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二十章 放生
    “爷爷,他是谁?”

    就在张铁和哈里站在那个蚯蚓池旁边打量着那个粪土堆的时候,一个少女提着一只挤牛奶的奶壶,从哈里家房子后面的草地边走了过来……

    走过来的少女卷着袖子,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团纹衬衫,衬衫外面罩着一件蓝色的紧身马甲,下身穿着淡蓝色的裙子,裙子上还有一圈围裙,这个装束,是布拉佩及整个安达曼联盟农家少女最喜欢的打扮。

    少女十**岁,看年龄似乎比张铁还要大一点,长得很好看,头发上扎着一个头巾,耳边垂着两条金黄色的大辫子,红扑扑的脸蛋和扑闪扑闪的眼睛在阳光下闪耀着青春的色彩,少女身上的紧身马甲把她腰部和胸部的曲线有些夸张的勾勒了出来。

    这些农村的少女,身体发育得比玫瑰社的那些女生还要惊人。不过她们的美丽却别无二至。

    张铁只看了这个少女一眼,就感觉微微有点害羞起来,这个端着奶壶,看起来又青春又干练的少女,本身也是一头小母牛。而所有的母牛对这个年纪的张铁来说都有着巨大的杀伤力。

    “汉娜,这是我们家里的客人,来买蚯蚓的!”哈里解释道。

    “来买蚯蚓?”刚刚挤过牛奶的汉娜端着奶壶走了过来,好奇的打量了张铁几眼,居然直言不讳的问张铁,“你不会是骗子吧!”

    “当然不,我和你爷爷商量好了。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张铁微笑着说道。同时又忍不住悄悄打量了一眼这个姑娘那比莎娃和爱丽丝还要巨大的胸部,g罩杯,凭借着在玫瑰社女生中锻炼出来的眼力,张铁一眼就估计出了汉娜的尺寸。真是头小母牛,张铁又悄悄的咽了一下口水。

    “你很有钱吗,为什么会来买这种没有人要的东西呢?”

    “理想和信仰是不能用钱来衡量的!”洞穴野人生存模式下的张铁一言一行都让人挑不出什么毛病。

    少女用狐疑的眼光打量着张铁。

    “汉娜,这个年轻人是格瑞匹斯教派的虔诚信徒……”旁边的老哈里又把张铁和他说的鬼话重新说了一遍。

    这种谎话的确能够让人信服,毕竟。面对着这些到处都是的小东西,哪里会有白痴过来专门花钱买蚯蚓的呢。

    在听到老哈里的解释后,汉娜看着张铁的眼神依旧流露的了一丝兴趣,一看到自己孙女对这个黑头发的小子流露出的这种表情,作为过来人的老哈里一看,连忙把汉娜支开了,“汉娜。你刚刚挤了牛奶吗?还不赶紧把牛奶拿到厨房里滤一下,然后再煮出来,放久了就不好喝了。”

    老哈里可不想为了几个银币把自己的孙女给搭进去,所有女人被男人骗上床和搞大肚子之前,都是从对那个男人感兴趣开始的。谁知道张铁这种外来户能在布拉佩呆多久,可不能让这小子把汉娜的肚子搞大以后拍拍屁股跑了。就算这个小子是格瑞匹斯教派的虔诚信徒,可格瑞匹斯教派里也没有不准他把别的女人肚子搞大的教条啊。

    汉娜端着奶壶走了,临走之前,又转过头来看了张铁一眼。

    看到汉娜走了,张铁则和老哈里继续聊起蚯蚓来。老哈里把那堆粪土堆上盖着的稻草收起来一小部分,用旁边的一根小棍子往里面戳了一下。扒开一层粪土,张铁就看到十多条见了光的蚯蚓在粪土下面涌动着,一条条蚯蚓都连忙把自己的身体蠕动着缩到泥土里。

    这些蚯蚓长得都很肥大健壮,如果没有自己的话,这些蚯蚓最后的命运就是成为鸡鸭的饲料。

    “这么一个坑中大概有多少条蚯蚓?”张铁问老哈里。

    “起码有十万条吧,谁都没数过,反正这个东西繁殖得非常快,生殖能力很强,每条蚯蚓一年要产卵三四次,每次都有几十个,一条蚯蚓一年就生出上百条来,我们经常都从这里面铲出一些蚯蚓来作为鸡鸭的饲料,只要随便再弄点垃圾和牛粪堆上去,几天的功夫那些新蚯蚓又长出来了,从来没见少过!”

