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二十一章 憋住与憋不住
    看到面色通红的莎娃冲过来的时候,张铁真被吓了一跳,他连忙想坐起来,但莎娃整个人一下子就把他扑倒在沙发上,有些野性的莎娃一口就咬在张铁的胸口的胸肌上。

    张铁一下子大声惨叫起来。

    刚惨叫了一声,莎娃火热的双唇重新吻了上来,刚刚让张铁试过一次滋味的小金鱼一下子就游了进来,那的滋味,让张铁也搂住了莎娃,两个人就抱着在沙发上翻滚了起来。

    张铁觉得自己似乎真的有做淫棍的潜质,就在另外三个女生的注视下,他和莎娃在沙发上搂着亲热居然一点羞愧的感觉都没有,反而觉得刺激无比。

    两个人这么搂着在沙发上一滚,就差不多滚了五分钟,不光是张铁,就连旁边看着的三个女生到最后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起来。

    这是一个火辣而悠长的热吻,当莎娃的双唇离开张铁双唇的那一刻,大胆的莎娃直接要去把张铁的裤子拉下来,看到再胡闹下去的话真的要把持不住弄出火了,张铁连忙一把抓住了莎娃的手腕,摇了摇头。胡闹一下就行了,再这么下去,张铁觉得自己刚才的那些话就要白说了。

    喘息着的莎娃用了两下力,发现张铁手就像大山一样的不可动摇,于是咬着下唇看着张铁,“难道你和爱丽丝,潘多拉她们在一起的时候也是这样!”

    “不,当然不是这样!”张铁从沙发上坐了起来,发现莎娃这个时候完全就用一个非常暧昧的姿势跪坐在自己的小腹上。他只要一低头,莎娃胸前的丰满几乎能把他的脸给埋了。

    他拍了拍莎娃的屁股,示意莎娃下来,莎娃在倔强的摇头。“那为什么到我就不行!爱丽丝和潘多拉她们可以做的,我也一样可以!”

    “因为只要感觉快乐,除了体液和感情之外,我们什么都不交换……”

    “我也可以这样……”莎娃不服气的说道。

    “莎娃,够了,不要闹了……”那边的安琪儿也开了口。

    在咬着牙用复杂的眼神看了张铁一阵之后,莎娃不情愿的从张铁身上下来。

    除了体液之外,我们什么都不交换——房间里的四个女生都在咀嚼着张铁的这句话。

    莎娃的目光看得张铁有些心惊肉跳,张铁也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看了看自己的胸口,那里有一个莎娃的牙印,张铁重新把衣服穿好,再看看房间内的四个漂亮女生,“你们不回家吗?”

    “这么晚了。外面车也没有,你难道忍心把我们四个女生在这种时候赶出去吗?”菲奥娜撅着嘴看着张铁,可伶兮兮的,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这个小妇人张铁就觉得她在向自己撒娇。

    公寓里的气氛现在感觉有些危险,几个女生和自己说话的时候越来越随意,看自己的眼神越来越让自己心跳加速。张铁觉得今天到此为止就差不多了。

    “那好,我这里还有两间卧室,你们今天晚上就挤一挤,两个人一间。明天再回去吧!”

    “怎么,不是和你一间吗?”苏珊这个小妖精也开了口,调戏的看着张铁。

    看看面前这四个把自己打扮得像一截随时可以剥光的竹笋一样的女生,张铁咽了一口口水。“当然不,我自己睡一间卧室!现在时间不早了。我也有点累了,大家就早点休息吧!”

