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二十七章 有仇报仇
    位于黑炎城南面的的这个动物交易市场这两天变得火热了起来,相比起以往只是卖宠物的地方比较热闹的情况外,最近这里的马匹交易区变得更加的热闹了起来,黑炎城中的许多人都开始在考虑着配置马车的事情,诺曼帝国的等级制度的威力开始显现并在各个层面影响起大家的生活来。

    就在这片动物市场,最近流传着一个消息,说是马匹交易区要从市场中dú lì出去,有人要投资兴建一个更大的,更上档次的马匹交易场所,以迎合未来黑炎城中一部分人的需求。

    在诺曼帝国,除了军队和公共交通以外,只有士族阶层才能在公共场合乘坐私人汽车。黑炎城内的许多有钱人和商人只能算得上是平民阶层,黑炎城的军管一结束,它们的汽车就只能摆在家里自己玩了。

    有的人在愁眉苦脸唉声叹气,黑炎城的几个马场老板和周边农庄里家里养马多一点的农户却一个个喜笑颜开。

    黑炎城有几个马场,这几个马场的生意这几天都兴隆了起来。那些会养马,会驾车和照顾马匹的农户们也变得炙手可热,这意味着许多原只能在地里干活的人,在未来,会得到一个在城里工作的机会。那些家里只能拥有马车的有钱的平民们,想要拥有一辆马车,最少要雇佣两个人,一个驾车的车夫,一个养马的马夫,还要最少买上两匹足够强壮的马,重新订制一辆符合帝国要求的马车,在家里兴建一个马房,每rì得为马匹的饲料支出一笔钱。

    这可比开汽车复杂多了,所以很多要准备换乘交通工具的人都有些怨言。但即使有怨言,他们也只能把这点怨言憋在肚子里。丝毫不敢有什么不满。帝国的制度就是如此,不要说黑炎城里的几个小商人,就是整个帝国的商人也没有谁敢反对的。就算在黑炎城,对于这种改变,不高兴的人有,高兴的人则更多,而后者的数量要远远大于前者。

    想要坐车,简单,先对帝国有足够贡献。成为士族再说。一个商人要成为诺曼帝国的士族——哪怕是士族中最低阶的桐叶士族,其最低门槛也有着1600个金币的纳税或捐赠额度。

    诺曼帝国的士族阶层分为七阶——最低阶的是梧桐叶士族,往上一阶是橡树叶士族,再往上是枫叶士族,然后是松叶士族。后面的三个高级士族阶层则是丁香士族,蔷薇士族,还有玫瑰士族。每个士族阶层在各方面的权利都有不同。

    张铁军官证上面的那几片像树叶,表明的就是张铁现在在诺曼帝国的等级秩序中处于像树叶士族的阶层。这也是诺曼帝队中从少尉军官开始的待遇。在诺曼帝国,为国家卖命的军人总比只掏出几个金币来贡献给国家的人要获得更多的尊重。

    而一个通过合法纳税或捐赠成为最低梧桐叶士族的商人,如果再想升一级,除了纳税和捐赠的钱会翻几倍以外。还有其他几条更严苛的要求,比如其人没有过犯罪记录,道德上要成为社会的表率,不能有明显的污点。要热心社会公益,慷慨助人,在达到这些有着严格量化的要求后,最后还要征集最少300个帝国平民的签字认可。通过帝国秩序审查委员会的审查,才能成为像树叶士族。

    橡树叶士族则比梧桐叶士族拥有更多的权利。

    帝国的最低级的官吏最少都要从橡树叶士族阶层或由橡树叶士族阶层组建家庭的嫡系血亲后代中选拔。一般的平民和梧桐叶士族都没有成为帝国官吏的资格。

    诺曼帝国的等级制度是一套严苛而又强大的国家统治根基。经过诺曼帝国数百年的实践,这个统治根基变得更加的强大和牢固。

    介绍这套等级制度的是《秩序之章》——这书是由诺曼帝国帝国秩序审查委员会出版的介绍诺曼帝国的统治根基的法定。黑炎城这几rì被议论得最多的,也是书店卖得最火的就是这书。

