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十二章 中尉科长
    在卡鲁尔战事越来越紧张的时候,此刻距离卡鲁尔只有一百多公里的布拉佩,就是一个巨大的前线物资中转站,整个铁角军团的后勤总部,就设在这里。

    在从病床上苏醒过来的第九天,连续住了一个多星期的院以后,张铁就离开了医院,此时,距他离开黑炎城,已经过了一个半月。就在这一个半月中,张铁已经两世为人。

    离开医院的时候,张铁身无长物,要不是莱因哈特他们来看望张铁的时候顺便把张铁的行李包带了过来,此刻的张铁,在脱下病号服之后,可能连一身衣服都找不到。

    因为还没有报道叙职,离开医院时的张铁依旧穿着一套挂着少尉军衔的暗红sè军装,重伤刚愈的张铁脸sè微微带着一股没有血sè的苍白,整个人看起来似乎也消瘦了一些,前几天住院的时候为了方便治疗张铁的头发被剃光了,这两天才微微长出来青青的一小茬,要不是他穿着这身军装,此刻的张铁,看起来就是一个营养不良的惨绿少年。

    摸了摸自己此刻那个光头一样的脑袋,张铁苦笑了一下,然后想起了什么,心情瞬间又黯然了下来。

    张铁一个人在医院的门口站了许久之后,拦下一辆交通马车。

    “长官,你要去哪里?”马车上车夫用有些好奇的眼光打量着年轻的张铁,张铁的这个年纪和他身上的这身军服,实在是有些不相匹配。

    “知道铁角军团在这里的后勤总部吗?”张铁把手上的行李甩了上去,十多公斤重的行李,以前拿在手上就跟拿着一根毛似地,现在张铁拿在手上,才从医院病房走到外面这么一小段路。已经感觉到了它沉甸甸的分量。张铁感觉自己此刻的身体,比一个普通的十五岁的少年还要弱上一些。

    “知道!就在布拉佩以前的议会大楼!”车夫抖动了一下缰绳,拉车的马匹已经在路上小跑了起来。

    整个马车的车厢有一半是敞开的,张铁坐在车厢里,好奇的打量着这座城市。

    虽然现在距离布拉佩一百多公里以外的地方正在打着仗,但这座城市却一点也看不出紧张的味道,这个城市到处都透露着一股闲适的感觉,除了那些穿着军装的帝人以外,这个城市街道上的普通人走路的速度都不紧不慢。让张铁印象最深的,就是街道两旁那一间间的啤酒馆,走在路上,每隔上几十米,就能看到那么一家啤酒馆的招牌在路边晃荡着。虽然战争已经让这些啤酒馆的生意大不如前,但还是可以看到大白天的就有人坐在里面。

    因为地处平原,城市周围也没有什么厉害的魔兽,位置夹在几个城市中间的布拉佩是一座没有城墙的城市,这座城市也没有军队,在铁角军团开来这座城市的时候,布拉佩的议会在第一时间升起了蓝绿旗之后。随即就宣布了解散,和市议会一起宣布解散的,还有这座城市唯一的一支治安队,然后议会议员们和治安队的队员和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依旧该干嘛干嘛,以至于铁角军团的占领这里后连找个负责人都找不出来。

    住在这座城市的人,一辈子似乎只在干着两件事。种地和喝啤酒。就算铁角军团来了,他们的节奏也依然未变。诺曼帝国与太阳神朝的战争。感觉完全与他们无关,就像发生在别的星球上一样。

    以前在黑炎城的时候,张铁就听说安达曼联盟中有着这么一座非常奇葩的加盟城市,这次只在这座城市的大街上转了一小圈,张铁就知道以前关于布拉佩的传说一点都不夸张。

    拉车的车夫一边赶着车,一边还拿出酒壶来大口的喝着啤酒,坐在车后面的张铁都能闻得到那啤酒中的麦香味。

    “长官,要来上一口吗,这啤酒是我家里的婆娘自己酿的!”车夫热情的把酒壶递过来。

    原张铁想要推辞,但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想到了费雷奥,酒,雪茄,女人,是那个铁塔一样的光头大汉平生的最爱。张铁心中隐隐一痛……

    张铁接过了酒壶,毫不介意的大口喝了起来,车夫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在马车到达布拉佩曾经的议会大厦的时候,张铁的身上,已经带着一股啤酒的酒味。马车的车资只有二十个铜板,但因为张铁称赞了车夫婆娘酿的啤酒好喝,骄傲的马车车夫原都不收张铁的车钱,在张铁掏出一个银币说是酒资以后,才高兴的赶着马车走了。

