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二十四章 木乃伊立威
    黑铁历889年8月9日……

    生物钟依旧在六点多一点的时候把张铁从深度的睡眠中叫醒,睁开眼睛的张铁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和精神在睡眠醒来之后几乎短短几秒钟就像初升的旭日一样,开始澎湃了起来。这种感觉真是棒极了。

    这已经是张铁来到铁血营报道的第三天。

    在穿裤子的时候,张铁有些意外的发现已经差不多有六天未见勃起的自己下面的那个家伙,在早上的时候,居然重新狰狞了起来,张铁开始还不以为意,刚穿上裤子,张铁就一下子反应了过来——怎么不疼了,自己下面的伤口好了?

    一把脱掉内裤,张铁把那个家伙身上的两圈纱布解开,仔细一看,真的好了,一条细细的疤痕已经掉了下来,嫩肉如新!

    “哈哈哈哈……”张铁大笑了起来,一下子把身上的衣服脱了个精光,冲进卫生间,哗啦的开了热水,痛快的洗起澡来,重新洗了一个澡后,看着下面那个面目一新的家伙,张铁也觉得没有前几天那么刺眼了。

    就在这两天,张铁已经在铁血营混出了一个新的绰号,这个绰号叫做——木乃伊!

    铁血营的许多家伙都有绰号,但张铁的这个绰号,绝对是最响亮的一个。知道这个外号怎么来的家伙都会哈哈大笑起来……

    不过张铁不在乎,他没觉得这个东西有什么好丢人的,都是一群大老爷们,怕什么,叫就叫呗,反正自己也不会掉一根毛。

    而且拥有一个响亮绰号的好处,就是在短短几天时间内弄得让铁血营的每个人都知道铁血营新来了这么一个家伙——木乃伊少尉!当然,也有很多人在背后叫他小白脸。张铁同样不在乎。就像哲罗姆说的一样,别人这么叫他,他只能把这个理解外那些家伙对自己英俊外貌和卓越气质的嫉妒,绝对是嫉妒,赤果果的嫉妒,那些家伙就是在嫉妒自己穿上军装的样子比他们要帅。

    哈哈哈哈……

    今天还有一件事,就是自己与索德那个家伙决斗的日子,张铁知道,自己立威的时间终于到了,这两天自己太低调了。也该让自己的那些混蛋手下知道一下自己的实力了。

    这两天的时间,张铁在铁血营最大的收获,就是学会了驾驶汽车。可以驾驶着汽车在营地里飞奔,这也让他在最后养伤的这两天的日子总算过得没那么无聊。

    张铁觉得开车真的是一件非常好玩的事情!就像跑步一样,只要是能给他带来那种如风一样自在感受的东西,他都喜欢。

    原张铁想穿一件普通的背心加条长裤就出门,可想到后面的决斗。张铁想了想,干脆直接穿上了诺曼帝国的尉官的作训战斗服。

    与常服和礼服比起来,诺曼帝国的作训战斗服穿起来更加的贴身和紧凑,也更加的有弹性,作训战斗服外面的主要材质是皮革还有一种叫强力环锭纱石磨布的布料,穿起来非常的有质感。而且还有一定的防御能力,听说在这种作训战斗服靠近心脏和小腹的服装夹层内,还有一层细密的金属丝织物。可以有效的隔绝箭矢带来的伤害。诺曼帝国的军人待遇,再次在这套作训战斗服上得到而来体现。

    穿起作训战斗服然后再穿盔甲,感觉会更加的契合,不过就算不穿盔甲,只穿这身作训战斗服的话。同样也可以。

    对付一个小小的索德,自然用不着穿什么盔甲。

    穿上作训战斗服。再穿上一双高帮的皮质作训战斗靴,然后再戴上一双作战手套,张铁在镜子面前照了照自己现在的样子,整套作训战斗服颜色红黑搭配得非常协调,穿在身上感觉更加的英武。

    “张铁,你真帅!”镜子前的张铁对着镜子自言自语的夸奖了自己一句,然后笑了笑,拿起房间内武器挂架上的那把恐怖的,重达358公斤的巨大战剑,把战剑随意的抗在肩上,就出了宿舍的大门。

    在张铁出门的时候,铁血营的晨号刚刚吹起!

