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二十一章 铁血营的规矩
    黑铁历889年8月6日,黑炎城,铁血营驻地……

    和五天前来到这里的情况比起来,这一次张铁再来的时候,整个铁血营的驻地,热闹了不止十倍。

    张铁重新穿上了那身笔挺帅气的暗红色少尉军装,军装的裤脚被塞到了光亮的筒靴之中,压低的军帽帽檐让张铁的眼神多了一分锐利,腰挂长剑的张铁在出示完证件走入铁血营的驻地之后,营地里那形形色色经过他身边的士兵都忍不住在打量着他。

    今天早上是维西参谋开车接他过来的,维西参谋的车在铁血营的大门口就掉头走了,在走的时候,维西参谋都忍不住有些嘀咕,怎么才五天不见,张铁给他的感觉好像又厉害了很多。

    维西参谋哪里知道,就在这五天中,在那天离开他之后到现在,张铁吃下一颗光辉之果后,精神力再次暴增了三倍,而昨天晚上,张铁又吃下了一颗无漏果,脊椎上第四个明点的光华已经变成了黄色,如果不出意外,下个月的这个时候,在连续点燃了两个明点之后,张铁就将跨入到五级战兵的行列。

    无漏果在初期点燃明点的速度快得有些吓人,以至于让张铁在走入军营时已经在考虑,是不是要低调一点比较好,留几个成熟的无漏果在树上,如果再遇到上次那种被人放血和身体元气大损的情况的话,那小树上的每一个无漏果就相当于自己的一个备用急救包啊。

    张铁越想越觉得这个办法可行,在走到即将走到铁血营的营部大楼的时候,张铁已经决定,这个月后面四周的无漏果就暂时不要采摘下来了,先在小树上给自己留几个救命用的急救包再说。现在自己对三十九师团和铁血营还不熟,藏拙一点没有坏处。

    唐德说过,在任何一个地方的军队中,都有一些自己的特殊规矩,这些规矩不写在纸上。但却影响着每一个人,让每一个人都要遵守,有时候,上级的话都未必有这些规矩管用。真正要让人军队中的同僚们认同,这可不是上面给你一个职位和一个任命能解决的。

    刚刚维西参谋在离开的时候,也提醒张铁小心铁血营的那些兵痞,要是动不动就要为了一点小事到莱布尼茨上校那里告状的话。这可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

    知道肯定有看自己这个铁血营新晋的第五连三排少尉排长不顺眼的人,所以张铁其实已经做好了今天被人刁难的准备,但张铁没想到的是,这刁难,来得这么快。

    ……

    “你就是那个被雷劈了的好运小白脸吗?”不知什么时候,张铁发现。就快要走进营部办公区域门口的时候,自己的前面,已经站着三个膀大腰圆抱着膀子对自己冷笑的家伙。

    张铁习惯性的扫了一眼这三个家伙的军衔,都是上士,在铁角军团中,上士基本都是作战经验丰富的五级战兵,这些家伙基本都担任着排长下面小队长的角色。属于各个排队下面的骨干人物。不过话又说回来,所谓的骨干,那是指你能压下他们的时候他们所扮演的角色,如果不能压下的话,这些家伙还有另外一个称呼——刺儿头或兵痞!

    “你们见到长官难道不应该先敬礼吗?”张铁不动声色的问道。

    一听张铁这话,那三个个子最低都能高出张铁半个头的家伙互相看了一眼,然后一起放肆的大笑起来,就像遇到什么好笑的事情。

    “小子。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这里可是三十九师团的铁血营,三十九师团铁血营的伤亡率,在整个铁角军团都能排进前五,我们这里的规矩,能让大家敬礼的只有莱因哈特老大,你还想让我们对你敬礼,你毛长齐了吗?”

    几个家伙又是一阵大笑。一个个用轻蔑的眼光看着张铁。

    张铁无奈的揉了揉脸,看着这几个放肆的家伙,“好吧,既然是铁血营的规矩。那我也不想例外,另外,既然你问了,那那么我也可以告诉你,我的毛已经长齐了,不过因为你们不是女人,所以很抱歉,那些长齐的毛就不能给你们看了,不过话又说回来,就算你们三个混蛋是女人,就凭你们的这幅尊容,我的毛也不会给你们看的!”

    ……

    “噗嗤……”就在张铁与三个兵痞对峙着的铁血营营部的楼上,一大堆的无良军官此刻正趴在百叶窗的后面看着下面的好戏,张铁的话一字不漏的传到这些军官的耳中,许多人忍不住,一下子就笑了起来。

    “老大,这个小子有意思……”

    “整个三十九师团,敢当面骂那几个家伙长得丑的人,我还是第一次看到!”

    “我看过这小子在黑炎城的档案和卷宗,发现这小子口才不错,白的都能说成黑的,心地也不坏,我看着挺顺眼的,如果这小子在连队混不下去的话,干脆就把他调来我这边的总务科吧,让他一天到晚去和司令部与后勤部的那些混蛋扯皮,省得上一次战场就挂了……”

    下面的张铁不知道额是,就凭借刚刚他那一句话,楼上的许多人居然就对他有了好感,开始七嘴八舌的为他说起话来。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有什么就是这么奇妙,有时候,甚至不用看人,只听一个人说话,有些人就觉得看你顺眼,当然,也有情况相反的时候……

    站在窗前的,是一个四十多岁一头金发的雄壮男人,这个男人脸上胡子拉碴,嘴上叼着一根硕大的雪茄,一身中校军服随意的穿在身上,衣服的扣子一个也没扣上,里面的衬衣也敞开着几个纽扣,如果是别人这幅德行,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喝多了酒后衣衫不整的烂酒鬼,但这个人给人的感觉却是一种自然而然威猛豪迈的气息,这个男人,就是整个铁血营的老大,莱因哈特营长。

