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六章 演戏与容孤院的窘境
    张铁在醒来的当天晚上就和老哥演了一出戏。

    傍晚的时候,张铁穿好衣服,驾驶着铁血营留在医院这边的一辆军车离开了医院,左手还有些活动不方便的张铁就用右手打着方向盘,驾驶着车辆,在穿上衣服后,外人根看不出他身体受过伤。

    这种以蒸汽机为发动机的汽车驾驶起来很方便,汽车只有一个空挡,一个前档,一个后挡,一个刹车,一个油门——油门这当然是大灾变之前的叫法,按现在的专业点的术语来说,那只是一个汽车锅炉的变压踏板,这个踏板在控制着车头部位的那台蒸汽发动机输出功率的大小。

    蒸汽汽车开起来简单,速度在城里最快可以达到每小时100公里以上,这种汽车的唯一的缺点,就是每天汽车发动点火的时间最少要半个小时以上,在汽车的锅炉生火以后,要慢慢等着锅炉压力升高到一定程度汽车才能开动,不过好在汽车每天只需要点火一次就行了,其他的就是定时在汽车的加料仓和注水口加煤和加水,每天再把汽车的自动出灰箱中的炉灰倒出来就行。

    铁血营是三十九师团中机械化程度最高的营。仅仅张铁所在的铁血营五连三排就有五两车可以使用,其中三辆车是半覆盖轮式装甲运兵车,另外两辆就是五座的军用敞篷越野车,作为三排排长的张铁,居然也被分到了一辆专属的越野车,因为他在住院,铁血营就把车留在了医院,方便张铁出行。

    驾驶着军车的张铁身上揣着当时从萨米拉的钱包里掏出来的那些金币,然后直接开着车去了黑炎城的一个米店。在米店买了两袋米,让人把米放到车后座上,付了钱。张铁就开着车回来到了家门口。

    在回家的这一路上,开着车的张铁感觉果然拉轰无比。张铁那小小的虚荣心再次得到了满足。

    张铁估摸着,这个时候家里正在吃饭,在按了两下汽车的汽喇叭之后,张铁人没下车,就在车上叫了起来,“老哥,快开门!”

    早与张铁商量好的老哥在张铁刚刚叫出声来后就打开家门走了出来,脸上故作惊诧的说道,“哎呀。你学会开车了,快进屋,我们正在吃饭呢!”

    “不了。我的饭吃过了,今天刚好有事出门,顺路给家里带了两袋米,省得老哥你再去买,老哥你先把米拿下车吧。我还有事,就不进屋了!”

    “好的!”,兄弟俩一边说着,一边互相的挤眉弄眼的,张阳把车上的两袋米拿了下来,那边张铁的老爸和老妈已经闻声走出门来。

    张铁脸上出现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对着老爸老妈用力的扬了扬右手,“老爸老妈,我给你们送吃的东西来了!怎么样。你们儿子我厉害吧,都学会开车了!”

    在看到张铁完好无损一脸笑容的出现在家门口的时候,张铁的老爸和老妈脸上果然出现了一个如释重负的笑容。

    “快回家吃饭!”

    “不了,老爸,改天我带你们去兜风哈。我饭吃过了,今天出门办事顺便给你们买两袋米送过来!”

    “果果。你没事吧?”老妈说着话已经准备要走过来了,“今天我还听说你决斗的时候出事了!”

    张铁的左手搭在方向盘上,右手用力的捶了捶自己的胸口,“我好着呢,能有什么事,那天学校人多,出现了一点小骚乱,你儿子我没事,只是差点被一堆女生给活吞了,有人与军管会派到那里维持秩序的士兵有些冲突,后来被逮捕了,老妈你回去吧,我今天有事,改天再回来看你们!”

    张铁说着,怕老妈过来的时候看出什么端倪,挥了挥手,脚下一踩油门,开着车就走了。

    看着儿子没事,张铁的老妈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这两天张铁的老妈都在家里,张阳说张铁没事,张铁的老妈也就信了,只是今天出门买菜的时候才听到有人说起张铁被刺的事情,张铁老妈才被吓了一跳。那天在学校里亲眼看到事情经过的人原就不多,所以后来也就流传出许多的版,有人说诺曼帝国的军官在决斗时何围观人员起了冲突,有人说那个和人决斗的诺曼帝国的军官被人刺杀,还有人说三十九师团的士兵在第七中学大开杀戒,甚至传出格里高利家族策划阴谋然后被三十九师团出兵包围家族城堡,引发黑炎城戒严的,张铁的老妈和老爸两个人这两天听了一大堆,自己都不知道哪条是真,哪条是假,只是在心里担心着张铁。

