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九章 仁与术
    ()“一……”,张铁冷冷的开了口。<冰火#中文

    “啊,我错了,我错了……”,男人面色死白。

    “二……”

    “我不知道你是帝**官啊……”,男人冷汗直流。

    “三……”

    “我只是想教训一下你,不是真的想杀你啊……”男人嚎啕大哭。

    “四……”

    “我真的不是有意的……”男人的身子都已经软了。

    “五……”

    “我再也不打琳达的主意了,那个女人是你的,那个女人是你的,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男人的神智都已经有些错乱起来。

    “六……”

    “琳达他家里欠我的187个金币的债务我不要了……我不要了,这是当初的契约……”男人用颤抖的手从自己怀里掏出一张纸,放在张铁面前……

    “七……”张铁的声音依旧没有半丝的波动。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商人,你饶了我吧……”男人已经屁滚尿流……

    “八……”张铁手上明晃晃的长刀已经举了起来……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男人已经绝望的抽泣起来……

    “九……”张铁的长刀已经举到最高,正要劈下,杀这么一个胆敢袭击帝**官,高叫着要把一个帝**官打死的家伙,张铁真的一点都有什么心理障碍,也不会有任何的麻烦,事实上,在那个男人见到张铁喊出那句要把张铁打死的话以后,今晚这些人的小命,已经全部捏在张铁手上了。

    “……我家里还有三个孩子要等着我养活啊,我对不起他们……”男人的脸上此刻鼻涕口水的已经流了一脸,在这最后一刻。他像放弃了所有希望般的瘫软的坐在地上,失神的喃喃自语了一句。

    张铁高举着的刀轻轻落了下来,然后又举了起来,想要砍下去,想了想,张铁叹了一口气,把刀放了下来,看看这个家伙的年纪,他家里的三个孩子估计岁数也还不大,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个家伙在最后的生死关头还惦记着他家里的几个孩子,张铁心一软,这刀也就没办法再斩下去了。

    把刀丢给旁边的那名士兵,张铁一把把拜斯先生手上的契约拿了过来,仔细看了两眼。这所谓的契约,只是瘫软在地上的这个男人在几个月前和一家酿酒坊签署的提货合同。在布拉佩。这种合同很常见,布拉佩的啤酒远销整个安达曼联盟,许多经销商都和酿酒坊有着类似的协议,在某某时间内,某某经销商来某某酿酒坊以什么样的价格提多少啤酒,如果某一方无法履行这个协议将要如何如何之类的。

    张铁只看了一眼契约就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很明显,这一次酿酒坊违规了,这份合同的日期签署在诺曼帝国和太阳神朝出兵安达曼联盟之前,而提货期却在下两周。契约上的啤酒价格也是按照战争之前的市价进行计算的,原本这份契约没什么问题。但问题是战争爆发之后,市面上的粮价飞涨,用麦子酿造的啤酒的成本实际上翻了不止一倍,如果要按照契约上的价格供货的话,酿酒坊不仅无利可图,还要血本无归,赔上许多钱才能完成这份合同,契约上的违约赔偿金是187个金币,也是契约上啤酒交易价格的两倍,这笔钱,对一个小小的酿酒坊来说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这个男人就是用这笔马上要偿还的债务逼迫三楼的那个女人就范吗?张铁一下子明白了事情的原委,那个酒坊,或许就是那个女人家里开的。

    张铁把那张契约丢给那个男人,“记住你刚刚说的话,你把这张契约吃了,我今天就饶你一命!”

    一听张铁这么说,那个男人连忙把契约扯碎赛到自己嘴里,大口大口的咀嚼起来,然后硬生生的吞了下去,最后还张开嘴让张铁检查一下。

    丢下这个男人不管,张铁转头去看那些布拉佩的混混,那些混混中的一个人刚刚被人砍了脑袋,此刻那些人一个个早已经被吓傻,看到张铁看过来,一个个在地上抖得跟筛糠一样。

    张铁看了看这些垃圾丢弃在地上的那些东西,指着地上的一根铁棒,看了一眼此刻被帝国士兵踩在地上的那些混混,随意指着一个家伙,“我给你一分钟的时间,你用这根铁棒把其他人的腿打断,我就不砍你的脑袋!”在说完这话之后,张铁命令站在那个家伙家伙身边的两名士兵,“你们计算着时间,从现在开始,如果他一分钟内做不到这些,你们就把他的脑袋砍下来!”

