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二十二章 辛勤的园丁
    整整一天,张铁感觉自己都像是一个辛勤的园丁,一只手拿着锄头,一只手拿着浇花的水壶,在勤劳的照看着一片美丽的花园,当他发现花园里哪块地硬了的时候,就拿着锄头过去,把土松开,然后再用水壶浇上一点水。¤文学吧:xba.¤

    花园里有六株美丽的鲜花,他就是这些鲜花的主人。

    每个园丁似乎一开始的时候都很笨拙,张铁也一样,潘多拉是他的第一个老师,然后是贝芙丽,两个女生教会了他怎么开垦花园里那些坚硬的土地,浇灌那些娇艳的花朵。

    张铁学得很,后来师自通,把西斯塔那个淫棍告诉他的一些方法都用上了。

    看着浇花的水壶把每一株鲜花上的每一个花蕾都灌溉得他妈的,让那些花蕾像经过早晨的露珠洗礼过一样的美丽,张铁乐比。

    张铁确信,这就是世间最乐的事情。

    张铁喜欢看着体液在灌进几个女生的身体以后又从她们的身体里流出来的样子,这让张铁有一种征服的感。

    西斯塔说,那个浇花的水壶的容量是有限的,一般的人一天浇个三五次就没水了,可张铁觉得自己的水壶里就像有一个永不干枯的生命之泉一样,永远源源不绝没有尽头。

    或许,这是吃下九颗野狼七力果的缘故,自己身上的九狼之力似乎包括了野狼各方面的能力,听说一只野狼发起情的时候可以在一个月中不知疲倦连续不断的做上很多次,就像今天一样,变身为浇花水壶的木乃伊先生今天到底浇灌过多少次花朵连张铁都记不清了,好像有二十多次吧,比如说莎娃这株鲜花。这个女人的小金鱼给了张铁很大的惊喜,总喜欢往张铁都想不到的地方钻,那实在非常的刺激,于是张铁就多浇灌了她两次。还有菲奥娜,他喜欢看这个小妇人癫狂的样子,还有安琪儿,这个感觉总有些高高在上的女人在痛苦时的那种柔弱与哀求的神色分外的动人。

    看着房间内的那些鲜花一朵朵沾满了自己灌溉露水的模样,张铁志得意满,心里升起一种从未有过的满足和成就感。

    张铁很乐。非常乐!只是是男人,这种时候就没有不乐的。

    他把所有的鲜花们都一个个的抱着放到了床上,横着排成一排,为她们盖好了被子,自己则找了张椅子坐在床边。手杵着下巴看着,他喜欢看她们此刻沾满了花露睡着时的样子,这些人,各有各的美丽,她们都是他的天使。

    不知道浇灌黛娜老师,浇灌绮莉老师,浇灌医院里的那个护士阿姨的感觉会是什么样。张铁忍不住想到,刚刚已经大杀四方的木乃伊在这个念头的刺激下再次高昂了起来,或许,那会是另外一种美丽。

    昨夜的憋闷。到了这个时候,早已经雨打风吹去。如果潘多拉和贝芙丽都不在乎自己有很多的女人,如果安琪儿她们都不在乎那个什么狗屁的守护骑士的虚名,只想和自己狂欢。那自己又何必在意呢,会有男人嫌弃自己占有的女人多吗?

    在张铁痴迷而安静的看了这些女人睡了半个小时之后。个子最高,身体也是最健康丰满的莎娃第一个醒来,醒来后的莎娃头垂在床边,眼神迷离的看着坐在床边椅子上的张铁。

    张铁走过去,弯下腰,轻轻的亲了一下莎娃有些湿亮的额头。

    “好好休息,醒来后我弄好吃的东西给你们吃!”

    因为太累,莎娃又闭起眼睛睡了过去。

    看到已经有人要醒来了,张铁于是不再耽搁,在留恋的看了一眼此刻床上的美景之后,立刻麻利的穿起衣服,离开了卧室。

    外面依然下着瓢泼大雨。

    穿好衣服的张铁打着伞飞的离开了公寓,消失在雨中,办个小时的功夫张铁又跑回来了,手上提着几大袋食材和一堆东西,然后在公寓的厨房里忙碌了起来。

    唐德说,女人第一次后需要补益身体的气血,所以张铁靠着记忆中的一点印象,买回了一堆东西,开始为他卧室里的女人们准备起晚餐。

    已经不是第一次做饭的张铁很用心的在厨房里忙碌着,不一会儿的功夫,整个房间里,就飘起了鸡汤的香味。

    ……

    女人们一个个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张铁在餐厅里点上了蜡烛,靠着他大脑里那并不浪漫的一点细胞,尽量把餐厅里的气氛弄得浪漫一点。

    醒过来的女人们开始洗澡,穿衣服,然后一个个步伐迟缓脚步怪异的,皱着眉头出现在餐厅之中,看着张铁在厨房和餐厅里跑来跑去的忙碌身影,女人们一个个都很认真的看着他,此刻的张铁,就像一个在家做家务的普通少年,谁又知道这个男人根本就是一头人形的魔兽。

