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九章 你很可爱
    一直到跑出离萨尔维的那些同伴们差不多三公里的时候,张铁才发现为什么自己刚刚感觉那些家伙不对劲,如果你看到一堆金鱼在鱼缸里用整齐的队形在游泳的话,你也会感觉不对劲。

    如果把拓荒者比作金鱼的话,那些家伙与张铁遇到过的那些拓荒者比起来,感觉太有纪律感,太有团队意识了,所有的拓荒者,都是一些散漫的家伙,拓荒者当然也有团队,有时候许多不认识的拓荒者甚至会为了相同的利益结合起来,但是如果把一个拓荒者的团队和萨尔维那些人拉在一起的话,两边的差异一下子就体现出来了,再多的拓荒者聚集起来也只是一堆沙子,而萨尔维那些人给张铁的感觉就是他们是一块砖头,是一队会排着队游泳的金鱼,这就是让张铁感觉不对劲儿的地方。

    那些人不对劲儿归不对劲儿,但张铁也没多想,更没那么旺盛的好奇心,想要探究出一点什么秘密来,张铁觉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只要与自己无关,又何必在意那么多,那些人的身份对张铁来说都是无关紧要的事,真正让正铁在意,在心里耿耿于怀的,却是他刚刚走进白桦林中遇到那个叫米勒家伙的那一刀。

    如果自己的反应稍微慢上那么一丝……

    如果萨尔维一时没有叫喊出来……

    如果躲在灌木丛后面的那个家伙在米勒攻击自己的时候也跟着给自己来上一箭……

    那么……

    自己此刻!

    估计已经死了!

    这是最不能让张铁接受的,张铁不能接受的是。自己现在的这条命,居然是建立在这么多的如果之上。如果将来某个时候没有这些“如果”了呢,那自己是不是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被人干掉了,那自己是不是就这么变成一具尸体了,那自己是不是又要让老爸老妈失望了?

    在哈克和斯内德那件事后,对死亡的恐惧,这一刻,再次牢牢的把张铁的心抓住了,死亡是什么。是不是无边的黑暗,每当这么想的时候,张铁都不由从内心生出一种恐惧的感觉。

    难道自己的命运,就要掌握在这么多与别人相关的如果之上吗?

    不!外表平静的张铁在奔跑中,内心发出一声撕裂的大喊,除了我自己,我的命运。我的生死,不能由任何人决定,任……何……人!这个世界如果只有真正的强者才能决定自己命运的话,那么,我就去做那种强者,我要变强。变强,变……强!

    刚刚发生在白桦林的那一场误会,对萨尔维和米勒等人来说也许算不上什么,毕竟张铁最后还是好好的离开了那片白桦林,但萨尔维等人不知道的是。就是因为这么一件在他们看起来的“小事”,张铁心中那个想要成为真正的强者。真正有能力彻底掌握自己命运和生死的念头,却被彻底点燃了。十五岁少年的心,在这一刻,终于觉醒了过来,朝着他认定的这个方向,开始强力的跳动起来。

    只有成为强者,才能让老爸老妈过上舒服的日子。

    只有成为强者,才能让自己喜欢的女人离不开自己。

    只有成为强者,才能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不会随便像狗一样的被人干掉。

    这就是张铁想要变强的理想,没有惊天动地,也并不伟大,甚至有些自私,但张铁就是这么想的,而且就是这些自私的想法,让张铁的心彻底澎湃了起来,觉得自己浑身开始充满了前进的力量……

    张铁奔跑着的脚步陡然加快!

    ……

    从那片白桦林到他发现的那个落脚点,中间有四五公里的距离,这点距离,在张铁奔跑起来以后,只用了十多分钟就赶到了。

    张铁也没想到在这个落脚点会再次遇到一个熟人,当张铁来到那个山洞的时候,山洞里的人和他都愣住了。

    “怎么是你?”两个人都叫了起来,然后就都笑了。

    山洞里的是布鲁斯,这一次,和第一次见面时一样,只不过两人互换了一下角色,布鲁斯在山洞里用张铁随手找来的一点柴草在生着火,火上烤着一只香气扑鼻的兔子,而张铁却咋咋呼呼的从外面冲了进来。

    “这是你选择的落脚点?”布鲁斯问张铁。

    “当然!”张铁已经放下了包袱,“要不然你以为山洞里就怎么会有现成的柴火呢!”

    “很大胆,把落脚点选在这里,这个地方离新月草原已经很近了……”布鲁斯有些佩服的说道,“我第一次过来的落脚点都没你选得这么近!”

    “新月草原么,我刚刚才从草原的边上转了一圈回来!”张铁毫不客气的坐到了布鲁斯的边上,用力吸着鼻子,闻着烤兔的香味,没想到布鲁斯这个家伙还有这么一手。

    “怎么回事?”布鲁斯好奇的问道,然后,他注意到了张铁行囊上背着的那个巨大的兽夹,布鲁斯直接从火堆旁边站了起来,走了过去,把那个兽夹拿起来,放在手上仔细看了看,“好像还有血迹,你怎么弄到这种东西的?”

