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三章 遇刺
    整个操场安静一片,所有人的眼光都在张铁身上,所有人的耳中,都只听得到张铁安静的脚步声和那柄恐怖战剑在地上的摩擦声。

    张铁的这一击,把所有人的围观者都征服了,看到张铁这一击所表现出来的力量和技巧,铁血营五连三排的那些大兵们一个个都缩了缩脑袋,有着这样实力的张铁做他们的一个排长,没有人再有不服和异声。这个时候再想到张铁第一次和大家见面时说以后在战场上会尽力保护大家的话,许多人的心里都有一股暖意在涌动着。

    张铁当时说得很真诚,可大家并没有听进去,因为所有人在那个时候都没有感受到张铁真诚背后的那份实力,而现在,当所有人见证了张铁真正的实力后,那份真诚,也就有了温暖人心的价值。

    张铁的这一击,比在早上单独能拿起“男人的证明”给铁血营的那些士兵们的触动更大,前者表现的只是单纯的力量,后者,表现出的才是在战场上让兄弟们依靠和放心的能力,这中间,还是有些差别的!

    此刻的索德,凄惨的躺在地上,两只手的虎口都在流着血,已经撕开,两只手的手腕和小臂都已经折断,各自扭曲着,脸色已经苍白如纸,嘴里还吐着鲜血。

    他的精神很清醒,但整个人已经失去了行动能力。他瞪着空洞而恐惧的眼神,看着慢慢拖着那把恐怖的死亡之剑朝他接近的张铁。

    张铁一只手提起剑,剑尖着地,剑刃则放到了索德的脖子上,这个时候,只要张铁松手,甚至不需要用力,“男人的证明”就可以如铡刀一样把索德的脑袋切下来。

    “你知道我为什么杀死祖海尔吗?”张铁问索德。

    “知道!”沉默了两秒钟之后,索德用沙哑和颤抖的嗓子疲惫的回答了一句。

    “如果你是我,有人要那样害你。当你可以干掉他的时候,你会不会杀了他?”

    “会!”,这个字从索德的嘴里吐出来分外的艰难,“但祖海尔是我的兄弟……”

    “如果你刚刚说不会,而试图想和我讲什么道理,耍弄你的小聪明和诡计,我现在就切下你的脑袋。你说了会,所以我今天不杀你!”张铁吐出这句话的时候,所有人都愣住了,就连躺在地上的索德也不敢相信的睁大了眼睛

    张铁一下子把悬在索德脖子上的剑收了起来,抗在肩上。

    “我杀祖海尔是因为我和他之间的恩怨,你找我报仇和决斗是因为你是祖海尔的大哥。你兄弟被我杀了,无论有什么原因,你不得不为他出头,否则你就没有脸在黑炎城混下去,也没有脸见你的那些家人,亲戚还有朋友,人们会把你当成一个窝囊废和懦夫。你也永远抬不起头来。这次决斗,是你为你兄弟所尽的做大哥的义务,我也有大哥,我也有兄弟,所以我认可和尊重你找我决斗的这个选择,现在决斗已经分出胜负,你的选择已经有了结果,你已经尽力了。那么一切就到此为止了。”

    “你……真的不杀我?”索德哆哆嗦嗦的问了一句。

    “你应该庆幸,作为从小在黑炎城长大的我,我不想我穿上诺曼帝国的这身军装后手上的第一条人命,就是曾经和我一样生活在黑炎城的某个人。所以,我今天不杀你。不过你要记住,你只有这么一次从我手下活命的机会,如果以后你还想为了祖海尔找我报仇或是想对我不利的话。只要让我听到一点风声或发现一点苗头,我就会毫不犹豫的把你干掉!”张铁冷冷的对索德说道。

    看着张铁那冰冷的目光,索德浑身颤抖了一下,根本不敢和张铁对视。

    张铁转身就朝台下走去。再也懒得理会索德,哲罗姆和科林互相看了一眼,都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欣慰。

    许多老师都暗中松了一口气,经历过这么一次挫折和教训的索德以后如果还想找张铁麻烦的话,那他就绝对是在找死,无论是张铁实力,张铁的身份,还有诺曼帝国的法律,任意一条,对他都是无法逾越的巨大威慑,只要他想对张铁不利,无论他想干什么,只要做了,无论成功与否,那等待他的就是死路一条,绝不可能有第二种可能。看索德的样子就不是那种可以视死如归的豪杰,对于一个珍惜自己生命的人来说,明知道只要做了就是必死的事情,没有几个人还会去做。

    张铁不杀索德的理由,更是让人看到了这个少年内心光明和善良的一面,包括铁血营的那些军人在内,所有人对张铁不杀索德的选择,都由衷的尊重。

    索德和跟着他来的几个人,这个时候,已经低着头,灰溜溜孤零零的搀扶着索德离开了决斗台。刚刚和索德一起来到这里的几个索德的酒肉朋友,甚至在张铁刚刚上台的时候就悄悄溜走了,在刚刚并入到诺曼帝国的领土上和诺曼帝国的军官决斗,搀和进这种事情来可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谁知道以后会不会带来些麻烦。

    ……

    这个时候,整个校园里最耀眼的存在,就是张铁,张铁的周围都是一圈诺曼帝国的士兵,那些士兵在维持着秩序,许多人都想过来,但又不敢往那些诺曼帝国士兵的身上去挤。

    张铁在人群中看到了飞机兄弟会的那些兄弟,看到了布鲁斯,看到了彼得,还有潘多拉她们,这些人每个脸色都激动得通红。

    张铁朝着这些熟人挥了挥手,然后就把那把巨剑丢交给了贝克汉姆和穆斯,“你们先回去吧,这是我以前读书的学校,我有许多朋友都在这里,晚上我再回去!”

