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十二章 采购物资
    地道很幽暗,虽然高度低了一点,让人走在里面要低着头,不过好在地道的宽度还算够,人走在里面不算逼仄,几盏和密室里一模一样的万年萤石灯挂在地道里,为地道提供着光明。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张铁感觉自己此刻就像是在钻着地道的老鼠。

    地道的两边和顶部是石制的材料,脚下为了消除人在地道里走动的回声效应,居然还铺着一层软软的地毯,张铁一边走一边在想着唐德那个家伙以前无数次在这个地道里走过的情景——那个家伙每次用这个地道的时候应该不会都是为了探听什么消息吧,按他的话来说,这小小的黑炎城,他身后的那个组织把他这种人踢过来看着就算给面子了。应该不需要他再做其他事情了吧。

    张铁的疑问在地道里走到一半的时候就得到了解答,正在走着的张铁发现自己脚下似乎踢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有些好奇的张铁一弯腰,就把那个东西捡了起来,凑到眼前。

    那是一个衬着一层软软海绵的黑色的蕾丝花边的胸衣,尺寸比爱丽丝和贝芙丽的还要大,上面似乎还有一股浓浓的香水味道,一点灰尘也没有,看起来还很新,似乎掉在这里还没多久。

    我靠!

    张铁一把就把这个胸衣丢到了地上。他似乎有些明白唐德的变装术和这个地道最大的用途是什么了。怪不得唐德这个家伙开杂货店的时候一到晚上关门后就像从黑炎城消失掉一样。张铁此刻用膝盖想想都知道唐德那个家伙晚上会去干什么。这个家伙白天的时候总是一副死狗样,躺在椅子上起不来,原来是晚上变身当大灰狼去了!这个家伙的这个爱好也实在太特别了,不过仔细想想,就连张铁都不得不承认,这种勾当做起来似乎特别的刺激哟。听说好像就连历史上某些住在皇宫里当皇帝的家伙们都喜欢这么干,变装以后从地道里跑到外面泡妞,玩各种木乃伊与小金鱼的游戏。

    没用多长时间,张铁就走到了这条地道的尽头。站在地道的尽头一个隐蔽的观察窗口上,张铁看到了这边地下酒吧的这个包房的情景。

    包房不大,只有不到二十平米,整个包房的灯光,比地道内的还要昏暗很多,包房内摆放着一组暗红色的沙发,还有一张床。一张桌子,还有两根水管一样的不锈钢的钢管矗立在包房之中,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其他的都是一些零零碎碎的装饰,这里的格调似乎不是很高,但气氛却暧昧无比。

    看见包房里面没有人。张铁才从暗道里扳动机关走了出来,在走出来后,张铁回头看了看,暗道的入口就字包房墙壁上一根起到装饰作用的柱子后面。

    张铁又把柱子恢复到原位。

    房间的钥匙就摆在包房的桌子上,包房的房门被从里面锁了起来,张铁拿起钥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就打开了包房的房门,走了出去。

    地下酒吧的气氛一天二十四小时似乎都是昏暗无比,酒吧里那稀少的光源在酒吧里造成许多的阴影区域。酒吧里有的地方,似乎是刻意完全保持在黑暗中一样。

    张铁以前就在西斯塔的口中听说过黑炎城这种地下酒吧的“精彩”,但真正进来,今天还是第一次。

    黑炎城的地下酒吧,一天二十四小时全天候营业,从不关门。这里是黑炎城那些口袋里没有多少钱的工人,商团小职员,像唐德这种开杂货店的小老板,还有脱下军装拿到军饷的黑炎城城卫兵们和西斯塔这种淫棍最喜欢来的寻欢作乐之所。

    这里可以喝酒,可以跳舞,也可以开包房,就像这里的光线一样。这种酒吧经营的就是两个字——暧昧!这里没有外面战街的那么直接,也没有那些富豪俱乐部与会所里的虚伪,这里的一切,都在那昏暗灯光和暗影的暧昧中进行。

    这里的女人。从十五六岁假期跑来兼职赚钱的小女生,到二三十岁独守空闺的寂寞少妇,再到四五十岁的风骚大妈,应有尽有,有许多的战街女也会跑来这里拉生意。这里的女人名义上只会陪着你有偿的跳舞或者喝酒。但很多时候,在跳完舞或者喝完酒后,如果气氛融洽,你又舍得花上两三个银币的话,通常你都能把那些女人搞上床,有时候如果遇到饥渴一点的少妇,甚至根本不需要钱,只要出房费就可以,如果不想过夜的话,那就在舞池或者酒吧的黑暗角落的沙发或卡座就能解决问题——这是西斯塔那个淫棍总结出来的。

    黑炎城的地下酒吧,就是黑炎城的那些寂寞男女寻欢作乐花钱买笑兼职捞金的风水宝地。

    张铁几乎刚刚从包厢里面出来,连方向都还没搞清楚,耳边就听到了一些奇怪的声音,那声音是从旁边的包厢里面传来,那是一种类似拍巴掌的节奏声和女人的喘息呻吟声。

    一大早,有的从包房里面出来的男女正要离开酒吧,而外面,更多的男女则要进来。

    这个地下酒吧很大,单层面积起码有上万平米。酒吧分为上下两层,所有的包房都在下面一层,起码有上百个,这里从来不会打样,所以一天到晚都有人进出。在那个巨大的舞池和舞池旁边酒吧周围每个黑暗的角落里,似乎到处都有男人女人纠缠和搂抱在一起。

    几个乐手在舞池旁边奏着靡靡之音,那萨克斯吹出来的声音,在张铁听来,怎么听怎么像是野猫在叫春。

    唐德这个混蛋!

