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八章 不安
    战斗比张铁预想的结束的还要快,仅仅五分钟后,除了十多个见机不妙跑掉的还有几个被自己撞得翻滚着从山坡上滚下的,刚才那一队太阳神朝的士兵们已经全部躺在了山路上。

    这一次突袭,铁血营轻伤五个,没有重伤和牺牲的人员。

    对此,张铁很满意。在同样的几次突袭之后,张铁发现,这些太阳神朝的士兵在作战中极其依赖上面指挥官的命令,对这些连排一级的基层士兵来,只要他们的军官瞬间被干掉,下面的人,在短时间内,都会乱做一团,很难组织起有效的抵抗。

    张铁猜测,这或许和太阳神朝的某些制度有关,这几天在铁血营,张铁听了许多关于太阳神朝军队中的事情,太阳神朝的军队不仅等级森严,而且许多规矩都非常的死板,对士兵的创造xìng和个人意志与思想非常压制。其中非常变态的一条就是,除非在军营或者是执行任务,否则在任何时候,都禁止三个以上的普通士兵在一起聚会。

    在太阳神朝的军队中,普通士兵在任何时候都不允许有自己的想法,长官意志就是他们的意志,这样的军队的好处,就是当前面有火坑的时候,上面下命令要用人命填的时候,下面的士兵可能根没有反对的意见就一个个木头一样的跳下了,这样的军队其实很可怕。但是另一个方面,比如在这几天的遭遇和伏击战中,当自己的标枪第一时间把所有军官干掉以后,下面的大多数士兵在失指挥以后,表现得都如无头苍蝇一样不知所措,在这种时候。这样的部队的战斗力又会掉落得非常快。

    敌人被消灭了,张铁带领着他的部下们又取得了一次胜利,可不知道为什么,张铁心中的那一股不安却并没有减少多少,反而变得更加的暴躁起来。

    ……

    拿出那块缴获的怀表看了一眼,张铁冷着脸下了命令,“所有人还有三分钟的时间打扫战场,三分钟后我们撤离!”

    往rì打扫战场的时间最少都有十分钟,三排的士兵们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头儿只给他们三分钟。但看着张铁冰冷的脸,所有人都没有问为什么,而是快速的行动了起来。

    这一次所有人都收获颇丰,张铁干掉的那几个军官就给张铁贡献了20多个太阳神朝的金币,比往常的摇多一点。另外还有几把不错的武器,两条很高级的皮带,还有几件不错的小玩意儿。

    张铁只要了金币,还有从那些小玩意儿中挑了一个漂亮的白银打火机,然后就把剩下的东西分给了和他一起出战的下。

    三分钟后,快速打扫完战场的五十多个人,在张铁的带领下快速的离开了这里。一直到离开的时候,也没有任何的意外发生,这不由让张铁在心里嘀咕了起来,难道是自己多心了?

    ……

    铁血营的狼穴是在这片山区中的一片有着喀斯特地貌特征的奇怪熔岩区。在这片区域,很难展开两千人以上的部队进行作战,即使勉强展开,那奇怪的地貌也会把部队切割得七零八落。难以形成什么有战斗力的阵型,在这种地形区域作战的话。可以把铁血营士兵的个人勇武发挥到最大程度,铁血营最普通的士兵都是下士军衔,也就是没有练成铁血暗劲的四级的战兵,而光辉之羽普通部队的士兵组成都从二级到五级不等,这就让铁血营的士兵在实力组成上对一般的部队具有压倒xìng的优势。

    这也是为什么在铁角军团的每个师团中,铁血营都能成为其王牌的原因。

    古德里安少校判断在索拉内的事件发生之后,再加上光辉之羽在这个区域的三个小据点被自己拔出,太阳神朝那边在知道有自己这么一支部队在这个区域活动的话,一定会想办法报复,这才选择了一处隐蔽而不用担心被人围攻的区域作为铁血营的狼穴,每天,铁血营的部队都以排为单位,轮流在周围几十平方公里的山区内活动狩猎,与光辉之羽进入这个地区的军队进行着“摩擦”……

