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二十八章 阿比安大师
    作为黑炎城这种小地方唯一的一名灰袍丹药师,阿比安当然有被人称为大师的资格。

    和许多人想象中被称为大师的那些老态龙钟的人不同,阿比安大师虽然已经五十多岁,但因为保养得宜的缘故,他实际年龄看起来要年轻很多,似乎只有三十多岁的样子,整个人充满了养尊处优的成熟男人的翩翩魅力——从年龄上看,这似乎是丹药师这个职业的一个共同特征,所有的丹药师,他们的外表看起来都会比实际年龄要年轻许多。

    阿比安大师正是这么一个人,一个让人看到他第一眼就能明白他丹药师身份的人。

    一个五十多岁的灰袍丹药师,就算是在丹药师的世界中,虽然称不上天才,但也能用优秀两个字来形容。和诺曼帝国的等级制度一样,丹药师的世界同样有着严格的等级划分,从最初的草药学徒,到背囊药师,到悬壶丹药师,到束带丹药师,到灰袍丹药师,阿比安大师已经站在了丹药师世界的第五层的辉煌阶梯上,虽然在这个阶梯后面还有很多更加辉煌的阶梯,但这个阶梯,已经足以让他在布莱克森人族走廊的任何一个国家,受到任何掌权者的尊重与礼遇。

    在丹药师的世界中,一切,都只能靠时间与经验的积累而来,这里没有登天的捷径。而因为几乎所有丹药师的寿命都要比一般人更长的缘故,50多岁的丹药师,正如一个二十多岁的战士一样,正是处于年富力强,向上攀登的黄金时间段。

    在阿比安大师的这座城堡式庄园之中,阿比安大师每rì呆得最多的地方。只有两个,一个是他的药房,一个是他的丹房。

    阿比安大师这几天在丹房里呆的时间很多,他的全部的身心和jīng力,都投入到一种可以让他在丹药师世界那辉煌的阶梯中可以更近一步的神奇药剂的研究中,那是真正达到四阶的神奇药剂——初级力量药剂。

    以他现在红袍丹药师的水准,他当然不敢奢望自己马上就能炼制出这种药剂,但是对这种药剂的进一步的研究,却也让他受益匪浅。一步步做好了攀登高峰的准备。红袍丹药师的身份再加上这些年的经营让他的影响力在黑炎城根深蒂固,但是如果能更进一步的话,那他的影响力就不仅仅局限于黑炎城,而将扩散到整个诺曼帝国的布伦斯威克行省。这对他将来要做的事情有极大的帮助。他需要这样的影响力。

    他已经有些厌倦了在黑炎城这种乡下的小地方整天炼制一些低阶的药剂用来结交取悦黑炎城里那些只会挖矿攒金币和搞女人的乡下土财主了。

    因为某个不能让任何人知道的原因,这段时间。他已经感到自己身体内的力量正在不断增强着,整个人的体力和jīng力都在增加着,这让他开始有信心开始冲击起丹药师世界更辉煌的阶梯来。

    他选择研究和突破的方向,是四阶药剂中最引人瞩目的一种药剂——初级力量。

    作为一个红袍丹药师,阿比安大师掌握着不少只有丹药师才知道的秘传的知识体系。这些秘传的知识体系让阿比安知道很多别人不知道的事情。这些事情就包括了那引人瞩目的“初级力量药剂”的秘密,这个秘密,就和黄金独角仙有关。这是丹药师的秘传。

    普通的独角仙最大能举起相当于自身体重1200多倍重的物体。变异后的黄金独角仙能举起相当于自身体重1800多倍重的物体,这是自然界名副其实的力量之王。

    即使在大灾变之前人类科技最发达,已经有一些狂妄的人类叫嚣着要进军宇宙的那个时代,人类对自己身体内的基因的破译和掌握的程度还不到百分之三。

    而就在一个人这3%能被了解的基因中。和一只独角仙的基因的相似度超过了95%,和其他哺rǔ动物的相似度则超过了99%。这是大灾变之前人类已经掌握的知识,这些知识在今天,在丹药师中。依旧有着巨大的用武之地。

