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十五章 给唐德的馈赠
    张铁咳嗽了一声,唐德才从柜台后抬起头来,见到张铁的唐德没有露出什么惊喜的表情,而是露出一个牙疼的表情。

    “小子,你这个时候摸着过来,不会是想让我请你吃中午饭吧?”

    “是啊!”张铁无邪的笑了笑,老实的点了点头。

    “没门!”唐德的脸一下子绷得像杂货店外面的门板一样硬。

    “那算了,原本我还想如果你请我吃饭的话我就给你一件好东西,好报答一下你这几年来对我的照顾呢……”张铁说着作势欲走。

    “嘿嘿,想用这招来吊我上钩,小子,这还是我教你的,我几十年前就玩腻了……”唐德在柜台后面冷笑,一副看穿张铁的小聪明的模样。

    张铁什么话都没说,只是从身上衣服里面的口袋里,摸出那本贴身装好的《珠心神算》的原版书,拿出来在手上晃了一下,只一下,张铁就确定,唐德那个家伙一定已经看清了书面上的那几个华文大字。

    果然,在张铁再次抬腿的时候,唐德就在柜台后面叫了起来,“等一下……”

    张铁转过身,笑眯眯的看着唐德,“怎么样,改变主意了吗?”

    “你等一下,我去叫几个酒菜,让人送到店里,我们边吃边聊,两个月不见,你似乎变了不少嘛,人也长高了……”唐德这个家伙的脸上已经堆起一个笑脸。

    张铁摇了摇头,“聚仙楼!”

    “什么?”刚刚还一脸微笑的唐德又像被人捅了一刀一样跳起来,气急败坏的大骂道,“混蛋,你知道要在聚仙楼吃一顿饭要多少钱。那可是整个黑炎城最贵的华族酒楼,现在黑炎城兵荒马乱,在那里吃一顿饭的价钱比起以前来起码又贵了一倍!”

    张铁理都不理,转身就走。

    “珍味斋行不行,也是华族餐厅。就在附近,那里口味也不错!”唐德连忙从柜台后面冲出来。

    张铁转身,再次坚定的对唐德这个家伙说了一句,“聚仙楼!”

    唐德咬牙切齿的看着张铁,想从张铁的脸上看出一些端倪,可张铁脸上的神色实在是太镇定了。唐德脸色阴晴不定的挣扎了半天,最后终于妥协,“小子,算你狠,你要是敢骗我的话,看我不把你打出屎来!”

    张铁哈哈大笑。拖着唐德就走。

    “等一下,我还有几页账本没算完呢!”

    张铁走过去,拿起杂货店的账本,只看了一眼,就拿起笔来在账本上刷刷刷的写下一堆数字,再翻一页,又看一眼。又是刷刷刷的写写几个数字,再翻一页,看一眼,又是刷刷刷的写下几个数字。

    张铁用了不到十秒钟,就把唐德打着算盘要十分钟才能算出来的三页账目全部算好了。

    “好了!”,放下笔的张铁拍了拍手。

    “混蛋啊,你在上面乱写些什么,我的账本啊……”呆了半响的唐德如丧考批的冲了过来,恶狠狠的看了张铁一眼,自己则连忙拿起算盘打了起来。

    只用了不到三分钟。唐德脸上的表情就变了,就在账本的第一页上,张铁写下的那些数字居然没有一个是错的,怎么可能这么快?就算是心算也不可能看一眼就知道全部的计算结果啊。

    唐德哪里知道,此刻张铁的珠心神算的水准。在精神力再次暴涨三倍以后,已经达到了一个连长铁都不敢相信的水准,那些数字,张铁只看一眼,答案就自然而然的出现在脑中,比那些狗屁心算何止厉害了一百倍。

    “相信了吧!”张铁在旁边耐心的等着,一直到唐德脸色突变,有些惊疑不定的看着自己的时候,张铁才开口。“后面的也没有问题,不要浪费时间了!”

    “你什么时候学会这么厉害的心算?”