    说完这话,张铁拎着四个女生到两个卧室里转了一圈,为几个女生抱了两床被子,交代了一声,然后就像逃难一样的跑回到自己的卧室,关起门,倒在床上蒙着头就睡。

    看着张铁落荒而逃的样子,卧室里的几个女生互相看了看,眼里都有一丝笑意。

    “你们说,是一个愿意和你在交换体液的时候顺便交换感情的男人可靠,还是一个和你在交换体液的时候还想交换其他东西的男人更可靠呢?”安琪儿看着其他三个女生问道。

    “你想说什么,安琪儿?”苏珊扑在软软的床上,杵着秀气的下巴问道。

    “我想说的是或许我们今天来的时候从一开始就错了,这个男人和我们玫瑰社的那些学姐遇到的男人是不同的,所以那些学姐的经验不适应用在这个男人身上,我终于有点明白为什么潘多拉和爱丽丝她们三个会喜欢这样的男人了!”安琪儿叹了一口气,想到她和张铁认识的经过,安琪儿不由不叹气,那时的自己太过高傲与肤浅,所以眼睁睁的把这个如今在黑炎城同龄人中最出色的男人错过了,如果自己那天能像今天一样可爱的话,自己今天绝对会成为黑炎城所有女生最羡慕的那个人。在叹气的时候,想到那天和张铁一起抢松果的情景,安琪儿又不由会心一笑。

    ……

    半夜的时候,外面的天空传来了雷声,一场突如其来的瓢泼夜雨开始笼罩了整个黑炎城。

    张铁在房间里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潘多拉,爱丽丝,贝芙丽,黛娜老师几个人妩媚的面孔在张铁的脑子里转来转去,想到那天与潘多拉三个人在这个房间里的一切,十五岁少年浑身的血脉似乎都亢奋了起来,燥热无比。

    更糟糕的是,张铁睡的这张床上似乎已经沾染上了爱丽丝她们身上的味道,躺在床上的时候,被褥上那淡淡的幽香一直在往张铁的鼻子里钻,那女人的体香更把张铁刺激得浑身像要烧起来一样。

    而似乎是在抗议着张铁今天放过了几个到口的美肉,就算是已经躺在床上,他的木乃伊依旧像个百折不挠的硬汉一样的愤怒的硬挺着,似乎在无声的质问着张铁——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把我从那温柔的小鱼缸中抽了出来,你难道不知道我那时候有多快活吗?你这个自私的家伙,我这十五年来一个人的日子是怎么过来的你难道不知道吗?别人还可以打飞机,老子憋得蝌蚪都要变成青蛙了。上次爱丽丝是这样,这次也是这样,你难道和我有仇吗?她们就在隔壁,还等什么呢!

    “闭嘴!”张铁在心里烦躁的骂了一声。

    外面的大雨让张铁更加的心烦意乱起来,在床上翻来翻去半天都还没有睡着的张铁干脆一轱辘爬了起来,冲到了卫生间,哗啦哗啦的给自己冲了一个冷水澡。

    那冰冷的水滴在滚烫的张铁的身上变成一阵阵的水雾,再次冲了一个冷水澡的张铁感觉好受了一些,自己站在洗手间的镜子面前照了照。镜子中的那个张铁完全就是一个刚刚被水煮过的虾子,浑身的皮肤都被翻滚的气血刺激得有些发红,滚烫滚烫的!

    最后张铁干脆在房间里练起了卧虎功,不过卧虎功似乎对平复一个人的心境没有多少帮助,勉强练了十多分钟。张铁大叫一声,一下子跳到床上,用两个枕头蒙住自己的脑袋开始睡起来……

    过了一会儿,根没有睡着的张铁听到门外有轻轻的脚步声传来,然后有人推了推张铁卧室的房门,发现卧室的房门被锁住了,然后就敲了敲。隔了几秒钟,再敲了敲。

    不知道为什么,张铁虽然没有看见,但就是知道现在在门外的就是莎娃。想到莎娃那的双唇,张铁从床上跳了起来,又跑到洗手间,开始冲起冷水来……

    门外的人安静的站了半响。然后离去。

    这一夜,从半夜开始。一直到天亮,张铁卧室的房门被敲了三次,在每一次有人敲门的时候,张铁似乎都知道站在外面的那个人是谁,莎娃之后,是菲奥娜,然后是苏珊。

    张铁一次次的冲进洗手间,在冷水的帮助下,一次次让自己冷静下来,张铁虽然躺在床上,但整夜都没睡着,脑袋里乱哄哄的,硬生生的憋了整整一夜,只是在差不多天要亮的时候,才迷迷糊糊的睡了一下。