    不知道是不是这几天养精蓄锐还是在吃下那两颗果果后自己的实力再次提高了一截,才过了一个星期,张铁就觉得抗在肩上的这把重剑感觉上又比上次轻了一小点,拿起来更轻松了。

    下楼的时候,张铁遇到了铁血营的另外一个刚刚起床的少尉军官,那个少尉军官看着张铁肩上扛着的那把两米多长的重剑的时候,嘴张得一下子可以塞进一个鸡蛋。

    “早啊,歌德少尉!”这是铁血营二连的一名少尉军官,就住在三楼,张铁热情的和他打着招呼。

    “你肩上这个家伙……不会是用木头漆出来的吧?”歌德少尉不敢置信的看着张铁,在张铁和他打招呼的时候,张铁甚至只用一只手就把那个东西在肩头上扶住了,感觉很轻松一样,张铁的这种轻松和他并不高大的身材与肩上的那个大家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以至于让歌德少尉都怀疑了起来。

    张铁只是笑了笑,歌德少尉走过来,用个指头弹了弹那把大剑的剑刃,重剑无声,歌德少尉才一下子变了脸色,他咽了一口口水,吃惊的看着张铁,“这有多重?”

    “358公斤!”

    “这是你的主战武器?”

    “是啊,汉斯参谋带我到后勤部的武器库里选武器的时候,我觉得这把重剑很趁手,于是就选了!”张铁很纯洁的说道。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怪物啊?歌德少尉再看看张铁那把巨大战剑另外一边的巨大锯齿,自己都觉得脖子有点发凉。老天啊,你为什么不拿那个雷来劈中我呢,我也想要得到这种后天性雷击功能学者症候群啊!

    张铁和歌德一起下了楼,歌德少尉一直有些魂不守舍,下楼后,两人分开,张铁直接来到了三排早上出操的集合地。张铁用力把重剑剑锋往地下斜斜一戳,整个剑身一下子就入地两尺,张铁松开手,让巨剑就那么斜插在地上,自己则抱着膀子等着三排的那些家伙出来。

    晨号吹响五分钟后,铁血营五连三排的55条大汉,已经快速的出现在了集合地。所有人自然而然的看到了今天穿着一身作训战斗服的张铁和张铁面前的那恐怖战剑,不光是他们,半个训练场上的人都看见了。

    作为排长的任务,就是早上带着这些家伙们完成两个小时的基训练。排长也可以指定训练内容。

    “今天早上我们进行力量训练,看到这把剑了吗。想要证明你们是男人的话,那就一个个把这把剑从地上拔出来。再插进去,就像你们干女人一样,如果连这么简单的拔出来和插进去的动作都做不到的话,那从今天起,你们就不要在我面前说你们是男人……”张铁脸上带着微笑。嘴里却像毒蛇一样吐着信子,刺激着那些家伙可怜的雄性自尊心。

    和歌德少尉的想法一样,这些家伙看着这把剑,也有人怀疑这是不是木乃伊少尉搞出来的一个恶作剧——用一把木头做成的家伙漆上金属漆来蒙人。

    许多人都在交换着眼色。

    “谁想先来试试,证明一下自己是不是男人?”

    “我来!”身高近两米的贝克汉姆从队列中走了出来,来到张铁面前。伸出两只手就握住了剑柄,在握住剑柄的那一刻,贝克汉姆的脸色就变了。因为手上的触感告诉他,这把剑根不是木头做的。

    “啊……”贝克汉姆像野兽一样的嘶吼着,扎下一个马步,浑身肌肉和青经暴起,脸色涨得通红。想要把那把巨剑从地上抽出来,358公斤重的巨剑在插入地下以后。要想把它再拔出来,需要的力量何止358公斤,要让一个人打出358公斤重的一拳不难,但要让一个人拿起一件358公斤重的东西,却是难上加难。

    最后,在贝克汉姆的额头上都开始流汗的时候,也只是把巨剑从土里面拔出不到十厘米的一小段。

    像野兽一样嘶吼了整整三分钟的贝克汉姆最后脚一软,身体的力量像一下子被抽干一样,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在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以后,满脸羞愧。

    “下一个!”

