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十七章 雄狮社解散
    留下一堆发呆的牲口,张铁与兄弟会的其他人会合了,兄弟会那几个家伙看张铁的眼光,让张铁再次大爽。

    “你是怎么做到的?”在路上的时候,西斯塔很认真的问张铁,“你知不知道你今天晚上在泡妞界开创了一个全新的流派,这简直就是一个伟大的创举?”

    “开创了什么流派?”张铁纳闷的问道。

    “禽兽流……”

    我靠!

    张铁不知道,那些围观的人群中,其实还有几个旁观者就是他瞎编出来的那个所谓古神会的“沐恩者”,在第二天的时候,野狼城堡已经沸沸扬扬的流传着一个猛男昨天晚上在野狼广场上同时向三个女生表白,还表白成功,一次就把三个女人同时征服的各种小道消息,而在矿洞里,当那64个被张铁洗脑的家伙在秘密晨会中知道那个猛男就是张铁的时候,挖矿的家伙们都沸腾了——真的,真的,一定是真的,这绝对是大祝福术的效果,只有大祝福术,才能让启迪者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同时对着三个女人,用那样惊悚的语言居然还能表白成功,除此之外,这世界上绝对没有人任何人能做到同样的事情了。这简直是神迹啊!

    张铁自己都不知道,就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那些被他洗脑的家伙对大祝福的效果居然变得无比确定起来,对那个虚构出来的古神会的信仰,也更加的虔诚起来。

    ……

    第二天早上,当矿洞里的家伙们传扬着启迪者的“神迹”的时候,整个野狼城堡和野狼山谷,同时还发生了很多事情。

    在树屋基地,张铁一大早就整理好行装,一个人踏上了独行者试炼的征途,张铁自己为自己这次独行者试炼制定的第一个目标,就是要把昨天跑掉的那两头狼找到并干掉。在张铁离开的时候,巴利等人都没有阻拦,而是一个个站在龙爪树前,对着树干上那排成一条直线的六个小洞发着呆,除了兄弟会的成员,没有人知道树身上的那六个小洞是怎么来的。

    在野狼城堡,潘多拉一觉醒来的时候。突然发现别的女生看自己的眼光与以前不同了,在以前,所有知道她的那些女生看她的眼光,都充满了一种叫做疏远的东西,而今天,潘多拉却在那份疏远中看到了一丝羡慕和嫉妒——对。是羡慕,还有嫉妒,长这么大,潘多拉第一次从别的女人的眼中看到有人把带着这种情绪的目光投射到自己身上。

    ……

    “听说张铁最初选择的试炼伙伴,就是潘多拉……”

    “是啊,听说昨天晚上张铁还在野狼广场上向她表白了!”

    “真想不通这个潘多拉到底有哪里好,论身材论长相。我哪里都要超过她,那个张铁为什么没有选我呢?”

    “别忘了,张铁身边还有爱丽丝和贝芙丽!”

    “那两个浪蹄子,除了脸蛋漂亮一点还有什么,我的身材也不比她们差啊,她们能做的我也能做!”

    “谁叫她们当初胆子大呢,听说那些稚嫩的男生都喜欢这种又风骚又会倒贴的女生哦。”

    “你们说我现在倒贴的话还来得及吗?”

    “估计来不及了……”

    “为什么?”

    “因为玫瑰社的那些女人已经抢到你前面去了,你抢得过玫瑰社那些假装清高的婊子吗……”

    女生的洗手间里。关着门的潘多拉手杵香腮,一个人坐在马桶盖上,安静的听着外面几个女生的议论,等那些女生走后,潘多拉从自己的怀中拿出张铁送给她的那颗狼牙,放在手上细细看着,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

    从洗手间里出来。潘多拉居然一下子遇到了爱丽丝和贝芙丽。

    “潘多拉,我们昨天晚上好像让那个家伙太得意了!”爱丽丝有些忧虑的说道,“结果让那个家伙彻底出名了!”

    “我们自己给自己惹了一个大麻烦,越出名的男生。女生们抢得越厉害,这是女生之间的战争啊,我们可不要输了!”贝芙丽也微微皱起了眉头。

    “那又怎么样,我说过,哪怕他有100个女人我也不会介意的!”潘多拉笑了笑。

    “你真的不担心?”爱丽丝和贝芙丽有些惊奇的看着潘多拉。

    “那你们认为现在其他女生还有机会接近他吗?”潘多拉问她们。

    爱丽丝和贝芙丽互相看了一眼,“哼,那个家伙是我们的,等他回来要是敢有别的想法,我们就一起收拾他!”

