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十八章 女房客与蚯蚓
    从背影上看,那是一个女人,一个穿着高跟鞋和及膝短裙,似乎醉醺醺的,拉着门锁,连身子都摇摇晃晃有些站不住的女人。

    “嗯……奇怪,这个锁怎么有……好几个眼……到底哪一个是真的呢……就连你也要骗我吗……”女人梦呓一样的说着,一边说一边还尝试着把钥匙插进门锁,但接连几次都没有成功……

    张铁站在那个女人背后看了看,确定不是什么陷阱之后,最后才走了上去,拍了拍那个女人的肩膀。

    那个女人有些反应迟钝的转过了身来,那是一个三十多岁,流着一头成熟的栗色波浪卷发,面容白皙姣好,非常有女人味,但却喝酒喝得满脸通红的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转过来的时候,因为穿着高跟鞋,个子比张铁还要高出一截。

    “女士,这里是我住的地方,我想你可能来错地方了,你应该是住在楼下!”张铁尽量让自己表现得有点绅士风度。

    “就连你……一个小孩子……也要来骗我吗?”女人低着头看着张铁,眼中醉光迷离,梦呓般的说着,然后竟然流下了眼泪。

    女人的醉话说得张铁一脑门的黑线。

    张铁刚刚掏出钥匙,正要想说什么,却冷不防站在他面前的这个女人身子一颤,腰弯了一下,呜的一声,想要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就在张铁刚刚感觉有些不妙的时候,这个女人已经对着张铁,一股脑的就把一片的东西吐到了张铁身上,吐完后的女人身子一软,一下子就睡在了张铁房门口的地板上。

    张铁有些傻愣的站着,只感觉自自己脖子以下。一片湿漉,一股夹杂着酒气的怪味都熏得他有些头晕。

    “啊……”突然明白过来的张铁自己也惨叫了起来,他用最快的速度,打开房门,冲进房间,丢下手里的那些纸袋,一下子就冲到了洗手间,把自己的衣服脱了个精光,打开淋浴喷头。连忙冲洗起来,就算那喷头里的水把张铁冷得发抖,张铁这个时候也顾不得许多了,只能咬着牙往自己身上抹着香皂,张铁一直在水管下冲了十分钟。最后被冻得嘴青脸绿的才换了一身干净的浴袍后走了出来。

    走出来的张铁身子在打着抖,心里却怒火万丈,在连忙再给自己找了两件稍微保暖一些的内衣裤穿起来后,重新打开房门就要想去找那个女人的麻烦,没想到走到门口的时候,那个女人居然还睡在自己门口的地板上。

    先蹲下来拍了拍那个女人的脸,没有反应。反而让自己的手上沾了一手的泪水,再推了推,还是没有反应,张铁傻眼了。蹲在地上的张铁抓了抓脑袋,怎么办?

    把这个吐自己一身的女人丢在这里不管吗?

    原张铁想就此不管,但看了这个女人睡在地上的样子,感觉又有些不忍心。

    算了。把她送下楼吧。

    张铁心里想得虽好,但刚想把这个女人拉着抱起来的时候。才想起自己现在的身体已经根没法把人抱起来了。不要说抱起来,这么重一个人,以自己现在的力量,连拖动都困难。

    最后,张铁只能叹息一声,先蹲在女人的身后把女人的上半身扶起来,然后双手从女人的腋下穿过,双手环扣在女人胸前,就要把女人拖进房间里。

    张铁差点忘了,这是一个女人,而不是哈克和斯内德,虽然隔着一层衣服,但女人胸前那柔软和超级饱满的触感一下子还是让张铁的心荡漾了一下,张铁连忙把手往下移动了一点,放在女人的之下的地方,拿出吃奶的力气才把这个女人拖到客厅的沙发旁边。

    曾经背着半吨重的东西可以跑几十公里,而现在拖这么一个女人都感觉非常吃力。

    把这个女人拖到客厅,手托肩抗的再把这个女人顶到客厅的沙发上,就这么短短的一段距离,张铁已经累得出了一身汗。

    坐在地上喘息了半天,再把女人脚上的高跟鞋脱掉,关好房门,看这个女人似乎一下子还不会醒来,张铁来到卫生间,把自己被那个女人吐脏的军服洗刷干净,挂着晾好。

    就这么一折腾,时间已经差不多到了凌晨十二点。张铁来到客厅的时候,睡在客厅沙发上的女人依旧睡得毫无知觉,张铁认真打量了一下这个睡熟的女人,30多岁的年纪,身材丰满高挑,下身穿着短裙,上身穿着衬衣加一件黑色的小礼服,该凹的地方凹,该凸的地方凸,身体的曲线非常迷人,长得也不难看,睡在沙发上的女人充满了一种难以的成熟女人的诱惑力,特别是女人裙子下那一双漂亮光洁的小腿,简直像极了黛娜老师的样子。

    张铁的心莫名的跳了跳。

    这个时候,外面初秋的夜色正凉,睡在沙发上的女人似乎感觉到了空气中的凉意,两只手不由在自己的胸前抱紧起来,睡着女人这个无意识的能动作一下子把她的胸部挤压得像是要从衬衣的领口爆出来一样。

