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七章 百人斩
    草丛中,张铁和他下的士兵们安静的趴着,就在张铁他们下面的山坡上,一队近百人的的太阳神朝的士兵有些紧张的走了过来。

    这里是山区,下面的山道很窄,道路两边都是灌木丛或是山体上凸起的乱七八糟的岩石,所以即使那一队士兵很想快速的通过这一片地区,但一百多人的队伍,无论怎么样动作也快不起来。

    这已经是铁血营在这片山区执行“摩擦任务”的第十二天,在第一周的时候,按照铁血营的战斗统计,张铁已经获得了百人斩的称号,在军队中,这个称号是一个荣誉,一个赠予真正勇士的荣誉,但张铁并不喜欢这样的荣誉,也不喜欢有人用百人斩这样的称号称呼他。

    在张铁看来,他在战场上杀人,那是迫不得已,身为一个小人物,他无力改变两个大国之间要在卡鲁尔地区较量一次的意志,因为他想要活下,因为他想让身边的这些人活下,所以他杀人。虽然双方现在是敌人,但他和光辉之羽的这些士兵没有仇恨。在两个国家的摩擦之中,他们只是一些渺小的,微不足道的零件,工具和铁屑……

    或许的确有人该死,比如第一天被铁血营五马分尸的那个混蛋,但对大多数人来,就算对方是太阳神朝的人,张铁觉得他们之中的大多数,和自己,和自己在黑炎城的那些朋友们也没有什么不同。大家都是爹生娘养的小人物。

    身为人族,杀人就无奈与可悲之事,以无奈为荣,则近乎可悲。

    这样的认识或许有点妇人之仁,特别是在军队之中,更难有认同者。但张铁真没觉得一个百人斩的称号有什么好骄傲的,他只觉得有些刺耳,如果非要让他选个可以让他感到骄傲的百人斩的称号,他宁愿这个百人斩是另外一个意思,是他在床上征服过的女人的数量,而不是他在战场上杀死男人的数量。

    一个给人快乐,一个给人痛苦,一个可以带来新生,一个则是死亡。张铁宁愿选择前者。

    把玫瑰社的那些可爱女生和潘多拉与贝芙丽她们算上的话,张铁离那个让他感到骄傲的百人斩的称号已经只差16个名额了,这是张铁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一件事,也是让张铁一个人的时候可以感觉骄傲的事。

    杀人,杀一些在自己面前没有多少反抗能力的普通人。在张铁看来,真的没什么好值得骄傲的。

    张铁在学校里听到过的一种法是,听在大灾变之前的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至少是两千多年的一个时间段内,人类其实是由那些伪装chéng rén类的魔族在统治着,在魔族统治人类的时候,人类的价值观被扭曲了。许多人都以丑为美,以错为对,一个人杀另外一个人,一群人杀另外一群人。一种职业杀另外一种职业的人,一种肤sè的人杀另外一种肤sè的人,一个国家杀另外一个国家的人,一种信仰杀另外一种信仰的人。成为这个星球上的家常便饭。

    是魔族让人类学会的分别之心,人一生下来。就学会了分别,不同人的语言,字,肤sè,血缘,信仰,国家,贫富,受教育程度,长相,爱好,社会地位,道德水准,喜恶,甚至是吃的食物……所有的一切,都被分别了出来,然后这些被分别出来的人就学会了仇恨,学会了互相的仇杀,学会了消灭与自己不同的东西。每个人从一生下来身上就被打了无数用来让这个人产生分别之心的标签,这些标签教会了他长大以后按照标签的分类杀人,每个人,都被这些分别之心困在了灵魂的孤岛之中,成为最高级的野兽。

    当魔族鼓动人类互相仇杀的时候,人类之中因为爱这种最美好的情感与喜悦而产生的行为,这种可以让人类延续下的行为,比如男女之情 ,却被扭曲成无耻与下流之事。爱一个人和表达这种爱变成了让人羞愧,让人遭受指责和羞辱的原因。

    在遭受了上千年的禁锢之后,人类萌生于心中的爱的花朵就像被关进黑暗中的房子里一样rì渐枯萎,许多人已经无法学会用爱一个人的方式表达这种爱,而学会用暴力,虚伪,欺骗来发泄,人们把爱变成了伤害,变成了贪婪,变成了恐惧的一种表达,甚至一直到今天,人类都记不起如何用纯爱与喜悦之心表达自己人xìng中最美好的一面。

    张铁一直在想,如果所有的男人会因为杀人与伤害别人而羞愧,会因为能让一个女人与感到快乐而自豪,那这个世界会不会比现在更好一点?

