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三章 炼金师和秘密警察
    “长官,看到你没事,真是太好了!”不管是虚情还是假意,在丕平少尉看到张铁的时候,这个油滑家伙脸上那种松了一口气的神sè的确让人心中一暖,生不起对他的恶意,与这样的人物打交道,这是张铁在唐德杂货店里最擅长的,所以看到丕平少尉的张铁也没和他客套,而是直接一把勾住丕平少尉的肩膀,把丕平带到了办公室。

    做了这个什么科长两个星期了,张铁还是第一次来到修理厂的这个科长办公室。

    办公室布置得充满了军人的简洁风格,一张桌子,一个沙发,一个文件柜,墙上挂着几张蒸汽发动机和汽车的构造图纸之类的东东,除此之外半点多余的装饰都没有。不过张铁虽然这些天没来,但办公室还算打扫得很干净。

    来到办公室的张铁一屁股就坐在了沙发上,看着丕平少尉。

    “行了,别废话了,我知道你消息灵通,昨晚发生了什么事,说来听听……”

    丕平少尉也发现这个从铁血营下来的军官与别的人不同,更加的好打交道,看起来平易近人,但实际上也更不容易糊弄。做下属的,其实挺喜欢这样的长官,丕平少尉最怕的就是那种什么都不懂,但又什么都想管的老古板,如果第九装备科来了个这样的科长,那才是所有人的噩梦。

    张铁不知道的是,就在他没来这里打照面的两个星期中,他那种无所谓的态度反而被这里的人认可了,觉得他是一个好长官,好科长。

    在说出自己听到的消息之前,丕平少尉还打量了一下办公室的门口,确认了一下外面没有人。在亲自把门关好以后,才贼头贼脑的凑到张铁的身边。

    “我有一个朋友,就在防空营,他说昨晚死了不少人,咱们后勤部的一个重要仓库,被光辉之羽的飞艇给炸了!”丕平少尉小声的说道。

    “真是爆炸物吗?”张铁好奇的问道。

    “真的是爆炸物!”丕平少尉肯定的点了点头,“我听说这是太阳神朝那边对我们这边的报复,因为在前两天的时候,咱们的狂鲨飞艇晚上摸了过去。在他们那边司令部所在的战堡里投下了几颗重型的白磷凝胶燃烧弹,让那边死了不少人,士气也受到不小的打击,昨晚的行动就是光辉之羽对我们的报复!”

    张铁只感觉一阵无语,又是报复

    有时候国家与国家之间。军团与军团之间的较量,其实说白了和三五岁的小孩子打架没什么区别,就是你打我一拳,那我必须踢你一脚,谁都不想吃亏。只不过这种报复比起小孩子打架来更加的恐怖和血腥,也会让更多的人在这样的报复中丢掉xìng命。铁角军团的人被人砍了脑袋,所以铁血营的人必须上去。把对方的脑袋也砍下来,算是报复,军团的浮空部队在人家司令部所在的战堡脑袋上投下了重型的白磷凝胶燃烧弹,所以那边干脆也弄个飞艇来这边的后勤基地直接丢下了爆炸物。把整个布拉佩弄得鸡犬不宁。

    张铁觉得或许前线的战堡早就早防备着光辉之羽的偷袭。所以在前线找不到机会的光辉之羽才把战线往这边的后方延伸了过来,而且一下子还打在了铁角军团的要害上。因为运输能力的限制,后勤保障的确是铁角军团的要害之一。

    “它们的飞艇被我们打下来吗?”张铁问出这个问题后才感觉自己问得有点白痴,如果距离前线一百多公里的铁角军团的后勤基地都可以任由对方的飞艇来丢个炸弹后什么事都没有再拍拍屁股飞回去的话。那这场战争也不用打了。

    “打下来了,这才感觉有些麻烦!”

    “为什么?”