    看到张铁好生生的开着车回来,两人的心总算放回到了肚子里。

    张铁可不想让老爸老妈担心自己。

    回家表演完毕,张铁就准备重回医院,因为晚上还要换一回药。

    ……

    因为正是晚餐的时候,路上的行人已经不多,开起车来感觉也就格外的畅快,路边的景物刷刷的往后退着,张铁似乎又找到了那种在风中奔跑起来的感觉,就在这种畅快的享受中,张铁看似乎到了特蕾莎嬷嬷,特蕾莎嬷嬷穿着绿色的修女服站在路边,她的身边还有一群小孩,张铁开着车,两者瞬间交擦而过。张铁的车瞬间就跑出二十多米。

    “吱”的一声,张铁一下子踩下了刹车,汽车的轮胎在黑炎城的水泥路面上划出一条七八米长的黑色的轮胎印记,张铁倒车,退回到三十米之后。

    真的是特蕾莎嬷嬷!

    路上,十多个小孩站在路边,一个小孩捧着手上的募捐箱,其他的小孩手上拿着一盆盆的花草,还有一个小孩高举着一个写着字的纸牌,上书——我们很饿!

    特蕾莎嬷嬷就站在这群孩子的中间,带着这些小孩,在与过路的人募捐,好心的人则会得到那些小孩手中的一盆花草。

    这个时候,黑炎城的点灯人差不多已经要出来了,路上已经行人寥寥,这站在路边募捐的一群人,显得格外的凄凉。

    张铁一下子跳下车,走了过去,那些小孩看着他,虽然张铁穿着军服,但所有小孩都已经认出他来。

    这就是那个以前每周都会把美味米汤送到容孤院来的米汤哥哥……

    “米汤哥哥……”张铁瞬间就被一群小孩围住了,张铁看着这些一个个仰起脸来面带菜色的小孩子,大的只有岁,小的只有四五岁,再看看那块“我们很饿”的牌子,心里不禁一酸。在整个黑炎城的粮价都暴涨了一倍之后,连自家的米酿生意都不好做了,张铁绝对可以想象得出特蕾莎嬷嬷的容孤院此时的处境。

    在看到张铁的时候,特蕾莎嬷嬷脸上的笑容还是和以前一样,只不过两个月未见,特蕾莎嬷嬷给张铁的感觉似乎又憔悴了很多。

    “米汤哥哥,你还能再给我们送米汤吗,我们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喝到好喝的米汤了!”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拉着张铁的军服的衣角,有些怯怯的说道,听到米汤这个字眼,围着张铁的所有的小孩都在用力的咽着口水,一双双亮晶晶的眼睛看着张铁一眨不眨。

    “乖,哥哥过一会儿就给你们送好吃的东西过去!”张铁轻轻的抚摸着小女孩的头。

    特蕾莎嬷嬷走了过来,与这些小孩不同的是,特蕾莎很明白张铁穿着的这身军服的意思,两个多月不见,再见的时候想不到当初给容孤院送米汤的青涩少年已经摇身一变,成为了诺曼帝国的少尉军官,就连张铁整个人的气质都有了很大的改变。

    “特蕾莎嬷嬷!”张铁向走过来的特蕾莎嬷嬷打招呼。

    “看来神的意志已经在你身上开始显现了!”走过来的特蕾莎嬷嬷给了张铁一个温暖的拥抱。

    “这些孩子已经多少天没吃过饱饭了?”

    “这一个月,这些孩子每天的伙食费只能让他们每顿勉强吃个半饱,而且容孤院每日的三餐已经改成两餐了,没有办法了,我只能带着他们出来募捐,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这些孩子的身体要出问题,我带出来的这些孩子,还是身体好的,现在容孤院里还有一些孩子,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特蕾莎嬷嬷忧伤的说道。

    “荣孤院现在最需要什么?”

    “食物,盐,最好还有一点糖和酒精!”

    “嬷嬷,你相信我吗?”张铁认真的看着特蕾莎嬷嬷。

    “当然,孩子!”

    “那么,你现在就和这些小家伙先回容孤院,烧好水,打扫干净库房,我过一会儿就带着这些东西过来!”

    深深的看了张铁一眼,再次在张铁的额头上吻了一下,特蕾莎嬷嬷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眼里微微有些湿润,特蕾莎嬷嬷知道,容孤院里的孩子们,这下终于有救了……

    张铁摸摸周围这些小家伙的脑袋,笑了笑,”你们先跟嬷嬷回容孤院,告诉容孤院里的小伙伴们准备好,哥哥马上给你们带好吃的来,好不好!”

    “好!”小家伙们一个个两眼放光的点头。

    张铁不再多说话,和这些人挥了挥手,转身就跳上了车,加大油门开着车就走……一直看着张铁消失在路的尽头,特蕾莎嬷嬷才招呼一声,和这些已经出来站了差不多一天的小家伙们返回容孤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