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一章 契夫里最受欢迎的人
    契夫里村外的一片空地上,堆着一大片晒干的麦秆垛,契夫里村许多人家的麦秆,都堆放在这里,那一捆捆的麦秆垛堆放在这里,变成了一座座高高低低的小山,再加上这片地上散乱零碎的那些麦秆,就像一个厚厚的地毯一样,即使让人从高处跳下来也摔不着,这片地方,也成了整个契夫里村最受孩子们喜爱的最天然,最好玩的儿童乐园。

    为了玩捉迷藏的时候让人找不到自己的藏身之处,许多高高的麦秆堆下面,已经让契夫里的那些孩子们掏空成了一个个的藏身之所,在把进出洞口的麦秆垛堵好以后,就算是让个人在里面睡一个晚上都没有问题。

    麦秆堆里透气,暖和,而且很软。

    整个堆麦秆的地方就是契夫里村的一个小迷宫。

    当然,这个地方,不是只有孩子们才喜欢,张铁也很喜欢。

    此刻的契夫里,天上已经出现了星星,这个时候,正是契夫里的那些毛孩子们在黄昏前被叫回家吃完晚饭,现在吃完饭后正约着小伙伴准备出来玩的时候。

    在孩子们被大人叫回家吃晚饭到再次出来玩的这一段时间,整个麦秆场有两个多小时处于一天中的空闲状态。这两个多小时,对许多人来说,已经可以干很多的事情。

    从前天开始,张铁就爱上了这里。

    在前天放生完毕后,张铁路过这片麦秆场,然后他看到了留着两个金黄色的大辫子的汉娜,汉娜藏在一片麦秆堆后面,露出头来,向走在她大哥和另外一个村里帮工身后的张铁悄悄招了招手。当天的活已经干完了。张铁就让两个帮工先回去,自己则找了个借口在原地休息了一下,然后就鬼使神差的走到了那片麦秆堆里。

    汉娜拉着张铁的手,什么话也不说,在麦秆堆里转了几圈之后,就来到了一个麦秆堆的下面,汉娜从麦秆堆的下面扒开一捆麦秆垛,那个麦秆堆下面就露出了一个洞口,拉着裙子的汉娜笑了笑。腰一低就钻了进去,张铁也跟着钻了进去。

    张铁一钻进去,汉娜火热的双唇已经主动贴了上来,一双手更是摸向了张铁裤子上的皮带。

    身为男人这个时候还有什么好犹豫的,于是后面的事情自然不用多说。

    两个人孤男寡女。,一点就着。

    在麦秆堆里做这种事张铁还是第一次,感觉确实刺激无比,又充满了乐趣。

    从那天开始,张铁也喜欢上了这片麦秆堆,汉娜每天都会在黄昏的时候在老地方等着他,然后张铁在每天收工之后也会找个借口到这里和汉娜幽会。

    就像今天一样。

    张铁也记不清汉娜是第几次开始收缩般的痉挛。只是每一次,被汉娜解下来垫着她身下的围裙都会被淋湿一大片。原来女人的围裙还有这种作用,张铁第一次了解到。

    每次当汉娜的身体开始痉挛抽搐的时候,汉娜都会失神一样情不自禁的尖叫。所以每次一到这个时候张铁都连忙吻住汉娜的双唇。

    张铁也很享受这种痉挛抽搐的感觉,不仅是身体上的,心里上也很有成就感。

    汉娜这一次痉挛的时间特别长,足足有三四分钟。张铁也没有动,他压在汉娜的身上。只是吻着汉娜,咂着汉娜的舌头,感受着汉娜舌尖上那冰凉冰凉的味道,偶尔用自己此刻被紧紧包裹着的地方轻轻动两下,让汉娜再次情不自禁的颤抖起来。

    张铁喜欢看女人被自己压在身下失魂落魄的样子。

    从天堂回到人间的汉娜依旧感觉到了张铁在她体内的坚硬,此刻的汉娜,依旧浑身发软,感觉再也没有力气了,垫在下面的围裙已经完全湿透,好像有点肿了,这样的疯狂,汉娜以前从未经历过,从第一天开始,她就感觉张铁就像一只怪兽一样,每天都在疯狂的长大着,一天比一天强,每次似乎要把她撕成碎片。想到第一次看到张铁时张铁用铲子用上两分钟就气喘吁吁的样子,汉娜怀疑这个坏家伙那个时候一定是装的。