    “啊……”那个家伙听到张铁这么说,开始的时候愣了一下,然后就发狂的大叫一声,从地上跳起来,根本没有犹豫一下,拿起那根铁棒就朝着跟着他一起来到这里的那些同伴的腿上狠狠的砸下去,每一下都用尽了全力。

    在一阵阵的骨碎的声音和惨叫中,那些混混们一个个都被这个人打断了一条腿,那个人在一分钟之内用最快的速度干完了张铁让他干的事情,不过这个时候,那些混混对张铁和诺曼帝国士兵的恐惧已经已经变成了对这个家伙的仇恨,一个个用喷火的眼睛看着他。混混们的世界很简单,他们想找张铁的麻烦,结果没搞清楚情况踢到铁板,那是他们倒霉,这笔账要算也该算在拜斯先生的脑袋上,但这个时候,面对着他们同伴对他们的背叛,所有的混混们都大骂起来……

    “呸……毕里斯,你这个混蛋,我们看错你了……”

    “……你以后不要落在我们的手上……”

    “啊……你这个杂种,你真的把我的膝盖打碎了……”

    “……我要杀了你……”

    张铁冷冷的看着这些混混,从此以后,这些混混就是一盘散沙,这个叫毕里斯的家伙也完了,如果他不想被人捅死的话。最好的办法就是隐姓埋名远走他乡,如果他还想在布拉佩混的话,迟早有一天,他会变成一具被人丢弃在某个阴暗沟渠内的尸体。或者,如果这个人足够聪明的话,他也还有另外一种选择……

    不知什么时候,张铁发现自己的心思也变得深幽了起来,或许,这就是所谓的成长。

    “把你们同伴的尸体带走,把这里收拾干净。不许在格林先生的房子面前留下半滴血,然后你们就可以滚了!”

    ……

    在后面的十多分钟里,收拾好那个被砍掉脑袋的同伴尸体和现场的混混们和拜斯先生像失魂一样的离开了这里,一个个低着脑袋,看都不敢看张铁一眼。所有人中,唯一还算得上完好无损的就只有那个叫毕里斯的家伙。所有混混看着这个叫毕里斯的家伙的眼光就像一只只匕首一眼。让人不寒而栗,在那个家伙面色惶恐不知所措的离开的时候,张铁看了那个家伙一眼,是死是活,就看这个家伙今晚的选择了。

    ……

    “兄弟们,谢谢你们为我解决了一个小麻烦!”在那些混蛋们离开这里以后。张铁的对他带来的那队士兵表示了感谢。

    “能为一个获得过铁血勋章的长官解决这样的小麻烦是我们的荣幸!长官你在战场上立下的功勋可以让我们这样的兄弟少死很多人。”带队的上士和所有的士兵都恭敬的对张铁敬了一个军礼。

    在张铁的军官证上,有着张铁在铁血营的伤退和授勋记录,诺曼帝国的每一个士兵都很清楚要一个铁血营的军官要获得一枚铁血勋章需要在战场上立下如何辉煌的功勋才有这种可能,恐怕张铁在战场上杀的太阳神朝的军官都要比他们这一队士兵的人数还要多。

    军官证上的伤退记录和授勋证明反而让这些士兵对张铁更加的尊重。这就是虎病雄威在。任何一个获得过铁血勋章的军人在整个诺曼帝国的任意一个地方都可以获得绝对的尊重,更何况是在军中。

    在看着这一队帝国士兵离开之后,张铁才回到自己四楼的住所,就在张铁上楼的时候,二楼的那对小夫妻的房间里的灯光才一下子熄了。估计是关灯的时候比较慌乱,二楼的小夫妻在黑暗中不小心的把房间里的什么东西碰翻在地,屋子里传来一阵乱响。但屋子里却没有脚步声,似乎里面的人在屏息着等张铁上楼后再收拾。

    张铁摇摇头笑了笑,今天因为杀的人太多,他已经不想再多杀人,刚刚在外面的处置,他已经算得上是温和的了,只杀了一个人,对自己来说这种温和的解决方式或许对这些普通人来说确是血腥无比。张铁知道,自己和几个月前相比的确变了很多,如果在几个月之前,面对这种事,他的反应大概也和二楼的那对小夫妻差不多。

    回到住所的张铁洗澡,吃果果,修炼。

    今天的救赎之果又让张铁身上的伤势多恢复了1.2%,而差不多消耗一空的束缚之链也只剩下三条,对这种能救命的东西,张铁可不敢大意,连忙又催动自己的精神力,让识海中的那个神之符文又加工出两条束缚之链,这才感觉稍微有些心安,不管怎么说,五条总比三条要强。

    最后,加工完束缚之链的张铁再又修行了将近一个多小时的《珠心神算》,勉强让自己的精神力稍微恢复了一点之后,才沉沉睡去。

    以前对张铁不多的那点精神力恢复效果很好的《珠心神算》在张铁的精神力暴增几十倍之后,它的那点恢复效果和增加效果正越来越不起眼,不过,总是聊胜于无吧。

    第二天,等张铁起床洗漱完毕下楼的时候,却发现格林夫妇家的门口,已经有一个人在等着他下来了,那个人是毕里斯……

    ……

    从明天起,向大家请假一周,老虎出趟远门,在外多有不便,更新稍慢,请见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