    “你这里有工具吗,要把这一池子的蚯蚓和粪土一起拉到野外找个地方埋起来我空着手可不行!”

    “当然有,我家里有拉牛粪的板车,还有铲子,如果你一个人干不了的话,两个银币一天,我还可以为你找两个帮手!”

    “那好!”想了想的张铁直接掏出钱袋,从钱袋里数出二十五个银币交给了老哈里,“21个银币是买蚯蚓的钱,1个银币是我租用你家车子和工具的,还有3个银币你帮我在村里找一个帮手来就行!”

    拿着银币的老哈里脸上一下子就露出了笑容,不一会的功夫,一辆还散发着牛粪味的人力板车,两把铲子,还有一个体格壮实的青年就出现在张铁面前,那个青年,也是老哈里的孙子,汉娜的哥哥。

    没想到家里的这堆蚯蚓还能卖到21个银币,自己今天也能挣上3个银币,连租用一下工具都有钱,汉娜的哥哥和老哈里一家人都非常高兴。

    慷慨的人到哪里都会受到欢迎。

    工具一拿来,张铁就和汉娜的哥哥一起甩着膀子干起活来,在把盖着蚯蚓的那些稻草扒开以后,两个人直接就把小池子里的蚯蚓连着那些粪土一铲子一铲子的铲到了车上。

    张铁心里充满了激动,没想到今天的事会进行得这么顺利。

    体力已经大不如前的张铁拿铲子干了不到三分钟后就累得气喘嘘嘘,杵着铲子在一旁休息,汉娜的大哥却是越干越有劲儿。

    “呵呵,你歇着吧。这点活我一个人就能干完了!”看到张铁那种弱不禁风的样子,汉娜的大哥笑呵呵的更是把铲子舞得飞快。只几分钟的功夫。拉牛粪的小车上就装满了,这么一车,怎么也有上万条蚯蚓了。

    看到那些蚯蚓在车上翻滚着,张铁连忙又拿来一些稻草盖到车里的土堆上,为那些可爱的蚯蚓把光线遮住。

    “这一车要拉到哪里?”汉娜的大哥问张铁。

    “对附近的地形我不是很熟悉,你觉得哪里合适,可以让这些蚯蚓安家的话我跟着你走就行了!”

    最终,汉娜的大哥亲自推着车。把张铁带到了契夫里村南边的一条河沟边上,这条河前两年挖过,河边的河堤下面都是河里挖上来的淤泥,河边种的树很多,再远处就是菜地,菜地里那些烂菜叶之类的东东,许多人都把它堆到了靠近河边的一大片长着草的凹地上。张铁看了看,发现这里的环境还真的挺适合蚯蚓生存。

    张铁亲自拿着铲子在那片凹地的附近把土铲开看了看,这里的地下土质松软,还真的有不少蚯蚓生活在这里,土一被铲开,见光的蚯蚓们就一条条往土里缩去。

    对那些以前生活在小池子里。存在的意义就是有一天变成鸡鸭饲料的蚯蚓来说,这个地方,虽然不是天堂,但也和世外桃源差不多了。

    既然决定选择这里作为蚯蚓的放生之地,那生下来的事也就简单了。张铁和汉娜的哥哥一起动手。在这边的地上又挖出一个深度差不多有三四十厘米左右的坑来,把车上的那些粪土连着蚯蚓一起铲到他们挖出来的坑里。土坑上面再撒上一层细土,车里的那些蚯蚓,也就在这个地方安家落户了。

    这个放生蚯蚓的过程,简直就像是土木作业,张铁和汉娜的哥哥一干差不多就是一整天,才堪堪把老哈里家里面的那个蚯蚓池中的蚯蚓和粪土一起清完了95%,最后那个七八平米大的池子里,只剩下簸箕大的一块地方没动,老哈里说给蚯蚓池留个种,省得再到外面去挖,在这个池子里再加上一些粪土和垃圾的话,用不了一年,这个池子里的蚯蚓又能全部装满了。

    就这么一整天,张铁和汉娜的哥哥拉着车在契夫里村来来回回的走了许多趟,张铁买蚯蚓的事情也一下子在村子里传开了,整个契夫里村的农户都知道契夫里村来了一个格瑞匹斯教派的虔诚信徒,想把大家家里养的蚯蚓放生到野外的自然当中去,这个人不仅虔诚,还很慷慨,老哈里家今天一下子就赚了25个银币,在契夫里,一天就能赚这么多的外快,这已经是一个让人羡慕的数字了。不就是一点蚯蚓么,那玩意儿还能卖钱?