    三个女生一起笑了起来……

    ……

    同样是在野狼城堡,今天一大早有人的心情却更糟糕了,在这心情更糟的人中,克莉丝汀算是一个,绮莉老师算一个,两个女人,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想到张铁昨天晚上对着三个女生的那无耻到极点的告白,一个个都觉得自己的血压在升高,克莉丝汀总觉得自己当初踢张铁的那一脚太轻,而克莉丝汀总觉得当初在广场上见到张铁这个无耻之徒大放厥词的时候,就应该把这个家伙丢到野狼城堡的地牢之中,一直要到试炼结束才能把他放出来。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无耻的人!两个女人都在心里大骂着张铁,怎么敢这样呢?一个觉得那个无耻之徒这些天一定在脑子里悄悄的对自己做了更多的“又可怕又恶心的事”,一个则担心着那个无耻之徒会对更多的女生做出“又可怕又恶心的事”,然后张铁就同时让两个女人对他愤怒了起来。

    看到绮莉老师那冰冷到极点的脸色,临时督查委员会中的老师们一个个都选择了和这个危险的女人保持一定的距离,而神经有些大条的科林上尉却不明所以,一大早的,在见到绮莉老师之后,科林上尉还主动的和绮莉老师打了一个招呼,没想到换来的是绮莉老师恶狠狠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绮莉老师扭着头就走了,理也不理他。一下子把科林上尉弄得郁闷之极。

    “这个女人怎么了?”科林上尉有些莫名其妙的揉了揉自己那狮毛一样的脑袋。

    所有人都耸了耸肩。正在这时,科林上尉看到了脸色奇怪的哲罗姆走了过来,一看哲罗姆的脸色,科林上尉就知道一定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雄狮社解散了……”作为临时督查委员会的老师,对试炼学生中这些较大的团体的动态自然了如指掌,“你绝对想不到雄狮社是怎么解散的!”

    “哈哈哈,解散了好。省得那些白痴们被人利用了自己去找死,还要让老子为他们擦屁股……”科林上尉大笑了起来,最后才压抑不住好奇心的问了一句,“怎么解散的?”

    “布尔维克昨天去找张铁,然后两个人之间突然就发生了一些事情,今天早上雄狮社就自动解散了!”然后哲罗姆就把昨天张铁和布尔维克之间发生的事情完整说了一遍。不要说科林上尉,就连旁边的那些老师听到事情的经过后也一个个面面相觑。

    “先是萨米拉,然后是布尔维克,这个张铁难道天生就是小人的克星吗。怎么这些想算计他的家伙总是一个个突然之间就被他打回原形了呢!科林上尉,你们学校今年的学生中还真出了一个厉害的角色了!”

    “那是,早在学校的时候,我就发现张铁这个家伙很不凡。总是能做出一些出人意料的事情,从那个时候起,我就有意培养他了!”科林上尉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没想到这个小子还真没让我失望!哲罗姆,张铁这小子人呢,解决掉雄狮社这个麻烦,让那些家伙冷静一些,我一定要好好奖励他!”

    “现在你恐怕已经找不到他了!”哲罗姆摇了摇头说道。

    “为什么?”

    “因为那个家伙已经去参加独行者试炼了!”

    “什么?”包括科林上尉在内。所有人再次震惊了起来。“一个一级的战兵就有胆子去参加独行者试炼,难道除了布鲁斯之外,这些学生之中还能再出一个独行者吗?”

    “我也不知道他是哪里来的这份自信!”哲罗姆耸了耸肩头,“也许,只要几天时间,在外面吃足了苦头,他就会回来了。或者,这次他又会创造什么奇迹也说不定,不好猜啊……”哲罗姆说得轻描淡写,但眼中却有一丝狡黠的光芒一闪而过。

    “要不。我们赌一把怎么样,就赌张铁什么时候回来?”一个老师突然提议到,在没有学生的时候,这些督查委员会的老师们其实也不会一个个总装得一本正经。

    哲罗姆就笑了起来。

    “好啊,怎么赌?”立刻就有人响应了起来。

    “每人两个金币,可以押他一周之内回来,两周之内回来,三周之内回来,或者可以坚持到三周以后……”

    “好!”当场就有十多个老师响应,一堆老师就关着门,在临时督查委员会的办公室里签字画押,拿出金币,留下凭据,大多数老师都赌张铁会在一到两周内回来,只有两个老师想到张铁揭发萨米拉时的表现,则押到了三周。

    “哲罗姆,你打算押张铁几周后回来?”