    所有人都面面相觑。

    “难道你们连证明一下自己的勇气都没有了吗?”张铁嘲讽的说道。

    “那你又如何证明这把剑是你自己拿来插进去的呢?你又怎么在我们面前证明你是一个男人?”排里面的一个刺儿头怪声怪气的接口道。

    “很简单啊!”张铁微笑着,暗地里运气,然后只用一只手就把那柄大剑从地上拔出,在把那把剑完全拔出后,又当着所有人的面再次把那把剑插到地里,同样入地两尺,然后张铁再次拔出,再次把剑插入底下。连续两次之后,所有人都鸦雀无声,刺头儿们也一个个闭上了嘴巴……

    张铁把两只手背起手来,一副高手的风范,在别人看不到的背后,张铁刚刚拔剑的那只手上的肌肉和经脉已经在颤抖了起来,但被另外一只手握着,表面风平浪静,别人丝毫看不出有什么不妥。对现在的张铁来说,用一只手拔剑,虽然勉强可以做到,但也是他力量的极限了,刚刚随意挥舞了两下,右手的肌肉就像被拨动的琴弦一样颤抖了起来,对张铁提出了抗议。

    要是能干掉一堆巨狼,弄几个巨狼七力果吃下肚,那就应该轻松多了,张铁在脑子里想着。

    在张铁示范了两次之后,所有人都开始排着队来试试自己能不能把这把战剑从地上拔起来再插下去,大家都想感受一下张铁的力量到底有多强。

    在50多个家伙一起试了一遍之后,所有人看向张铁的眼光之中,都多了一丝敬重,这样的实力摆在这里,实在是没什么好说的。

    到了后来,不光是三排的士兵,就连铁血营的其他士兵和军官都过来排着队凑热闹,想看看自己“到底是不是男人”……

    到最后,铁血营的士兵们自己就弄出一个等级标准来——不能把剑拔出分毫的,是女人;能把剑拔出来一截的,是半个女人;能把剑完全拔出来但是无法插进去的,是半个男人;拔出来勉强能插进去但是让剑在地上插不稳的,是痿男;只有能把剑拔出来,还能狠狠插进去,让剑立得住的,才是真正的男人。

    什么是真男人,拔得出来,插的进去!

    整个早上,铁血营的一堆士兵和军官,都被张铁的那把重剑刺激得在训练场上嗷嗷直叫,一个个猛男和壮汉在训练场上汗流浃背的比拼着,为的就是要获得一个真正男人的名头。原先那些把张铁叫做小白脸的,一下子发现自己连小白脸都不如,更是羞愧得无地自容。

    到最后,快要到吃中午饭的时候,连莱因哈特团长都被惊动了,过来凑热闹。

    在一堆牲口崇拜的目光之中,重剑被莱因哈特营长一手从地上轻松拔起,在随意挥舞了几下之后,莱因哈特营长一剑就向地下劈过去,一股无形的力量从剑上闪电般的倾泻而出,直接在训练场的地上犁出一道一尺深,十米长的鸿沟。

    所有人都被这雷霆般的一击镇住了,包括张铁。

    “哈哈哈哈,这把剑用起来过瘾,改天我也弄一把来玩玩……”莱因哈特豪迈的大笑着,“让所有的混蛋都来试试,凡是今天被评为女人的,今天全部不准吃饭,要饿他一天肚子。以后这样的比试一周来一次,那天被评为女人的统统不准吃饭,半个女人的只准吃一顿饭,有进步的全部加餐,成为真正男人的老子给他一盒雪茄……”

    莱因哈特营长说着,直接从怀里掏出一盒雪茄丢给了张铁,一堆家伙羡慕得口水都流了出来。

    立威目的达到的张铁抓了抓脑袋,“营长,这个剑我下午要用一下,可能没办法让所有人都来试一下了,营地里这么多人,大家都来试一下的话可能要等到晚上采轮得过一圈来了!”

    “你下午要用剑干什么?”

    “有人找我决斗,不去不行!”张铁老实交代道。

    张铁这么一说,才发现周围陡然一静,然后包括莱因哈特在内,所有人都愤怒了起来。

    “什么,居然有混蛋胆敢来找我们铁血营的军官决斗?”感觉就像被虫子挑衅到威严的狮子一样,莱因哈特的愤怒的声音大得震动着整个铁血营。

    “干死他,一起去干死他……”

    “让装甲营的弟兄们把战车热起来……”

    “抄家伙!”

    周围的人都一起鼓噪了起来,特别是张铁三排的那些刚刚对他刮目相看的手下,更是一个个跳得比张铁还高,还要激动。

    这些家伙怎么这么激动呢,一场决斗而已,不至于这么大惊小怪吧,张铁有些摸不着头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