    所谓的“初级力量药剂”,就是利用各种材料和方法将独角仙身上产生着强大力量的那些基因上的某种力量剥夺下来。让它在人类身上也能起到一丁点的作用,把人类体内某些与力量有关的基因在一个时间段内激活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就足以让人疯狂了。

    不需要1000多倍,那太奢侈,也太疯狂,那有可能是神才能做到的事情,而一瓶由丹药师炼制出来的初级力量药剂,只需要让一个人身体内能多出三五倍倍能把自己体重举起来的力量,也就是差不多让一个人的身上多出三四百公斤左右的力量,并可以保持几个小时的时间,这已经足以让人疯狂了。

    “初级力量药剂”非常昂贵,也非常令人疯狂,而制造这种药剂的最关键的材料,只是普通的黄金独角仙,一种随处可见的变异甲虫。虽然使用普通的独角仙也能制造出这种药剂,不过那是属于更高级别的丹药师们的专利,作为一个期待进阶的丹药师,用变异后的黄金独角仙来研究“初级力量药剂”的成功xìng要更高一些。

    这几天,被阿比安大师在丹房内消耗掉的黄金独角仙,已经有数百只,那些独角仙一只只都挣扎着消融在丹房内有着各种颜sè,冒着各种奇怪气泡的液体中。

    今天,阿比安大师在丹房内做了几个有趣的试验,对“初级力量药剂”的掌握更加深了一步,这让阿比安大师的心情很好。

    但阿比安大师的好心情在等到从药房那边传来为他准备的黄金独角仙已经没有了的时候才yīn郁了下来。

    “你想告诉我的是,因为城堡里外出收购黄金独角仙的萨米拉被人杀了,所以我做试验的黄金独角仙就没有了?”阿比安大师面无表情的看着那个有些惶恐的城堡管家,淡淡的问道。

    管家的脸sè苍白了起来,头差不多要垂到了地上,“在知道这个消息的第一时间。我已经派出三路人出去紧急收购黄金独角仙了,相信他们很快就会回来了!”

    阿比安大师闭起了眼睛,过了几秒钟才睁开,“杀他的人是那个叫张铁的华族少年吗?”

    “不是,听说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华族青年!”

    “有人认识这个人吗?”

    “没有!”

    “这个二十多岁的华族青年是不是单独行动,是黑炎城的生面孔,在今天之前,没有在动物交易区出现过?”阿比安大师问道。

    “是这样!”管家用有些惊诧的眼神看着阿比安大师,对这个男人充满了敬畏。

    在管家那敬畏的眼神中。阿比安大师嘴角飘起一丝莫名的笑意,“你觉得一个人变张面孔很难吗?”

    “那需要我拿着您的名帖去找莱布尼茨上校吗?”管家小声的问道。

    “不需要了,萨米拉死就死了,就算那个人是张铁,他能想到变装后再来解决与萨米拉的恩怨。那就没有得罪我的想法,不需要节外生枝了,重新安排一个药房的采购管事吧!”阿比安大师轻轻的挥了挥手,对阿比安大师来说,这只是一件不起眼的小事,没有必要为了萨米拉这种小人物大动干戈。

    管家恭敬的领命。

    “现在我想宁静一下!”阿比安大师说道。

    “好的,可以为您安排。不过想要来买青chūn水的吉娜夫人已经在二楼偏厅的会客间内等您等了半个小时了,是格里高利家的少夫人介绍她过来的,您是要去会客间还是……”

    “既然这样,那就不用麻烦了。我去会客间也可以获得宁静!”

    “是!”

    ……

    城堡的管家恭敬的在前面领路,不一会儿的功夫已经到了城堡二层偏厅的会客厅,为阿比安大师打开门后,管家就恭敬的关好门。退到了门外。

    一个穿着华丽的巴洛克风格的裙装,手上拿着一把白sè折股扇。大半酥胸半露,体态妖娆慵懒皮肤雪白如霜的三十多岁的盘着头发的漂亮妇人正坐在偏厅的沙发上。

    “你想买青chūn水吗?”阿比安大师走过去问道。

    “是,格里高利家的少夫人介绍我过来的,她说您这里有很特别的青chūn水,可以直接注shè到女人的体内,除了能让女人的皮肤保持美丽以外,还能治疗寂寞!”吉娜夫人脸sè绯红的说道,然后微微挺值了自己的腰,把胸部的曲线更加完美的展示了出来。

    阿比安大师笑了笑,眼睛里闪着异光,“那么,请站起来,夫人,我这就为你注shè青chūn水!”

