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五章 风波与池鱼
    窗外那叽叽喳喳的欢快的鸟叫声让张铁醒了过来,醒过来的张铁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一个舒服的米黄色的天花板,身上盖着的是一床雪白的被子,鼻中那熟悉的,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一下子就让张铁明白了自己身处何地。

    这里是医院!

    张铁想要从床上坐起,在用手一撑着想起床的时候,左肩部位和小腹上传来的疼痛一下子让张铁的嘴都咧了起来。张铁这才想到自己在学校倒下之前,身上好像中了两箭。

    妈的,张铁龇牙咧嘴的暗骂了一句。

    小腹处的伤口不怎么疼,左肩肩窝处的感觉好像要更疼一些。

    掀开被子,张铁看了看,我靠,刚刚才拆的纱布,终于不用做木乃伊了,这个时候怎么又裹上了呢,而且越裹越多了呢,难道这就是木乃伊这个外号带来的后遗症吗?

    房间外阳光明媚,鸟语花香,张铁下了床,走到窗户边上,打开窗户,看着窗外的景色,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房间外是医院的一个花园,景色不错,站在房间里的张铁一看,一下子就从花园外面几栋建筑的轮廓上,猜出了自己所在的地方——黑炎城的圣辉医院。

    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能住进黑炎城最好的医院,似乎还是那种一个人住的高级的特护病房。

    张铁自嘲的笑了笑,成为帝**官的待遇果然不是吹的。

    看到阳光就在窗外,身上只裹着纱布和绷带的张铁把一只手伸了出去,触摸到温暖的阳光里,享受的闭上了眼睛。

    一直到此刻,感受着窗外那阳光温暖的温度,张铁似乎才从那可怕的毒药的药效中摆脱了出来。

    那种感觉非常的可怕,僵硬,寒冷,整个人全身的血液和肌肉瞬间就像被一层寒冰冻结一样。从脚趾到舌头,你感觉你的全身一下子似乎不再属于你,让你存在的这具物质躯体,似乎一下子就消失了,化为了飞灰,再也不能给你带来任何的感觉。

    那个时候,张铁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效果这样猛烈的毒药。比唐德杂货店里的那些高级老鼠药,简直高出不知道多少倍。在当时的情况下,自己从中箭到失去知觉倒下,这个过程可能连五秒钟都没有,这药效已经开始发作了。

    那样的感觉,就是现在想起来。都让张铁心有余悸。

    ……

    张铁还没在窗口晒上两分钟的太阳,房间里的门一开,一个端着托盘的护士推开房门就走了进来,那个护士似乎是来给张铁换药的,进门的时候看到张铁已经醒了,不由“啊……”的一声,吃惊的叫了起来。

    护士刚叫了一声。四个穿着暗红色军服的士兵一下子就冲了进来。

    “长官,你醒了?”一个士兵瞪大了眼睛问道。

    “我睡了很久吗,今天几号了?”张铁问道。

    “今天是8月11日,你已经昏迷两天了!”

    ……

    仅仅十多分钟后,莱布尼茨上校和铁血营的一众军官就得到了消息,所有人一起来到医院,挤到了张铁的房间内。

    看到张铁已经完好无损的醒来,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这个时候的张铁已经知道自己中的毒的名字叫做蓝霜。而且还知道了这两天黑炎城发生的一些跟自己有关的事情。

    铁血营居然因为自己被抓的事情全营出动,包围了格里高利家族的城堡,想要为自己报仇,这让张铁非常感动。

    黑炎城格里高利家族的一名管事和一名侍卫队长被抓了,这两个人,一个人负责看管着格里高利家族的武器库房,一个人是格力斯他老爹的顶头上司。格力斯他老爹从格里高利家族的武器库房中把弩筒偷出来行刺张铁,这两个人居然一点都不知道。

    这两个人,也就被丢出了做了替罪羊,算是平息铁血营的怒火。

    同时被抓的。还有索德,因为是索德要与自己决斗,所以自己在学校才被刺杀,谁都不知道索德有没有与格力斯他老爹有什么密谋,一个在明一个在暗的想要对付自己,所以自己出事后,索德也没跑掉,转眼之间就被投进了黑炎城的监狱,在经过一番审问之后,索德“终于招了”,在听说格力斯没有回来之后,是他主动联系了格力斯的老爹,两人商量着要把张铁干掉。

