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九章 黑羽兵团
    张铁的速度很快,后面的三根标枪,几乎是在第一根标枪投掷而出的时候就跟着飞了出去。

    因为当时的情况太紧张,就连张铁也没有注意到,这一次,完全是在他的标枪命中目标以后,那空气中才响起了标枪爆裂般的嘶吼声。

    张铁这个时候根无暇选择目标,他只是刚刚把最前面的四个人给贯穿之后,眨眼之前,对方那鬼魅般的第五个人的身影,已经冲到了他的面前。

    快,非常的快。

    那标枪的爆鸣,不光是让铁血营瞬间沸腾了起来,也让铁血营营地外面的这些鬼魅般的身影瞬间像黑暗中的野火一样的席卷而来,再也不顾忌隐藏身形。

    “杀!”,一声大叫的张铁看到冲到自己面前的那个身影,右手的大剑瞬间就斩了过去。那个人抽出自己的武器格挡,张铁的大剑在斩断了那个人手上武器的同时,瞬间就把那个人劈成了两片。一片喷洒的鲜血瞬间就淋在了张铁身上。

    第二个人毫不畏死的冲了过来,张铁的大剑一刺,直接从那个人的心口穿了过去。

    张铁原以为那个人已经被自己干掉了,没想到那个人依旧冲了过来,整个身体穿过张铁的大剑,满脸狰狞的一刀就向张铁的脑袋上砍过来。

    那个人的整个头和脸部都遮挡在一个骷髅一样的头盔之中,整个头盔,只露出了一对血红而疯狂的眼睛。

    如果不是张铁在魂劫之中已经经历过无数的生死,搏杀经验与个人神经早已经锻炼得强悍无比,那么,仅仅这么一下,张铁有可能已经死了。

    这种刺穿心脏后还能让你的剑刃从他的身体穿过去照样冲过来照着你脑袋上来一刀的家伙。张铁真的是第一次见到过。

    张铁被吓了一跳的同时,一个铁血神拳的炮腿,一脚踩在那个人的小腹上,把那个人一脚踹得往后飞了出去,又撞倒几个人,那个人砍下来的那一刀,几乎是贴着张铁的鼻子飞了过去。

    张铁的冷汗一下子就流下来了。

    就在这么一瞬间,身上的战气图腾像火一样燃烧着的莱因哈特营长已经冲了过来,越过了张铁的身体。刚刚才冲上来的几个家伙,被莱因哈特一击,整个人就变成碎块往后飞射出去。

    “这是光辉之羽的黑羽兵团,大家小心,只有把这些人的脑袋砍下来或者破坏掉他们脊椎上的中枢神经。这些人才会死去……”莱因哈特团长大叫了起来,声音响彻全场。

    黑羽兵团?我靠!张铁这几天也听说过太阳神朝的这些怪物,和铁血营一样,这些家伙也是太阳神朝的王牌部队,只不过与铁血营不同的是,这些人的修炼主要是靠一种秘药,那种秘药让这些人一个个变成不怕疼痛与死亡的杀戮机器。在战场上,这种人非常的恐怖。

    没想到光辉之羽那边想到用来对付铁血营的,居然是黑羽兵团,这些人是怎么找到铁血营的这个狼穴的。张铁一直到现在还没搞清楚。不过看着眼前那密密麻麻至少有三千人以上的黑羽兵团的士兵在从四面八方的冲杀过来,张铁也有些心里发凉。这是一群只知道瞪着血红的眼珠沉默的杀戮,就算在冲锋和死亡的时候也不会发出任何声音的战争傀儡。

    这些黑羽兵团的士兵眼中散发中疯狂的色彩,身上穿着盔甲也很瘆人。和普通人穿的盔甲不同,这些人身上穿的盔甲的样式。完全和一个骷髅架子差不多,这些人的盔甲,只提供头部,颈部,还有脊椎与身体其他重要关节与骨骼的保护,根不在乎身体的其他地方有多少是裸露的,这样的盔甲,对普通士兵最害怕的的贯穿性和割裂性伤害,根视而不见,它的作用就是保护黑羽兵团士兵的肢体结构的完整,增加敌人砍断这些士兵身体重要关节和脊椎中枢的难度,因为对这些不知道疼痛为何物的黑羽兵团士兵来说,只要身体还是完整的,他们就能继续杀人。