    决斗算不上精彩,但所有铁血营的兄弟们都觉得不虚此行,这次的决斗,让大家对张铁,有了更多的了解,也有了更多的尊重,所有人都开始觉得张铁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伙伴。

    铁血营的兄弟们在招呼一声后就开始上车。来这里执勤的两个小队长过来和张铁打了个招呼后也准备收队,张铁的同学们和那些看热闹的人群都围了过来。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所以什么话也不用说,张铁只是张开双臂和巴利等人一个个的拥抱。

    巴利,巴格达,西斯塔,莱特。沙文,道格,布鲁斯,彼得,还有邦德等人。

    看到张铁在这种时候对大家还像以前一样热情,毫不生分。所有的兄弟和老朋友们一个个都哈哈大笑,一个个都觉得高兴。

    “你这个家伙,真是骗得我们好苦啊,你现在怎么变得这么厉害了?”,在和布鲁斯拥抱的时候,布鲁斯拍着张铁的肩膀问道。

    “这说起来会是一个很长的故事,晚上我请客。我们找个地方边吃边聊,我介绍我的几个好兄弟给你认识!”

    “好,听说诺曼帝国的军人待遇不错,这回不用担心把你吃穷了!”

    张铁笑了笑。

    ……

    潘多拉和爱丽丝她们原本也想过来,但是那些围观的女生这个时候居然比她们还要主动,那些女生可不在乎潘多拉她们是谁,一下子就把她们三个女人挤到了边上。

    女朋友而已,何况认识还没有多长时间。说不定还没上过床呢,既然张铁已经有了三个了,对于这样花心的男人,对于这样优秀到了极点的男人,想必也不会介意再多几个。

    三个女人气鼓鼓的看着张铁瞬间就被一堆女生给包围了。

    “都是玫瑰社的那些臭婊子!”爱丽丝的头发都被那些女生给挤乱了,一边整理头发的爱丽丝有些紧张的说道,“快帮我看看。我可不想现在头发乱糟糟的像个疯婆子一样被他看到!”

    “不用了,他已经看到了!”贝芙丽微笑了起来。

    “是你的男人谁都抢不走!”潘多拉也笑了起来。

    张铁眼睛看着她们,径自向她们三个走了过来,张铁此刻。身上有一种犀利却又专注的气质,那些围上去的女生没人敢挡在张铁的前面,看到张铁走过来,目标不是自己,都连忙让开。

    原本被挤到人群后面的潘多拉三个女人一下子又凸显了出来。

    张铁走到了三个女生的面前,张开了双臂,脸上带着笑容,“那天没有告诉你们,只是想今天穿着这身衣服出现的时候再给你们一个惊喜!爱丽丝,其实你的头发不管怎么弄都好看!”

    三个女生此刻又是感动又是好笑。

    就在张铁想要把三个女生一起抱住的时候,张铁脸上的笑容凝固了,周围所有的人,所有的声音,在那无法用语言来表述的一个神奇的时间点上,似乎都消失了。

    张铁暴涨的精神力在这一瞬间,只感觉到有一股尖锐的杀机似乎就要把自己和几个女生笼罩住,自己瞬间竟然有踏入荆棘丛的感觉,自己的背上,感觉就像有什么尖锐的东西要刺破自己的衣服然后贯入自己的身体一样。

    只有一个词能准确形容张铁在那一刻的感觉——如芒在背。

    其实,这一刻,精神上的预警让张铁有好几个方法躲开这突然而来的一击,但如果自己逃开的话,那自己面前这毫无准备的三个女人势必难以躲开。

    所以,在那个比一秒钟还要短上太多的那个时间段内,张铁只做了两件事,一把将三个女生用力的朝旁边推开,然后转过身……

    两朵血花几乎在同一时间就绽放在张铁的身上,还有一支弩箭擦着张铁的身体射空在爱丽丝刚才所站的位置。

    张铁没有倒下,而是用一种常人绝对无法理解的冷静看着那个突然在人群中丢下弩筒暴起的人。

    “还我儿子格力斯的命来!”暴起的人拿着一把匕首犹如猛虎一样的冲了过来,身后出现一个巨大的黑蜘蛛的战气图腾。

    妈的!张铁知道这个人是谁了……

    这一刻的张铁,就如同处于魂劫之境中,似乎这个身体完全就不是他的一样,在那个人冲到离他不到两米的时候,张铁反手拔出射入到自己左肩上的那只弩箭,然后就把那只弩箭使劲甩出,被张铁甩出的那只弩箭就从那个人的左眼眼眶中直贯入脑,那个人身后巨大的蜈蚣瞬间消散,但身体依然保持着前冲的惯性,冲到了张铁面前才倒下。

    这一刻电光石火的变故,让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旁边的那些女生们一直到这个时候才大声尖叫了起来……

    在身上的两个伤口瞬间开始同时感觉发麻僵硬并且那股僵硬冰冷的感觉瞬间就往全身扩散开来的时候,张铁眼中的最后一个图像,看到的是一群如怒虎一样冲过来的铁血营的士兵,耳朵里似乎听到了爱丽丝的哭喊声。

    ***居然在弩箭上淬了剧毒!

    这辈子真亏了,老子临死前还是个处男呢!

    老妈老爸,对不起啊……

    面色已经开始泛蓝的张铁身体僵硬的仰后倒下,整个学校大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