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七章节 你被征召了第六41
    以前张铁曾无数次幻想过自己第一次坐小轿车的样子,可张铁从来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第一次坐小轿车的时候,坐的居然是诺曼帝国铁角军团的车辆。

    作为黑炎城监狱的老大,奎因上尉有一辆属于自己的小车,诺曼帝国出品的“山猫”越野车,与市面上的普通蒸汽动力的车相比,“山猫”越野车的底盘更高,越野xìng能更强,动力更加充足,xìng能也更加的强悍。

    虽然同样用的是蒸汽动力,但是军用车辆的配置和xìng能不是普通的民用车辆能比的,这辆“山猫”上装备的蒸汽动力单元,可以让这辆小车在野外也能保持80公里每小时的速度。

    奎因上尉原还担心张铁会不会趁机跑掉或者想搞出点什么乱子,但在上车之后,发现张铁的所有注意力,居然集中在自己的这辆越野车上,对自己这个上尉爱理不理,反而和开车的下士聊得越来越投机,在心里骂了张铁无数句“黑炎城的乡巴佬”的同时,奎因上尉的担心也慢慢消失。

    这样的家伙会是帝国的敌人,潜在的破坏者,奎因上尉有些不相信,不过人不能貌相,这个家伙不像对帝国怀疑敌意的那种人,可看这个家伙的年纪和样子,奎因上尉更看不出这个家伙身上有什么东西能吸引战神的目光。

    铁血暗劲啊?就是在铁角军团的jīng锐士兵中,能练出来的家伙也不到百分之一,这个半点世面都没见过的黑炎城的土包子凭什么就练出来了呢?奎因上尉在心中哀叹,实在想不通啊。

    难道,真是战神的垂青吗?

    奎因上尉心中一凛。

    ……

    张铁直接被奎因上尉开车送到了铁角军团旗下第三十九师团在黑炎城的师团司令部所在,这个地方。在两个月前,还是黑炎城城卫军的总指挥部。

    驻地的防守很严密,光停在这个驻地外面的各种类型的装甲车就有几十辆,除了这些钢铁怪兽,几周前张铁远远见过一面的铁角兽在这里也有不少。当然,在这里最多的,还是那些穿着暗红sè军装或是守卫,或是来来往往的诺曼帝人。

    奎因上尉的车直接停在了司令部大楼的门口,然后奎因上尉跳下车。招呼过来一个站在司令部大楼下的一个少尉,低声说了几句什么,那个少尉看了张铁两眼就快速离开,半分钟不到,四个魁梧有力的士兵和那个少尉一起出现。在把张铁交给了那个少尉和那四个士兵之后,奎因上尉就离开了。

    随即张铁就被那四个士兵和那个少尉押到了司令部大楼旁边的一栋建筑一楼的一间挂着审讯室牌子的小屋里。

    审讯室的铁门一关,四个士兵在门外一站,审讯室里就又只剩下张铁一个人。

    不管这么说,这里的环境总比那个臭烘烘的三层黑牢强了一百倍。

    阳光从审讯室里两米多高的那个狭小的窗口shè进来,张铁站在那道阳光中,闭着眼。抬着头,似乎是在享受般,就那么安静的沐浴在那道温暖的阳光之中。

    诺曼帝国铁角军团旗下第三十九混成师团,人数。25万,师团长,莱布尼茨上校,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支部队以后的驻地就是黑炎城——这就是哲罗姆所说的乱世到来的前奏么?

    想到自己昨天被人抓走时父母脸上的那一抹惶恐,张铁的心又疼了起来。

    ……

    当奎因上尉重新回到黑炎城监狱的时候。他发现,就在他离开的这么一小段时间内,监狱里又多了几个不速之客,一个家伙是军管会的混蛋,还有几个家伙看臂章却是斥候营的,军管会的那个混蛋脸sè有些尴尬,斥候营的几个家伙则一脸的怒气冲冲。

    见到奎因上尉的几个不速之客连忙向奎因上尉敬礼。

    这些人来自己的地盘上干什么?

    “你们来这里干什么,有什么事吗?”因为张铁的事,奎因上尉脸sè不太好,语气也有些生硬。

    “是这样的,奎因上尉,军管会昨天派人押过来一个叫张铁的华族青年,这中间可能有些误会,我们这次过来想把他带走!”军管会的那个少尉军官一边说一边拿出一张由军管会签发的提人的手续证明,递给了奎因上尉。

    “很抱歉,这个人现在已经不再监狱了?”奎因上尉硬邦邦的说道。

    “怎么,他死了吗?”一个年轻的斥候营的士兵有些激动的上前一步,脚下微微一个踉跄,这样直接与长官说话,在平时是绝对不被允许的,但此刻,看着这名激动的,看样子腿上还有伤的年轻士兵,奎因上尉也没有计较,而是有些好奇的问了一句,“怎么,你们认识?”

    萨尔维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刚刚有些不礼貌,这个时候稍微清醒了一些,“报告长官,那个人在前几天救过我的命,当时我在执行任务,没有机会向他表示感谢,而就在今天,当我找到他家里的时候,才知道他被人诬陷入狱了……”

    萨尔维简短的说了一下事情经过。

    奎因上尉很理解这种士兵之间的情感,因为他也是从士兵走过来的,对这些士兵来说,这个世间最铁的交情和友谊,就是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难怪这个年轻的士兵这么激动。

    没想到那个小子还有这样的经历,救过铁角军团的士兵,奎因上尉突然感觉心情好了很多,脸sè也缓和了下来。

    “下士,不要激动,那个年轻人并没有死,他现在在司令部!”