    “这不是心算,而是珠心神算附带的一个小效果……”

    “附带的?”唐德有些不敢相信的问了一句。

    “附带的!”张铁肯定的点了点头。

    唐德这个家伙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个笑容,“好,聚仙楼!”

    ……

    聚仙楼是黑炎城中最高级的华族酒楼,对以前的张铁来说,要进这种地方,虽不说是难如登天,但也差不多了,这个地方的最低人均消费,听说就从来没有低于一个金币的。

    聚仙楼的门前立着一对很有华族风格的石狮,整座酒楼的建筑风格听说也是华族的复古风格,青瓦飞檐绿树红窗,在整个黑炎城算得上是独树一帜,酒楼门前挂着华文所写的酒楼的招牌“聚仙楼”三个大字,招牌下面的两根大柱上则挂着一对华文对联。

    ——半盏半瓯半醉半醒偷得半日清闲也算人间半乐

    ——仙侣仙朋仙肴仙酒招来仙姬共饮胜似天上仙家

    正中三个大字,聚仙楼!

    这样的地方,在整个黑炎城,也就这么一处而已。

    一进聚仙楼的大门,就是一座有着高山流水韵味的假山,假山两侧,两排前胸鼓鼓金发碧眼的美女身着开叉露到大腿的紧身旗袍做迎宾。

    唐德和张铁刚一走进去,两排金发美女就一起鞠躬,一口字正腔圆的华语“欢迎光临”,就把张铁震得一愣一愣的。

    长这么大,张铁还是第一次听到有华族以外的女人,而且一次就是这么多,一起说华语。

    淡雅的紧身旗袍,黑色的高跟鞋,那雪白的大腿,和美女们低头时旗袍深V领口的那一阵波涛汹涌,差点把人照花了眼。

    美女们俯身鞠躬的时候,唐德走在前面习以为常,走在后面的张铁却突然腿一软,差点就跪在了地上。

    “怎么了?”唐德有些疑惑的打量了张铁一眼,就这点小场面,不至于啊。这小子今天是怎么了?

    张铁这个时候脑门上已经冒出了一片细细的冷汗。就在刚刚,就在张铁的眼中映入十多对丰满肉球的时候,下面那个不听话的家伙无风自动,然后张铁就感觉到一阵剧烈的疼痛从下面传来。刚刚做完手术的下面那个家伙一充血,张铁就被疼得差点弯下了腰。差点蹲在了地上。

    “没事,没事!”张铁抹着脑门上的冷汗,心有余悸的说道,慢慢的才从地上站了起来,失策了,张铁之前只想让唐德这个铁公鸡破费一次。才选了最贵的聚仙楼,张铁以前也没机会来过这里,哪里想到仅仅这聚仙楼门口的这旗袍美女一关,就让今天刚刚做完手术的自己差点当场疼得跪倒。

    唐德的眼睛微微一眯,从张铁身上扫过,再看看周围那些漂亮性感的迎宾女郎。嘴角一下子就飘起一个有些坏坏的笑容。

    站起来的张铁眼睛再也不敢乱看,跟着唐德就往里面走去。

    “我们要一间安静点的包房,来两个人,帮我扶一下这位身体有些不舒服的小兄弟!”唐德用华语说到,不知道为什么,唐德在“小兄弟’三个字上加重了音调。

    身旁香风乍起,连个金发美女已经走了过来。热情的搀扶住张铁的手臂。

    还来不及拒绝,才刚刚闻到两个女人身上的那股香味,张铁再次疼的蹲了下来,这一次,轮到张铁对唐德怒目而视,“你故意的对不对?”

    “你这是说什么,我怎么故意了?”唐德把手一摊,一脸无辜的说道。

    “我的事情你知道,你现在肯定猜到了,你敢说你不知道我说的是什么。就想看我的笑话!”