    然后张铁就把自己中午遇到萨尔维那个倒霉家伙的事情讲了一遍,当然,张铁只是讲了一个大概的过程——中午的时候他正要来这里,路上遇到一个被兽夹夹住的拓荒者,然后他把那个拓荒者送去与自己的伙伴汇合,然后就回来了,基本情况就是这样,至于其他的那些东西,他都省略了,张铁觉得没必要把自己的烦恼和心路历程再让布鲁斯来分享一下。

    布鲁斯听得津津有味。

    烤兔差不多已经熟了,这只兔子很肥大。足够两个人吃,两个人也都不客气。各自拿出匕首割着兔肉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聊着这几天的近况,在布鲁斯口中,张铁终于确认了自己之前的猜测,格力斯进阶三级战兵了,成为了所有牲口中名副其实的第一人,在野狼城堡风光无限。

    这个消息对张铁来说并没有让他太吃惊,在布鲁斯说到格力斯是所有试炼生中唯一跨入三级的试炼生时。张铁自己在心里用嘲弄的语气补充了一句——只要到了明天,他就不是了!

    因为明天,就是小树上又一颗无漏果成熟的日子。

    “那你呢,你的工具准备齐全了吗?”上次遇到布鲁斯时,布鲁斯想到野狼城堡准备一点东西好采摘鹅颈草,金狼的话布鲁斯就算想也没办法,因为别人要的是被活捉的金狼。对一个弓箭手和独行者来说,要杀死一只金狼或许并不算太困难,但想要活捉一只金狼再把那只金狼带到三十里以外的野狼城堡,就实在困难了一些,所以布鲁斯瞄准的目标是鹅颈草,这东西也很值钱的。

    而要采摘鹅颈草。最基本的装备就是要有一个储植箱或者专门的草药箱才行,因为鹅颈草很娇嫩,那个草的草颈和草根就像蒜苗一样,很脆,一不注意就有可能折断或损坏。鹅颈草一旦折断或损坏药效也会大打折扣,价钱也卖不上去。所以这东西根本没法背在行囊之中,采摘这种东西必须连着根部一起从土里完整刨出来才行,从根部到颈部,保存越完好的鹅颈草也就越值钱。

    张铁没有看到布鲁斯的身上和山洞里有装鹅颈草的东西。

    “装鹅颈草的药箱我正在找人订做,说起来还要谢谢你,我到冶铁作坊去找人打一把药锄的时候,那些家伙听说我是你介绍来的,都没要我的东西!”布鲁斯脸上露出一个笑容,不管是谁,这种走到哪里都有朋友关照的感觉没有人会觉得不舒服,特别是对像布鲁斯这么一个另类的宅男来说,估计还是第一次尝到有人关照的滋味。

    “那只是小事情,冶铁作坊的那些家伙都是很容易相处的人,如果你觉得不好意思的话,哪天你狩到多余的野狼,你让人帮你带一只给那些家伙开开荤,那些家伙一定也拿你当兄弟……”

    “好,我记住了!”布鲁斯认真的点了点头。

    “那你东西还没准备好就怎么又回来了……”才问出这句话,张铁就觉得布鲁斯有些奇怪的看着自己,张铁摸了摸脸,“怎么,我这个问题很奇怪吗?”

    “你难道真没听说过?”布鲁斯奇怪的问道。

    “听说过什么?”

    “狼族的狂欢日!”

    “什么狼族的狂欢日?”张铁真的觉得自己土鳖了。

    “天上的双月控制着狼族的发情期,每次天上的两个月亮变成满月的时候,就是狼群的发情期的开始,狼族的发情期持续一个月,一年有三次,每次在这一天晚上来临的时候,大批的狼群都会聚集起来,就像举行仪式一样,对月长啸,所以这一天被称为狼族的狂欢日!”

    布鲁斯没注意到,他在说这话的时候,张铁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

    “今天是双月满月?”

    “是啊!”

    “那出现的狼多不多!”

    “很多,听说有人在草原深处见到过数千头野狼一起对月长啸的场景,只不过我们的实力肯定没办法到草原深处,上次我在这边游走的时候发现一个地方,那个地方还算安全,经常有很多野狼晚上喜欢在那里聚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今天应该可以在那里欣赏一场小规模的群狼啸月是什么样的景象!”布鲁斯一脸神往的悠然说道。

    张铁的眼睛这个时候已经不是亮,而是贼亮,就像眼睛之中点了两盏马灯一样。

    “布鲁斯……”

    “嗯!”感觉张铁的声音有些特别,正准备撕下一条兔腿的布鲁斯转过脑袋,就看到张铁正目光灼灼的看着自己,布鲁斯被张铁的目光吓得怔了怔。

    “有人说过你可爱吗?”张铁说这话的时候,柴火噼啪的响了一声。

    布鲁斯手上一抖,拿着的兔腿差点掉在了地上。

    “没有!”布鲁斯咽了咽口水,有些艰难的说了一句,然后下意识的稍微坐得离张铁远了一点,看张铁的目光也突然变得奇怪起来,这个家伙不会有一些和肥皂相关的奇怪爱好吧!

    在只有两个人的山洞里,布鲁斯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发毛!

    “你很可爱!”张铁认真的说道。

    在只有两个人的山洞,看着双眼发光的张铁,布鲁斯的脸一下子白了,手上的兔腿一下子掉在了地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