    “既然大家都觉得那个小家伙不可能坚持到三周以后,那我就押三周以后这个大冷门好了!”哲罗姆丢出了两个金币。

    “你呢,科林上尉?”

    看着眼前这二十多个光灿灿的金币,独眼龙眼珠转了转,看了一眼哲罗姆,“我也押三周之后!”

    科林上尉看到哲罗姆这个家伙的嘴角微微抽了抽,于是心中越发肯定起来,哲罗姆这个家伙真是太狡猾了,不过我科林上尉也不是傻子啊,这种时候,只要跟着最狡猾的那个家伙就行了,张铁这个小子说不定又会让所有人大吃一惊啊,嘿……嘿……

    ……

    当野狼城堡的一群无良老师们在私设赌局的时候,野狼山谷里,也同时发生着几件事,在树屋基地,张铁才走了不到两个小时,玫瑰社的一群女生已经到了树屋基地,玫瑰社这群女生的到来让原本就与兄弟会们组队试炼的那群女生如临大敌,这群女生到来的时候,树屋基地只有道格一人在留守,其他人都去陷阱里收获猎物了,看着玫瑰社的这群女生,道格口水都要成河了。玫瑰社这群女生的目标当然是张铁,随便两句话,这群女生就套出了张铁的行踪,在听到张铁已经一个人去参加独行者试炼之后,这群女生一个个的脸色又是震惊,又是失望。

    “如果张铁回来的时候,请你告诉他,和他一起摘松果的那个金发女生安琪儿来找过他!”,临走之前,玫瑰社中的一个漂亮女生对道格说道。

    道格傻傻的点了点头。

    于是到了中午的时候,整个野狼城堡都在传说着,这次试炼生中,除了神箭手布鲁斯之外,张铁将成为第二个独行者,至此,张铁这个名字,开始在野狼城堡和试炼的所有学生中变得耀目起来。

    当张铁这个名字开始耀目的时候,布尔维克这个名字却在这一天变得黯淡了……

    ……雄狮社的驻地,虽然休息了一个晚上,断掉的肋骨已经重新包扎和处理过了,但脸上被张铁痛揍后留下的痕迹却不是那么短的时间能够消除的。

    整个人鼻青脸肿双眼变成一大一小两只熊猫眼的布尔维克有些麻木的站在那个山洞口,徒劳的挽留着最后几个雄狮社的成员,也许是因为他现在的样子太过凄惨,完全成了一个猪头,所以任何话从他嘴里说出来都让人感到有些好笑,布尔维克的好口才这一次失灵了。在经历了萨米拉事件的打击之后就显得有些萎靡不振的雄狮社这一次算是彻底散了,在昨晚知道了事情经过,几个雄狮社的成员将布尔维克抬回来之后,雄狮社的人心就彻底散了。不论布尔维克当着兄弟会其他成员的面邀请兄弟会成员加入雄狮社,然后又邀请张铁来做雄狮社的副社长的背后有没有什么卑鄙的不可告人的目的,但布尔维克被张铁一个人痛揍,完全打得像条死狗一样却是不争的事实,这样悲惨的事实,足以把布尔维克身上的那点凝聚着的光环彻底击得粉碎,没有人还想留在这么一个失败者身边听他的差遣。

    雄狮社也并不是彻底的解散消失,许多离开雄狮社驻地的人又自发的聚集在了一起,一起组队合作狩猎,就像以前一样,只是布尔维克被所有人排除在外了。

    布尔维克孤零零的一个人在雄狮社的驻地里站了半天,最后则神经质的笑了起来,开始是低笑,然后是大笑,最后则是像狼哭一样的在笑着,只听那笑声,就让人感到毛骨悚然……

    “张铁……”

    雄狮社的驻地内像是响起了一声凄厉的狼嚎。(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