    ……

    第二天早上,外面的雨还在下,而且有越下越大的趋势,张铁醒来,上了一次卫生间,在镜子里照了照自己的样子,双眼通红,冒着绿光,呼吸的时候鼻翼在自动的张颌着,往外呼着热气,混像一只被喂了一斤春药后被丢到笼子里憋了几年的野狼。

    张铁洗漱完,打开卧室房门来到客厅的时候,四个女生都已经起床,一个个早已穿好衣服坐在客厅里,看到张铁出来的时候,几个女生一下子都齐刷刷的转过头来看着他,张铁那双眼通红的狼狈样子,一下子让安琪儿笑了起来,其他的三个女生则用幽怨的眼神白了他一眼,张铁似乎听到了那几个女生在心里骂了他一句——活该。

    安琪儿的眼睛在张铁和另外几个女生身上转了一圈,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以前张铁听唐德说过一句话——当兵三年,母猪赛貂蝉,那个时候他还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可仅仅过了一晚之后,他就明白了。

    今天早上的四个女生,在张铁的眼里,魅力又比昨天晚上大了十倍,一个个漂亮得难以形容,她们的雪白的皮肤,漂亮的眼睛,双唇,胸部,细腰,还有那挺翘的臀部,在此刻,简直是充满了一种要命的吸引力。

    “你们……还不走吗?”在说这话的时候,张铁感觉自己的嗓子微微有点沙哑,就像要冒火一样,嘴巴虽然这么说着,一双冒着绿光的眼睛在忍不住在几个女生身上的胸部游走着。

    “外面的雨这么大,你让我们到哪里去?”安琪儿不满的看了张铁一眼。

    “这下雨真像外面的天地在交换着体液哦,那打雷的啪啪声也很像两个人在撞击的声音哦……”菲奥娜这个小妖精瞪大了清纯无辜的眼睛在看着张铁,“你想让我们被这么多的体液淋湿吗?”

    “菲奥娜这么一说,我也感觉真的好像埃……”安琪儿风情万种的看了张铁一眼,“不知道某人的体液有没有这么多,能不能坚持喷洒一天呢!”