    在又砍下了几个红着眼睛的黑羽兵团士兵的脑袋之后,铁血营的其他军官终于杀了过来,将那些差一点就要冲入铁血营驻地的怪物士兵们抵挡了下来。

    随后,铁血营的其他士兵也冲了过来,一场偷袭战就变成了满天星光下的野战。

    要干掉一个血羽营士兵的难度,起码是干掉一个普通士兵的两倍以上,那些无惧疼痛的血羽营士兵,和铁血营的士兵,一时之间竟然杀了个旗鼓相当。

    只是在双方刚刚接触的瞬间,铁血营的士兵们已经开始出现了伤亡。黑羽兵团,是一群不弱于铁血营,甚至在战场上比铁血营更恐怖的存在,这些人完全不惧怕疼痛和死亡,哪怕一对一的以命换命,铁血营的硬汉们恐怕都会有一刹那的犹豫,这些人则是能一样的根不在乎。

    这是张铁自从加入铁血营以来所经历的最残酷的一场战斗,张铁自己都不知道杀了多少人,反正自己周围那密密麻麻穿着骷髅盔甲的士兵就像永无穷尽一样的一的涌来。

    要干掉这些不死怪物,最省力的方法就是砍下他们的脑袋,而一个人脑袋被砍下后拿激射而出的鲜血,只一会儿的功夫,就把张铁弄得像一个从血池里捞出来的血人一样。

    张铁的身上都开始出现了几处不致命的伤痕。张铁感觉自己就像陷入到一个由这些恐怖士兵组成的泥潭里。

    相比起铁血营来说,对方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仅仅二十分钟的战斗之后,张铁手上的那把“女人的美好”的剑刃就变得跟老鼠啃过的玉米棒似地,出现了一大片坑坑洼洼的缺口,在砍掉那些士兵脑袋的同时,剑刃首先要斩开那些士兵延伸到颈部的那个骷髅头盔才行,“女人的美好”虽然精良,但面对着这无数次的硬对硬钢对钢的劈砍。终于还是显露出了它脆弱的一面。

    终于,在把一个黑羽兵团的士兵的脖子砍掉一半之后,“女人的美好”也断成了两截,光荣下岗。

    那个脖子还有一把粘连在肩膀上的家伙依然不知疼痛的把手上的长刀朝着张铁砍了过来。

    张铁用断成两截的剑格挡了一下,然后就顺势抓住那个人的手腕一扭,咔嚓的一声就把那个人的手腕扭断,再把那个人扯了过来,抱着那个人的头一使劲,直接把那粘连着的一半的脖子也彻底扭断。

    旁边又有几个黑羽兵团的士兵杀了过来。光着脑袋的费雷奥中尉浑身是血的从旁边杀了过来,手上车轮般的巨斧一个横扫,那几个冲上来的黑羽兵团的士兵每个人变成几截飞了过去。

    “哈哈哈,对付这些家伙,你的女人不行。把你的男人拿来吧……”

    我靠,什么叫我的男人?虽然知道这个光头大汉说的是那把男人的证明,但张铁还是忍不住一肚子的郁闷,看到光头大汉又挥舞着巨斧朝黑羽兵团士兵最多的地方席卷了过去,张铁一跺脚,转身就朝着自己的帐篷哪里跑去。

    仅仅十多秒钟之后,重新拿着男人证明的张铁又杀了回来。满腔的郁闷,化为巨剑剑刃上呼啸的杀机。

    对付这些穿着金属骷髅架子的黑羽兵团的士兵,男人的证明似乎是最好的武器。

    莱因哈特营长这个时候已经一个人突破到黑羽营士兵重重的包围之中,就像一只燃烧着火焰的狮子一样。一举一动,都带起一片火焰般的血雨与尸体碎片。

    看了深陷在重围中的莱因哈特一眼,张铁一咬牙,身上仅有的几只标枪瞬间飞了过去。把围观莱因哈特的几个怪物士兵的脖子贯穿,标枪锐利的枪头。在贯穿那几个士兵的脖子以后,也把他们颈部的脊椎上开了一个大洞。

    清空后的标囊被张铁解下,脱掉这最后束缚的张铁也是一声虎吼,双手挥舞起巨剑,像敌人最多的地方,也就是莱因哈特营长所在的地方杀了过去。

    手上的活力之戒早已经开始发挥作用,张铁的体力在用比以往任何一个时候都要快的速度在恢复着,虽然只是增加了百分之四的恢复速度,但在这样的战场上,却也不无小补,对张铁的实力有着很明显的提高。

