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十七章 家事
    沙文在家里生活得并不如意,他的那个家,并没有给他带来多少家庭的温暖,这一点,从试炼时他家里给他准备的那一堆用来试炼的破铜烂铁就可以看出来了。沙文平时在学校的时候也很拮据,张铁只听说沙文在外打工挣钱补贴家用的,从来没听说过他家里什么时候给他几个铜子儿做零花钱的。

    原本在试炼时,兄弟会的一干家伙都在商量着回来后要找沙文的那个混蛋父亲算账,但被沙文阻止了。

    后来张铁才知道沙文家里的情况有点复杂,沙文从小的时候就没了爸爸,他妈妈带着他改嫁给了现在的这个混账父亲,然后还与后面这个男人生了两个同父异母的兄弟,他家里经济条件本来就不怎么好,再加上他的这个继父又混账,沙文的日子有多难过也就可想而知了。

    张铁也没想到,才试炼回来没几天,沙文家就出了这么大的事。

    就在昨天晚上,沙文的那个混账继父在家里因为一点小事打沙文的妈妈,平时一直在家里忍气吞声的沙文终于忍不住就与那个男人争执起来,在争执中,那个男人抄起家里的凳子就对沙文动了手,把沙文打得在家里到处乱窜,沙文情急之下抓起家里桌子上的水果刀就给了那个男人大腿上一刀。

    看着那个男人中刀倒地,头上还流着血的沙文就冲出了家,昨天晚上一夜没有回家,而那个混账男人则在叫嚷着,说要到军管会告沙文弑父。

    这个罪名一旦坐实,按照诺曼帝国的法律,弑父就是一个死罪。

    道格家与沙文家相距不远,一直到昨晚晚上道格回家路过沙文家想去找沙文的时候,道格才从沙文他妈妈的口中得知了事情的经过,现在沙文的妈妈已经在家里急得乱成一团,沙文的那个混蛋继父这次是抱着要把沙文弄死的决心。把这件事在街坊邻居中到处嚷嚷,说是要等他腿好了之后就要到军管会告沙文……

    道格昨天晚上知道这件事后就赶紧去找巴利,然后快速的通知了兄弟会的其他人,因为考虑到张铁伤势还没好,还在养伤,这才没有来打扰张铁,但在折腾了一晚之后。大家没有找到沙文,沙文的那个混账继父却已经在叫嚷着今天就要到军管会控告沙文,众人实在没有办法了,巴利和道格才来找张铁。

    “莱特他们现在在哪?”

    在进到公寓里以后,张铁一边连忙穿着衣服,一边问巴利。

    “莱特他们还在找沙文。我和道格先过来通知你,看看你有没有办法!”

    “沙文的那个继父呢,现在在哪里?”

    “那个人昨天在医院包扎了一下就回到了家里!”

    “我明白了!”张铁一边说着,一边就快速的把他的少尉军官的军服仔细的穿了起来。

    开始的时候巴利和道格还没有发觉什么,当看到张铁动作麻利,一点也不像受过伤的时候,两个人才惊异起来。

    “你的伤好了?”巴利瞪大了眼睛。

    “昨天好的。帮我保密!”看到巴利和道格的眼神似乎是有些想歪了,张铁连忙又补充了一句,“特蕾莎嬷嬷给我用秘药治好的,我的身体再变态也不可能恢复得这么快!”

    听到张铁这么说,巴利和道格互相看了一眼,才松了一口气,要是雷劈真能劈出这种效果,那么重的创伤两天就能好起来的话。两个人可能都要忍不住想去试试了。

    现在的张铁,简直成了继李石针之后,黑炎城第七国民男中的另外一个骄傲,特别是和张铁同一级的黑炎城各个学校的牲口们,几乎所有人都在说着张铁的事迹。张铁决斗那天在遭遇暗算的情况下秒杀一个六级黑蜘蛛的事,简直被传为神话一样。

    张铁用最快的速度洗漱穿戴好,正要出门的时候。刚想拿车钥匙,想想又算了,张铁的车就停在家外面的树下,那车开起来是方便。可要发动起来让锅炉预热可就太费时间了,没有半个小时那汽车根本不会动。

    “你们怎么过来的?”

    “当然是跑过来的。时间这么早,黑炎城的公交车都还没开动呢!我们在路上都跑了一个多小时了!”

    “现在还能跑得动吗?”

    道格和巴利一起拍了拍自己的胸膛!

    “那好,咱们先去沙文家,先把沙文的那个混蛋继父给解决了再说!”

    “你不会想过去把那个混蛋给干掉吧?”道格吓了一跳,巴利翻了个白眼,有这么一个大脑不灵光的家伙做兄弟,连巴利都觉得有些丢人。

    张铁又好气又好笑,“我是正规的帝**官,可不是红巾盗那种土匪和强盗,我是说我们先帮沙文把他父亲要告他这件事解决了,我这身衣服在黑炎城横行霸道还不行,但要吓唬一下人的话估计问题不大!”