    这个地方实在太暧昧,太淫荡了,太没格调了。

    不知道唐德和这个酒吧的老板有什么妥协和猫腻,但唐德告诉张铁没问题,那个包房很安全,那么张铁也就不再考虑这个问题。

    从包房区出来,穿过舞池,有些心慌的摆脱了几个站在舞池走廊边上穿着暴露的女人的纠缠之后,穿过两道门帘,张铁随着几个男女从地下酒吧的地下入口处走了上去,入口处的光亮让张铁有一种重见天日的感觉。

    酒吧的入口就在莫奈大街与星光大道的交叉口。外面看起来像是一个地下商场,里面则是另有乾坤,几个膀大腰圆,胳膊上纹着各种纹身的家伙站在门口检着票。

    一大早就有想进酒吧的男女们在入口处买着票,20个铜子儿一张的门票,而从酒吧里出来的男女则在门口吻别分开,大家各奔东西。这一幕让张铁对成年人们的游戏规则又有了更多的了解。

    今天要办许多事情,所以张铁也没有耽搁,刚从酒吧里走了出来,看到一辆有轨公交刚刚驶了过来,张铁小跑两步,追上了公交就跳了上去……

    十分钟后。张铁在黑炎城火车站附近的一个站台上下了车,然后径直往靠近火车站的黑炎城最热闹的那个仓库与物资集散区走了过去。

    这是一片真正热闹的商业区,无论是谁统治着黑炎城,这片区域那一天来来往往拉着各种货物的卡车,似乎从来就没少过。这里的街道两旁,全是各个商社与商团的招牌和办事窗口。

    张铁只在街上随便溜达了一下,看到路边有一个“仓库出租”的招牌。然后就走了进去——这是一个负责火车站附近仓库出租的中介机构,里面只有一个人,一个四十多岁戴着眼镜看起来有些瘦弱的中年人。

    “先生,请问有什么需要效劳的吗?”看到张铁走进去,那个中年男人就热情的走了过来,张铁的样子,很像是那种商团里派出来办事的年轻人。

    “我想找一间仓库!”

    “那您可来对地方了,整个黑炎城的仓库。我敢保证,没有人比我更熟悉的!只要你有需要,我都能为你找到!”戴眼镜的中年男人热情的说着,“不知道你需要多大的仓库,准备租用多长时间?

    “我需要一间四百平米左右的标准仓库,短租,两个星期!”张铁简单利落的回答道。

    “对仓库的楼层有特别的需求吗?”

    “最好是一层的。容易搬运,交通方便!”

    “需不需要仓库出具货物的保单?”

    “不需要!”

    “那好,您请坐,稍等一下!”

    中年男人来到房间的办公桌后面。拿起一个本子就翻看了起来,仅仅三十秒后,男人就放下了那个本子,微笑着看向张铁,“我这里正好有一间符合你要求的标准仓库,只租两个星期的话仓库租金是4个金币又40个银币,你知道,短租的话仓库的租金都比较贵,算上我这里的中介费用的话,你的花费是4个金币又64个银币,如果你同意的话,我这就可以带你去看仓库!”

    “好!”

    张铁的到来让这个男人一大早就做成了一笔生意,所以那个男人有些高兴,在从抽屉里拿出一把钥匙以后,就带着张铁来到离这里的一片仓储物流区。

    所谓的标准仓库,就是以集装箱为式样标准建造的那种全密封式的仓库,这种仓库只有一道让卡车进出的大门和一道让人进出的小门,除此之外,整个仓库再也没有一丝可以见光的地方,而且仓库的建筑材料,一般都使用高强度的钢瓦,别人很难进来。

    这个男人给张铁找到的是一个高度有10米,长度有40多米,宽度差不多有10米的一个400多平米的标准仓库。

    这个男人拿着钥匙打开了仓库的大门,让张铁看了看,张铁进到了里面走了一圈,发现里面很干净,也很符合自己的要求,然后就把仓库定了下来。

    重新来到这个男人的办公室,张铁给了那个男人五个金币,那个男人找给张铁26个银币,还有一张十个银币的仓库钥匙和锁具的押金收据,在两周后,张铁退回钥匙的话,那个男人再把10个银币退还给张铁。

    从这个仓库中介的办公室出来,张铁身上又多了两把仓库钥匙。

    来到附近的一个交通站台,张铁又坐上了一辆交通车,二十分钟后,来到了黑炎城最繁华的明光大街——大名鼎鼎的金鹏银行在黑炎城的所在地……

    以前张铁来到明光大街心里多少会有一点自卑,这一次,摸着口袋里那张5000金币的金票,张铁的胆气前所未有的壮了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