    “还……没出来吗?”满脸通红的汉娜喘息着问张铁。

    “你说呢?”张铁坏笑着,又调皮的的动了几下。把汉娜的身子撞击得乱颤。

    “啊……停下来好吗,我知道你在等什么,从你第一次看我的眼神我就知道,不要举着我的腿了,把我的腿放下来好吗,已经很酸了……”

    汉娜此刻的裙子已经掀开,圈在腰下,内裤褪到膝盖上,一双雪白的腿还穿着细跟皮鞋,两条丰满的美腿被张铁按着蜷曲起来,并排在一起,两腿打开,膝盖顶在自己胸前。

    张铁把汉娜的腿放了下来。

    汉娜用手解开了自己穿着的紧身的马甲,把马甲从身上退下来一些,再把马甲下面衬衫的纽扣和前扣式的胸衣解开,那一对巨大雪白的g罩杯立刻就溢满而出。

    汉娜用两只手挤了挤,变出一条深不见底的丰满柔软的沟壑,然后妩媚的看了一眼张铁,咬着张铁的耳朵,“来吧,你这个坏东西,我嫂子昨天教我的……”

    双眼冒光的张铁于是换了一个更好玩的姿势……

    ……

    二十分钟后,张铁第一个从麦秆堆里走了出来,整个人神清气爽,看了看天色,今天比昨天又多玩了一会儿,就像自己第一次看到汉娜时她在刚刚挤完牛奶一样,汉娜这头小母牛,果然很会挤牛奶。

    满脸红晕的汉娜也从麦秆堆里钻了出来,一边出来一边整理着自己的裙子。

    张铁帮汉娜整理了一下衣服,再帮她把马甲上的绳子系紧。

    两个人互相帮对方捡了一下沾在对方身上和头发上的草屑,然后相视一笑。

    “明天你还来吗?”汉娜留恋的看着张铁。

    “我明天在布拉佩有事情,要耽搁一天,后天再过来!”张铁解释说道,挂着一个“铁角军团后勤部综合后勤支援处第九装备科科长”头衔的自己。从出院的第一天到第九装备科露了一次脸之外,差不多两个星期了,自己连照面也不去打一个,前线还在打仗,就算是一个养老的职位,自己这么懒散好像也有点不好意思,是应该去打个招呼了。

    “那我后天还在这里等你啊!”

    “好!”说到这里,张铁突然心中一动,“你需要什么礼物吗。我从布拉佩给你带回来!”

    汉娜歪着脑袋想了想,“那就帮我带买一包啤酒酵母吧,再过几天就是啤酒节了,那个时候我们这里的每个女孩都要把自己酿的啤酒拿出来,家里的啤酒酵母好像已经不多了。你就帮我再买一包!”

    “好!”两个人在麦秆堆前吻别,然后各自有些小心翼翼的从不同的方向离开。

    既然是偷情,两个人都非常的小心。

    ……

    张铁刚离开麦秆堆没几分钟,还没有走出契夫里村,就遇到了正出来找汉娜的老哈里。

    看到张铁的老哈里也愣了一下,“张铁,有没有看到汉娜……”“没……没有!”有些做贼心虚的张铁有些结结巴巴的否认。

    “今天这么晚了。怎么你还没走吗?”老哈里用疑惑的眼神看了看张铁。

    “这个……今天有些累……干完活后我一个人休息了一下,醒过来才发现有点晚了!汉娜应该就在村里,或许她去找朋友了,不和你聊了。夜路不好走,我还要赶回去呢!”张铁连忙落荒而逃。