    张铁深深吸了一口气,转过眼不再看这个女人身上要命的地方,然后回到房间里,找了一条厚实的毛毯来给这个女人盖上,后面想了想,直接在客厅的壁炉里面丢了几根柴火,然后浇上松油把火点上,整个客厅不一会儿的功夫也就温暖了起来。

    张铁也没什么照顾喝醉女人的经验,看了看客厅里的情况,感觉应该差不多的张铁回到自己的卧室,然后习惯性的关好卧室的房门。折腾这么一天的张铁也感觉累了,然后倒在床上就睡。

    ……

    第二天早上,张铁完全是被一声尖叫给吓醒的,醒来的张铁迅速的打开房门冲了出去,来到客厅里的时候,正看到那个女人正跪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用张铁的的那条毛毯遮住自己。一脸的惶恐。

    “你是谁,我在哪里,你昨晚对我做了什么?”看到张铁出来,那个女人一下子就紧张的问了张铁三个问题。

    “我是格林夫妇四楼的房客,这是我的房间……”张铁有些牙疼的看着这个脑袋掉线的女人,“还有,你身上的毛毯是我为你盖上去的,麻烦你不要做出这种被人强暴的样子好不好,不要用毛毯遮着自己。你下面还穿着衣服,你昨天晚上醉倒在我门口,还吐了我一身,我把你拖了进来,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女人“啊!”了一声。一下子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似乎一下子想起什么来了,她人昨晚虽然喝醉了,但还不至于失忆。她放下毛毯一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和裤子果然还完好无损的穿着,刚刚那声尖叫和抓着毛毯盖住自己的动作,只是突然醒过来后发现躺在一个陌生地方女人的能反应。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昨天晚上喝醉了,估计多上了一楼认错房间了……”女人满脸通红的说着,连忙落荒而逃。根没有脸呆在这里。

    女人跑到张铁的房间门口,刚打开房门,似乎才发现自己居然光着脚,一声“不好意思”又连忙跑到沙发面前拎起自己的鞋子。然后又跑了出去,刚跑出去。一下子发现的包包似乎还在沙发旁边的桌子上,又一声“不好意思”连忙跑了回来拿上自己的包包,拿了包包的女人又连忙跑了出去,然后又在一声“不好意思”中跑了回来,她发现她房门的钥匙似乎还在沙发上……

    张铁就穿着睡衣站在客厅中,一言不发的看着这个女人在自己面前来来回回来来回回一趟一个不好意思一趟一个不好意思的跑着,第一次看到女人在这种时候的窘态,而且是一个还算漂亮的成熟女人的窘态,张铁觉得非常有意思,最后忍不住大笑了起来,昨晚被这个女人吐了一身的那点小芥蒂,一下子就烟消云散了。

    既然已经醒过来了,那张铁也不准备再睡回去,早点醒来也好,今天可是自己的大日子。

    洗漱完毕后的张铁换上一身普通人的衣服,然后就出了门。

    先在外面的大街的餐厅里吃了一顿早餐,从餐厅里出来,张铁就看到那天赚了自己一个银币的拉比正和几个小孩在街边的花园里玩耍着。

    张铁笑了笑,从口袋里摸出一个银币,拿在手上一边抛着一边就走了过去。

    还是那个叫拉比的小男孩第一个发现走过来的张铁,而且看到了张铁手上拿着的银币。张铁的衣服虽然变了,但张铁的样子,这个小男孩还记得。

    “先生,有什么能为你效劳的吗?”拉比一边说着,眼睛却直勾勾的看着张铁手上那闪闪发亮的银币,一个银币,对一个小男孩来说,可是一笔大钱。

    其他的小孩也跟着跑了过来,一个个仰着脑袋,看着张铁手上的那个银币咽着口水。

    “我问几个问题,你们谁的回答能让我满意,这个银币就是谁的!”

    小男孩们的脑袋一个个点得像吃米的小鸡一样。

    “你们知道蚯蚓吗?”

    所有人都连忙点头。

    “你们知道哪里有卖蚯蚓的吗?”

    所有小男孩互相看了看,一个个都皱着眉头用力想了起来,蚯蚓?这种小东西会有人要卖吗?从来没有听说过啊!

    “先生……”一个小男孩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在银币的诱惑下开了口,“整个布拉佩没有听说有人在卖蚯蚓,不过我知道有个地方又很多蚯蚓!”

    “哪里有很多蚯蚓?”张铁露出感兴趣的神色。

    “上次我跟着妈妈一起回外婆家的时候,就看到很多蚯蚓,我外婆家在乡下,他们哪里,许多人家都有养蚯蚓的习惯!”

    居然有人养蚯蚓?这个消息对张铁来说可真的是非常的意外,张铁的心扑通扑通的跳着,脸上却一脸平静的问道,“是吗,他们养蚯蚓干什么?”

    “他们养蚯蚓喂鸡和喂鸭子,听我外婆说吃了蚯蚓那些鸡鸭会长得很快,下出来的蛋也好!”

    “你外婆家在哪里?”

    “就在城外的托卡尼斯小镇旁边一个叫契夫里的村子里……”

    “这个银币是你的了!”张铁把银币抛给了那个小男孩,小男孩一脸兴奋的接住。

    张铁从来没有想到,有一个自己会因为知道哪里有人养蚯蚓这么一个消息而满心欢喜激动不已。

    张铁在心里大叫,布拉佩的蚯蚓们,拯救你们的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