    两米多长的男人的证明在张铁杀入敌群中挥舞起来的时候,张铁的身边,迅速就被清空出一片真空地带。这一刻的张铁不再留手,反正只有变成两截的敌人才算完蛋,张铁也不用去计算了,直接把巨剑抡开了大砍大劈就是。周围尽是那些悍不畏死的家伙,可比砍狡猾的野狼要容易多了。

    拿着巨剑的张铁在面对这些黑羽兵团士兵时的杀伤力,在这样的战场上,特别是被包围的时候,真个儿是无人能比。他的巨剑随意一扫出,周围两三米的范围之内,马上就被清空一大片。到处断肢横飞。

    张铁一个人成为整个战场上最恐怖的绞肉机。

    再次看到木乃伊少尉如此勇猛表现的铁血营诸人,一个个士气大震。

    张铁直接像一台压路机一样的冲杀到莱因哈特营长身边的圈子里。

    莱因哈特哈哈大笑,和张铁背靠着背,把周围那些包围着他们两个的黑羽军团的士兵杀得东倒西歪。

    不过这一次冲上来的黑羽军团的士兵实在是太多了,是整个铁血营的两三倍,这些人张铁与莱因哈特他们两个对付起来不算难,但这些人对铁血营的其他普通士兵来说,那就是巨大的压力,如果铁血营的那些普通士兵先撑不住,无论莱因哈特与张铁有多勇猛,最后也只能被这些不怕疼和不怕死的黑羽兵团的士兵给堆死。

    “看来光辉之羽的将军们非常痛恨我们这支铁血营啊,我们在索拉内把那个混蛋牧领五马分尸的事似乎把一些人刺激到了,不然黑羽兵团这样的部队很少一次性出动这么多的……”一边快速出着拳,不断把周围那些怪物士兵们打得爆裂成一堆碎块的莱因哈特营长这个时候还有心情和张铁聊天。

    脑门已经见汗的张铁差点翻起白眼来,这还用说吗?看看这些数量远远超出铁血营士兵几倍的黑羽兵团的士兵们就知道了,黑炎兵团这样的部队在太阳神朝也不是大白菜,想拉多少就能拉多少出来。别人是铁着心思要把铁血营给干掉了,这才一次性的出动了这么多的部队来。

    怪只怪铁血营太招人恨了。

    张铁只是闷着头的劈砍。

    隔了几秒钟,提起话头却没有得到张铁回应的莱因哈特营长终于露出了他的狐狸尾巴,“你看你的七点钟方向,在一百五十米以外,哪里有几个人……”

    一剑把几个冲上来的黑羽兵团士兵劈成两段的张铁快速的和莱因哈特交换了一个位置,然后看向了莱因哈特营长所说的那个地方,在一片密密麻麻的黑羽兵团士兵身后,借着那满天的星光。因为能见度不错,张铁隐隐约约的看到了那边的山坡上有几个穿着不同衣服的人,那几个人似乎是黑羽兵团的军官,在那几个人中间,还有一个头发花白。穿着某种古怪长袍的老家伙,嘴里似乎拿着一个奇怪的东西在吹着,正在看着这边的战场。

    很奇怪,那个人似乎在吹着一个乐器,但是却没有任何声音,整个黑羽兵团,所有的士兵和那个奇怪的家伙都沉默异常。透露着一股让人心寒的疯狂和诡异。

    “看到了!”张铁再次挥动巨剑,又把两个怪物士兵劈成几片。

    “能干掉中间的那个老家伙吗,用你的标枪!”莱因哈特问道。

    “太远,如果再接近五十米还有可能!”张铁也是一变战斗。一边和莱因哈特交换着意见,“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我们没有可能再朝那个方向突破五十米?”

    莱因哈特沉默了一下,“如果我能把你送到五十米以外呢?”

    “那我就能把那个老家伙干掉!可你要怎么把我送到五十米以外呢?”

    “我把你丢过去!但投掷完标枪之后。你就赤手空拳落在黑羽兵团士兵和几个高手的围攻中,九死一生!所以。我不勉强你,你自己决定……”

    张铁沉默了一下,“干掉那个老家伙这些黑羽兵团的士兵是不是就会撤退?”