    吉娜夫人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美丽的夫人,请转过身去,用手扶着沙发趴下,同时尽量撅起你的屁股,这样的姿势对你来说应该不算为难!”

    吉娜夫人乖乖的转过了身,摆好了姿势,那是一个对任何男人来说都充满了诱惑力的姿势。

    “第一次注shè青chūn水的话你可能有点不习惯,可能有点疼!以后就好了,习惯了第一次后,你以后可能每周都想来注shè一次到两次!”

    “格里高利家的少nǎinǎi说你注shè青chūn水的注shè器很大!”吉娜夫人微微有点喘息的说道。

    “是的,夫人,你马上就知道了!请把你的裙子掀开,对的,就这样,嗯,把你的屁股露出来,你身上还有一层障碍,如果你能自己把自己的吊带内裤脱下或者扯开,把药注入青chūn水的地方露出来的话,我会很高兴!这会让我为你注shè青chūn水的过程顺利很多。”阿比安大师已经撩开了自己的长袍,拿出了他注shè青chūn水的那个狰狞而巨大的注shè器。

    按照阿比安大师的要求,吉娜夫人一一照做了,当女人脱下自己的内裤时,手摸到后面阿比安大师拿出的那个巨大而生硬的注shè容器来的时候,吉娜夫人立刻惊呼了一声,她见过很多的注shè器,但那绝对是她见过的最大的注shè器。这么巨大的注shè器,她一只手都握不住,估计可能用在马的身上才比较合适。

    “夫人,注shè容器已经准备好了!”阿比安大师的注shè容器已经抵在了吉娜夫人要注shè青chūn水的地方,开始轻微的摩擦起来,刺激得吉娜夫人身体一阵阵颤抖,“当注shè器的针头刺入你体内的时候,第一次注shè的时候可能有点疼,为了注shè的时候让你的身体不要挣扎和乱动,我能用一只手按住你的腰吗,我知道,虽然是在治疗,未经同意就触摸一个像你这样美丽的夫人的身体可能不太礼貌,有些亵渎!”

    “好的!”吉娜夫人喘息着说道。

    在得到同意后,阿比安大师才用一只有力的左手握住了吉娜夫人身上的腰部髋骨部位。

    “夫人,如果你准备好的话请把自己当成一条发情的小母狗,学两声狗叫,我就可以开始为你注shè了,注shè过程中如果太疼的话你也可以学两声狗叫,这样可以减少你的恐惧感,我也会轻一点,注shè器推进得慢一点,动作温柔一点,我刚刚看了一下,要治好你的病的话,你今天需要在不同的地方注shè两次,第一次让你进入状态,打开你的潜能,第二次才是真正深入的治疗和注shè……”阿比安大师大义凛然的说着。

    “汪……汪……”外表高贵无比的吉娜夫人刚刚红着脸叫了两声,然后就一声悠长的尖叫。

    在后面的一个小时内,这间会客厅里那断断续续快快慢慢若有若无的狗叫声就没停过。

    一边推动者注shè器的阿比安大师一边抬着头,看着会客厅里的天花板,大师的视线并没有集中在浑身乱颤完全已经站不稳的吉娜夫人的身上,而是盯着天花板上的某处花纹,似乎是想把会客厅的墙壁给看穿一样。

    阿比安大师此时内心宁静,在进行着严肃的思考……

    雷击之后身体真的连蓝霜之毒都能抵抗吗……

    雷击之后真的连铁血暗劲都能轻易练成吗……

    那真是一个有趣的,比黄金独角仙还值得研究的人啊……

    ……

    此刻的张铁,如果知道阿比安大师在这么严肃和紧要的关头都在默念着自己的名字的话,保准要浑身发麻身体抽筋口吐白沫,说不定还会在癫狂之下一头撞墙而死。

    还好,张铁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