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十九章 契夫里
    托卡尼斯小镇就在布拉佩的北边,那是一个位于城郊的,看起来还算繁华的小镇,小镇旁边就是一片广阔的田野,在方圆几公里的范围之内,有几片零星的农庄,估计那个小男孩所说的她姥姥家,就在这附近的农庄里。

    张铁坐着一辆豪斯泰斯来到了托卡尼斯小镇,到了这里,四轮马车就无法再往野外走了,这野外的路,到处坑坑洼洼,只适合行动缓慢的牛车或直接骑马,那种适合在城市铺装路面行驶的优雅的豪斯泰斯,只能望路兴叹了。

    在付了几十个铜子的车资以后,张铁就在托卡尼斯小镇下了车,在向小镇上的人打听了一下契夫里那个村子的位置之后,就一个人步行前往那个村庄。契夫里那个村子离托卡尼斯小镇只有两三公里的距离。

    布拉佩民风淳朴,张铁口袋里好揣着他的中尉的军官证,所以即使一个人行动也不怕什么麻烦。

    周围的田野中,到处都是一片青青绿绿生机盎然的景象,有许多农民都在地里劳作着,这个时节,正是布拉佩周围的农村刚刚播种完秋小麦的时候。

    有了小麦才有啤酒,所以种小麦在布拉佩是一件大事,到了明年夏天收获小麦的时候,布拉佩还有一个盛大的割麦节,而现在,听刚来的那个车夫说,为了庆祝小麦的种子种下和一年的好收成,布拉佩一年中最热闹的啤酒节就在下个月举行,到了布拉佩的啤酒节,整个布拉佩的姑娘们在那天都会把自己酿的啤酒拿出来,啤酒酿得最好的未婚姑娘们会成为所有布拉佩小伙子们追逐的明星,在布拉佩男人的眼中,能取上一个这样的女人。那是最大的幸福。

    张铁一边在路上走着,看着周围的田园风光,一边思考着这次拯救那些蚯蚓的所有细节,这不是一锤子买卖,小打小闹放生一两次就可以的,为了救赎之果,为了让自己的身体早rì痊愈,张铁已经做好了把这件事长期坚持下去的准备。

    一个外来人突然要在一个村子里买一些从来没有人买过的用来做饲料的蚯蚓拿去放生,这件事无论在什么地方都会引起别人的一些非议。如果不想让此刻的自己成为别人的焦点,不想自己放生这件事遭遇到一些莫名的阻挠的话,最好还是要想一个能够说服别人,让人觉得理所当然的理由才行。

    告诉别人这是东方秘传的治疗疾病的秘密吗?恐怕所有人都会把自己当做疯子。其他理由呢,还有什么借口可以让自己在别人的眼中理所当然的坚持把这件事干下去而不会让人觉得奇怪呢?

    张铁想到了格瑞匹斯教派。这是一个崇尚自然的教派,这个教派的教义中就包括着爱护自然界一切事物,让自然恢复平衡的理念,他们爱护花草,自然也爱护小动物,或许可以在这上面做做文章,自己听特蕾莎嬷嬷说过。这个教派中的某些人,好像的确有把被人关押或者奴役或者将要杀害的某些动物解救后放归自然的事情。

    说不得,这次还要再启动一次洞穴野人生存模式了——张铁心里嘀咕着。

    在那田间的小路上走了将近一公里以后,身后有咯吱咯吱的车轮在车轴上转动的声音传来。张铁回过头,正看到一辆牛车拉着半车晒干的麦秆慢悠悠的走了过来,赶车的是一个六十多岁戴着草帽穿着身白粗麻衣服的老头。因为田边的路很窄,看到牛车过来。张铁连忙就站到了一边,好让牛车过去。

    “小伙子。你要去哪里啊?”赶着牛车的老头看到张铁一个人在走路,就热情的问道。

    “契夫里!”

    “呵呵,如果不嫌弃的话,那上车,我正要到契夫里!”老头把牛车停了下来。

    张铁笑了笑,爬上牛车,就坐在一堆麦秆上,和老头一起往契夫里驶去。

    “小伙子,你好像不是契夫里村的人,你到哪里找朋友还是亲戚?”老头问道。

    “嗯,我的确刚来布拉佩不久,我这次到契夫里,是听说那里有许多人家养了蚯蚓,想去看看!”看到这个老头有可能就是契夫里的本地人,张铁的“洞穴野人生存模式”瞬间启动。

    “蚯蚓,那有什么好看的?”赶着牛车的老头奇怪的问道,“那不是只有鸡和鸭子才感兴趣的东西吗?”

    “蚯蚓最大的作用可不是用来做动物的饲料啊!”张铁脸上显露出一个虔诚而纯洁的表情,“把这些小动物放到野外的地里的话,它们会让大地上的土壤在春天到来的时候变得更加的肥沃,更加肥沃的土壤就能让大地的生机更加的旺盛,让一切都欣欣向荣,那些小东西可是大地之母尕雅送给这片大地的礼物啊!”