    旁边的那些美女都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两个在聚仙楼门口吵架的两个人。

    “难道你今天割了包皮?”唐德故意装模作样的想了半天,然后突然大叫起来,声音大得在三十米外都听得见,旁边站着的那些美女一听。许多人一下子没忍住,看着张铁蹲在地上的狼狈模样,噗嗤一声就笑了起来,在笑起来之后,才意识到不礼貌,然后一个个又辛苦的忍住。不过看张铁的目光,一个个已经开始往张铁的小腹下面打量。

    报复,绝对是报复,唐德这个混蛋故意当着这么多人把自己的事情叫了出来,就是想让自己无地自容,就是想让自己赶紧换地方,你等着。

    张铁咬牙切齿的站了起来,再也不看旁边的那些美女,而是大叫了一声,“你们这里最好最贵的包房呢,快带我进去,我要吃东西!”

    这一下,轮到唐德的脸色剧变……

    几分钟后,在聚仙楼的一个豪华包房之内,张铁拿着菜单开始点起菜来,张铁每点一个菜,唐德的脸上的肥肉就痛苦的颤抖了一下,在张铁点到第八个菜的时候,唐德看着张铁的目光再次变得咬牙切齿起来。

    “混蛋,你点那么多,你吃得下么?”唐德在那边肉疼的大叫了起来。

    张铁没有理他,而是问旁边的服务生,“你们这里吃不完可以打包带走吗?”

    “不能,聚仙楼的食材和料理只能由客人用自己的肚子打包带走……”服务员礼貌的回答到。

    “没关系,尝个味道就好……”张铁哈哈笑着,又接连点了八个菜,才心满意足的停了下来。

    唐德这个时候已经在桌子的另外一边双眼通红的喘着粗气。

    在张铁点完菜之后,唐德问了张铁一句,“你点完了吗?”

    “点完了!”张铁笑了起来。

    “那好,现在到我了!”唐德说完这话,直接对服务生说,“请两个陪酒的美女,要身材好衣服少够风骚会来事的那种。”

    唐德说完,狠狠的盯着张铁,张铁也狠狠的盯着他。

    “我想起来了,我刚才还忘记点了一个云雀龙蛇羹!”张铁咬牙切实的又加了一个菜。

    “两个陪酒美女太少,再来两个,左拥右抱才有意思!”唐德也咬牙切齿的又加了两个美女。

    “吃饭没有酒怎么行,我还想要一瓶云仙酒!”张铁又咬牙切齿的加了一句。

    “有酒没舞怎么行,再把跳艳舞的舞娘叫一个进来,跳起舞来越骚的越好!”唐德立刻又给张铁加了一道菜。

    张铁和唐德互相瞪着,两个人都喘着粗气。像斗鸡一样,两个人的眼里都有只有他们才懂的杀气。

    感觉到包房内的气氛不对劲儿,服务员已经悄悄的退了出去……

    几分钟后,随着美味一起被人端上来的,还有一起挤进包房的一堆莺莺燕燕波涛汹涌的美女。还有两个伴奏的琴鼓乐师。

    这一顿饭,无论是对张铁还是对唐德来说,都让他们吃得痛苦无比,唐德是感觉肉疼,张铁的肉是真的在疼,整顿饭。吃了一个多小时,两个人脸上的表情都非常僵硬,唐德脸上的肥肉偶尔抽搐一下,张铁的额头上的细密的汗珠几乎就没断过,一顿饭差不多吃得两个人同时虚脱。

    到最后,两个人互相看着对方的倒霉模样。不知道是谁先笑了起来,然后两个人就一起笑了起来。

    唐德挥了挥手,包房里的舞女酒女乐师一下子退得干干净净。

    “小子,你够狠啊,我几十年都没有和人赌过气了,和你在一起,感觉自己又像年轻了几十岁一样。怎么,现在还疼不疼?”唐德问了一句。

    “还好,我发现,喝酒有镇痛和转移自己注意力的功效!以后要是还有人在我面前说你是铁公鸡,我一定吐他一脸口水,今天这顿饭,我估计怎么也要五六个金币吧?”张铁也放松的靠在了椅子上,刚刚这一个小时,对他真的是无比的折磨,简直和受刑没什么两样。比在黑狱还难受。

