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五章 天堂的危机
    接下来的几天,张铁的生活过得无风无浪,虽然布拉佩的气氛依旧有些紧张,但张铁觉得那基本与自己无关,现在的自己,差不多就是一个“废人”,在后勤部的闲职上混吃等死而已,抓捕光辉之羽潜逃的危险分子这种事情,和自己有什么相干呢。

    抱着这种想法的张铁一点也不紧张,但张铁不知道的是,因为这次的身体的重伤未愈,他现在的灵觉,已经大不如前,对那些潜伏和逼近他身边的危险,他已经没有了以前那种灵敏的感知。

    张铁没有发现身边有什么危险的地方,在契夫里,他依旧是最受人欢迎的人。每天,在放生完毕之后,他都到麦秆场,和汉娜亲热一番,然后再回到他在城里租住的地方。

    利用黑铁之堡内的特殊产出功能,在花费了一点微不足道的基本能量储备,灵气值和功德值之后,他“制造”出一包元能灵气酵母菌粉送给了汉娜,那包酵母粉,各项指标只有原来指标的三分之一,因为张铁也不清楚冒然把完整的元能灵气酵母菌拿出来会不会引起什么麻烦,所以他拿出来的,只是被大幅度“阉割”过的酵母菌的版本,不过即使这样,这个“阉割”过的酵母菌,也绝对算得上是独一无二的东西。

    除了酵母粉以外,张铁这两天还送了汉娜一件小礼物,按照张铁的风格,这件小礼物,就和他送给玫瑰社女生的礼物一样,同样是既能在关键时刻派得上用场的,但同时又是能讨女孩子欢心的东西。

    张铁送给汉娜的是他在布拉佩一个首饰店里买的一对重达200多克的漂亮黄金手镯。汉娜身上的皮肤很好,又白又滑,而且身材比一般的女孩要丰腴。张铁觉得汉娜戴着这种与皮肤sè差明显的黄金手镯应该会很漂亮,所以就买了。反正张铁现在不缺钱,留着钱干什么呢,如果哪天遇到像那夜的血战,自己一不小心就挂了,难道还留着那些钱给自己买墓地吗?所有的钱,只有花出去,让自己身边的人高兴,那才有意义。要不然的话,一公斤的金币和一公斤的铁块又有什么区别呢。

    当那天汉娜和张铁在麦秆堆的秘密空间中收到张铁送给她的那对手镯的时候,汉娜哭了,第一次看到这么开朗大胆的姑娘哭起来的张铁吓得有些手忙脚乱,连忙安慰。好半天才让汉娜止住了眼泪,汉娜告诉张铁,就算是她以后嫁人的时候,也不可能收到这么贵重的聘礼,这对手镯,在契夫里这样的村子里,已经可以让她留着做传家之宝了。

    “如果你此刻能拿着这对手镯去向我父母求婚的话。我敢肯定,他们十有仈jiǔ非常乐意招一个华族的女婿,虽然你这个家伙看起来一不像是一个在田里干活能比得上我哥哥的那种人……”汉娜半真半假的说道,不过她自己说完这话之后。还不等张铁开口,她自己就笑了起来,然后捧着张铁的脸,亲了张铁一下。直白而坦诚的说道,“不过我知道你不会在布拉佩呆很久的。从第一天看到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你也不会适应田间地头的这种生活,而我注定要生活在这里,所以我们是不可能生活在一起的,从我们第一天在一起偷情时我就知道你一定有过许多的女人,或许你的那些女人还在等着你回去,也或许你就是喜欢用你下面的这根坏东西戳进不同女人的身体去征服她们,让她们在你面前求饶,把她们干得像我一样愿意乖乖跪在你的面前喝你的牛nǎi,是不是,我的小男人!”

    汉娜那天的“小男人”这三个字让张铁瞬间就坚硬无比,然后就陷入到了某种狂暴之中,他进入汉娜身体的时候,他的裤子都没脱,简单得近乎粗暴的就掀起了汉娜的裙子,接着把汉娜压倒在麦秆堆上,只是用手扯开了汉娜内裤的一道缝隙,在汉娜的一声惊呼中,就是一阵狂风暴雨……

    汉娜那天哭了两次,一次是因为心灵的感动,一次是因为身体的崩溃。

    不过也是从那天以后,汉娜和张铁偷情的时候就变得更加的大胆起来,经常用“小男人”这个词来刺激张铁,而张铁在这样的刺激下会经常的变得粗鲁和狂暴起来。

    张铁喜欢和汉娜偷情带来的那种刺激和兴奋,他常常沉迷在汉娜的身体带给他的无限快感中,而且汉娜在带给他快乐的同时,也把他内心隐藏着的那些关于男女之事最隐秘的一面给挖掘了出来,自从在那天那一声“小男人”让张铁开始爆发以后,每次在一起的时候,汉娜总有意无意的挑动着张铁的神经,挖掘着张铁内心那隐秘的兴奋源泉,这个过程,似乎也让汉娜得到了极大的快乐和某种难以言说的满足。