    看着张铁急匆匆跑掉的样子,老哈里感觉似乎哪里不对劲……

    ……

    今天放生完蚯蚓后又和汉娜折腾了两个多小时,最后一个人走着夜路回到了托卡尼斯小镇。在小镇上的一家餐厅中随意吃了一顿晚饭,最后才找了一辆马车回到他租住的房子那里。

    今天的张铁。比平时回来的晚了很多,差不多十一点多才回到了住所,这个时候,住所里住在一楼和二楼的人已经基都睡了,为了不打搅别人休息,张铁蹑手蹑脚的上了楼梯。

    ……

    “琳达,我送你回来,不请我进去喝一杯咖啡吗?”张铁才走上二楼,就听到三楼的楼口传来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

    妈的,这个时候还想到人家屋子里喝咖啡,你***是想让人家喝你的牛奶吧!一听这个声音,张铁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不过这种事很正常,也和他没关系,他只是感觉那个男人有些虚伪。

    “不了……今天有些晚了,谢谢你送我回来,我有些不舒服,改天吧!”住在三楼的女人明显知道那个男人想干什么,所以稍微犹豫了一下之后,就拒绝了那个男人“喝咖啡”的要求。

    “你不舒服吗,哪里不舒服,我看看!”男人的声音已经带着一丝急切。

    “不用了,我酒喝多了一点,一个人休息一下就好了……啊!”

    等到张铁上到三楼的时候,就看到三楼有些昏暗的楼梯间内,一个衣冠楚楚的男人正抱着三楼的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则极力抗拒着,抓着男人的手,让那个男人不要在她身上乱摸,同时偏着脑袋,不想让那个男的亲到自己。

    张铁的脚步声让两个人一下子停了下来,那个女人看到张铁,似乎感觉有点难堪,那个四十多岁的男人看到张铁,则微微皱了皱眉头。

    这种事与自己无关,张铁也不想管,看了两人一眼就随即上了楼,那个男人一直盯着张铁,在发现张铁是楼上的租户之后,皱着的眉头才松了下来,然后又开始动作了起来。

    等到张铁上到四楼准备打开自己房门的时候,楼下那个男人的动作,已经越来越大。

    “啊……不要……放开我,再不放开我就要喊人了……”那个三十多岁的女人传来一声惊呼。

    “琳达,我是爱你的,只要你答应我,做我的女人,你家酒厂的债务,我可以争取再为你缓上一段时间……”男人的声音已经喘息了起来。

    “啊……刚刚饭桌上你不是已经同意为我再缓一段时间了吗?”那个女人挣扎着。

    “那就要看你今晚的表现了。到这个时候还在给老子装什么圣女,我知道,你们女人在这种关头抗拒,不就是想多要点好处吗,你只要答应以后做我的情妇,以后在床上把我伺候舒服了,那就什么都好说……”男人的声音已经越来越急切了,两个人衣服的摩擦声也越来越大,“你……知道吗。琳达,从我第一眼见到你,我就想狠狠的干你这个的大屁股,一看到你的小嘴,我就想让你这个乖乖的跪在面前给我舔杆子。今晚你把我舔舒服了,以后什么事情都好说……”

    不仅动作在加大,男人口中的污言秽语也多了起来……

    “啪……”这是女人的手打在男人脸上的耳光的声音,随即那个女人的嘴就像被什么堵住,然后传来女人呜咽的声音,接着然后“哗……”的一声,似乎女人身上的衣服被人撕开了。

    原感觉这并不关自己的事,所以张铁也没打算多管闲事,但到了这个时候,钥匙都插在门里的张铁实在是听不下去了。转身就从四楼快速的来到了三楼。

    张铁来到三楼的时候,刚刚的那个男人,已经把那个女人压到了楼梯间的一个角落里,一只手捂着那个女人的嘴。一只手掐着那个女人的脖子,女人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撕开了一些。那个男人已经准备要用强了。

    张铁冲了上去,一把掐住那个男人的脖子上的静脉要害把那个男人从那个女人的身上揪了过来。被张铁一下子掐在脖子上特殊位置的男人一下子就感觉自己的脑袋有点发晕,情不自禁的就放开了那个女人。

    在经过一周的放生之后,此刻张铁身体的恢复度,已经和正常人差不多,手上也有了一把力气,战场上锻炼出来的杀人经验更是丰富无比,这个男人在张铁的手下,简直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就被张铁掐车脖子摔在了地上,一下子摔得晕头晕脑,隔了十多秒,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然后还不等他开口,在铁血营早已经杀人如麻的张铁哪里会和这种人渣废话,直接一个军中格斗术的关节技扭住这个男人的手,然后蹲在这个男人的身边,正手一下反手一下的抽了就连续抽了这个男人十多个耳光,那个四十多岁的男人瞬间就被张铁打成了猪头,一脸鲜血横流。

    “再让我在这里看见你,我把你剁了拿到街上喂狗你信不信?”