    在摆地摊的时候,张铁旁边的几个同样在卖东西的家伙就在喋喋不休的讨论着这个话题,最近黑炎城最火的话题,一个就是《秩序之章》,另外一个就是帝国与太阳神朝在卡鲁尔地区越来越剧烈的摩擦和战争。

    也是从那些人的讨论中,张铁才知道,原来黑炎城煤钢联合会的七个家族,因为配合帝国“和平解放”了黑炎城,七个家族的族长,都将获得帝国蔷薇士族的身份敕封,而自己,因为练出铁血暗劲,被莱布尼茨上校按照帝国的规矩征兆入伍,居然有幸成为黑炎城军管时期仅有的八个士族之一,虽然只是一个低阶的像树叶士族,但总归也是士族啊。

    张铁的地毯前是几个小竹笼,竹笼里是一一只只的黄金独角仙,这是张铁早上来的时候从几个捉到黄金独角仙的小孩手上买的,张铁手上的黄金独角仙有三十多只,这些黄金独角仙,花了张铁十二个银币。

    黄金独角仙是一种看起来非常可爱的甲虫,雄xìng的独角仙脑袋上有一只大角,看起来憨态可掬,这种甲虫张铁小时候有两次也从树上捉了来玩过,这种甲虫算不上珍贵,但要想捉到的话也没那么容易,需要花费一些功夫。那些住在黑炎城外面农庄的十一二岁的小孩们对这种捞外快的事情却很高兴。

    张铁一边在树荫下摆着摊,看着自己面前笼子里的独角仙爬来爬去,一边等着萨米拉那个混蛋的到来。

    此刻的张铁,看起来二十多岁,穿着一身普通的拓荒者装束,稍微有点陈旧,戴着一顶凉帽,懒洋洋的靠在一颗榕树下,嘴里含着一根草茎,让人一看,就知道他是拓荒者中那种混得不怎么样的一个落魄青年。

    ……

    快要到中午的时候。萨米拉来了。跟着萨米拉的,还有两个保镖一样的壮汉。

    萨米拉在市场里转了一圈,手上只收到了三十多只黄金独角仙,这个数量可完不成今天的任务,萨米拉微微有点焦急,自己每次都把收购这些活物的钱贪污了一些,只要能够完成任务,阿比安大师不介意给自己这么一点小小的赏赐,但如果任务无法完成的话。他可没有胆子面对阿比安大师的怒火。千万别让阿比安大师觉得自己没用了,开始对自己不满意起来。这是萨米拉最怕的事情。

    就在萨米拉有些焦躁的时候,他看到了张铁装扮成的那个二十多岁的青年和张铁脚下那几个串在一起的竹笼中的黄金独角仙,萨米拉一下子松了一大口气。

    来到张铁面前的时候,他甚至都没问张铁。就让旁边的一个壮汉把张铁地上的那些装着独角仙的笼子拿了起来,然后把里面的独角仙倒出来,装到自己手上拿着的一个统一的更大的笼子内。

    “你们干什么?”吐掉草茎的张铁粗声粗气的问了一句,脸sè愤怒。

    “你的这些黄金独角仙我要了!”萨米拉看了一眼张铁的装束,脸上闪过一个不屑的表情。

    “不问价就拿东西吗?”张铁反问道。

    “哈!”萨米拉轻笑了一声,用看乡巴佬一样的眼神看着张铁,“你第一次来这里吗。知不知道我是谁?”

    “我不管你是谁,想要我的东西就要付钱!”

    “当然,我肯定会付钱的!”萨米拉说着,就从怀里掏出几个银币。抛给张铁,转身就走,他身旁的两个大汉也跟上。

    萨米拉刚走了没几步,张铁就从后面跑着追了过来。“你只给了八个银币,钱不够。我这些黄金独角仙最少要16个银币……”

    萨米拉和那两个大汉一起转了过来。

    “小子,别给脸不要脸,整个黑炎城你的黄金独角仙只有我在收购,这只是小孩玩的东西,给你八个银币已经是看得起你了!”萨米拉的脸一下子就冷了下来。

    张铁把8个银币抛给萨米拉,“这是你的银币,把我的独角仙还我,一共有23只,我不卖了!”