    在布拉佩,称赞一个人家里酿的啤酒好喝,愿意为某人家里酿的啤酒掏钱,那是对人最大的恭维。

    除了部分有钱人零散分布在这座城市中各处的城堡以外,整个布拉佩似乎都没有太高大的建筑,所有的建筑都在十层以下,所谓的布拉佩的议会大厦,也就是一栋六层楼高的房子,站在这栋房子前的张铁打量了这栋建筑,感觉这房子顶部中间的那个造型别致的圆顶,怎么看怎么像是一个巨大的啤酒桶。

    相比起街上的行人的懒散,作为铁角军团后勤总部所在地方,议会大厦的门口,那脚步匆匆来来往往的穿着暗红sè军装的身影和那些开来又开走的军车,似乎才让人感受到了一丝战争的紧张气氛。

    张铁拎着一个行李,拿出了自己以前的军官证,才通过门卫进入到了大厦的里面。一个小小的少尉在铁角军团的后勤总部显得非常不起眼,那来来往往的军人根没有几个会在张铁身上多打量几眼。张铁问了大厦里的一个士兵,才知道后勤总部人事处的位置,然后才来到了位于大厦三楼的人事处的办公室。

    铁角军团后勤总部人事处办公室的门开着,里面的人正在办公,所以张铁就直接走了进去。

    “你好,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张铁一走进去,一个挂着少尉军衔的二十多岁的女军官就走了过来。问张铁。

    “我是来后勤部报道的,这是我的证件!”张铁把自己的军官证递了过去。

    那个女军官接过了证件,看了一眼,脸上微微露出一丝惊讶的神情,“你就是从三十九师团铁血营调过来的那个军官?”

    “如果没有别的人要调过来的话,我想我应该是吧!”

    “那好,你先坐在沙发上稍等一下,你的人事档案前几天已经过来了,我去通报一声。斯图卡上校交代过,如果你来报道的话,他想见见你!”

    “好的!”

    那个少尉女军官转身就走,张铁的目光不由落在了她的屁股上,看着女军官那及膝的暗红sè军官裙装下紧绷挺翘的屁股极有韵律的扭动。心跳微微加速了两下。

    在品尝过女人的滋味之后,张铁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尝过肉味了,现在身体刚刚恢复了一点,男人的能反应就让张铁开始关注起身边的女人来。不过想到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张铁也只能苦笑一下,唐德说,作为一个男人。除非是死了,否则征服女人就是男人一生的事业。

    张铁也发现了自己的变化,在成为男人之前和成为男人之后,自己对女人的关注点是明显不同的。就算面对着同样的一个女人,好像感受和以前比起来也变大很大。张铁不知道是否每个男人在走向成熟的时候都会经历这个过程,但这两天,张铁确实会经常想起在黑炎城那胡天胡地的rì子和与潘多拉在离开前一夜的疯狂。

    在后面的半个小时的时间里。张铁并办完了在这边叙职的所有手续, 并见到了铁角军团后勤总部负责人事的斯图卡上校。已经差不多六十岁的斯图卡上校对张铁的态度非常的温和,和张铁聊了一会儿,直言他已经知道了张铁在铁血营中的事迹,对张铁的英勇和功勋,他非常的欣赏,无论张铁现在的身体怎么样,整个铁角军团和诺曼帝国,都不会允许一个获得过铁血勋章的帝官在军团里受半点的委屈。

    聊到最后,斯图卡上校甚至告诉张铁,现在军团总后勤部确实有几个适合张铁身份的职位,可以让张铁挑一个自己喜欢的。

    张铁知道,这一定是斯图卡上校看在第七兵团长官施瓦茨将军和整个军团铁血营的面子上给自己的特殊优待,面对这样的优待,自己最好能知道自己的斤两,不要得意忘形。

    “上校,对于具体的工作安排,我没有什么意见和要求,我知道施瓦茨将军把我调来军团后勤部是想照顾一下我,但我现在的身体情况和我的能力实在没有办法担当太重要的职位,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请你帮我安排一个轻松一点,平时没有多少事情,不容易出错的职位就行,无论干什么,待遇如何,我都没有意见!”

    张铁的淡然和谦逊让斯图卡上校对他的好感又增加了不少,一般来说,从铁血营因战伤退下来的人脾气都不会很好,在战场上杀人如麻的铁血营的军官一个个更是桀骜不驯,斯图卡上校也不是第一次和军团铁血营的军官打交道,但像张铁这种交流起来就能让人感到舒服的年轻军官确实不多,军团的后勤部是油水最多的部门,许多退下来的军官都拼命往油水最多权力最多的地方钻,张铁这种不争不闹的心态,让斯图卡上校非常欣赏。

    不能让老实人吃亏!斯图卡上校在心里对自己说道。

    于是,在思考了几秒钟之后,斯图卡上校就为张铁安排了一个职位,这个职位的具体称呼是——铁角军团后勤部综合后勤支援处第九装备科科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