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二十三章 胡天胡地少年时
    张铁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艳福会来得如此的迅猛,从这天开始,在后面的七天中,张铁几乎就没出过公寓的大门,每天,都有着新鲜娇艳的面孔出现在自己的房间之中,少则七八个,多则十多个,一批批的来,一批批的走,张铁感觉自己是一个花匠,又像是一头狼王,在那群狼啸月的山谷中,站在高台上,独领风骚,一个人就把一个山谷的母狼都给霸占了。.

    安琪儿,苏珊,菲奥娜,莎娃,赫莲娜,多莉丝,爱娜,艾瑟儿,艾琳,嘉宝,珍妮弗,伊莎贝尔,茱莉亚,露西,梅丽,芭芭拉,卡洛琳,温蒂,丽丽……

    整个玫瑰社的女生来了八十二名,在这几天中,在张铁辛勤的浇灌下,都一个个从女孩变成了女人,有几天,张铁一天到晚在公寓里都没有穿衣服,除了上厕所的时候,他的每一秒钟,都在征服,征服,不断的征服着……

    张铁房间内的被褥和床单,平均一天就要换一套新的。

    张铁每天都如同在极乐的云巅,那小小的公寓,简直就是他的王宫,由黑炎城那些女校中的部分漂亮女生组成的玫瑰社,在这一周的时间中,真正让张铁体验一把国王的味道。

    在开始这次国王之旅的第三天,休息了两天的安琪儿她们成为了他王宫内的第一批回头客,然后回头客越来越多,开始和那些新鲜的面孔一批批的到来。玫瑰社女生们让男人快乐的花样让张铁大开眼界,享尽艳福,就算是第一天让张铁大为惊喜的莎娃和苏珊的独门绝技,也很快就被一大群女生们学会了。第四天在浴室的时候,张铁创造了一个记录——那个时候,同时游走在张铁全身各处的小金鱼同时超过了十二条。

    开始的时候,张铁感觉自己是花匠。后来,张铁则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游客,一个在广场在喂那些鸽子的游客。鸽子们喜欢像自己这样手里的食物总撒不完的游客,也喜欢游客洒了喂她们下肚的食物。

    女生们是鲜花,也是鸽子!

    刚来的女生都是鲜花,再来的女生就成了鸽子。

    鲜花很害羞,需要自己去浇灌,鸽子很大胆,一点也不怕生,总是咕咕叫着。然后拍着翅膀在自己身边飞起飞落,张着嘴追逐着自己,要让自己喂给她们食物。

    这是无比荒唐。无比香艳,胡天胡地,除了快乐什么都不管,让张铁终身难忘的一周。

    很多女生被张铁彻底征服,开始对张铁陷入到疯狂的崇拜中。这是一种朴素的。与繁衍和生殖有关的很原始的崇拜,那些最强大的男人,都会收获这种崇拜。

    不知道为什么,张铁真没感觉到累,通常,最少只需要几分钟。他的木乃伊就能再次大展神威,去到处浇灌鲜花,或者把追逐的鸽子喂饱。直到那些鸽子们一个个被撑饱了躺在地上,再也跳不起来。

    在玫瑰社的女生之中,张铁此刻已经有了一个全新的名号,或者说是昵称——魔兽大人。

    不再是骑士,而是大人。魔兽大人。如果不算黑铁之堡里那个自封的大人的话,这是张铁这一辈子第一次被人称为大人——魔兽大人——虽然只是在床上才有人这么叫。但张铁还是异常的满足。

    第一个如此称呼张铁的是一个叫希尔蒂娜的女生,那个女生估计是张铁的第一个崇拜者,别人从鲜花成为鸽子最少要两天,希尔蒂娜却在第一天在彻底昏迷了几次之后就成为了最爱追逐着张铁的那只鸽子,只要是张铁洒出来的东西,她都能用无比恭敬的姿态把它吃到肚子里去,哪怕是喂别人的时候不下心洒在了地上或者身上,希尔蒂娜也心疼而痴迷的把它舔干净,因为希尔蒂娜的存在,张铁这间小小王宫的荒淫程度,整整提升了好几级,通常情况下,一个女生能做到的事情,很快就会成为标杆,其他女生也会有样学样的做到,甚至能推陈出新的弄出一些新花样。

