总被事物外在的形象所迷惑,把上天的祝福当成了诅咒和苦难,只有那真正拥有智慧与毅力的幸运者,才能洞悉这一切的真相,不被那祝福外在的形象所迷惑,有资格领受这世间最大的祝福,在对祝福的感恩之中,拥抱苦难,成就伟业。”

    ……

    jīng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