    “五六个金币?土包子,打发那些女人还差不多,如果再加上你点的这一桌菜和两个金币的包房费的话,至少要15个金币才够!”唐德眼睛一瞪,就叫了起来。

    张铁暗暗咋舌。15个金币,这可比老爸一年的工资还要多了,当时在赌气点菜的时候没感觉什么,现在一想起来,似乎这一刀真把唐德宰得不轻,就唐德那间杂货店,要想赚15个金币,平常也至少需要两个月的时间。

    张铁有些不好意思的抓抓头,想了想,直接把那本《珠心神算》掏了出来,隔着桌子丢给唐德。

    唐德郑重的接了过去,然后认真的翻看了起来,把整本书从头到尾一字不漏的看了一遍,本来就是算盘高手的唐德一看上面的内容就知道了整个珠心神算的原理。“嗯,这个东西是在运用算盘基础上的一种心算,想法很新颖,比起算盘技能来要高一个等级,算你小子没有骗我,这顿饭没白吃!”看完了这本书的唐德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小心的把书装进了怀里。

    听着唐德的话,张铁只是在那边微笑的摇着头。

    唐德愣了一下,“怎么,我说的不对吗?”

    张铁没说话,只是指了指自己的嘴,让唐德注意看自己的口型,然后不出声的说出三个字,“精神力!”

    唐德以前教过张铁唇语术,唇语术也是许多拓荒者喜欢的交流方式,因此张铁相信唐德应该可以看清楚自己在说什么,这毕竟是在外面的包厢,还是小心一点为好,就算有人偷听的话,也听不到什么。

    果然,一看张铁的口型,唐德呆住了,似乎不敢相信的睁大了眼睛看着张铁。

    于是张铁再次用唇语说了一遍,“练习珠心神算可以提高和锻炼精神力,我已经试过了,这可能是让所有人最容易掌握的锻炼精神力的秘法……”

    震惊的唐德站起,肥胖的身躯差点把桌子撞倒,他张嘴,似乎想要叫喊出什么来,但却警觉的自己一把把自己的嘴巴捂住了。

    在任何地方,能提高精神力的锻炼方法都非同小可。

    他只是看着张铁,眼睛一眨不眨认真无比的看着张铁。

    张铁则认真的点了点头……

    ……

    离开唐德,回到家的时候,时间差不多已经是傍晚,一路上,张铁还抽空到粮店看了看,现在在黑炎城一袋25公斤大米的价格,果然已经涨到了十个银币一袋,两个月的时间粮价已经上涨了一倍。这样的价格,对许多要过日子的普通人来说,无异于一个巨大的负担,虽还没有到天塌下来一般严重,但许多普通人家里的日子,已经大受影响了。日子过得更加节衣缩食起来。

    下午,张铁还跑了一趟铁荆棘战馆,让张铁有些失望的是,铁荆棘战馆这个时候大门紧闭,根本没有开门,似乎已经停业一段时间了。

    刚刚过去的那一个月,黑炎城的许多东西都改变了。

    黑炎城最繁华的明光大街在这个时候似乎也失去了他应有的光彩,差不多有三分之一的商店都在关着门,许多开着门的,生意也不像从前那么好了。

    整个明光大街上的许多铺面和房屋外面都挂起了转让和出售的广告。

    黑炎城房屋和物业这些固定资产的价格开始大幅下降,有许多人在抛售,而食物,武器,药材,与各种生活物资的价格却开始飙升,煤炭和钢铁这些资源类的产品价格也在缓步提高,这就是黑炎城现在的现状,这是张铁今天在黑炎城转了一天之后得到的观察结果,这似乎不是什么好兆头。

    在张铁一路慢悠悠的回到家中的时候,却意外的发现,自己家的大门口,已经围起了一大堆人,家门口乱哄哄的,似乎有人在闹事……

    …………

    5000字大章,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