    餐厅里的饭桌上,张铁做出来的饭菜的香味刺激得已经一天没有进食的女人们食指大动,华族美食冠绝天下,哪怕张铁只是在家里学了自己老妈的一点皮毛,此刻用心的做出来,还是把几个女人镇住了。

    菲奥娜偷偷的用勺子舀了一小勺张铁用人参,红豆,还有两味药材炖出来的鸡汤,吹了吹以后悄悄品尝了一口,那鸡汤的滋味一下子就让她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真的很好喝唉,比这个家伙白天的时候让我们喝下去的那些东西好喝多了!”,有些胸大脑的菲奥娜口遮拦的说着。

    “菲奥娜,闭上你的嘴,吃饭的时候能不能不要再提白天的事情!”安琪儿有些羞赧的瞪了菲奥娜一眼,其他女生也一个个瞪着她,连潘多拉和贝芙丽都有些不好意思。

    “你们又不是没喝过,瞪着我干什么!”菲奥娜小声的来了一句,旁边的苏珊悄悄用脚在桌子下面踢了她一下。

    “苏珊,踢我干什么,就你喝得最多。你自己的就喝了两次,还有一次是莎娃的,也被你抢着喝到了嘴里,什么都被你这个小**舔得干干净净……”

    “菲奥娜……”苏珊尖叫了起来。

    菲奥娜吐了吐舌头,不再说话。

    张铁这时端着一小锅热气腾腾的东西从厨房里走了出来,那东西的奇怪香味,立刻就吸引了女生们的注意力。

    “这锅里面的东西是什么?”潘多拉一开口,就转移了桌子上尴尬的氛围。

    “阿胶炖红枣,这是华族里对女人很好的东西……”张铁一边说着。一边拿起桌子上的小碗,给六个女生一人来了一碗,“这东西喝下去你们就知道它的好处了,这是第二锅,第一锅让我弄胡了……”

    “阿胶。那是药材吗?”莎娃问道。

    “嗯,在你们睡觉的时候我跑出去买的!”

    几个女生听了心里暖融融的,看着张铁的目光都变得温柔起来。

    盛完阿胶炖红枣的张铁期待的看着几个女生,“你们试一试,看看好喝不好喝!”

    几个女生在把自己面前碗里的阿胶炖红枣吹得凉一些以后一个个都喝了下去,那汤水的口感在甜中微微有点怪,不过刚刚才喝下肚子一小会儿。一股暖意就从身体之中升起,非常的舒服,连身体上的一些不适都减轻了很多。

    这一顿饭吃下来,女人们对张铁又有了多的了解……

    饭后。张铁在厨房里忙着收拾碗筷和洗碗,女人们又重回到了客厅。

    ……

    当张铁不在的时候,潘多拉与安琪儿有过一段对话。

    “把你们玫瑰社的女人都带来吧!”潘多拉对安琪儿说道。“我感觉他很喜欢这样!”

    “他过几天就要走了,你和贝芙丽不知道吗?”安琪儿问潘多拉。

    “知道啊。昨天从卡鲁尔来了很多伤员,只一天的时间。就挤满了黑炎城的所有医院,现在整个黑炎城都知道诺曼帝国和太阳神朝在卡鲁尔要打仗了,张铁所在的铁血营有可能会第一批开赴卡鲁尔!”

    “既然知道,那你觉得玫瑰社的其他女生还会来吗?”

    “为什么不来呢?”潘多拉看着安琪儿,“如果他能活着回来,未来的他肯定前途量,这是你们玫瑰社女生最喜欢,最能给你们安全感和让你们仰望的男人,与这样的男人拼命发生交集,拼命在这样的男人的生命中占有一席之地,拼命在这样的男人的生活中留下你们的痕迹,哪怕只是短短的一段时间,这不正是你们玫瑰社女生的生存哲学吗?如果他不能回来,作为你的第一个男人,你难道不想让他在黑炎城的这最后一段时光过得乐一点吗?把他当成一个孩子,把你所有能给他的乐都给他,就像今天一样。你觉得在上了你之后还想着给你熬阿胶红枣汤喝的这样的男人你这一辈子还能遇到几个?”

    安琪儿还在沉默……

    “我和贝芙丽今晚都不走了,在这里陪他,我们在这里等着你的消息,你们是昨天来的,我知道你们玫瑰社的女生有很多今天已经准备好了,男生们拼命在试炼前把自己变成男人,女生们在试炼后拼命把自己变成女人,论他以后回不回来,选择让这么耀眼的一个男人把你们变成女人总比选择其他男人把你们变成女人要有意思得多,而且这一次的投资也不会完全打水漂,在将来说不定会给你们带来巨大的回报。你应该知道,一个真正懂得怜惜女人,一个在昨晚宁愿自己冲了数次的冷水澡都不愿把卧室的房门打开的男人比一个守护骑士的名头要可靠,他要的乐,只是简简单单干干净净的乐,他对女人,也是简简单单干干净净的喜欢,然后就简简单单干干净净的的想对她好,如果他做不到,他自己就会走开,就像对爱丽丝,就像昨晚你们想要献身的时候,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只需要做回简简单单干干净净的那个自己就好了,和他在一起,难道你不乐吗?告诉她们张铁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让她们自己决定来不来吧……”