    张铁的慷慨让他在老哈里家里受到了热情的招待,享受了一顿免费的午餐和一顿免费的晚餐,因为张铁心系着救赎之果的事情,所以等到晚饭之后,张铁也无心在老哈里家里多做逗留,想马上回到自己的住处看看那颗小树有没有结出什么果实。

    经过了这么一天之后,汉娜对张铁变得更有兴趣起来,在吃饭的时候,不停的对着张铁问东问西的,看到张铁要走,老哈里才悄悄松了一口气。并吩咐汉娜的大哥架着牛车把张铁送到托卡尼斯小镇。

    在走出老哈里家里的时候,张铁吓了一跳,一大堆人就等在老哈里家门口,似乎就是在专门等着他出来一样。

    “这个坐在牛车上的黑头发的年轻人就是那个虔诚的格瑞匹斯教派的信徒……”人群中有人大叫了一声,许多人一下子围了过来。

    “还要蚯蚓么?我家也养了不少蚯蚓……”

    “我家也有!”

    “我家的蚯蚓池比老哈里家的还要大,里面的蚯蚓比老哈里家的还要多,我只要20个银币,全部卖给你……”

    “我只要19个!”

    看到周围一大堆人七嘴八舌,一下子弄得自己头都晕了,张铁站在牛车上大叫了一声,“安静!”

    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一起看着站在牛车上的张铁,当过铁血营军官的张铁自战场下来以后身上就有一股特别的说一不二的气质,这个时候绝对镇得住场面。

    “大家先回去吧。以后几天我都会再来,契夫里村的蚯蚓我都要了。一家一家的来,就只要大家家里蚯蚓池子里养的,野外挖来的我不要,价钱还是和今天的一样!”

    张铁一说,所有人都满意的离开。

    汉娜站在家门口,看着站在牛车上的张铁两句话就把众人劝了回去,眼神一闪一闪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张铁不知道。作为一个华族少年,样子又长得俊秀,和农村里那些五大三粗的少年们截然不同的自己在这个村子里的许多女孩子眼里,他整个人,其实都充满了一种奇异的“异域风情”。这种奇异的“异域风情”和他在村子里所做的事情,会让许多像汉娜那样的女孩子对他感兴趣。

    ……

    等张铁回到他租住的地方的时候,天色已经彻底暗了下来。格林夫妇的一楼依旧在这个时候响起了小提琴的声音,二楼的那对小夫妻家中传来小孩子玩闹的声音,三楼依旧空无一人,只是在自己房门的门上,被人贴了一张小纸条。

    “昨晚不好意思,感谢你的照顾。如果弄脏你衣服的话,你可以把衣服拿到楼下,放到我门口,我会帮你洗干净。——琳达”

    原来那个女人叫琳,似乎来登门找过自己了!

    这件小事到今天他已经不放在心里了。一个喝醉的女人,没必要为这个和她计较。张铁笑了笑,撕下字条,打开门走到了屋里。

    此刻的张铁,内心早已经沸腾了起来,只是强自让自己保持镇定。

    耐心是美德!张铁再次提醒了自己一遍。

    因为身上今天流了太多的汗,干的活也算不上干净,张铁整个人身上还带着一股粪土和垃圾的怪味,在进入黑铁之堡前,张铁用十分钟的时间给自己洗了一个澡,换了一身衣裳。

    ……

    欢迎您降临黑铁之堡,英俊伟岸的堡主大人!

