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十一章 所谓生死
    张铁的伤势,放在其他任何一个人身上的话,那个人早就死了,在张铁被铁血营的官兵们风风火火的送到前线野战医院的时候,张铁全身上下大大小小的伤口有186处,骨折47处,身体被八级的天空战气击中,五脏六腑全部重伤,甚至就在把张铁送往医院的路上,张铁身上流出来的血就足够让两个人死掉。

    第一次看到张铁的时候,铁角军团野战医院的医生甚至根看都没怎么看他,只是瞟了他身上穿的那一身已经破碎得不成样子的帝国制式的锋矢B形尉官轻甲,就摇摇头告诉把张铁送来的那些铁血营的军官,这个人已经死了,不用再抢救了。

    最终,一堆野战医院的医生是被双眼通红的铁血营的军官们把刀架在脖子上开始了抢救张铁的过程。

    张铁没死,是个奇迹,随后的张铁才被从前线的野战医院转到了位于前线后方的布拉佩。

    但张铁的奇迹也就到此为止了,一个摔破后的瓦罐,即使再想办法缝缝补补的粘起来,也不再是原来的那个瓦罐,也不可能再装得了原来那个瓦罐能装的东西。

    张铁此刻的身体,就是那个被粘起来的瓦罐,在全身的骨骼,脏器,肌肉,经脉都遭受到不可逆的严重伤害之后,此刻的张铁,就算身体的表面上没有留下任何的伤疤,但张铁其实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张铁了。那些看不见的损伤,不仅让张铁的修为全废,就是在以后,也会给他留下一堆痛苦的后遗症。医院里的医生告诉张铁,以后遇到变天换季的时候,他的身体可能会非常的不舒服。他身体的许多地方都会感觉到疼,让他自己多注意。随着张铁年龄的增大,在张铁四十岁以后,这些后遗症会愈加的变加厉。

    难道自己的身体真的报废了吗?

    要验证这个结论其实很简单,在张铁可以勉强走动的时候,张铁只尝试着感应和打磨了一下自己身体的明点就知道了。

    自己上下的两个脑袋都没受到严重的损伤,识海中的jīng神力漩涡依然存在的现实是让张铁到现在为止感觉最幸运的。

    神宫明点和脊椎上的三个明点在此刻已经完全就像没有点燃过一样,让张铁一点感觉都没有,当张铁强行把自己脑海中的jīng神力往身体中的那几个明点下探过去的时候。那股在张铁身体中穿行的jīng神力,刚刚离开张铁的头部就在张铁的身体中消散,无论试了多少次都是这样。与以前打磨修炼明点时的感觉比起来,这种jīng神力自然消散的感觉,难受得简直要让张铁吐血。

    在以前。张铁感觉自己的身体就是一根水管,那jīng神力就是流淌在水管中的水,而身体的明点就是需要浇灌的土地,修炼的过程只要把这股水顺着水管自然而然的引到明点位置上就行了,而这一次,张铁感觉自己的身体不再是一根水管,而是一个竹子编成的篮子。到处都是洞,无论往这个篮子上洒多少水,所有的水最终都会完全漏了下去,根无法用一个竹篮提着水再去浇灌什么土地。

    在医院里连续几天。张铁每次都是把自己的jīng神力耗干,都无法让那个竹篮变成水管,把哪怕一滴的jīng神力再引到身体的明点位置上。

    张铁的心渐渐冷了下来,脑海中那庞大的。让自己骄傲的jīng神力到了这个时候,唯一的用途居然只剩下了《珠心神算》的修炼。甚至在激活魂劫果之后张铁得到的提示也是他现在的身体状况无法承受魂劫果带来的jīng神冲击,所以魂劫果无法使用。

    张铁感觉自己一瞬间,就变成了一个坐拥亿万家产但一分钱都不能花的乞丐,如果jīng神力再也无法点燃神宫,那就算拥有再多的jīng神力又有什么用呢?

    难道真的没有办法了吗?张铁问自己。

    不,还没到彻底绝望的时候,张铁的心中闪过一道希望的亮光,自己还有黑铁之堡,还有那颗神奇的小树……

    这是这个时候支撑着张铁让他的jīng神没有一下子垮下去的最大的希望。

    在经过一堆专家的会诊之后,医院里的结论是张铁以后的身体最多就只能和没有点燃明点的普通人一样,在这个时代,这个结论的另外一个意思是张铁的身体以后等同报废。

    一个连身体神宫明点都没有点燃的普通人,再也无法修炼,再也无法战斗,再也不能力大无穷奔跑如风,再也无法挥舞起“男人的证明”和“女人的美好”,甚至就连重一点的体力活都干不了了,一个随便的二级战兵都能轻松把十个张铁干掉,在铁角军团,这样的张铁,说真的,连成为最低级的炮灰的资格都没有。

    因为如此,施瓦茨将军才把张铁从铁血营调到了兵团后勤部,转为职军官。

    在张铁能处着拐杖下地行走的第五天,这一天,张铁刚刚在一个护士的搀扶下在医院的花园里散完步,回到病房的时候,就看到了莱因哈特,古德里安,刘星,还有铁血营的另外几名军官已经等在了病房内。

    “老大!”看到莱因哈特等人,张铁一阵激动。

    看到张铁回来,等在病房里的军官们一个个脸上都出现了笑容,所有人一起围了过来。

    “身体恢复得怎么样?”莱因哈特拍了拍张铁的肩膀,此刻的莱因哈特,眼角眉梢似乎也夹杂着一些莫名的疲倦。

    “还行,现在已经可以走路了?”张铁看了看病房内的这些军官,发现人群中少了好几个熟悉的面孔,特别是那个豪迈的光头大汉,张铁的心微微一沉,“费雷奥长官呢?”