    这个问题有可能永远都没有答案,张铁只是觉得如果在自己可以选择的时候,他宁愿做这么一个少数派的男人也不喜欢做于此相反的另外那种以杀人为荣的男人。

    因为张铁不高兴别人叫他百人斩少尉,所以现在在铁血营,大家还是叫他木乃伊少尉,此刻的木乃伊少尉,在三十九师团的铁血营,已经大名鼎鼎。因为张铁的战功赫赫,这个木乃伊少尉现在慢慢已经衍生出另外一个张铁不怎么喜欢的意思——只要被张铁看到的敌人,很快都会变成一具木乃伊。

    木乃伊少尉的飞矛绝技,连莱因哈特营长都赞不绝口,八级以下的人,在百步之内,只要被张铁盯上,让张铁先出的话,能在木乃伊少尉飞矛下逃生的人不多。事实也证明,这几天遇到的光辉之羽部队里所有六级和七级的排连一级的军官们,只要被张铁看上,再投掷出飞矛的话,根没有一个人能活下来的。

    因为要在这片山区单独呆上两个星期,狡猾的古德里安少校为铁血营在这片广阔的摩擦区域选择的活动地域都是一些非常难走,根不可能集结较多部队的地方,古德里安少校,选择这样的地方,第一个好处。就是可以避免孤军在外的铁血营被敌人的优势兵力包围。第二个好处,就是可以让铁血营更加的灵活机动,把铁血营的狼群战术发挥到极致。总结成一句话,那就是在这片区域,太多人的进不来,而能进来的部队又不是铁血营的对。

    估计可能军团司令部的那些大佬们也猜到铁血营会采用这种战术,所以才在铁血营一下火车之后,就一个命令把铁血营丢到这片不毛之地不闻不问,连补给都没有。可能那些军官长官们也知道,把一群狼丢到野外的话,那些狼自己会找吃的。

    在这几天中,张铁也飞快的在铁血营向所有人学习着有关战争的一切知识……

    ……

    此刻,在张铁的眼皮底下。似乎正有这么一队可口的“午餐”正在送上门来。在这片草丛中埋伏了一个早上之后,这突然出现的一队太阳神朝的士兵,让所有人都jīng神一震。

    “头,要不要干?”旁边的两个小队长已经悄悄的摸了过来,此刻,在三十九师团铁血营五连三排的所有士兵口中,所有人称呼张铁的时候已经不再用那个略显生涩的“长官”或“排长”来称呼。而开始统一称呼张铁“头”。

    张铁微微眯着眼睛,观察着下面的那只队伍,从外形上看,那只队伍和这几天张铁他们遇到的其他队伍没有什么不同。人数上也没问题,一百多人,那大约是太阳神朝一个连的人数,按照这几天的经验。这点人的话,张铁带着身边的这将近五十个铁血营的士兵。几分钟就能把他们杀光,但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看见那只队伍的时候,张铁隐隐之间感到有些不安。为什么不安,张铁也不上来。

    因为那股不安,张铁原就想把这些人放过,但放过这些人的理由,连他自己都找不到,也不出来。

    难道真的因为自己有点妇人之仁吗?张铁问自己。

    三排的所有人都没动,都在等着张铁出,这几天,所有人都知道,如果木乃伊少尉想要吃掉这些人马的话,那被他投掷出的飞矛就是所有人进攻的信号,在木乃伊少尉出之前,整个三排没有任何人敢出。

    眼看面前这些人就要离开三排的攻击圈,再次确定了一下周围没有任何埋伏之后,张铁咬了咬牙,把与战争无关的念头抛到了脑后,毅然出了。

    这也是这几天张铁在铁血营学到的解决问题的一个方法——在战场上,一切的疑问和怀疑,不把刀砍下的话你永远不会知道答案。

    行动永远比疑问更有服力。

    张铁出的瞬间,那只部队中的一名主官的胸前就被一只飞矛洞穿,发出一声惨叫。

    这是一个信号!