    “我听说咱们的防空部队确实把他们的飞艇打下来了。他们的飞艇就坠毁在布拉佩南边的二十多公里以外的地方,但是等我们的部队赶到那里的时候,对方飞艇上的除了死掉的几个人以外,其他的人都不见了踪影,这才是最麻烦的。现在谁都不知道飞艇上剩下的那些人跑到哪里去了。”丕平少尉叹了一口气。

    “我们在飞艇上发现的尸体不多,这就说明飞艇上的其他人都跑掉了,这才是让人最头疼的,因为谁都不知道那些家伙藏在什么地方,是逃了回去还是留了下来,如果对方有熟悉和潜伏在布拉佩的情报人员和那些逃跑人员配合着一起行动的话,谁都不知道那些人接下来会干些什么?如果那些家伙手上还藏着一个爆炸物的话,没准他们会直接冲到布拉佩的议会大厦里做人肉炸弹也说不定!”

    “人肉炸弹”这个词并不新鲜,对于黑铁时代的人们来说,这个词就是当初大灾变之前人类自相残杀的最悲惨最无奈的时代证明。

    而听了这些话后,张铁这才知道布拉佩现在的气氛为什么突然紧张起来,这不仅仅是因为昨晚上的爆炸,而是已经可以确定有对方的危险分子就潜伏在布拉佩的某个地方,即使穿着一身的军装,但张铁从出门到现在所在的这个后勤基地的路上,还是被人检查了三次军官证,最后才来到了“综合后勤支援处第九装备科”所在的修理厂。

    为了抓到那些人,驻守在布拉佩的一个师团的士兵今天全部走上街头了,开始设置关口盘查路人检查证件,这样做,即使无法马上把那些潜在的危险分子抓到,但至少可以把那些人的活动空间限制在一定的范围内,在最终把那些人抓到或干掉以前,这是对付那些人的唯一方法。

    “铁角军团有爆炸物吗?”炸弹这个词儿让张铁想到了一个他感兴趣的问题。

    “有。不过军团的爆炸物属于最重要的帝国战略物资,因为太稀少和珍贵,所有爆炸物的领用和使用,都要由军团长亲自批准签字才行,而在整个诺曼帝国,一切的爆炸物都由皇室控制着。能够制造爆炸物的帝国仅有的两位炼金大师,在与皇室联姻之后,都是帝国皇室长老团的成员!”

    炼金师,这是一个张铁只在传说中听过,在前两天《黑铁时代人族特殊职业初探》那本书中看到过的,无论是在传说中还是现实中都比丹药师还要稀罕十倍的,堪称黑铁时代最神秘,最富有,也是最恐怖的一个顶级职业。

    安达曼联盟的许多城市或许还能拼凑出几个阿比安这样的丹药师。但整个安达曼联盟,却没有一个炼金师,这些人终其一生都在与各种各样的奇怪石头和水晶打交道,只要有一块石头在手,这些人就像是无所不能的上帝一样。石头和水晶在他们手里,变成了可以战斗,修炼,治病,甚至是提高一堆金属和机器属xìng的宝贝,只要经过炼金师之手,许多普通的水晶和石头都能变得身价万倍。价超黄金,因为这些人真正有点石成金的本领,所以这个职业才被人称为了炼金师。炼金师这个称呼与其说是对他们职业工作的描述,不说说是人们对这个职业的**裸的羡慕。

    炼金师是这个时代唯一可以制造爆炸物的人。一个成为炼金师的人一辈子可能什么都会缺,但从来不会缺钱。像诺曼帝国这样的,只要发现有什么炼金师的等级已经可以制造爆炸物而那个炼金师又在帝国国内的话,直接皇室联姻。一句废话都没有,用血缘和家族关系把那个人绑在帝国的战车上。

    炼金师有许多的别号——“宝贝制造机”“会走动的金库”“无所不能的石语者”“冷兵器时代的热武穿越者”还有“人形核弹”。似乎是因为最后这个带有着浓重的大灾变之前科技sè彩的称呼,在布莱克森人族走廊的许多国家,都把能否拥有一个可以制造爆炸物的炼金师作为国家实力和地位的象征。

