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四章 活过来
    8月9日晚,黑炎城医疗条件最好的圣辉医院……

    莱布尼茨上校来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全副武装的三十九师团的士兵在莱布尼茨上校到来之前已经占据了医院的各个通道,不光是医院,整个黑炎城的气氛现在都紧张了起来。

    刺杀张铁的是与张铁一起试炼时失踪的一个同学的父亲,那个人在刺杀之前认定是张铁在试炼中杀了他的儿子,所以想要让张铁为他的那个失踪的儿子赔命。

    如果抛开张铁的身份和格力斯老子的身份的话,这只是一件小事。但如果在这件事上加上两个人的身份,那这件事就复杂了起来。

    张铁是诺曼帝国铁角军团三十九师团铁血营的军官,格力斯的父亲,那个已经死透的家伙是黑炎城格里高利家族的护卫队的小队长,格里高利家族曾经是黑炎城煤钢联合会的几大掌权家族之一,整个黑炎城的财富,差不多有七分之一是格里高利家族的。

    在新并入帝国的领土上,一个失势的掌权家族的护卫队长竟敢在公开场合刺杀帝国的军官,这后果可就开始严重了,谁知道这背后有没有什么针对帝国的阴谋呢?

    特别是,刺杀帝官的那个家伙用的三眼弩筒,和弩箭上淬上的毒药,都来源于格里高利家族,格里高利家族更无法把这件事与自己撇清了。

    铁血营的那些暴力狂们这个时候已经把格里高利家族在黑炎城的一座家族城堡给围了起来,随时一副准备冲进去抄家灭族的架势,黑炎城的其他几个家族都噤若寒蝉,为了防止发生其他的意外,莱布尼茨上校已经宣布黑炎城开始戒严,现在医院外面的大街上,随处都有全副武装杀气腾腾的黑炎城的士兵们在街头巡逻着。

    对这些士兵来说。他们知道的这次戒严的原因,只是一个铁血营的军官被黑炎城土豪家族的护卫刺杀的消息,这就够了。

    ……

    原莱布尼茨上校是不准备来医院的,因为他听说张铁已经死了,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莱布尼茨上校只是暗暗叹了一口气,他还记得张铁,那个受到战神关注,而且穿起诺曼帝国的军装看起来很精神的一个小伙子,原这个小伙子会成为他在诺丁堡酒会和沙龙上一个有趣故事的主角。没想到就这么死了,这让莱布尼茨上校感觉就像失去了一件有意思的玩具,一个好玩的东西。他听到这个消息时的心情,就像两年前家里养的那只猫把他放在书桌上的那个香树根的烟斗弄了掉下来摔坏时一样。

    张铁中的毒是蓝霜,一种经常被刺客抹在兵刃或弩箭上,杀伤力惊人的罕见毒药,这种毒药。一般人根弄不到,在黑炎城,也只有像格里高利家族这样的土豪家里,可能有一些。刺杀张铁的武器和毒药也正是来源于格里高利家的兵器库。

    只要见血,蓝霜的致命速度一般都在一分钟以内,大多数时候都无药可解。这并不是说蓝霜没有解药,而是蓝霜的解药比起蓝霜来,更加珍贵百倍。更稀少,更不可能出现在黑炎城这种地方。因此当时在听到身旁的参谋在汇报张铁情况,而且确认张铁中的是蓝霜的时候,莱布尼茨上校就已经把张铁当成死人了。

    铁血营那个时候已经像被点燃的火药桶一样,杀气腾腾的要去找格里高利家族报复。

    当初他并没有责怪那只猫。而今天,他必须为此大动干戈。因为,他是三十九师团的师团长,被刺杀的是他的部下,在此刻的黑炎城,每一个诺曼帝国的士兵,代表的都是诺曼帝国的威严与荣誉。特别是这其中的事情还有可能牵扯出什么政治意图的时候,他就更加无法等闲视之了。

    整个下午,为格里高利家族说情的那些黑炎城有头有脸的说客和铁血营一干暴怒的军官们完全把他堵在了办公室里出不了门,这两波人一方在为格里高利家族辩护着,一方却想要莱布尼茨下令,让铁血营血洗格里高利家族的家族城堡。

    格里高利家族居然派遣刺客公然行刺帝官,这个罪名,一旦坐实,格里高利家族就将鸡犬不留。

    遇到这种事,格里高利家族也慌了神,因此在晚饭的时候,由黑炎城另外一个曾经的掌权家族的族长出面,邀请莱布尼茨上校到黑炎城的某个私人会所里一起吃了顿晚饭,在这顿晚饭上,格里高利家族通过中间人向莱布尼茨上校表达了他们对圆满解决这次误会的“足够诚意”,这样的诚意,让莱布尼茨也大为意动,莱布尼茨也不禁感叹——这些在黑炎城挖了几十年矿的黑金家族,虽然家族的底蕴并不算深厚,家族武力也并不值得称道,但一个个富得流油的家底却让诺曼帝国的那些贵族都相形见拙。天知道这些家族在黑炎城挖了那么多年矿后到底积累了多少的身家。

