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十章 重伤
    当张铁的意识再次回到自己脑海的时候,他能回想起来的最后一个画面,就是一片冰蓝色的战气图腾在自己身边爆发,然后自己被人击飞,身上盔甲破碎,口吐鲜血然后瞬间失去意识的那一瞬间,在那个瞬间,他似乎隐隐听到了莱因哈特的怒吼,看到如山的刀枪像自己的身上扎过来,然后,他就陷入到黑暗之中……

    自己死了吗?

    铁血营的兄弟们怎么样了?

    在自己干掉那个老头后的后面几分钟里,自己明显感觉到黑羽兵团的那些不死怪物们似乎躁动了起来,局部已经有些混乱,进攻没有以前那么犀利了,大家应该没事吧!

    第一次意识回到脑海的时候,张铁只略微思考和回想了一下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然后就感到了非常的疲惫,他的身体似乎消失了,整个人像是被一只漆黑的手拖到一个深不见底的泥潭中一样,慢慢的,张铁又失去了所有的感觉。※※

    ……

    等张铁的意识第二次回到脑海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像被塞到了一个铁皮罐头里一样,身上沉重而压抑,没有一丝空隙,似乎插满了许许多多的管子,有许多人在自己的身边,那一堆皮靴摩擦着地板的声音直接断断续续的传到了他的耳中。

    旁边有人在说话……

    “奇迹?不要跟我说什么奇迹,医生,我只需要他活过来。这个人,是帝国最优秀的军官,是三十九师团铁血营的英雄……这是我私人收藏的高级回复药剂,你们必须把他救活,不惜一切代价。这是我的命令,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是的,将军……”

    一堆皮靴摩擦着地板的声音渐渐远去,深深的黑暗再次袭来,张铁努力的想抵抗那黑暗的引力,可是仅仅坚持了几秒钟,他的意识再次沉入到了水面之下。

    ……

    当意识第三次从水下浮起的时候,张铁感觉自己的身体从那个铁皮罐头中解放了出来,可是依旧没有什么知觉。周围很安静,他想睁开眼睛,但没有做到,最后,当他努力了半天。也没见到一丝光亮,最终在他的不懈努力下,他的手上的某个部分似乎动了一下,然后他就听到了一声高亢的女性尖叫……

    “他的手指动了,他的手指动了……”那尖叫,夹杂着巨大的惊喜,一边重复着同样的话语。一边向远处跑去。

    仅仅十多秒钟之后,又是一大堆的皮靴声音挤了进来。

    “血压已经回升……”

    “脉搏已经恢复到每分钟40下左右,而且越来越有力……”

    “战神保佑,军团的飞矛少尉终于活过来了……”

    “谢天谢地……”有的人居然喜极而泣。挤在房间里所有人那突然送了一口气的声音,一下子把房间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风箱,这个巨大的风箱似乎被人瞬间鼓动了一下一样,整个房间都“呼”的一声……

    “赶紧报告施瓦茨将军。我们不负所望,铁角军团最勇敢的军官已经被我们救活过来了……”这个声音。带着一股解脱似的虚弱。

    这一次,张铁的意识没有再沉入到水下,而是像浮萍一样在水面漂浮了起来,一会儿的功夫,张铁就感到一阵深深的倦意和虚弱感袭来,张铁沉沉的睡去。

    ……

    这一觉,不知睡了多久,再次醒来的时候,那个消失了不知道有多少天的身体又回到了张铁的身上,跟着身体感觉一起回来的,是全身上下深入骨髓的那种痛。

    有时候,痛苦也是礼物,它至少能够让你感觉到自己还活着。

    这样的痛苦,张铁以前在魂劫之境中经历过很多次,那是在与野狼对决失败后被一堆野狼一拥而上把身体撕成碎片的那种感觉。

    此刻的张铁,感觉自己的身体就是一堆碎片。

    因为这种非人的痛苦,张铁几乎是情不自禁的就呻吟了起来。

    又是一大堆的皮靴声涌了进来。

    这一次涌进来的人,绝对比第一次还要多。

    “他的身体已经恢复感知,这是好兆头……”

    “身体各项指标继续回升……”

    “我建议现在已经可以进行微量spc药剂的注射……”

    “同意!”

    十多秒钟后,张铁感觉胳膊一凉,似乎被扎了一针,然后从扎针的地方开始,一种清凉的感觉慢慢的就在全身蔓延开来,身上那被撕碎一样的疼痛立刻就得到了缓解。

    于是张铁睁开了眼睛。整整一屋子面色严肃的白大褂就出现在张铁面前,几乎每个人都用关切的眼神看着他。

    说真的,张铁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这么多陌生人用这种关切的眼神看着。

    正在给张铁胳膊上扎针的那个医生一抬头看到张铁睁开眼睛的时候,手一抖,差点把针管都掉在了地上。

    病房里微微有些骚动,所有医生的表情都有一点激动。所有人都没说话,只是互相用眼神传递着一种兴奋的讯息,只有站在张铁床面前的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深深吸了一口气后,小心的俯下身,放轻了语气问了一句,“能说话吗,感觉怎么样?”