    “司令部?”几个诺曼帝国的士兵都有些发呆。

    “难道你们不知道你们昨天抓来的是什么人吗?”奎因上尉对那个军管会的少尉说道。

    军管会的少尉脸sè有些茫然的看了看奎因上尉,“难道那个人除了救过铁角军团的士兵以外,还做过一些其他事情吗?”

    “做没做过其他事情我不知道,不过我想莱布尼茨上校很快就会让你们去和他解释的!”

    在说完这句话后,看着那个少尉突变的脸sè,奎因上尉发现自己的心情彻底爽了过来。军管会的混蛋这次差点把他害惨了,他可不想这么快就解开谜底,让军管会的这些混蛋们心里七上八下的担心一下也是好的。

    其他的人则一脸茫然,不知道为什么张铁这个时候会在三十九师团的司令部,不过既然知道张铁没死,萨尔维几个人算是彻底的放下心来。

    ……

    张铁的事情,在张家,那是天塌下来的大事,而在军管会和奎因上尉这里。这件事只是一件差点或有可能让自己倒霉的事,在到了诺曼帝国铁角军团第三十九混成师团师长莱布尼茨上校那里的时候,就变成一件有趣的小事。

    一直到了四个小时以后,在吃午饭之前,莱布尼茨身边的参谋才抓住机会把这件事向莱布尼茨做了一个简短的汇报。张铁的这件事,被那个参谋jīng炼总结以后,用了不到100个字,在短短的半分钟之内,就说完了。那100个字中的信息包括了张铁的家庭背景,萨米拉指控张铁的原因,张铁救萨尔维的经过。还有从张铁昨天被抓一直到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

    莱布尼茨上校从端起jīng美的白瓷茶杯喝了一口茶水到放下茶杯,就在这个短短的过程中,那个参谋已经汇报完毕,等待着他关于如何处理此事的指示。

    “这个小家伙就在司令部?”

    “是的!”

    莱布尼茨上校觉得这件事很有意思。一个从小生活在黑炎城这种穷乡僻壤地方的少年,居然受到战神的关注,而且还与他的师团发生了这么多的交集,整件事就透露着有趣两个字。什么时候回到诺丁堡的话,这件事会是酒会上一件不错的谈资。诺丁堡的那些贵妇们会喜欢听这种发生在乡下带着传奇sè彩的有趣故事的,于是莱布尼茨上校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去看看!”

    …… 几分钟后,莱布尼茨上校见到了张铁,张铁也见到了这位穿着军装,但大腹便便,头发已经花白了一半,流着两撇jīng致八字胡的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 莱布尼茨上校只问了张铁一个问题,“告诉我,你为什么能在短短的两个月内连续点燃了三个明点,还修炼出铁血暗劲?”

    这个问题,直指要害。张铁在试炼中被狼追了跳黑洞的时候,他的实力是一级战兵,没有人知道张铁是什么时候点燃神宫明点的,所以现在唯一能确定的信息是,张铁在两个月内点燃了三个明点,连升了三级。

    知道自己迟早要面对这个问题的张铁已经早有准备。

    “在进行独行者试炼的时候,我已经快要点燃第二个明点了,然后,就在我开始独行者试炼的第五天,野狼山谷下了一场雨,在躲雨的时候,我在山上被一个闪电击中过,醒来后,我就发现自己点燃明点的速度似乎快了很多,而且身上的力量也变大了不少,一直修炼的铁血神拳进步也非常神速!”

    张铁的这个回答,让莱布尼茨上校非常满意,在莱布尼茨上校看起来,也是唯一而且合理的解释,被闪电击中而身体产生奇异变异和冒出一些奇怪能力的事情,虽然罕见,但并不新鲜,在医学上,对这些被闪电击中后冒出各种稀奇古怪能力的家伙,甚至还有一个专门的名词——后天xìng雷击功能学者症候群!

    莱布尼茨上校觉得张铁的这个回答让自己脑袋里要构思的那个故事更有意思了。练出铁血暗劲的人虽然比例很少,但整个三十九师团,也有差不多两百人有这种能力,所以张铁的能力并不罕见,一个四级的战兵,即使有一些奇特的经历,练出铁血暗劲,也无法真正进入莱布尼茨上校的视线,这也不是张铁真正让莱布尼茨上校看中的地方,但整个诺曼帝国的军队,也没有那个指挥官和将军会嫌弃自己部队里被战神注视和眷顾的人太多。

    “幸运的小家伙,我现在宣布,你已经被诺曼帝国铁角军团征召了,按照诺曼帝国的法律,你现在已经是三十九师团的一员,在诺曼帝国的军队中,所有被战神注视的幸运儿,都会从少尉这个军衔开始自己光辉的军旅生涯,所以,你现在已经是第三十九师团最年轻的少尉了……”莱布尼茨上校觉得自己的这个想法真是棒极了,这会让自己要在诺丁堡要讲的那个故事更jīng彩,更吸引人,让自己在那些贵妇的眼中更伟岸,还能让谁都挑不出自己的毛病。和张铁说完,莱布尼茨上校转过头吩咐自己身边的参谋,“你下午就带他去把入伍的手续办完,让他进铁血营,给他找几个能打能冲的手下,千万别让这个小家伙打一次战就死了……”

    说完这个,莱布尼茨上校也不管张铁目瞪口呆的脸sè,站起身来就要走了,只是走到门口的时候,似乎想起什么来,才又转过头来问了一声,“对了,幸运的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张铁……”

    莱布尼茨上校低声念了两遍,似乎想把这个名字牢牢记住。

    一直到莱布尼茨上校已经走远,张铁还在发呆中,少尉,自己居然已经是诺曼帝国的少尉军官了……

    “咳……咳……”被莱布尼茨上校留在房间里的参谋咳嗽了两声,才让张铁回过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