    一方面是格里高利家族的“诚意”让莱布尼茨上校怦然心动,另一方面是这件事情的确有些棘手,要处理了让各方都满意的话比较困难,莱布尼茨上校也有些挠头。

    而就在这个时候,莱布尼茨上校居然听到了一个让他真正惊讶的消息——那个中了蓝霜之毒的张铁,居然还没死。

    于是,一下子看到把这件事圆满解决希望的莱布尼茨上校,带着十二万分的好奇心,来到了收治张铁的医院。

    ……

    张铁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上身的肩头和小腹上打着绷带,整个人的脸色和皮肤都呈现出一种恐怖的靛蓝色,就像一个蓝色的大茄子,一直到现在,张铁依旧处于昏迷之中,但他的呼吸却在持续着,整个人的胸口和小腹每隔几秒还能看到轻微的起伏。

    莱布尼茨这一辈子看到过不少稀奇古怪的事情,但看着张铁这个样子,他也不得不承认。这件事在他所知道的那些稀奇古怪的事情中,绝对可以排到前三位——一个人中了蓝霜之毒已经过去了起码7个小时,在没有服用解药的情况下,那个人居然还没死?以蓝霜的毒性,就算是一头魔兽此刻也应该倒毙了。

    “你们确定他中的真是蓝霜之毒吗?”莱布尼茨问医院的医生。

    似乎已经料到会有这样的问题,被问到的医生拿来一个装着蓝色液体的小瓶子,还有一只小白鼠,然后当着莱布尼茨上校的面,用一个注射用的针头在那个瓶子里搅了一下,然后就把针扎在了小白鼠的身上。

    就在莱布尼茨上校的注视中。被那个针头扎过一下的小白鼠惊慌的跳了两下,然后慢慢就不动了,十秒钟以后。小白鼠已经躺在笼子里抽搐,再过了十多秒,那个可怜的小白鼠身上的皮肤上也开始变蓝,一分钟后,小白鼠的身体就像被霜冻过的肉块一样。开始变得僵硬起来。

    莱布尼茨上校不再怀疑。

    “这瓶血液是我们从他身上取下来做检验的样!已经可以百分之百的确认是蓝霜之毒!医院里没有解药,我们也没办法,只能对他的伤口做一下包扎和处理,相比起蓝霜来,他身上的那两个伤口并不致命,原我们也以为他死定了。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人的身体似乎就是与普通人的不同,别人在他这种情况下估计已经死了几百次。但蓝霜对他的伤害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以至于他一直能坚持到现在,这简直是一个奇迹!”

    莱布尼茨上校心中一动,忽然想到张铁跟他说自己被雷击过的事情,难道这也是雷击后张铁所具有的特殊能力吗?

    “这个人曾经被雷击过。在雷击过后,这个人身上还得了后天性雷击功能学者症候群。力气变得很大,修炼速度也很快,是不是雷击让他的身体有了对抗蓝霜的可能?”

    “这个人得了后天性雷击功能学者症候群?”医院的医生也惊讶了起来,在微微思考了一下之后,医生点了点头,“很有这个可能,我们的身体奥妙无穷,就像一个宝库,谁都不知道在雷击后他身体有了多少的改变!”

    “那他能醒过来吗?”

    “因为他穿的战斗服的腹部对箭矢的防御效果很好,这个人小腹上的创口很浅,只有肩部伤口有点深,但也不致命,从这个人呼吸的频率上来看,蓝霜对他的伤害已经被他的身体控制在一定范围之内,我不能告诉你他一定能醒过来,但确实存在这种可能!”

    “那好,请你们给予他最好的治疗,这个人可是帝国最优秀的军官,前途无量!”莱布尼茨上校交代道。

    “我们会尽力的!”

    莱布尼茨上校随后离开了张铁的病房,在临走之前,交代让一小队士兵留在医院,不要让其他人打扰到张铁的治疗,同时也要对张铁的情况保密,如果张铁醒来,就马上通知他。同时,在离开医院坐上专车的时候,莱布尼茨上校让身边的参谋到铁血营那边走一趟,通知一下铁血营的那些暴力狂人,张铁还没死,黑炎城的戒严状态也随即解除,莱布尼茨上校也不想把这件事闹得太大,所以不失时机的给黑炎城的某些人释放了一个缓和的信号……

    在莱布尼茨上校离开后不久,以莱因哈特营长为首的一大堆铁血营的军官就风风火火的冲到了医院,来到了张铁的病房。

    看着中了蓝霜之毒这么长时间但依旧还在呼吸着的张铁,一堆铁血营的军官们都有些目瞪口呆。

    在知道这同样有可能是雷击带来的后天性雷击功能学者症候群的某种副作用的时候,莱因哈特这一次很认真的问古德里安,“要不,我去试试……”

    “如果你不幸死在雷击之下的话,整个三十九师团,就再也没有第二个修炼出铁血战气的人了,没有修炼出铁血战气的人来接任你的职位,那三十九师团的铁血营就要被解散了!这对铁血营和整个三十九师团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打击,三十九师团就成为铁角军团中唯一一支被战神抛弃的部队,不光是我们,莱布尼茨上校也不会同意你这么做的……”古德里安冷静的回答道。

    莱因哈特只能叹一口气,所有的人这个时候都羡慕的看着躺在床上的张铁,然后大家就发现,就在所有人来到病房的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张铁眉心处的那一抹蓝意,似乎变得清淡了许多……

    而在所有人都无法察觉到的张铁的意识空间之内,这个时候,一段信息直接出现在张铁的意识之中……

    “曼殊沙华因果万缘宝树已经完成身体内毒素的解析与重构,身体内的毒素正在被清除,身体机能正在恢复,此刻可以生成炼毒之果,是否生成?”

    “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