    如果说玫瑰社的女生和潘多拉她们把张铁身体内的某道门推开了一半的话,那么汉娜,则在与张铁偷情的这些rì子里,把张铁的那道门彻底推开了。

    在这个普通的村子里,张铁感觉自己这几天完全在过着一种天堂一样的生活,这几天,在放生蚯蚓,看着那些蚯蚓们一条条摆脱成为饲料的命运,钻到野外的土里的时候,张铁真的感觉到有一股能量汇聚在自己身上的那种奇怪感觉,那股能量一下子可以让他的整个身心充满了喜悦和轻盈,他的整个人,就像沐浴在一股喜悦的河流之中,让他身上的每个细胞都欢呼起来,有一种新生的感觉。

    那是蚯蚓们的喜悦,通过一种神秘的连接和方式,传递到了自己的身上,让张铁也欢快起来。

    无论是放生的喜悦还是与汉娜在一起的欢快,都让张铁身心俱爽,有一种就此沉迷其中永远不要改变的冲动。

    每天亲力在努力的放生,脱下裤子痛快的干女人,回到家愉快的吃果果,这样的生活让铁有一种身在天堂一样的感觉。张铁悄悄的想着,或许。这才是人们应该有的生活方式,每天就是救赎,快乐,愈合与成长,让自己高兴,让别人高兴,但又不伤害谁。这样的生活,难道不比那种勾心斗角。你杀我我杀你的生活要好吗?

    去他妈的卡鲁尔,去他妈的战争!

    就在这种快乐中,张铁身上的伤势也在不知不觉的快速恢复着,转眼,整个人的伤势也就好了差不多五分之一。身体的愈合度已经达到了21.8%,虽然明点和暗劲的力量依旧不可用,但张铁吃下的那一堆野狼七力果的效果却慢慢的能够发挥出一部分,这就让张铁身体的力量,差不多接近了格力斯二级时候的水平。 ……

    “你心里是不是有一个年纪比你大很多,已经成熟得不能再成熟的女人?那个女人身材高挑丰满,丰rǔ肥臀。很有女人味,而且有可能是你生活中的长辈,甚至就是你的老师,对不对?”

    这一天。激情过后的两人正在麦秆堆里穿着衣服,正在扣着胸罩的汉娜突然问张铁。

    听到汉娜这么说,张铁突然愣了一下,正要穿裤子的动作都停了下来。他有些惊奇的看着汉娜,“你怎么知道?”

    “因为这几天每次只要我把你当做小孩子的时候你都会非常的想在我的身上证明你自己。在那个时候,你的手抓在我胸口和屁股上的力道会变得很大,就想把我整个人都抓在你手里,而且会干得很用力,今天的你比以前更想证明些什么……”汉娜指了指自己今天被张铁的手抓出几道之很来的饱满rǔ房,那是今天汉娜那一句,“小男人,到老师这里来”说出来之后的结果,今天的张铁,比以往都更加的狂野。

    难道女人都是天生的心理专家吗,怎么连这个都猜得出来,张铁傻眼了半天,最后才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还疼吗?”

    汉娜摇了摇头,笑了笑,“没关系,你只是在潜意识里把我当做了那个女人而已,我也喜欢这样……”蹲坐在麦秆上的汉娜一边说着,在穿好胸衣的时候,就把张铁的木乃伊抓在手中,用她的小金鱼在木乃伊上游动了几圈,放在口中使劲儿吞吐了几下,然后才嬉笑着帮张铁把它放了回去,拉上了张铁裤子上的拉链,轻轻打了一巴掌,“你这个坏东西,最喜欢,最想干的其实是那种成熟的女人对不对!看我下次怎么收拾你!”

    汉娜这么一刺激,张铁差点又有些忍不住,不过知道今天时间已经有些晚的他强自又忍了下来,张铁想起一件事,“对了,你们村里还有没有谁家的房子要出租?”

    “怎么,你想在我们村里租房子吗?”汉娜奇怪的看了张铁一眼,然后快速的把铺在地上的围裙收了起来。

    “是,我发现我这几周在城里和你们村里来来回回的路上太浪费时间,你们村里的蚯蚓我都想要买下来,后面还有很多家在排队,这样的话以后我还要往你们这里跑上很长时间,与其这样麻烦,我不如在你们这里住下,以后每周回城里一次就行了!”也是在往契夫里来来回回的跑了许多遍以后,张铁才发现自己有些傻,何必这么麻烦呢,自己在契夫里这边租一间房子不就完了吗,因为从自己身体的愈合情况来看,在以后的很长时间,自己来这里的次数绝对不会少,如果每次路上都耗费几个小时实在是太没必要了。在这里租上一年的房子恐怕都要不了一个金币,自己现在省这点钱干嘛呢。

    汉娜的眼睛有些狡猾的转了一下,“房子肯定是有,只不过我帮你找到后你要怎么谢我呢?”