    “谢……谢!”张铁有些吃力的说了两个字,他知道,这一次要是没有这些医生的话,自己一定是挂了,所以他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非常真挚的对房间内的一声表达的感谢。

    直起身的医生在深深吸了一口气后,转过头看着病房里的其他同事,“谢谢,他对大家说谢谢!”

    房间里所有的医生和护士的脸上都露出了笑容。

    张铁继续动了动嘴,说了第二句话。

    “铁……血营的兄弟……兄弟们怎么样了……有……有几个人活着回来了?”

    这个时候的张铁,力气逐渐恢复了一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房间里所有人都听见了。

    “三十九师团铁血营回来562人,现在已经在休整……”

    一听这话,张铁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下来了。这个数字的另外一个意思,也就那天晚上铁血营牺牲657人,能回来的人恐怕也大多带着伤,整个三十九师团的铁血营,一下子死了一般多的人,这支铁一样的部队,在那晚的血战中,几乎被打残,那数鲜活的生命。变成铁屑纷纷落下,这就是战争的残酷。

    张铁不知道有多少自己熟悉的面孔再也看不到了,所以,他哭了,哭得声息。只是流泪。

    英雄的眼泪最能打动人心,真挚的感情最能催人肺腑,整个病房所有的医生和护士,这一刻,大半人的眼睛也红了。

    ……

    在醒来后的第一个下午,张铁就知道这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很多事情,都出乎了张铁的预料。

    张铁第一个没想到的是。在从那片战场回来以后,自己居然已经昏迷了两个星期,今天才第一次睁开眼睛。

    张铁第二个没想到的是,就在自己昏迷的这两个星期之中。飞矛少尉张铁这个名字,在三十九师团隶属的铁角军团第七兵团,居然已经小有名气。就连兵团长施瓦茨少将都知道了自己的事情,在自己受伤住院的这段期间。施瓦茨少将亲自来探望过自己,为了治好自己的伤势。施瓦茨少将拿出了一瓶私人收藏的高级恢复药剂用于自己的治疗和恢复。

    张铁第三个没想到的是,自己这次来卡鲁尔,居然连卡鲁尔城的样子都没看见过就被迫离开了前线战区,自己此刻所在的这个医院,是位于卡鲁尔战区后方120多公里外的小城布拉佩最好的医院,这座城市,也是曾经安达曼联盟的十七座加盟城市之一,以出产粮食和布拉佩黑啤而闻名。

    第三十九师团的铁血营现在在前线的某个战堡里休整,自己在伤愈前估计很难再回铁血营了。

    说到伤势,这座医院里的医生虽然没有说明,但张铁感觉自己的身体情况似乎很糟糕,现在自己虽然已经醒了过来,但身体依然动不了,小弟弟上插着一根导尿管的感觉真的是非常的让人不舒服,特别是手上还经常挂着几瓶滴液,上面的流进来,下面的流出去,这让张铁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正在用机油清洗的生锈报废的零件一样。

    每天,照顾着张铁的小护士都会把张铁的身子侧翻过去,让张铁侧躺着为张铁按摩一下,说是要舒活一下张铁背部的血脉,长这么大第一次享受这种按摩服务的张铁心里没有半丝高兴的感觉,只是那种身体出了大问题的不妙的预感却加的强烈。

    张铁的情绪非常的低落,曾经那个可以到处活蹦乱跳,跑起来连野狼都追不着的自己,现在连躺着都怕躺出毛病来了吗?

    唯一让张铁在这种时候还有些安慰的是,虽然受了伤,但自己识海中进出黑铁之堡的那道神奇的拱门依旧半点没变,自己脑海中的金黄色的精神力漩涡也在随着身体状况的逐步好转而在慢慢的恢复。

    在张铁醒过来五天之后,插在他身上的导尿管终于被拔了下来,这个时候的张铁,虽然依旧手脚力,但好歹可以自己扶着墙下床走上几步了。

    也就是在这一天,张铁终于确切的知道了自己身体的情况,告诉他消息的不是医院里医生,而是专程赶来医院的施瓦茨将军的一个少校副官。

    施瓦茨将军的少校副官为张铁带来了一枚铁血勋章,一份晋升中尉的嘉奖令,还有张铁最害怕听到的那个消息。

    “很遗憾,张铁中尉,在经过军团里最好医生的确切诊断之后,你以后恐怕不能再回三十九师团的铁血营了,施瓦茨将军很欣赏你在战场上英勇畏的表现,因为你的身体已经不能再上战场,所以将军把你调到了军团的后勤部,为你找了一份轻松的文职工作,在你伤愈之后就能到铁角军团在布拉佩的后勤部报道。”

    张铁面色惨变……

    …………

    恭喜雪花壹号成为黑铁之堡盟主,披荆斩棘,终成霸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