    萨米拉没有接张铁丢过来的银币,而是向旁边的一个壮汉使了一个眼神,当张铁伸手过来抓萨米拉手上的那个笼子的时候,那个壮汉粗鲁的一把把张铁推得朝后退了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

    “小子,再不实相的话我就对你不客气了,拿着地上的银币,赶紧滚!”萨米拉骂了张铁一句,然后扭头就走,他身边的两个壮汉则示威的朝张铁比划了一下拳头。

    看到这边有争执,周围的许多人都围了过来。

    “小子,算了吧,那个人是为阿比安大师做事的,你惹不起啊,拿着地上的那几个银币赶紧走吧!”有好心人劝解道。

    张铁在地上呆坐了几秒钟,就像受了极大委屈一样,然后一声大叫,从地上跳起来,就向着萨米拉追了过去,人在半途已经从怀里掏出了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旁边的人都被吓了一跳,没想到张铁的脾气这么刚烈。

    接下来的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

    萨米拉才停到张铁的大叫声,刚一回头,就看到张铁拿着匕首冲了过来,张铁的匕首瞬间就刺到了他的身上,正中心脏,直至没柄。然后张铁抢过他手上装着黄金独角仙的那个笼子,一刻不停的就跑了……

    一直到张铁跑出十多米,跟着萨米拉的那两个肌肉男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两个人看了一眼瞬间倒在地上的萨米拉,一起就向张铁追了过去。

    张铁向黑炎城南边野外的山上跑去,张铁的速度实在太快,那两个壮汉咬着牙用尽全力追出还不到五十米,就看着和张铁的身影越来越远越来越远,最后钻到树林里再也看不见……

    最后两个壮汉钻到树林里找了一阵,一根毛都没有发现,只能沮丧的回到了萨米拉被刺的那个地方,等他们折腾了这一下再回来的时候,萨米拉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就在刚才他们两个人去追张铁的时候,周围看热闹的人发现出了人命,一下子就一哄而散,根没有谁再去看一眼倒在地上的萨米拉。

    所有人都觉得萨米拉活该,等看到两个跟着萨米拉的大汉一脸沮丧的回来的时候,市场里的许多人甚至还高兴起来。

    “萨米拉那个混蛋早该死了!”

    “就是,那个华族青年跑得太快了,脾气也太刚烈了……”

    “听说诺曼帝国的华族都不好惹?”

    “那当然,这一下也能让某些混蛋学乖一点!”

    所有人中,只有市场里的一个地头蛇看到躺在地上的萨米拉的时候脸sè白了一下,从周围那些人的议论中,他已经知道把萨米拉干掉的那个人正是早上花了几个银币给自己打听萨米拉消息的那个华族青年,不过这种时候,就是打死他他也不会承认有人向他打听过萨米拉的消息。

    这就是一起因为买卖不公而引起的仇杀,是这样的,就是这样的!自己连那个华族青年长什么样都没见过,绝对没见过!市场里发生这样的事情,真是太遗憾了!那个人在心里对自己说了两遍。

    市场这边,很快就有治安官过来勘察现场,然后记录萨米拉的死因与事情经过,凶杀案是大案,治安官们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最后才让那两个肌肉男把萨米拉的尸体抬走。对治安官们来说,杀人凶手只是一名二十多岁的华族拓荒者,那个人的名字不知道,来自哪里的不知道,住在哪里不知道,有什么伙伴和朋友也不知道,在周围一堆目击者的七嘴八舌之下,就连那个人的长相也变得千奇百怪起来,而且那个人杀完人后就跑了,谁知道还会不会回黑炎城?对于这种案件,谁有兴趣谁去管,反正他们是没这个功夫到野外去找这么一个人的,最多,也就是这几天让黑炎城的同行们注意一下黑炎城有没有符合这些特征的二十多岁的华族拓荒者而已。

    ……

    在萨米拉的尸体被搬回位于黑炎城那边绿茵湖旁边的那个豪华的庄园城堡后不久,在黑炎城有着崇高声誉的阿比安大师就知道了萨米拉身亡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