    当这行字迹慢慢消失的时候,张铁深深吸了一口气,走向那颗小术。

    小树没有让张铁失望,或者说那真实不虚的因果法则没有让张铁失望,就在小树中央的枝丫上,此刻,两颗果实已经静静的挂在了那里。

    那两颗果实,都是救赎之果,一颗淡绿色,一颗已经变成粉红色,就像两个桃子一样,一个成熟,一个还未成熟。

    淡绿色的那颗救赎之果是“黄金独角仙的力量”,还未成熟。张铁也不用看,张铁只是把自己的手伸向了那颗粉红色的心形桃子。

    ——救赎之果——蚯蚓的感恩,已经成熟,使用方法,采摘下后直接食用。注意,果实不可带离黑铁之堡,在采摘十二个小时后,其果实内的能量和元气将逐渐流失。

    ——此果实可以让堡主大人的身体伤势的恢复度增加1.3%。

    二十多个银币!1.3%的身体恢复能力!这样的结果让张铁恍惚了一下后就大笑了起来,这一刻,张铁明白了,钱,很重要,但它不是一切价值的衡量标准。如果不是那些蚯蚓,自己的身体想要再恢复,再花多少钱都已经不可能。

    或许,这个时代的人和大灾变之前的人类一样,已经习惯用钱去衡量一切的价值,自己今天放生的那些蚯蚓,最少七八万条应该有了吧,那七八万的生命,在某些人的眼中,就是几个银币的价钱。但所有的生命,都是造化的显现,一切造化所显现的东西,都是无法用钱去衡量的,在造化的眼中,一颗有生命的小草,一条不起眼的蚯蚓,或许比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更有价值。

    一个人所谓的富有,究竟是要用人类自身的眼光来衡量还是要用造化的眼光来衡量呢?或者,一个真正富有的人,就应该是那种无论是从人类的角度上来说还是造化的角度上来说都应该是富有的才对,只有那样的富有,才会是真正的富有!

    张铁的脑海之中闪过一丝这样的明悟。

    那颗心形的救赎之果带着一股让人闻起来就全身毛孔都要兴奋得张开的奇异气息,在把这颗果实摘下吃到了肚子里后,整个果实就化为一股像蚯蚓一样蠕动着的暖流走遍张铁的全身。张铁明显感觉到自己身上一些不对劲的地方在那股暖流蠕动着经过以后就变得舒服起来。

    吃这个果子的感觉真的是太舒服了,整个过程,就像有无数的小手从内到外在为张铁做按摩一样,以至于果实的效果早就过去了,张铁还是坐在地上回味了良久才站起来。

    站起来的张铁做了几个动作,细细的感受了一下自己此刻的身体。此刻的身体,虽然只是恢复了1.3%,但张铁还是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比以前好了一些,因为现在的身体很差,所以这原来体质1.3%的恢复度,让张铁感觉得非常明显。

    只要在这里坚持几个月,自己早晚会有恢复成正常人的那一天,张铁在心里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按照这样的速度,张铁知道,自己在三四个月内就能奇迹般的再次恢复过来。或许等自己恢复过来的时候整个三十九师团的铁血营的休整都还未完成,毕竟这一次对铁血营来说,真个是伤筋动骨了。

    如果自己完全恢复后要不要再回铁血营?这个问题让张铁犹豫了一下,张铁知道,如果这一次自己经历这么恐怖,被一堆人断定要成为废人的伤势都能再若无其事的回去,那自己在整个铁角军团中就算真正“出名”了,恐怕许多人到那个时候就要开始怀疑自己编出来的那个雷击的谎话了。再怎么牛掰的后天性雷击功能症候群也不可能牛掰成这种样子。

    铁角军团可不是黑炎城,如果自己引起了某些人的注意,那张铁都不敢肯定自己是不是真的在任何情况下都能保守住黑铁之堡的秘密。

    这个问题让张铁陷入到纠结中,不过刚刚纠结了几秒钟,就被张铁丢到脑后了,管他的,反正无论是自己伤势的恢复还是铁血营要完成这次休整和整编起码还要三四个月,到那个时候再说吧。

    这么想着,张铁轻松了下来。

    因为今晚时间比较充足,张铁在黑铁之堡内修炼了一阵,继续用精神力“加工”出两条束缚之链,然后又修炼了一下两个算盘的《珠心神算》,让自己的精神力恢复了一些。最后才心满意足心安无比的睡去。

    在以后的一段时间,张铁成为了整个契夫里村最受欢迎的人……

    (今天5500字大章奉上!感谢大家的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