    曾经的安达曼联盟就曾把联盟的首席供奉的职位拿出来,并许诺了一大堆的好处,想吸引一个炼金师的加盟,可惜未能如愿。

    ……

    此刻,几乎就在张铁来到这个后勤基地的同时,在布拉佩南部三十多公里以外的一片荒野中,昨晚给布拉佩造成了巨大sāo动和损失的飞艇此刻已经残破不堪的散落在地上,这艘用来偷袭的飞艇通体被漆成黑sè,飞艇的吊舱超过15米,50多米长的艇体此刻已经烧得只剩下一个变形的刚xìng骨架,作为飞艇气囊的涂胶纤维布料此刻除了少量的残留之外,其他的都被烧成大片大片漆黑凝固的碳化物,散落在吊舱和飞艇骨架的周围,已经破碎的飞艇吊舱之中,一些穿着水蓝sè军服的尸体更是奇形怪状的躺着。

    一队穿着暗红sè军服的诺曼帝国的士兵已经把现场封锁了。而在封锁圈中,则是一群穿着黑sè风衣的人在那些太阳神朝士兵的尸体中寻找着什么,几个穿着帝**官制服的军人陪在那几个人身边。周围在戒严的士兵们也一个个悄悄的用奇怪的目光打量着那一群穿着黑sè风衣的人,看着他们手上戴着的血红sè的手套。

    这些戴着红sè手套的人是帝国所有最yīn暗最黑暗的一切故事中的主角,是诺曼帝国冷酷与血腥的另外一面的代表,如果说帝国的军人是一群猛虎的话,那么这群戴着红手套的人,则是帝国国内以腐肉为生的豺狼和喷吐着毒液的毒蛇杂交出来的奇怪品种。

    这些人来自帝国国内除军方以外的另外一个强力部门——帝国秩序审查委员会。这些人,是帝国秩序审查委员会下属的“国家秘密秩序维持jǐng察”。

    在诺丁堡,所有人都知道这些秘密jǐng察的头头诺顿子爵和林长江元帅互相看不顺眼。

    除了他们的上级,整个帝国,没有几个人喜欢他们。

    因为昨晚的那声爆炸,这些人就像嗅到馊臭味的苍蝇一样出现在了布拉佩,这本来是铁角军团的事,但是这些人非要硬插上一手。让这些人插手的原因有两个:第一,爆炸事件属于特殊国家安全事件,除了战场上的爆炸以外,帝国的所有爆炸事件的调查都由帝国秩序审查委员会负责。第二。按照帝国的法律,铁角军团对卡鲁尔战区的战区管辖权只在前线100公里的范围之内。布拉佩刚刚超出了这个范围,所以,虽然这起爆炸案的受害者是铁角军团方面,但帝国秩序审查委员会仍然有权对此进行调查。

    因为诺丁堡的帝国秩序审查委员会已经行文铁角军团,希望铁角军团方面配合这些秘密jǐng察调查这起爆炸案,所以这些人来到了布拉佩,所以即使再不情愿,被派来协助这些人的铁角军团的军官还是只能冷着脸。公事公办的完成自己的任务,并在对方询问到昨晚情况的时候,把铁角军团最晚的行动和发现向对方做了通报。

    这几个穿着黑sè风衣带着红手套的人中带头的是一个少校,一个满头银白sè的头发,眼睛像狼一样带着某种冷酷sè彩的三十多岁的男人。

    “少校。在我们的部队赶来这里以后,就把现场包围了起来,一直没动过。在离这艘飞艇坠落的500米以外的地上,我们的士兵发现有卡车的轮胎痕迹,那条痕迹向南而去,估计逃跑的那些人有人接应,我们……”

    一直在仔细检查这尸体的那个满头银发的那个男人脸上出现了一个没有温度的微笑。一抬手就打断了正在向他报告昨晚事情经过的那名军官的话头。

    “不用说了,后面的事情我已经猜到了,你们的人在十多公里之外的某个地方追上了那辆空无一人的卡车,然后人却一个没见到。然后你们追查那辆卡车的来历,发现那辆卡车几天前就在布拉佩被盗,再然后,你们判断飞艇上逃生的那些人。已经向南面逃跑了,对不对。上尉?”

    上尉脸上出现一个惊讶的表情,那脸上的语言就是一句话——你怎么知道?