    道格傻笑着抓了抓脑袋,“可惜了,其实要真能把那个混蛋给干掉,我觉得还省事一些!”

    巴利忍不住了,一巴掌拍在道格的脑袋上……

    ……三个人离开张铁住的公寓,就像晨练一样,一起在黑炎城的大街上跑起来。

    看到一个诺曼帝国的年轻军官天还没亮就和两个人在黑炎城的大街上小跑,许多人都侧目,这一路上,张铁和巴利与道格更是被巡逻的三十九师团的士兵拦住不下三次,每一次拦下后,那些巡逻的士兵看着张铁,都在问张铁需不需要帮忙。

    ……

    虽然张铁尽量的把自己的奔跑速度控制在很低的一个水准上,但巴利和道格依旧跑得汗流浃背。

    张铁他们小跑了20分钟后,才终于坐上了一辆有轨交通车,在一个小时后赶到了沙文家。

    和自己家的情况比起来,沙文家的经济条件更加的糟糕,沙文家住在黑炎城那种叫做“砖块楼”的居民楼中,整个住宅区,就像由四块砖竖着拼接起来一样,除了大楼的中间有一些光线以外,其余的地方阴暗狭窄拥挤。楼道和过道上堆满了各种杂物和垃圾,楼道和过道的墙壁上也画满了各种乱七八糟的涂鸦和文字,到处都贴满了那些年老色衰的操持着皮肉生意女人招揽生意的小广告和指引嫖客的路标。

    这里是黑炎城真正的贫民区,从事着最廉价劳动的那些人的居所。

    张铁和巴利与道格到来的时候,这片贫民区的人大多数才刚刚起床,许多人都懒洋洋的在楼层中间的公共厕所排着队,张铁的到来甚至引起了微微的一阵骚动。许多刚要出门的人看到张铁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连忙回到家,赶紧把家门关起来,有孩子在外面的都一把把自家的小孩抱回了屋子,同时又从门缝和窗户的缝隙处瞪大了眼睛看着张铁这名帝**官要来干什么。

    在过去的那一个月,一些居住在贫民区的流浪汉和无业者还有低级的帮会组织想乘黑炎城改朝换代的时候发一笔,结果那些人的尸体全部被诺曼帝国的军人在绞首架上吊着当标本展示了很长一段时间。穿着暗红色军装的诺曼帝国的士兵没少来这里抓人和杀人。所以这里的人对那一身暗红色的军装都有一种本能的恐惧。

    在和巴利与道格来到这栋“砖块楼”八楼过道边上一道编号为816的房间的时候,张铁看了巴利和道格一眼,两人都点了点头。

    房间内一直到这时还在传出一个男人愤怒的叫喊声和一个女人的啜泣声。

    张铁举手轻轻敲了敲门。

    一个一脸肥肉的十一二岁的小孩把门打开,那个小孩看到站在门外的张铁的时候,整个人都被吓得发起抖来,张铁推开门,看到这个十一二岁的小孩旁边还有一个**岁大的孩子。两个小孩的面目居然和沙文有一两分相似,但却没有沙文那么清秀,想到沙文那瘦弱的身板,再看看面前这两个一脸肥肉身上带着粗鲁气息的小孩,张铁一下子就明白了他们的身份——沙文那两个同母异父的弟弟。

    对这两个小孩,张铁谈不上讨厌,也谈不上喜欢。看到他们开了门,张铁就走了进来。然后径直往那传来男人咆哮与女人哭泣的房间里走去。

    ……

    “求求你不要去告沙文,他昨天不是故意的,你这样做他会死的,你真想看到他死吗,他也叫了你差不多十多年的爸爸啊……”房间内的女人在一边哭一边哀求。

    “你还在为他求情,你知道昨天他想干什么,那个畜生他想干什么。他想用刀杀了我,他不是我儿子,他只是你和你前面那个死鬼丈夫的孽种……”一个男人在房间里面咆哮着。

    “不,不是这样的。他只是被你打得无路可逃,慌乱之下才拿刀刺了你一下,你只是小伤……”

    “啪!”一记响亮的巴掌声把那个女人的话语打断。

    “小伤,你知道老子的腿现在又多疼吗?你还想为他求情,好啊,我知道你前面那个死鬼丈夫在临死之前还给你和那个小畜生留下了一笔存款,那张存单被你藏起来了,你把那张存单拿出来,我今天就不去告他……”

    “没有了,真的没有了,家里的钱这些年早被你拿着去找外面的女人花光了,我哪里去找什么存款……”女人大哭起来。

    “不拿出来是吧,那你就等着你儿子被人抓住后吊死吧!”男人的声音恶狠狠的威胁道。

    “我求求你,我真没有钱了……”

    “没有钱你还想救那个小杂种?嘿……嘿……你等着给他收尸还差不多,那个孽种细皮嫩肉的,被人吊死的样子一定很好看……”

    听到这里,张铁再也听不下去了,怒气勃发的张铁一脚就把面前一道门踹开,冲到屋里,抓着屋里的那个愕然男人的脖子就是十多个耳光抽了过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