    在大战之前,双方军团的将军们似乎都有意在这一片区域把自己的部队调上来轮战一番,既探查对的虚实,又让自己的部队得到锻炼。下面部队的伤亡与战果,那无数消逝的生命与鲜血,最后只会变为一串摆在决策者案头的冰冷数字,那些数字是否真的会对决策者的决策产生影响,那只有天知道了。

    在张铁带领着部队回到这片奇怪的山区熔岩区的时候,今天负责外出狩猎的狼群们许多都回来了,大多数队伍或多或少都有一些战果,只不过与张铁率领的三排的这只部队相比,其他人的战果要么没有三排这么大,要么付出的代价比三排的大了很多。

    在进入这片交战区域后,铁血营的伤亡每天都在发生,只是多少而已。

    一回到狼穴的张铁第一时间就来到了铁血营的指挥营帐中,铁血营的营帐中聚集着许多今天外出作战的军官,大家轮流在向古德里安少校汇报着今天外出的战绩和与敌人遭遇到的各种情况,古德里安少校一边听着,一边俯身在桌上的地图上不断标识着什么,时不时问上一两个问题。

    轮到张铁的时候,张铁也把三排的战绩了,而且拿出了今天的收获证明——从那几个被他干掉的太阳身朝军官身上扯下来的金属的身份铭牌。

    在张铁上缴那几个身份铭牌的时候,周围的军官们都羡慕不已,整个铁血营中,只有张铁率领的部队似乎每次都能非常轻松的获得巨大的收获。

    “在回以后,你一定能获得一块勇士勋章!”旁边的一个叫穆萨的少尉军官羡慕的对张铁道。这些rì子被张铁干掉的太阳神朝的军官已经有几十个,对于一个第一次上战场的人来,这实在是一个非常巨大,非常了不起的收获。

    听到穆萨这么,周围的几个军官都在点头。张铁这个家伙,简直是太阳神朝那些低阶军官们的克星。那些六七级的家伙在他面前,完全和靶子差不多。

    听到周围这些军官这么,张铁只是笑了笑,没有太在意,他心里那股不安的感觉,一直到此刻也没有完全消失,张铁在犹豫着,要不要把自己的疑惑出来。让古德里安少校判断一下,是不是真的有什么问题。

    伏在地图上的古德里安少校敏锐的察觉到了张铁脸上的那一丝犹豫,古德里安抬起了头,用扶了一下他的金丝眼镜。

    “张铁少尉,你有什么话想要吗?”

    “少校。我只是感觉今天有点不对劲儿!”张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还是决定把自己心里憋着的东西出来,“虽然我们今天的伏击过程很顺利,但不知道为什么,从开始伏击那只部队开始,一直到现在,我都感觉有些不太对劲儿!”

    “不对劲儿?”古德里安少校的脸sè严肃了起来。周围军官们也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一个个看着张铁,“能仔细一吗,你感觉哪里不对劲!”

    “我不上来。这只是我个人的感觉,我只感觉好像哪里有问题,但却不知道问题在哪里,在伏击完那只部队回来的时候。我感觉有人跟踪,所以还带着部队绕了两个圈子。设了一个口袋,等了一个多小时,但也没发现跟踪的人!”看着周围军官脸上的那些表情,张铁也只能硬着头皮下,“在以前我遇到危险的时候,心里也会有这种惶惶不安的感觉!”

    如果不是张铁的战功和这些天作战时的勇武已经被大家看在眼里,换成别人这么的话,周围肯定要有人笑起来,但因为是木乃伊少尉这么的,所以周围的人都没有笑。

    古德里安少校的脸上还露出了深思的表情,他仔细的盯着桌子上的作战地图,莱因哈特老大也走了过来,和古德里安少校一起看着桌子上的作战地图,“有什么不对吗?”

    “一切看起来似乎都很正常,外出部队的几个遭遇战和伏击战也没有问题!”古德里安少校皱了皱眉头,“但正如帝国陆军大学的校训上的一样,当你在战场上发现不了问题的时候,才是真正的问题所在!经过张铁这么一提醒,我也微微感觉到事情似乎有点不对,你看……”古德里安少校用指点着地图上那些有着特殊标记的地方,“这是四天前的,这是三天前的,这是两天前的,这是昨天的,这是今天的,这些天中在这块区域内,我们的部队每天都能和太阳神朝的部队摩擦四次到五次,最多的时候有六次,这个频率一直不变,这就是问题所在!如果你是太阳神朝的指挥官,这几天的时间,已经足够你确认这个区域有我们这样一支部队存在,并没有离,你会怎么办?”