    “雨水可以喝,听说体液也可以喝,还真像!”苏珊舔了舔自己性感的嘴唇。

    被几个女人调戏的张铁差点当场就扑上去,看着张铁的呼吸逐渐粗重起来。双眼的绿光越来越盛,几个女生笑得花枝乱颤,那裙装中抖动的肉球让张铁几乎挪不开眼睛。

    客厅的气氛再次暧昧起来。

    菲奥娜几个人在动作和言语之中都有意无意的在挑逗着张铁,有些憋不住的张铁原想再回卧室,可这样一来,就在几个女人面前认输了,所以张铁只能在客厅之中不服输的硬撑。

    几个女人的话题越来越大胆,居然开始当着张铁的面讨论起一些女生之间的隐秘话题,才在客厅中呆了一小会儿。张铁就感觉度日如年。

    就在张铁感觉自己可能需要再去冲个冷水澡的时候,张铁房间的绳铃响了,张铁几乎像狼一样的从客厅的沙发上挑起,用前所未见的麻利速度去开门。

    当张铁打开公寓的大门,看到贝芙丽和潘多拉两个人俏生生的打着雨伞站在门外的时候。张铁差点泪流满面,救火的天使终于来了……

    贝芙丽和潘多拉收着雨伞,跺着自己靴子上的水滴,才看到张铁,还没来得及说话,在一声,惊叫中,就被张铁急不可耐的一只手抱着一个。快速的冲回了房间。

    潘多拉和贝芙丽都感觉到了张铁今天的急切和他身体上传来的那股灼热,感觉有些奇怪,当张铁抱着她们两个来到客厅的时候,她们都看到了安琪儿几个女生。

    “她们怎么在这里?”贝芙丽奇怪的问道。

    “到房间里我再跟你说!”张铁急匆匆的从客厅里跑过。

    ……

    把贝芙丽和潘多拉和潘多拉抱回卧室的张铁把两人丢到床上。两把就把自己身上的衣服和裤子给扯了下来,然后就在两个女生的惊呼中,一下子扑了上去。

    ……

    安琪儿叹息了一声,从沙发上站起来。帮张铁把他忘记关好的公寓房门关好。

    当安琪儿重新回到客厅的时候,张铁的房间之中。已经有一些奇怪的声音传出来。

    接下来的这一个小时,就往完全像是报应一样,变成了对坐在客厅里的这四个女生的煎熬,张铁房间里的各种声音,那剧烈的啪啪声,潘多拉与贝芙丽两个人此起彼伏的呻吟与喘息,还有那细微的像嘴巴被什么东西塞住的呜呜声,都让几个女生的脸变得越来越红。

    外面的雨似乎没有变小的趋势,但张铁卧室里的风雨却正越来越大。

    就在几个女生已经没法再保持着优雅的坐在沙发上的时候,张铁的房门被从里面推开了,坐在客厅里的四个女人一起转过头,就都看到有着傲人身材的贝芙丽面色赤红头发散乱的从房间里露出了自己的一截身体。

    贝芙丽的头和上半身从房间里露了出来,这个时候的贝芙丽,身上的胸衣都还穿着,可见那个男人有多么猴急。

    贝芙丽一边喘息着一边对坐在客厅里的几个女生说道,“你们……谁要来交换……体液,再顺便和这个男人交换一下感情……我们坚持……坚持不住了……”

    刚刚说完这句话,刚刚还在站着的贝芙丽尖叫一声,一下子就弯下了腰,用两只手扶住了推开的房门。

    房间里发生着什么,几个女生都没看见,只不过在几个女生的注视中,贝芙丽探出门外用双手扶着门框的那半个身子的每一寸皮肤,就像被大海波浪拍打撞击着的浮萍一样,开始一的颤抖起来。

    房间内轰隆隆的雷声很密,几乎不会停歇。

    仅仅几分钟,有些失神的贝芙丽已经无法再保持着那个站立的姿势,变得跪了下来,脸已经贴在了地上,整个人已经无力的趴在房间内那厚软的地毯上,在所有人都看不见的墙背后,那凶猛的撞击依旧在贝芙丽的身上推起一道道的波浪……

    又是几分钟后,房间门口接近昏迷的贝芙丽被一双怪手抱了起来,翻了个身,房间内就像有个吃人的怪兽一样,慢慢的把贝芙丽拖了进去,然后美丽的贝芙丽就从房门口消失了。

    客厅里的四个女生都坐不住了。

    莎娃站了起来,向张铁的卧室走去,莎娃刚走到贝芙丽那里,房间内的那双怪手伸出来,一把抱住了她,莎娃消失在房门口,房间内莎娃的惊叫却响了起来……

    在雷声中,响起了莎娃的尖叫和哭泣……

    二十分钟后,菲奥娜走进了房间……

    再过了二十多分钟,苏珊也进去了……

    一个小时候,安琪儿叹息了一声,也脱下自己身上的衣服走了进去……

    当安琪儿咬着嘴唇来到张铁卧室的时候,她看到的一幕差点让她脚一软,差点就坐下来……

    房间内一片糜烂,最早来到房间内的贝芙丽和潘多拉这个时候一个躺在地上,一个躺在床上,身上一片狼藉,只有喘息的力气,苏珊的脚在床上,一半身子垫着半床被子拖在床下,眼神迷离,樱唇半开,一些奇怪的体液从苏姗的嘴唇处流了出来,沾到她已经被汗浸湿的头发上,菲奥娜这个小浪蹄子这个时候正如同小狗一样的在床上趴着,头发乱甩,已经开始胡言乱语,那个男人脸上有一丝坏笑,似乎很享受征服菲奥娜的感觉,正在抱着她的细腰在冲刺着,莎娃这个时候正在用一个非常令人难以启齿的姿势趴在张铁的身下,正在用一种非常让人难以启齿的技巧刺激着那个正在菲奥娜身上冲刺的男人……

    安琪儿走了过去,慢慢脱下了自己的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