    安琪儿被彻底说服。

    ……

    饭后。安琪儿,菲奥娜,苏珊还有莎娃都离开了,在把几人送走之后,张铁重回到公寓,就躺在客厅的沙发上,搂着潘多拉与贝芙丽看着一本从唐德书柜里抽出来的《东方大陆游记》在看着……

    房间里的蒸汽暖片已经打开,整个客厅温暖如春。

    自从知道张铁马上就有可能要上战场的时候,两个人在张铁面前简直比猫还乖巧可爱。

    书是用华文写的。张铁知道潘多拉与贝芙丽不懂华文,所以就一边看的时候一边读出来给她们两个听。

    书本上的东方大陆,那是张铁从来没有想象过的一个世界,在那里,以蒸汽为代表的人类的科技文明已经发展到巅峰。从地下世界挖掘整理出来的史前文明的成果如星辰般璀璨,那延绵数万年的东方大陆宗派神秘而又强大,那些靠着各种秘传调教出来的强者像河里的沙子一样多,在许多城市,天上的飞船和飞艇遮天蔽日,在有的地方,一个国家的所有领土就是一颗高耸入云的苍天大树。东方大陆的华族从来不把自己称为华族,华族那是外人的称呼,在东方大陆,所有的华族只有一个称呼——神族!华族人相信。他们是远古诸神的血裔,是宇宙大道的化身,他们所有人身体内流淌的,不是凡血。而是神灵的血脉,战胜魔族。将人类带回到诸神的荣光之下,是他们从星空之上降临到这个星球与这片大陆唯一的目的……

    一本游记把张铁看得悠然神往,一个把自己称为神族的种族,那是要骄傲到什么地步才会产生如此的狂信与自豪呢?

    张铁在读着游记,潘多拉与贝芙丽趴在张铁的胸口上静静听着,两个人似乎对游记上的东西不感兴趣,于是在聊之下,张铁衬衣上的几颗纽扣被解开,潘多拉和贝芙丽两个人的舌头,又变成两条调皮的小金鱼,开始在张铁胸口的那两个凸点上舔弄吸吮起来。

    张铁的火气再次被两个人撩弄了出来,他丢下书,一翻身就把贝芙丽和潘多拉一起压到了身下,他恶狠狠的看着这两只小猫,“你们还能行吗?”

    “我们不行了,要休息一下,不过行的人很就来了!”潘多拉媚眼如丝的说道,一边说一边用小金鱼在张铁的胸腹之间游走着。

    “什么人要来?”张铁奇怪了,安琪儿她们不是刚走吗。

    “是玫瑰社的那些女人!”。

    “她们来干什么?”张铁有些发傻的问了一句。

    “来让你把她们变成女人啊”贝芙丽娇声说道。“难道你不喜欢浇灌那些美丽的鲜花吗?”

    “我不是已经告诉安琪儿她们我要走了吗,不能成为她们的守护骑士!”

    “如果她们都不在乎呢,只想让你成为她们的第一个男人?玫瑰社的女生在试炼中选择男人,然后在试炼后让那个男人把自己变成女人,越是优秀的男人就有越多女人喜欢,听说当初你们学校的那个李石针,就摘取了当年所有玫瑰社女生的花冠哦!难道你不喜欢吗?”

    已经知道一些玫瑰社女生行事风格的张铁哈哈大笑着,“白痴才会不喜欢!”

    就在这时,房间的绳铃响了……

    “能行的人来了!”潘多拉从沙发上起身,对着张铁笑了笑,悄悄在张铁耳边说了一句什么,张铁一下子就瞪大了眼睛,潘多拉跑去开门,半分钟后,潘多拉带着八个披着披肩的玫瑰社女生走了进来。

    “好了,现在到你们了,我和潘多拉今天累坏了,要去休息一下……”贝芙丽对几个女生眨眨眼睛说着,然后就和潘多拉去了另外一间卧室,把客厅留给了张铁和这来的八个女生。

    八个少女互相看了看,一起就让身上的披肩滑落了下来……同样青春的身体,同样漂亮的裙装,同样美丽的面孔……

    张铁微微感觉有点炫目……

    “我叫赫莲娜,今天就想简简单单干干净净的乐一次……”一个有着棕红色头发,烫着漂亮大波浪的美丽少女走过来,对着张铁笑了笑,然后就低下了头,吐气如兰,和张铁热吻了起来。

    越来越多的少女走了过来……

    整个公寓再次变得香艳比……

    ……

    ps:黑炎城的一切,只是张铁生命中的一段经历,每个人在生命的不同阶段都会有不同经历和想法,别的少年第一次吃禁果的时候一个人只能吃一个,张铁却有机会多吃几个,如此而已,张铁不是种马,也不是非种马,他只是他自己,他只是一个有些特别的普通的小人物,他只觉得那样很乐,又没有伤害到谁,干嘛不呢!一切就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