    在索德承认了和格力斯他老爹的阴谋之后,索德就因决斗后伤重不治,死在了监狱——关于张铁被刺这件事的所有细节就都真相大白了。

    索德的认罪洗清了格里高利家族的“刺杀主使的嫌疑”,一个小人物的生死,这个时候自然没有人关心,张铁也只是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无论索德有没有参与这件事,这件事都到此为止了,索德死了,那一切都没有必要再去追究了。

    这件事中,自己这两箭挨得不冤枉,射在自己身上的那两只弩箭的确应该,虽然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格力斯是自己干掉的,但格力斯的老子就这么认定了,你还能怎么样。只怪自己太大意,把格力斯这件事想得太简单了,自己以为只要没有证据,别人就不能拿自己怎么样,自己之前根本没有想到,这个世界上,有时候,一些人想做一些事情,只要认定了,是根本不需要什么证据的。

    格力斯他老爹拼命一搏想来和自己换命死的也不冤枉,为儿子报仇天经地义,甚至一直到这个时候,张铁发现自己虽然把那个人干掉了,但自己一点也恨不起那个人来,那个人或许是个好父亲,只是养了一个混蛋儿子而已。

    在这件事中唯一被冤枉的,大概就只有索德和格里高利家族,他们,才是城门失火后被殃及到的那两条池鱼。这两条池鱼,一条是鳄鱼,一条可能连蝌蚪都算不上,只能算是浮游生物,鳄鱼有难。所有人就都把那只浮游生物给推了出来。

    这就是这个世间的游戏规则,就如同唐德说的那样,这个世道总是富人出事,穷人遭殃,放到哪里都一样。

    整件事的起因是格力斯,在张铁也在深刻的反省着自己在处理格力斯这件事上的幼稚病,证据。那是弱势的一方才需要的,用来自我安慰,寻求同情与支持,实际上半点作用都没有的东西。

    诺曼帝国吞并黑炎城需要什么证据?狮子吃兔子需要什么证据?有勇气的人快意恩仇需要什么证据?大人物们在决定千万人生死的时候需要什么证据?自己长期以来的那种弱势群体的思维定势在这件事上差点把自己害死。遇到这种事,一个真正的强者会怎么做呢?一定是回到黑炎城就找机会找理由把格力斯他老子一起干掉,直接把这个威胁消除在萌芽状态。哪里会给这种人来暗算自己的机会。

    幼稚,幼稚,太幼稚!想通了这一点,张铁的心里一下子开阔了很多,整个人的心性也往前跨了一步,变得更加成熟起来。

    这件事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原本大家对张铁遭遇雷击的经过有的人还有一些怀疑。而经过这件事后,所有人居然都确信不疑起来,在遭遇到蓝霜这种剧毒之后,所有人都眼睁睁看着张铁在没有借助任何外力帮助的情况下,就躺在床上,凭借着他身体的本能,居然硬生生的把蓝霜之毒都给抗了过去,这说出去。简直是骇人听闻,要不是雷击让他的身体发生了神秘的改变,让他的这个后天性雷击功能学者症候群变得奇怪无比,打开了他身体宝库的神秘潜能,他凭什么能捡回这条命呢?

    这第一批涌进来看望张铁的人,和张铁聊天聊到后面,一个个居然开始对击中张铁的那道雷电感兴趣起来。那雷电击中张铁的时间,地点,雷电的大小,张铁当时的身体状况。雷电击中的张铁的身体部位,这些乱七八糟的奇怪问题,很多人都很仔细的打听着,连莱布尼茨上校都露出了兴趣。

    对此早有准备的张铁当然是回答得滴水不漏,如果有人要去求证的话,一定可以在张铁提到的那个地方的山坡上的某颗大树旁边,找到一处就是最近这段时间内被雷电击打中的证据。除非有人能有追溯时光的能力,否则没有一个人可以找到张铁谎话中的漏洞。

    ……

    “这段时间你就好好休息,医生说你身上的伤要好的话需要一个月,我就放你一个月的假,这段时间你不用回军营了,等你伤好之后再回去吧!”莱布尼茨上校直接给张铁放了一个大假,莱布尼茨上校这两天的心情很好,在圆满的解决了这件事后,格里高利家族的诚意让他半夜想着都会笑醒过来,通过这件事,莱布尼茨上校发现张铁简直就是他的幸运使者,他对张铁更加的看中了,张铁不光是在诺丁堡,就是在黑炎城,也会给他带来滚滚的好运。