    三排那些装备着轻型机弩的人随即就是一阵弩箭shè下,下面的路上随即人仰马翻。

    张铁第一个跳了起来冲了下,在shè了一阵弩箭后,三排的其他人也跟着张铁冲了下。

    在冲下的瞬间,张铁背上标囊里的标枪不断被张铁投掷而出,那一百多人队伍里的剩下三名军官,根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就全部被张铁的标枪点了名,其余的标枪,张铁看都没看,全部把队伍里几个看起来个子最高大雄壮的家伙贯穿。

    在所有的骨干和军官都被张铁干掉以后,下面的那只队伍瞬间崩溃。

    “杀!”张铁如猛虎出闸一样,第一个杀到那只队伍的人群中,张铁的大脑瞬间再次冷静起来,无喜无怒,无悲无惧。

    杀人不光荣,但却是他穿着这身衣服和眼前不得不做的事。

    ……

    张铁的上没有再拿着那把三百多公斤重的巨剑,那把巨剑被他放到了铁血营的落脚点,在这片山区行动的话,再背着那把巨剑,那就真的有些傻了。

    张铁的上现在拿着的,也是一把剑,一把相对轻一些,但重量也有七十多公斤左右的双大剑,这把双大剑是张铁这几天缴获的一件个人战利品,来自太阳神朝的一个七级的军官,这把剑非常的jīng良,那鱼鳞一样的剑身和镜面一样雪白的剑刃,看起来非常的有质感,这把双大剑的剑柄上是一对背靠背在祈祷的的少女天使的形象,那一对天使少女的翅膀,就是剑格,从制作工艺上来,这把剑可远远比只追求重量和视觉效果的那把“男人的证明”要好很多。

    七十多公斤的双大剑重量只有那把巨剑的五分之一,张铁一只拿着,感觉就像是拿着一根小木棍,实在太轻松了一些,随意一挥舞,剑刃快速切割过空气的时候,就传来一片鬼哭狼嚎的尖锐的厉啸……

    张铁为这把剑取的另外一个遭到铁血营所有人嘲笑的,在某些人看来有些cāo蛋的名字——“女人的美好”。

    虽然这把剑是用来杀人的,但张铁只想用这把剑提醒自己,就是在杀人的时候,让一个男人痛快的死也远远没有比让一个女人快了的活着来得更加的伟大。

    杀人不是伟大的事,但张铁用这把剑杀起人来也毫不软。

    这把大剑比巨剑小了一些,但在此刻张铁上的威力,却比巨剑过犹不及。

    这把“女人的美好”提醒张铁的第二件事,就是适合自己的,才是最有威力的。那把巨剑对现在的张铁来,真的有点吃力了。

    ……

    第一个杀入人群中的张铁上大剑一挥,四颗脑袋就飞了起来,再一挥,张铁强大的力量赋予了大剑剑刃可怕的切割力,几杆刺来的长枪像筷子一样的再次被张铁轻松的切断,张铁快速的突进,大剑再次扫出,周围的几个太阳神朝的士兵身上喷着血往后翻倒。

    在一个士兵惊恐的眼神之中,张铁像一只暴熊一样的撞到了他的怀里,在一阵可怕的骨碎声中,那个士兵直接被撞得从山里上一直翻滚下。

    张铁的大剑再次捅出,一次就贯穿了两个太阳神朝的士兵,张铁就用那两个太阳神朝的士兵做挡箭牌,把那两个士兵串在剑身上向人最多最拥挤的地方撞了过,狭窄的山道上,二十多个人被张铁撞得东倒西歪,许多人都被张铁身上的蛮力撞得惨叫着从山道上滚了下……

    三排的那些士兵的动作只比张铁晚了几秒,就这几秒钟,第一个杀入敌阵的张铁已经扫平了一大片的太阳神朝的士兵,连上被他飞矛报销掉的那些,这一百多人的队伍顷刻之间就有五分之一的人被他们的头干掉了,跟着如此勇猛的长官,三排的士兵们一个个都士气大振,太阳神朝的士兵们则一个个屁滚尿流……

    “杀……”在一声怒吼之后,又是五十多条猛虎杀入到那已经混乱的队伍之中,山道上,瞬间刀光滚滚,惨叫连连……

    PS:  今天更新万字,感谢大家对老虎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