    这个希尔蒂娜黏糊着张铁的程度,似乎还要超过潘多拉。

    永远不要低估女人们的胆量和创造力——这是张铁这几天收获的一个感悟。

    不过再快乐的时光也会有结束的时候。

    ……这一天,已经一周多都没看到自己儿子的张铁的老妈在无聊之下,来到了张铁在莫奈大街的这栋公寓。

    最近这两天,张铁的老妈又听说了一些关于张铁的事情,那些传言都在说他的儿子在学校遇刺,中了毒,差点死去,所有人都这么说,张铁的老妈不禁有些怀疑起来,想起那天看到张铁的情景,张铁似乎坐在车上没有下来,张铁的声音和脸色,似乎也有些不对。这让张铁老妈的心又重新开始揪了起来。

    因为卡鲁尔的战事,黑炎城这两天的气氛也有点紧张起来,思念儿子的母亲于是先到了铁血营的营部打听了一下情况,在得知张铁这两天是在养伤的时候,张铁的老妈火急火燎的就杀到了医院,医院说张铁出院了,于是张铁老妈又杀到了莫奈大街。

    在张铁老妈看来,既然张铁不在军营,不在医院,又不在家里,那么儿子肯定是躲到这个地方来了。

    张铁当初给家里留了一串这边公寓的钥匙,所以张铁的老妈一点都不费事就打开了公寓楼的大门,来到张铁的公寓住所前。

    在打开房门之前,张铁的老妈还在纠结着,不知道张铁的伤势怎么样了,要是儿子真的在公寓里养伤,那自己要怎么办,这么大的事,他瞒着父母,应不应该对他发火。

    在纠结了半天之后,张铁的老妈才用钥匙打开了张铁住所的房门,在打开门之前,张铁老妈脑子里闪过两个画面,一个画面,是张铁没在公寓,躲到了其他地方。如果这样的话,张铁老妈决定,等下次再见到这个臭小子,一定得好好收拾他一顿;另一个画面,是张铁正可怜兮兮的躺在公寓里,如果是这样,那就先安慰他一下,把他接回家,调养好身体再收拾他。

    哪怕张铁老妈脑子里再能想象出一万个画面,她也想不到见到儿子的画面会是这样……

    黑炎城的市民广场上有一个喷泉。喷泉上有一个雕塑,那个雕塑是一个光着屁股的**岁的小男孩正在扶着小**尿尿,然后喷泉的泉水就从那个小男孩的**里飞出。变出一股水流,落在下面的池子里,而池子里也有几个雕塑,那是一群正张着嘴对着高处从小男孩**上飞落水线的金鱼。

    这个喷泉雕像惟妙惟肖,很美。很诗情画意,也很有童话色彩,是黑炎城的地标建筑之一,许多人都喜欢到那个喷泉那里去照相。

    张铁老妈打开房门看到张铁的时候,张铁的老妈看到的就是黑炎城广场上那个喷泉雕像的真人版本。

    张铁正站在客厅的正中间,就像广场上那个喷泉上光着屁股的小男孩的雕像一样。从头到脚一模一样,连动作都一致,只是脸上带着一丝好玩的坏笑。

    喷泉下的那些张着嘴的金鱼雕像变成一堆同样像金鱼一样没穿衣服的女生。有七八个女生跪在张铁的面前,痴迷的仰着头,围成一圈,像喷泉里雕塑的金鱼一样大张着嘴,让张铁喷射出来的东西落在自己的嘴里……

    公寓里一片狼藉。十多个女生神魂颠倒横七竖八的躺着,身上身下一片狼藉。从客厅一直躺倒卧室,女生们的衣服,内衣内裤还有裙子靴子丢得到处都是,整个房间,简直就像被土匪洗劫过的黑炎城里剧院后台的化妆间。

    “果果……”张铁的老妈大叫了一声。

    正在喂鸽子的张铁一偏头,看到老妈正瞪大眼睛看着自己,这么一刺激,小弟弟差点萎了。

    浑身打了个机灵的张铁大惊失色,一下子用手捂着小腹蹲了下来,变色道,“老妈,你怎么来了?”