    莱布尼茨上校觉得自己把张铁征召进部队的决定真是英明无比。

    在看到张铁醒过来之后,莱布尼茨上校终于放开了警卫,在三十四师团的一干军官离开后,一直等在医院里被限制着不能与张铁见面的那些人才一起涌了进来。

    所有人这两天一直轮流守在医院里,等着张铁的消息,张铁看到了莱特,道格,老哥,贝芙丽,还有伍德。所有人的脸色都有一点憔悴,看来这两天都休息得不大好,特别是老哥,整个人虽然强打着精神,但张铁一眼就看出了老哥的疲惫,这疲惫,不是来自于身体,而是来自于精神。

    在看到双眼已经熬得通红的老哥的时候,张铁问的第一句话就是,“老爸老妈知道我的事了吗?”

    张铁现在最担心的就是知道自己的事情后这两天老爸老妈还不知道要急成什么样呢。

    “开始的时候我根本不敢跟他们讲,我告诉他们你决斗后放了那个人一条生路后就回军营了,因为人多,你们学校出了一点骚乱,你一根毛都没掉,后来知道你有康复的希望,我更不敢跟他们讲了,所以他们一直到现在还不知道,只是老爸在外面似乎听到一些不确定的传言,昨晚有些疑惑的向我提起你,老妈似乎也起了疑心,被我忽悠过去了,如果你方便的话,最好什么时候回家打个照面,哪怕不进家门,就在门外跟老妈打个招呼让她看你一眼都行!”

    听到老哥居然能把自己出事的消息瞒了老爸和老妈两天,张铁悬着的心终于松了一口气,自己在学校里遇刺的事情亲眼看到的人不多,在很短的时间内,学校就乱成了一锅粥,因此也就有了各种的流言,特别是传到学校外面的时候,又因为牵扯到格里高利家族,这些流言又变出了各种花样,在老哥的有意隐瞒下,总算没有让老爸老妈担忧一场,这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吧。

    ……

    反正接下来自己有大把的休息时间,张铁也不急,先和莱特与伍德他们聊了几句,安慰了一下众人,然后就让大家回家好好休息,顺便去通知一下飞机兄弟会的其他兄弟自己没事,然后张铁的目光就落在了在进房间后就一直安静看着自己没有说话的爱丽丝。

    其他人这个时候都非常识趣的走出了病房,看着爱丽丝那有些红肿的双眼,张铁笑了笑,用现在还能自由活动的右手比划了一个鼓肌肉的动作。

    爱丽丝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爱丽丝走了过来,就像怕把张铁弄疼一样,轻轻的抱住了张铁,整整两分钟,居然都是伏在张铁的胸口上流泪,一句话都不说,张铁一下子被吓住了,连忙帮爱丽丝擦眼泪,“不好意思啊,那天是不是吓到你们了?我知道当着你们的面杀人确实不太好,那个场面的确血腥了一点……”

    看到这个男人到这个时候居然还在担心着那天的场面有没有吓到自己,爱丽丝只是摇头,眼泪却更汹涌的夺眶而出。

    “那你哭什么?”张铁心疼的吻去爱丽丝脸上的泪珠,“这两天你一定没睡好吧!”

    “他们都说当时你已经反应过来了,如果你那时选择避让的话,那两只弩箭根本不会射在你身上,因为我们在你面前,所以你在决定生死的那个时候,选择的是让我们活下去,推开我们,而你去用你自己的身体为我们做挡箭牌,去面对那射来的弩箭,是不是这样?”爱丽丝用自己的双手捧着张铁的脸,流泪的美目之中已经是一片浓得化不开的深情,“你为什么这么傻呢?”

    张铁傻笑了一下,不知道说什么,当时那只是他的本能反应,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么多,张铁只觉得,在他还站着的时候,哪里有让爱丽丝她们去面对危险的道理。特别是现在,在知道那几只弩箭上淬着蓝霜之后,张铁只觉得庆幸,还好那两只弩箭是射在了自己身上……

    “说实话,我现在只觉得高兴,还好那两只弩箭是射到了我的身上!如果让那几只弩箭落到你们身上,我现在都不知道要怎么去面对,我无法想象要是因为我让你们躺在这里,让你们再也醒不过来的话,我会怎么办,我说不定要被这件事给逼疯……”

    这个时候,其实已经不需要多说什么了,

    爱丽丝火热的双唇随后就主动的吻了上来,今天爱丽丝,简直想要把张铁整个人给吞下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