    “上尉,恭喜你们成功的把太阳神朝的一干危险分子放跑了,在你们的注意力被那辆开往南边的卡车吸引住的时候,飞艇上剩余的那些太阳神朝的破坏分子,已经往北逃走了,如果当时你们能换一个方向去追的话,现在说不定已经没有我们什么事了,太阳神朝隐藏在布拉佩的那些间谍显然很清楚什么样的小花招能够让你们上当……”

    满头银发的少校毫不留情的说着,那个上尉已经被羞得满脸通红的说不出话来。上尉说不出话来,与这名上尉同属第二十一师团的一名少校在这个时候却还可以再争辩几句。

    “我们的士兵在昨晚已经尽力了,法兰卡少校,你只是在这里看了一眼,你又怎么能肯定从飞艇上逃跑的那些人在昨晚还会再往北边跑而不是往南边跑呢?”

    “我当然能肯定!”来自帝国秩序审查委员的法兰卡少校面无表情的说着,然后脱下他手上的手套,伸出一根食指,当着几个二十一师团军官的面,蹲下身,一下子把他的那根食指插入到地上一具尸体的脑袋上,那具尸体坚硬的头骨,在这个人的那根手指之下,就像一块豆腐一样被一插就插了进去。

    法兰卡少校用插进尸体脑袋的食指在尸体的颅腔内搅动了一下,然后再把沾着一些红白sè汁液和脑浆的食指抽了出来,直接放在了自己的口中,像品味什么美食一样闭着眼睛仔细品尝了起来。旁边的几个二十一师团的军官即使已经见惯了生死,但看着这种品尝死人脑浆的行为,还是不由脸sè有些发白,感到有些恶心,特别是法兰卡少校在品尝脑浆时候脸上的那种诡异笑容,更是让人心寒。

    良久之后,法兰卡少校睁开了眼睛,回味的咂了咂嘴,“这些人的脑浆里有苦石花的味道,这是太阳神朝的一种秘药使用在人身上的效果,用了这种药的人,在短时间内,身体的潜力会被激发出来,大脑也会很清醒,但生命却不会活太久,这种药一般只会使用在那些敢死队员的身上,服下这种药的人,在太阳神朝的军队中,他们唯一的目的就是去赴死,而不是逃跑,因为这些人跑回去反而是大罪。在来之前,这艘飞艇上的每一个人,都没准备再活着回去了,所以他们一定是往北边跑而不是往南边跑,往南边跑会撞在你们的前线上,而往北边跑,这些人才能进行最大的破坏,在布拉佩,有潜伏的太阳神朝的间谍在接应他们,他们的飞艇坠毁在南边为的也是给你们造成他们要逃跑的错觉……”

    “这依然是你的推测!”二十一师团的少校军官依旧脸sè有些发白的强辩道。

    “在飞艇上的这些人都是在飞艇坠毁时就死了的,逃跑的那些人也不可能身上一点事情都没有,里面肯定有受伤甚至重伤的人,在逃跑的时候无法治疗,即使生命力再强,那些人的伤势也肯定会恶化,伤势恶化就会行动不便,行动不便就会拖累队伍,当发现队伍被拖累的时候,以太阳神朝的风格,那些重伤的人就会被处理掉,只要我们现在往北找过去,避开主要道路搜索,一定能有发现……”法兰卡少校狼一样的眼睛看着他面前的几个二十一师团的军官,眼光一下子锐利起来,脸上却出现了一个微微有些不屑的笑容,“你们的长处在战场上,我来这里不是给你们做反间谍的启蒙老师的,我只希望如果事实证明我说的是正确的话,在接下来的时间内,在把那些潜在的破坏分子挖出来之前,就请你们不要干涉我在布拉佩的行动,我的时间很宝贵,不想为几个无关紧要的小角sè在布拉佩浪费太久。”

    几个二十一师团的军官一个个强忍着怒气互相看了一眼,然后点了点头,妈的,要不是上面把他们派过来,谁愿意和这些戴着红手套的家伙在一起。

    二十分钟后,在离飞艇坠落地点北边五公里以外的一个野外的土沟里,第一具尸体被发现,尸体被埋在地下,可是因为被埋的时间还不长的缘故,又因为是晚上匆匆被卖掉的,即使太阳神朝那边的人做了一些掩饰,但还是被法兰卡少校发现了。

    在离这具尸体不到两公里以外的另一个地方,第二具尸体又被发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