    变身成小金鱼的女生连忙找自己的衣服,公寓里立刻一片鸡飞狗跳。

    眼前的情景对做父母的人来说实在是不堪入目,张铁老妈闭着眼睛扭过头走出公寓门外等着……

    一直到十多分钟后,才陆陆续续有女生穿好衣服低着头从公寓的大门口快速离开。

    有几个女生甚至根本走不动路,只能靠人扶着。

    在开始只有一两个女生离开的时候,张铁老妈的心里是愤怒,在女生离开了五六个之后,张铁老妈的愤怒变成了对张铁的担忧,在女生们离开**个之后,张铁老妈的担忧变成了惊诧,然后又走出来几个女生,张铁老妈的惊诧就变为震惊,再走出来几个的时候,就连张铁老妈都不知道自己心里是什么滋味,这些女生脸上眉梢那尚未消退的浓浓的春意,作为过来人的张铁的老妈怎么会看不出来,做母亲的,甚至只需要靠鼻子闻一下,她就知道那些女生的身上有张铁那个臭小子的气味。

    总共十七个女生从张铁的公寓里离开,这个数字让张铁老妈都变得有些麻木起来,这就是自己生的儿子嘛,怎么可能这么厉害?

    一直到二十分钟后,重新穿戴好衣服的张铁才耷拉着脑袋从公寓里走了出来,打开公寓的门,发现老妈还站在外面,就小模小样的走了过去,陪着笑脸的来了一句。

    “老妈,你怎么来了!”

    张铁老妈转过身来,用严厉的眼光仔细盯着张铁打量。

    此刻的张铁,面色白里透红,目光明亮坚定,头发乌黑光洁,嘴唇健康丰润,整个人精神抖擞气韵卓然,状态好得不得了,就跟刚出炉的包子似地,半点也没有病痨和气色虚弱的状态,实在从张铁身上挑不出毛病的张铁的老妈最后只能狠狠的在张铁的脑袋上戳了一指头,然后扭头就走。

    知道老妈的气已经消了一半,张铁连忙嘻嘻哈哈的跟了上去……

    被老妈这么一搅,张铁这几天胡天胡地的生活就正式宣布结束了,当天回到家的张铁当然是被家里人来了一个三堂会审,会审也是做做样子,在张铁低着头承诺以后一定不再如此胡闹之后,事情也就过去了。那些细节。张铁的老妈和老爸也实在拉不下脸来问太多。反正作为男孩子在这种事情中不会吃亏就是了。

    趁着这次回来,张铁回了一次自己的阁楼小屋,然后进入黑铁之堡,从黑铁之堡里取出了40个金币,把那些金币和装金币的提包留在了阁楼小屋的床下。

    在回家的这个间隙,张铁悄悄告诉老哥张阳,他在阁楼小屋的床下,留给他一些东西,让张阳晚上再把那些东西取出来……

    最后,张铁还是在家里吃了一顿饭。然后在老妈的又一通叮嘱和唠叨后才离开。

    ……

    张铁这几天沉迷在那胡天胡地的快乐时光中,日子天天在日却过得是暗无天日,整个人就像一台人形蒸汽机一样。整天就是在点火注水,一天到晚都在做活塞运动,好多天都没出过公寓的大门。这次一出来,张铁才真的感觉黑炎城的气氛似乎更紧张了一点。

    最明显的是,黑炎城大街上来来往往的军车明显比以前多了一些。在街上执勤的诺曼帝**人脸上的神色也更加的严肃起来。在几处积水的路面上。那从火车站驶出来的拉着各种军用物资的一辆辆军车把路面上水洼里的积水溅得老高,路上的行人都在小心避让着,就连张铁那暗红色的军裤上,也被溅到了几点灰色的泥渍。

    走在黑炎城的大街上,呼吸着那已经开始带着一丝秋天冷肃意味的雨后的空气,张铁的大脑慢慢从这些日子的臀山肉海中挣脱了出来。开始慢慢变得冷静了起来。

    这几天只顾着当园丁,好多事都落了下来,黑铁之堡内的活动房子还没组装。新的酵母菌溶液还没配制,萨米拉那个混蛋又让他逍遥了几日,铁荆棘战馆也没去,玛丽那个死女人的脸色还没看到呢!