    看着下面的张铁,莱因哈特的脸上微微露出一丝笑意——莱布尼茨上校这次丢来的这个小家伙,至少比以前那些来铁血营镀金的混蛋们有意思多了……

    上面的无良军官们听了张铁的话笑成一团。下面那拦着张铁的三个家伙的脸却要涨成了紫红色。

    “小子,你知不知道侮辱我们的后果?”三个人一起上前一步,一下子就把张铁围了起来,一个个把手指头捏得嘎嘣嘎嘣的响。

    “对你们诚实一点就是侮辱你们吗?”张铁故作惊诧的说道,然后很认真的看着那三个人,“那么,不好意思。我收回刚才所说的话,你们三个其实长得很漂亮,真的,你们长得很漂亮,像你们这样漂亮的男人真是太少了,如果你们是娘们儿的话。我一定让你们看看我的毛……”

    上面的无良军官们已经笑成了一团,许多人已经捂着肚子蹲在了地上,眼泪都要笑出来了。连莱因哈特营长脸上的肌肉也在忍不住抽搐着……

    “妈的,贝克汉姆,我忍不住了,就算要关禁闭我今天也要狠狠揍这个小子一顿!”站在张铁左边的一个大个子上士愤怒的叫了起来,然后毫不犹豫的一拳就照着张铁的脑袋上打了过来。

    “揍他!”另外一个家伙也大叫一声。几乎同时动手,“只要别把他打死和打残就行!”

    张铁没有用暗劲,只是凭借着身上的蛮力,一只手抓住了一个打来的拳头,然后提起脚来和另外一个用脚朝他踢来的家伙对了一脚,和张铁对了一脚的那个家伙只一脚,就被张铁踢得飞出两米之外,被张铁抓住拳头的那两个家伙脸色刚刚一变。就觉得自己的手上一股无法抗拒的巨力袭来,两个人眼睁睁的看着彼此被张铁拉着手撞在一起,一下子撞得晕头杂脑的倒在了地上。

    战斗几乎瞬间就结束了,上面看好戏的那些人这个时候一个个都不笑了,而是脸色严肃起来,看着瞬间就被张铁制服的三个人。

    “没有用暗劲!”一个军官道。

    “很知道分寸!”另外一个军官点了点头。

    “身体力量很大!”一个身材雄壮的军官看着张铁有些跃跃欲试。

    “格斗经验很丰富,他踢飞贝克汉姆的那一式铁血神拳的弹脚很老到!”又一个军官点了点头。

    “以他表现出来的战斗力看来。可以胜任我们连队下面三排的少尉排长一职!”另外一个军官则向莱因哈特点了点头。

    “看来莱布尼茨上校这次没有看走眼了!”莱因哈特笑了笑,用雪茄点了点下面,“古德里安,到下面去把人叫上来吧。让他们别闹了……”

    一个中尉军官闻言就走了下去。

    就在那个叫古德里安的军官走下去的时候,莱因哈特从窗口转过了身,认真看着会议室内的这些家伙,用很严肃,非常严肃的口吻说道,“你们有谁愿意去试试被雷劈中是什么滋味,如果运气好的话,说不定就能练出铁血战气,这个营长的位置就是他的了!”

    莱因哈特的语气中充满了鼓动与蛊惑,眼中更是精光闪闪,要是换做别人这么说,所有人一定觉得那个长官是在开玩笑,但这话从铁血营的这位主官嘴里说出来,所有人都知道,这位老大说的是真的,根本不是开玩笑,谁要是这个时候敢点头的话,那个家伙在下一个雨天来临的时候,一定会被莱因哈特老大绑在风筝上放到天上去,或者,直接用钢索拴在飞艇下面被吊到闪电最多的云层下。

    这种事,营长大人绝对做得出来!

    面对着营长大人充满期待的目光,所有军官都连忙把自己的脑袋插到了裤裆里……

    扫了一眼会议室,发现根本没有人来做这个勇敢的壮丁,于是莱因哈特老大非常失望的叹了一口气。

    而下面,在刚刚把那三个混蛋打倒的一瞬间,张铁就觉得自己突然被许多股杀气给锁定了,原本喧闹的铁血营,居然陡然安静了一下,然后越来越多的家伙抄起身边的武器就朝自己这边跑了过来,那些正在列队的,训练的,闲逛的,各种各样的人似乎一下子都把冰冷的目光投向了自己。

    看着身边一下子冒出来的七八十个看着自己面色不善围过来的人,还有那越来越多跑过来的人,张铁终于知道捅了马蜂窝是什么感觉了。

    “这是刚被莱布尼茨上校任命的铁血营五连三排的少尉排长……”就在张铁已经准备开始一场混战的时候,铁血营营部楼上跑下来的一名中尉军官的一句话就为张铁解了围。

    “哈……原来是自己人啊……”一听这话,那些已经准备上来动手的人们一下子就停下了脚步,然后打着哈哈,一个个又散了开去。

    “贝克汉姆这三个家伙挑衅长官,活该挨揍,哈哈哈!”一堆刚刚准备来为贝克汉姆他们报仇的人这个时候哈哈大笑了起来,开始嘲笑起那三个家伙的狼狈模样。

    这突然的转变让张铁一下子感受到了铁血营的那种团队氛围,这是一支极其团结,不容许自己人被外人欺负的队伍。

    “跟我来吧,莱因哈特老大就在楼上!”刚刚和张铁解围的那个军官招呼张铁上楼。

    ……

    看到有的书友现在还以为故事是发生在地球上,老虎当场吐血。在此,老虎郑重提醒,故事是发生在一个非常广阔的星球上,如果那里发生的什么事让大家想到了地球,那只是巧合,宇宙中亿万分之一的巧合。(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