    “暂时收缩这个区域的部队,然后再寻找机会把我们歼灭!”莱因哈特沉声回答道。

    “这就对了,但到现在为止,在我们这个区域内,一切似乎都和以前没什么两样,这就是问题所在!”

    “会不会……”旁边有个军官问了一句,刚开口就被古德里安少校打断。

    “铁血营的生存,不能建立在对愚蠢的假设之上!”古德里安正sè道,于是所有人都闭上了嘴巴。

    莱因哈特的眉头紧紧皱了一下,“今天回来的部队有没有发现被人跟踪?”

    “没有,大家都很小心,也都是老了,回来的路上都有一些措施,没有发现被人跟踪!”古德里安摇了摇头,“这也是我现在还想不明白的地方,如果对方有什么陷阱和计划的话,确定我们现在的位置应该是对方首先要做的,但对方似乎并不着急,这两天我们头上也没有对方的侦察飞艇飞过,狼穴的位置应该还没有暴露!”

    “今天外出的部队都回来了吗?”

    “还有两支没有回来!”

    莱因哈特思考了一下,然后斩钉截铁的下了命令,“等那两支部队回来,明天一早,我们就转移!”

    莱因哈特着。用指在地图上点了点一个在这片山区之中更靠近北边的一个地方,古德里安少校看了看莱因哈特所选择的那个转移地点,也点了点头。

    事情就这么决定了,大家也就离开了指挥营帐,只是许多军官在离开的时候都有意无意的看了张铁一眼,费雷奥中尉在离开前还拍了拍张铁的肩膀。

    张铁在离开指挥营帐的时候,心里还微微有一点惴惴,要是事实证明这次自己小心过头了的话,弄得小题大做。那自己搞不好就真的要成笑话了。

    “不要有什么压力,铁血营的每一个重要决策在做出的时候都有它的道理,古德里安少校和莱因哈特老大如果没有切实考虑的话,不会因为一个军官莫名感到不安就决定让铁血营转移的,我们孤军在外。小心一点总是不会错的!”在张铁离开营帐之后,刘星中尉走了过来,安慰了张铁两句。

    张铁笑了笑。

    ……

    回到自己营帐的时候,铁血营的一大堆士兵正在张铁营帐外面的空地上试着把那把“男人的证明”从地上拔起来,那把巨剑名义上虽然是张铁的武器,但这几天大多数的时候,那个东西和公用的差不多。在张铁不用的时候,他就把那把巨剑插在那里,谁要想试试力气的话尽管拿玩好了,那把男人的证明渐渐成了铁血营里的普通士兵们测试自己能力的一个标杆。又像是一个大玩具一样,许多吃完饭有空闲的家伙每天都会来试上一下。因为有了这么一把巨剑在,许多人在平时锻炼得更加刻苦了,就算是铁血营中那些吊儿郎当的兵痞们。也没有谁愿意被人当做女人,作为男人的基尊严。那些家伙还是挺在乎的。

    在张铁回来之前,巨剑旁边的一大堆家伙都在那里大呼小叫的,看到张铁回来钻进了个人的休息帐篷,那些家伙都自觉的放低了音量,以免打扰到张铁的休息。

    钻进个人帐篷的张铁吃了一块肉干,喝了一点水,然后就开始了今天的修炼,即使在战时,只要有时间,张铁也没有放松过对自己修炼的要求,修炼的时间,就像女人的rǔ沟,挤一挤,总是有的……

    先是打磨明点,然后再练习两个算盘的观想与同时用两个算盘进行不同的四则运算,在jīng神力再次恢复得差不多后,张铁又激活魂劫果,在一片和眼前这片山区的地形差不太多的魂劫之境中,挥舞着巨剑,与那满山遍野的各种野狼,巨狼和各种数量不一的野兽搏杀起来,那些野兽在与张铁搏杀的过程中,似乎也越来越难对付,张铁在成长,它们似乎也在成长,变得越来越狡猾。