    男人惊恐的看着此刻满身煞气的张铁,张铁身上的煞气,都是在战场上杀人杀出来的,就算实力不在,但一冷下脸来就能有一种让人胆战心惊的力量。

    男人被打得说不出话来,只是用力的点着头。

    张铁一脚踢在这个男人的身上,“滚!”。

    男人连滚带爬的从三楼往楼下跑去,因为楼道有些黑暗,在楼梯上还跌了一跤,像皮球一样的滚到了二楼,最后才从二楼狼狈而走,连回头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一直把这个男人打跑,张铁才转过头来,看着此刻正站在三楼的房门口,用两只手遮着胸前衣服被人撕开的女人。

    “你没事吧?”张铁温和的问道。

    “谢谢!”那个女人的一半站在阴影中,低低的说了一声。张铁看不清女人脸上的表情,但萤石灯下女人腰部以下的曲线却非常引人犯罪,女人穿了一条超短的印着碎花的紧身包臀裙,裙下是一双穿着高跟鞋的美腿,成熟女人的性感身材一下子展露无疑。

    怪不得那个男人变身禽兽呢!张铁悄悄在心里嘀咕了一句,换做自己大半夜的把这么一个女人送回家,到了女人家门口,保不准也有些冲动啊。

    “那就早点休息吧!如果这个人以后再来找你的麻烦你叫我就行!”张铁再看了这个女人一眼,然后就上了楼。

    那个蜷缩在阴影中的女人一直等听到张铁上楼之后打开房门进屋的声音,才掏出钥匙,也打开了自己的房门。

    那天因为醉酒,楼梯间灯光又有些暗,吐了张铁一身的她已经记不清张铁穿着军装的模样,她一直把张铁当做了一个小孩,但此刻张铁展现出来的那种简直不是十五六岁少年所具有的那种狠辣和实力,还有正义感,一下子就颠覆了他在这个女人心中的印象。

    想到那天自己在张铁那里住了一晚,第二天自己从张铁的客厅里狼狈而逃,张铁穿着一身睡袍在客厅里没心没肺哈哈大笑的可恶样子,女人心里对张铁生出了一种奇怪的感觉。

    ……

    回到自己屋中的张铁先洗了一个澡,然后就进入了黑铁之堡,在把今天的那个“救赎之果——蚯蚓的感恩”吃下肚子里以后,张铁的身体伤势已经恢复到了158%,比昨天又多恢复了一点,现在的张铁,终于感觉到自己彻底恢复到了得到黑铁之堡前的那种15岁少年的健康状态中,虽然没有强大的力量,但总算成为正常人了。

    ——检测到堡主大人的身体已经恢复到能承受魂劫果冲击的最低身体状态中,魂劫果可以使用。

    黑铁之堡内出现的这个消息绝对是张铁今天收到的最好的礼物,张铁大笑了起来。

    后面的时间,张铁在黑铁之堡内锻炼了一阵精神力之后,又凝聚出一条“束缚之链”,这才感觉有些累了,然后回到房间,心满意足的睡去。

    ……

    半夜,张铁被一声足以震动整个布拉佩的巨响从床上惊醒,惊醒后的张铁连忙来到客厅中,拉开了客厅的窗帘,只见布拉佩南边的一个地方,火光冲天,半个天空都被火光照得通红。张铁依稀记得那个地方是布拉佩的一个重要的后勤仓库……

    随后,凄厉的防空警报开始响彻了整个布拉佩。

    张铁呆呆的看着天边的火光和火光中天上那个若隐若现的飞艇,一个疑问出现在张铁的脑海之中,难道刚刚那声巨响,就是传说中的爆炸吗?

    长这么大的张铁还是第一次看到爆炸……

    (再次5400字大章节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