    “这样还不够吗?”不知道汉娜又有什么鬼主意的张铁有些好笑的使劲儿揉捏了两下汉娜的屁股。

    “当然不够,我要你送我一件礼物!”汉娜有些撒娇的说道。

    “什么礼物?”张铁有些好奇,他知道汉娜不是那种贪财的女人,两个人在一起这么久,除非他主动,汉娜开口和他要礼物还是第一次。

    “你心目中的那个女人穿什么最漂亮,最xìng感。你就买一身那样的衣服送我好不好?”汉娜对着张铁的耳朵一边吐气一边说道。

    张铁愣了愣,没想到汉娜要的是这个,“好的!”

    ……

    再次离开契夫里村的时候,张铁还回味着汉娜最后的那个要求,就像这几天汉娜让张铁知道了他自己最喜欢的其实是成熟的,年纪比他大很多的xìng感女人一样,张铁这几天同样也发现了汉娜的某些奇怪的喜好,这个女人在和他干那件事的时候,似乎很喜欢张铁把她当做别的什么人。很喜欢在做那种事情的时候幻想出一些情景来,然后张铁越粗鲁,她会越高兴。

    对汉娜和自己的了解的让张铁明白,或许每个人在面对那件事的时候心里都有一些略微yīn暗的,和那个人的外表截然不同的想法。自己喜欢成熟的女人。汉娜喜欢奇怪的幻想,不知道那些道貌岸然的人们是不是会喜欢一些更奇怪的东西呢。

    ……

    张铁一个人走在从契夫里到托卡尼斯小镇的田间小路上,前两次来的时候他还有些不熟悉,现在则是他一个人都可以摸着黑从小路回到托卡尼斯小镇。

    因为没有那么多的工厂和烟囱,布拉佩夜晚的天空比黑炎城的要更加的璀璨,心情不错的张铁吹着口哨一个人走在路上,心里转着一些奇怪的念头。他在努力回想着黛娜老师穿什么衣服是最漂亮的,想来想去,张铁竟然发现自己想不出来,在张铁看来。黛娜老师无论穿什么衣服都是最漂亮的。

    那到底送汉娜一套什么样的衣服呢?张铁为这个问题烦恼着,汉娜那个小妖jīng,估计又想玩什么花样,不过一想到汉娜给他的那些快乐。张铁又有些砰然心动起来,无论是抱着她的屁股冲刺还是骑在她的身上享受别样的温柔。汉娜那比玫瑰社女生和贝芙丽她们更成熟的身体确实让张铁感觉更加的舒服和刺激。

    在想着要送汉娜什么衣服的张铁脑海里不知为什么突然出现了一个影像,那是一个穿着紧身超短包臀裙和高跟靴,充满诱惑但又无助的捂着胸口站在yīn影中的女人,那个第一次看到自己就吐了自己一身的格林夫妇三楼的女房客。

    一想到那个成熟而诱惑的女人,十五岁少年的木乃伊瞬间就再次坚硬了起来,汉娜说的是对的,自己心里喜欢的是那种年纪比自己大很多的成熟女人,那样的女人对自己才有着致命的吸引力。是不是所有青chūn期的少年都这样呢,张铁也不知道。

    前面的路边似乎坐着一个人,一个农夫打扮的人正在呻吟着,抱着脚,似乎脚上受了伤,正在走着路的张铁根本没有多想,只是愣了一下,然后就自然而然的走了过去,蹲下来,“你好,需要帮忙吗?”

    那个人转过头来,脸上没有多少痛苦表情的看着张铁,就在张铁心里微微感觉似乎有些不对劲的时候,那个人嘴里突然露出一小根细管,然后一小根东西被那个人从细管里吐了出来,在张铁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的时候,张铁就觉得自己脖子像是被蚊子叮了一下,一阵昏沉的感觉就如巨浪一样的袭来,张铁蹲在地上的身体只摇晃了两下,就一下子摔倒。

    “快出来,我们抓住他了!”那个把张铁放倒的农夫低低的说了一声。

    在昏迷前的最后一瞬间,张铁看到从路边的一片芦苇从后冲出来几个人,向他走了过来。

    妈的,最近一段时间老子什么都没干,这是招谁惹谁了……

    无可抵挡的黑暗一下子袭来。

    晕倒的张铁被人装在一个口袋内,一个人扛着他,几个人迅速消失在田边的小路上。

    ……

    (又是一章近5000字的爆发,祝大家周末愉快,有月票的来点月票鼓励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