    张铁这一问,再看了所有人一眼,才发现病房内所有铁血营军官的笑容中似乎都少了一股平时的豪迈与激昂。一听张铁提到费雷奥,所有人脸上的笑容都沉寂了下去。

    “费雷傲在那晚牺牲了!”古德里安少校用低沉的声音回到了张铁的问题。

    “怎么会呢?”张铁有些不相信。那个挥舞起双斧来像风车一样勇猛如虎的铁血营中尉,怎么可能牺牲呢,自己记得就在自己投掷出那最后的一根飞矛,干掉了对方的那个吹笛子的家伙之后,整个战场上,还听得见费雷傲的虎吼之声,那个时候的黑羽兵团已经呈现出混乱的态势,费雷奥前面都没死,怎么这个时候还死了。

    “在你被人重伤。倒地不起的时候,费雷傲中尉为了救你,杀进了黑羽兵团之中,因为对方的人太多,费雷傲为了掩护你。在把你抱起来想要退回来的时候,用身体帮你抵挡住了许多的攻击……”刘星中尉用有些沙哑的嗓子简单的把当时的情景交代了一下,当时的情景,想要救援张铁的莱因哈特被对方的几个高手拖住,周围又有一大堆的黑羽兵团的士兵,一时杀不过来,黑羽兵团那些人是铁了心思要干掉张铁。铁血营的其他人杀不进去,如果没有费雷奥的相救,此刻的张铁,绝对已经被那些人砍成了肉酱。根不可能活下来。

    费雷奥用自己的命,把自己的命换了回来。

    张铁的眼泪一串串的掉了下来……

    “不要难过,从你在黑炎城追上火车的那一刻起,铁血营的每一个人都愿意为你去拼命。就像你那晚愿意为铁血营的每一个人去拼命一样!”

    听了莱因哈特的这句话,张铁放声大哭。像孩子一样的哭了起来。

    ……

    也是在铁血营的军官们来看望过张铁以后,张铁才明白那天敌人的yīn谋是什么,在那一天中,铁血营所有外出猎杀缴获的战利品上,无论是武器,盔甲,还是钱财,已经被太阳神朝的人事先洒上了一种奇特的药剂,那种东西人的鼻子闻不出来,也看不出来,但太阳神朝那边饲养的一种叫黑狸的小动物却可以嗅到,光辉之羽用大量普通士兵做诱饵,让铁血营缴获了大量战利品的同时,暴露了自己狼穴的位置。敌人在摸准了铁血营狼穴的位置后,调集了最可怕的黑羽兵团,集中了数倍于铁血营人数的优势兵力,想用一场半夜时分的偷袭将铁血营从那片战区彻底抹杀掉。

    黑羽兵团的偷袭没有成功,随后偷袭变为强袭,最后演化成铁角军团与光辉之羽双方jīng锐部队的一场深夜的血战,这场血战过后,铁血营减员600多人,在黑羽兵团崩溃撤退之后,铁血营在后面追击出二十多公里,最后总共干掉了黑羽兵团1700多人。

    从人数的结果对比上来看,那一场血战的最后胜利者是铁血营。作为用秘药和其他特殊手段训练出来的黑羽兵团的士兵,在整个光辉之羽的人数,也不到一万人,铁血营那晚差不多一下子就把整个光辉之羽中作为王牌的不死兵团的人数,削减了五分之一,从军团战争的层面上来讲,这当然是一个巨大的胜利。

    如果那天晚上不是张铁把指挥着那支黑羽兵团的那名黑袍双月大牧领干掉的话。最后的结果,完全有可能是黑羽兵团死掉1700多人,而三十九师团铁血营就此不复存在。

    张铁的这个中尉军官,完全是他用战功一步步堆出来的,整个铁角军团都找不到一个为此挑刺的人。

    如果说以前的张铁只能算得上是三十九师团最年轻的少尉军官的话,那此刻的张铁,已经是整个铁角军团最年轻的中尉军官。

    此刻的铁血营,差不多已经被打残了,元气大伤,想要重新满编之后再上战场的话,至少要经过三个月到四个月的休整才有可能。一支像铁血营这样的jīng锐要重新恢复战斗力,可不是把一堆人凑在一起就行的。

    ……

    “不管怎么样,好好活下去,就算不能再上战场,为了费雷奥,你也要好好活下去!”这是莱因哈特在临走前对张铁说的话。

    张铁知道,自己现在的这条命,已经不光是自己的,还有费雷奥的,所以,不管怎么样,就算这个身体彻底废了,他也要好好活下去,jīng彩的活下去,不光为自己,也要把费雷奥的那份补回来……

    来到卡鲁尔战区第一个月的张铁经历了四件事,成为百人斩,晋升中尉,成为废人,调离了第三十九师团铁血营……

    这一个月,15岁的张铁第一次明白了生命的浓烈,男人,当生如夏花,死如chūn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