    在发现张铁的巨剑挥舞起来似乎非常消耗力气之后,那些野兽们,在这两天也不断的在改变着对付张铁的战法,不再一拥而上,而是开始试探各种数量的组合式进攻,最后,那些野兽们发现,在把张铁包围起来以后,拉开足够的距离,每次从三个不同的方向,让三头狼同时攻击张铁,一波接着一波永不停歇的对张铁采用车轮战是最有效的方法以后,张铁在魂劫之境中的悲惨rì子就来了……

    每一次,张铁都是带着巨剑在山地中一边跑一边战,试图带着巨剑突破野狼对自己的包围圈,可每一次都在筋疲力竭连都举不起来以后被后面一拥而上的野狼与巨狼们撕成了碎片。

    在魂劫之境中,张铁一遍又一遍的压榨着自己的战斗能力,一遍又一遍的突破着自己的战斗极限,也一遍又一遍的历经着各种痛苦的死法,然后不断总结,不断提高,不断发现自己在战斗中的问题和缺点,然后改进,不断战斗,再不断死……

    铁血营里没有一个人知道张铁每天一个人的时候究竟在经历着什么样的锻炼和考验,在获得百人斩称号的同时,张铁自己也在某个神秘的空间里死了差不多一百次了。

    每一天,张铁都用“死亡”在学习和进步着。

    ……

    张铁这一锻炼,就过了差不多六个小时,六个小时之后,张铁从自己的营帐中出来,外面已经满天星斗,双月如水。

    张铁找了个人问了一下,知道铁血营的那两只队伍在几个小时前已经回来了,这才放下心来。

    这个时候,许多人也已经睡下了。

    因为心中不安的感觉并没有消失,在临睡前上了一趟厕所之后,张铁还在铁血营的狼穴周围转了一圈,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各个哨位也没有问题,这才重新回到帐篷,披甲而眠。

    铁血营的规矩,在野外扎营的时候,所有人睡觉的时候都要着甲,开始的时候因为睡觉的时候只能侧卧,张铁还有些不适应,不过几天之后,也就习惯了。

    明天铁血营就要转移,或许是自己今天有些紧张过头了,在睡前,张铁如此想到,被人笑话就笑话吧,总比死人好!

    张铁很快就进入到了深沉的睡眠之中……

    ……

    半夜,张铁莫名从黑甜的睡眠中惊醒,在醒来后,才发现自己的心脏剧烈的跳动着,这次的情况,有点像第一次遇到哈克与斯内德一样,张铁的口有些发干,在喝了一口水之后,张铁穿好战靴,拿着“女人的美好”,背起标囊就走出了自己的帐篷,背起标囊只是一个下意识的动作,张铁也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对。

    这个时候,铁血营的这片驻地陷入到绝对的安静之中,所有人都在沉睡,整片山野之间,只有寂静的虫鸣和在满天星光之下那些冰冷而奇形怪状的石头。

    因为心中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张铁决定到营地边上的几个暗哨处看一眼。

    距离营地最近的一个暗哨,只在营地边缘70米以外,这是最短的一个安全距离。

    因为是夜晚,所以张铁的脚步很轻,他不想惊动任何人,在转出这片喀斯特地貌的熔岩区之后,在张铁刚刚看到那个暗哨的位置所在,时间在这一刻似乎凝固了……

    铁血营暗哨所在的那个位置,已经被一片奇怪的淡紫sè烟雾笼罩着,那淡紫sè的烟雾在满天的星光下发出一种诡异的sè彩,一片密密麻麻的人影,行动无声无息,就像鬼魅一样,从四面八方涌来,不断从那片烟雾底下冒了出来,没有一丝声音的在向着铁血营的驻地这边摸了过来。

    铁血营的暗哨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明显已经被人干掉了。

    最终,把铁血营所有人惊醒的,是张铁投掷出的标枪在空气中爆裂般的嘶吼声……

    只是在眨眼之前,标枪在空气中那四声爆裂般的嘶吼声就让整个铁血营如炸锅一样的沸腾了起来。

    然后,第一时间拿着武器冲出帐篷的铁血营的军官们,就听到了远处传来张铁炸雷般的一声怒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