    听到张铁这么说,赶车的老头脸上闪过惊讶的神sè,他重新打量了张铁一遍,“你还是格瑞匹斯教派的信徒?”

    “是的,我以前住在黑炎城,就是在哪里,我接触到了格瑞匹斯教派,我是他们的奉献者!”张铁微笑着说道。

    赶车的老头犹豫了一下,“契夫里村和周围的许多村子确实有不少人在养蚯蚓,你说的很有道理,不过如果你想凭着你的道理让养蚯蚓的人白白把他们养的蚯蚓送给你,估计很困难,不过你也可以去试试,或许真的有人愿意这样做!”

    “我当然不会让人白白把蚯蚓送给我,不管怎么说,那些蚯蚓也是他们的财产,事实上,我打算把他们养的蚯蚓买下来,再把蚯蚓放掉!”

    “买下来,你要把那些没用的东西买下来?”老头更惊讶了。

    “当然,就算作为格瑞匹斯教派的虔诚信徒,教派的教义中也没有告诉我们为了做一件正确的事就可以掠夺别人的财产或者让别人吃亏来支持你啊!”

    听了张铁的话,过了几秒钟,赶车的老头稍微有点不好意思的小声的问张铁,“那个……如果要买的话,你打算出多少钱呢,我家里也养了一池的蚯蚓!”

    张铁也没想到这么快就能遇上一个养蚯蚓的人家,真是刚想瞌睡就有人送上枕头啊。

    “那你觉得我要出多少钱才会让契夫里村那些养蚯蚓的人把他们养的蚯蚓卖给我呢?”张铁反问了老头一句。

    “只要你能为一池蚯蚓出得上20个……不,只要18个银币的价钱,我估计许多人家都乐意把那些没有多少用的小东西卖给你!”老头的脸微微有些发红,和一个想要做好事的年轻人为原本没有人要的一些小东西讨价还价让老头感觉有点不太自在。

    真是个可爱的老头,张铁在心里笑了笑。

    “那么,我就一池蚯蚓出21个银币好了……”张铁一本正经的说着,脸上一片悲天悯人的姿态,“只要能让那些可爱的小东西重新回到大地之母尕雅的怀抱,能让这片大地的生机更加的旺盛,就算多出一点钱也没什么的。”

    张铁这么一说,老头更加的不好意思了。

    牛车在乡间的小路上晃晃悠悠的走着,在走出了田边的小道以后,路才宽敞了一些,变得可以让两辆牛车交错而过,不过路面的情况依旧不好,张铁坐在牛车上和那个老头聊着天,也渐渐的知道了许多的事情。

    老头叫哈里,是契夫里村地地道道的农户,契夫里村养蚯蚓的人的确不少,周围的村庄里也有不少人在养,这里的人养蚯蚓,一个是因为养蚯蚓方便,第二个确实是养了蚯蚓用它来**鸭饲料的话以后可以节省不少的粮食。

    在经过十多分钟的摇摇晃晃的颠簸以后,张铁终于到了契夫里村,那是一个只有100多户人家的小村子,这个小村子平时很少有外人来,特别张铁还是一个华族的少年,张铁坐在哈里的牛车上一进村,就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

    “哈里老头,坐在你车上的这个华族少年是谁啊,是不是汉娜的男人……”有人在路边旁敲侧击的问道。

    “去去去……”哈里老头不耐烦的挥舞着鞭子,就是不说张铁是来干什么的,待到人少的时候,他才有些紧张的转过头来小声对张铁说道,“这个……我们家的蚯蚓……”

    “放心,我一定先买了你们家的,才会考虑别人家的!”几年杂货店打工的经历已经锻炼出了张铁的一双眼睛,他自然知道哈里老头在担心着什么。布拉佩的民风是淳朴,但也没有淳朴到跟钱有仇的程度,特别是在农村里,这里的农村和所有地方的农村一样,除了在收获的季节能卖一点粮食之外,平时所有人家里挣外快的机会并不是很多。

    张铁很快就看到了哈里家里养蚯蚓的地方。

    那是一块直径只有七八平米,用砖头和水泥砌在地上的一个三十多厘米深的小池子,小池子的周围插着一圈防止鸡鸭进来刨食的篱笆,那个小池子上面用一些稻草盖住,遮住阳光,而稻草的下面,整个坑里,则堆着一些似乎是牛粪与一些鸡鸭粪便还有土壤混合起来的堆积物——

    这就是人们养蚯蚓的地方,用点牲畜的粪便和垃圾堆起来以后,盖上稻草就可以不用管的鸡鸭饲料来源地。

    张铁知道,自己的全部希望,还有那个神圣的,救赎的奇迹,就埋在这个肮脏的粪堆和垃圾之中。

    第一次,张铁对造物主置于每一个生命身上的安排充满了敬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