    “会撤退,所有黑羽兵团的士兵都由那个人指挥,那个人嘴上吹的那种奇怪的乐器就是指挥这些黑羽兵团士兵用的,那个声音的频率很高,我们听不见,但这些被药物改造过的黑羽兵团的士兵却可以听见,他们根据那个声音的指示在进行战斗!”

    “如果今晚黑羽兵团的士兵不退走呢?”

    “那天亮之前,我们全部人百分之百的要战死在这里,他们人太多了,铁血营的兄弟们有些撑不住了,光辉之羽是铁了心想要把我们干掉!”

    两个人一边作战,一边快速的低声交流着。

    张铁陷入挣扎,沉默了一分钟,被包围中的两个人都没说话……

    “我干!”张铁知道,在说出这话的时候,自己是彻底把这条命交出去了。

    不交不行。

    铁血营的这些兄弟在黑炎城为他玩过命,所以他现在不能退缩,他如果退缩了,整个铁血营今晚不会有几个人能活下来。把那个人干掉,这是铁血营今晚活下去的唯一机会。

    “好!”

    “我在黑炎城有很多女人,如果我这次死了,铁血营的兄弟们活下来,回到黑炎城后,别让人欺负她们!”

    “好!”

    莱因哈特什么都没说,只是连说了两个好。

    快速交代完遗言的张铁不再说话,只是咬着牙厮杀。……十多秒后,张铁抓起他刚刚投掷过来的一根插在某个黑羽兵团士兵身上的标枪,巨剑横扫,又扫断了几个黑羽兵团士兵的身体,在丢掉巨剑的同时,张铁把标枪换在了最趁手的右手上,莱因哈特一声虎吼,一下子打出了一个华丽的战技,周围的那些黑羽兵团的士兵被一下子扫倒了一大片,然后他抓住了张铁的腰带,把张铁像标枪一样的投掷了出去。

    没有人想到那被一大堆密密麻麻的黑羽兵团士兵包围住的两个人还能玩出什么花样。

    张铁是被莱因哈特投掷出去的标枪,张铁手上也拿着一根标枪,眨眼之间,张铁就在空中飞过了五十多米的距离,远处那几个人的惊讶表情似乎还凝固在脸上。

    当张铁意识中的那个锥形的漏斗锁定在那几个人中间的那个穿着长袍的老头身上的时候,在空中,张铁就把自己手上的标枪投掷了出去。

    这个时候,100多米的距离就像不存在一样,标枪刚刚从张铁的手上离开,那个人已经被标枪从胸口贯体而过。随后在空气中才又响起了标枪穿过空间的爆鸣之声。

    那个老家伙似乎不敢相信的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口的那个粗大的血洞,手上拿着放在嘴边吹着的一根竖笛一样的东西就从他手上掉了下来,整个人一下子就倒下……

    整个战场上的黑羽兵团的士兵在这个时候都不由得静止了一下……

    “杀了他!”远处几个一直气定神闲的人突然气急败坏的怒吼声响彻全场,几个人身上冰蓝色的战气图腾瞬间爆发……

    张铁轰的一下,只来得及护住脑袋,就被砸到了黑羽兵团的士兵之中,一下子翻滚了几十圈,撞倒不知多少人,整个人被摔得头晕脑花。

    这一刻的张铁,感觉又回到了他在野狼追击下第一次跳进那个深不见底的噬金蟒洞穴的感觉……

    整个战场在微微凝固了一下之后一下子就沸腾了起来……

    那几个一直气定神闲的光辉之羽的军官,周围的黑炎城的士兵,还有莱因哈特营长,在同一时间,都朝着张铁冲了过来……

    妈的!张铁知道,真正要拼命的时候到了,与现在的情况比起来,刚才那段时间的血战完全就是在热身……

    这个时候的张铁,躺在地上,身上除了一把匕首以外就没有任何武器,不过匕首在对付黑羽兵团士兵的时候似乎不够看,看到自己面前那密密麻麻的一片黑羽兵团士兵的脚脖子,张铁一把抓过一个人,拎着那两个人的脚踝,也不管那两个人是死是活的就把人当棍子一样的甩动起来,把周围的一片人砸得飞了出去。

    张铁的勇武,再次震慑全场……

    同一时间,一片冰蓝色的战气和十多把武器就向张铁身上扎来……

    ……

    今天再次万字更新感谢所有支持老虎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