    好多事情,必须在自己离开黑炎城的时候解决了。

    ……张铁正在街上行走着。一辆驶过他的车在他前面十多米处停了下来,一个头发梳得油光水滑的小屁孩从车窗处伸出头来。看着张铁,微微犹豫了一下,在想着该不该叫。

    小屁孩没开口,张铁却笑着对那个小屁孩招了招手,“卡满,卑鄙!”

    贝内塔的脸上出现了一个笑容,推开了车门走了下来,车上一个保镖一样的壮汉也跟着他走了下来,有些警惧的看着张铁,张铁身上的这身服装,在黑炎城具有极大的威慑力,让一般人在看到的时候都不得不小心一些,听说连黑炎城的格里高利家族因为惹上了一个穿着这种军装的小小少尉,都差点弄得被人带人灭了族,最后是格里高利家族花了极大的代价才把这件事摆平,现在的黑炎城,无论什么样的土豪,哪有敢在帝**队面前牛掰的?

    “张铁!”走过来的贝内塔似乎微微有点紧张,他也听说了张铁的事,知道现在的张铁,可不是以前那个供他出气的人肉沙包了。家里的人在知道他以前和张铁的过节之后,现在已经在考虑着怎么帮他和张铁把关系圆过来,别人不知道格里高利家族得罪的帝国少尉是谁,贝内塔却知道得很清楚,比起格里高利家族来,贝内塔的家族差了不止一级,因此也更没有本钱来得罪张铁这种人。

    从黑炎城并入诺曼帝国的版图到现在,张铁是唯一一个加入诺曼帝**队,而且成为军官的黑炎城公民,在黑炎城的某个圈子里,张铁的名气远比他想象的要大得多。这也是玫瑰社的那些聪明的女生们在过去几天中飞蛾扑火一样涌进张铁公寓的原因,那些女生中的很多聪明人,远比张铁更清楚张铁此刻的分量。在安琪儿等人面前,内心深处的危机感让张铁看到的是一个有些朝不保夕的自己,而在那些聪明现实,比张铁更有政治头脑的玫瑰社的女生中,看到的却是一个有着诺曼帝**方强大背景,前途远大,在一些时候甚至可以影响黑炎城中豪族兴亡的帅哥军官。

    不就是上床吗,和这样的人上床现在就结下一段善缘,说不定以后还能留下一段佳话,有什么不好的呢!这就是玫瑰社里许多女生最真实的想法。

    “你这个发型可真失败,蚊子站上去都能打滑!”

    在张铁随意自然的点评了一下贝内塔的这个发型之后,贝内塔的紧张感一下子就消失了,贝内塔发现,眼前的这个张铁还是以前的那个张铁,两个人并没有生分多少。

    “我也觉得不好看,可我妈妈说这个发型比较成熟庄重,不会让人把我当做小孩子一样对待来随时摸我的脑袋,这对我将来接掌贝内塔家族有好处!”贝内塔笑着说道。

    “你有一个充满智慧的母亲,她说的是对的!”张铁笑了笑,“那么,请问你现在要到哪里去呢,贝内塔先生?”

    贝内塔觉得与张铁聊天会让他很高兴,张铁和他说话,不像他身边的那些大人,要么就唯唯诺诺,要么就只会板起脸来教训他。一个个语言刻板毫无生趣。贝内塔感觉张铁就像他的朋友,那种可以无视他的身份但又能给予他尊重的朋友。

    “我现在要去铁荆棘战馆!”

    “那么,能顺便搭我一程么,我也正想到战馆里看看,汉斯经理上次邀请我有时间去看看,我还没去呢!”

    “好,非常荣幸!”

    张铁就坐上了贝内塔的车,只一会儿的功夫就驶到了荆棘战馆……

    张铁不知道的是,就在两人走进战馆以后,送贝内塔过来的车并没有像原来一样等在战馆的停车场,而是用更快的速度开到了贝内塔的家中——一栋位于黑炎城南边的城堡式的庄园内。

    ……

    在庄园中的一间宽大豪华的书房内,贝内塔的保镖和司机一起向一个女人报告着。

    “夫人,少爷在去战馆的路上遇到了张铁,张铁搭少爷的车去了战馆……”

    “把他们遇到的所有细节都给我说一遍!”

    一个冷清而略带磁性的女性声音在房间内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