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十章 打手和跟班
    ()毕里斯双眼通红,脸色发青,他蹲在格林夫妇家门口的花坛边上,身体还微微的有些颤抖,衣服上有些水露,看样子,这个布拉佩的小混混似乎在楼下等了差不多整整一夜,现在的天气慢慢已经入秋,就算毕里斯是一个三十多岁的青年,要在外面熬一夜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看到张铁出来的毕里斯站了起来,走了过来,一下子就跪在张铁面前,眼泪汪汪的看着张铁,“我以后都听你的,你叫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昨晚毕里斯回去之后连家都不敢回,在外面东躲西藏的躲了大半夜,原本他想马上就离开布拉佩,但离开了这个熟悉的地方,外面又兵荒马乱的,他都不知道自己能去哪里,能干什么,而如果留在布拉佩,毕里斯知道,只要等昨晚那些人的腿好了之后,等待着他的,就是一个早已经注定的悲惨下场。想来想去,毕里斯才发现,自己唯一的生路,就是他昨晚捡起铁棍的那个地方,在他所认识的所有人中,那个一句话把他打入地狱中的年轻军官,才是他唯一的希望所在。

    那个人既然能随时让他死,那么,同样也能随时让他活下来。他已经无路可走。

    对张铁,在经过了昨晚上的事情之后,他有一种本能的畏惧。混混杀人要动手动刀,但张铁杀人,只要动嘴就可以,谁更厉害,他自然清楚。

    “看来你还不算太笨,想明白了吗?”张铁问他。

    张铁一开口,毕里斯对张铁的敬畏一下子又增加了一级,原来自己要做什么这个人已经知道了,咽了咽口水的毕里斯点了点头。

    “那就跟我来吧!”张铁走向小巷,毕里斯连忙站起来跟在张铁身后。

    ……

    张铁去街区的餐厅吃早餐。张铁也为毕里斯点了一份早餐,还有一杯暖身的白兰地,这让毕里斯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虽然和张铁一起坐在一张桌子上,但毕里斯乖巧的就像一个小学生,无论是喝酒,还是吃东西,一点声音都不敢发出来。

    张铁自顾自的吃着自己的东西,既不说话,也懒得看毕里斯一眼。只是在吃完早餐后,才用纸巾擦了擦嘴,放下手上的刀叉。

    看到张铁放下刀叉,一直小口吃着东西,不敢吃出声的毕里斯才连忙的把嘴里的食物咽了下去。放下刀叉,两只手放在膝盖上。乖乖的听着张铁讲话。

    张铁的年龄还不到他的一半。但在张铁面前,毕里斯就像是在老虎面前的兔子一样乖巧。

    “你叫……”

    “我叫毕里斯……”张铁一开口,毕里斯生怕回答慢了,连忙抢着回到道。

    “嗯!”张铁漫不经心的看了他一眼,“昨晚让你们揍我一顿,那个家伙答应给你们多少钱?”

    “两……两个金币!”提到昨晚的事。毕里斯有些不安的在椅子上扭动了一下,要知道拜斯那个混蛋想要找一个诺曼帝**官的麻烦的话,打死他们,他们都不敢来。说起来也是拜斯那个混蛋倒霉,居然连别人的身份都没搞清楚就要来逞威风,结果所有人都被那个人给害死了。

    两个金币?张铁微微愕然了一下,昨晚上那些混混起码有十多个,两个金币就让这些家伙来卖命了吗?这么想着,张铁才发现自己的心态已经和以前有些不同了,特别是在看待钱上。

    两个金币对现在的张铁来说只是小钱,但对这些生活在底层的小人物来说,却是一笔大钱,如果仔细算一下,把自己揍一顿可以让每个人分到十多个银币的话,这些人为什么不来呢?十多个银币无论是对契夫里村的村民和这些混混来说都不是一个小数。自己几个月前被死胖子他们胖揍了一顿后刮到两个银币不也是欢天喜地的吗?那时的自己为了省几个铜板,上学的时候连公交车都舍不得坐。哪像现在?

    微微回忆着以前生活的张铁愣了一下神,等张铁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过了半分钟,毕里斯有些紧张的看着自己,不敢说话,或许担心自己正在生气。

    “不用紧张,我只是想起一点以前的事情!”张铁笑了一下,安抚了一下毕里斯,“知道现在你要做什么吗?”

    “不……不知道!”说完这话,毕里斯又讨好的加了一句,“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去找拜斯,把你们卖命的钱拿回来!”

    “啊……”毕里斯惊愕的张大了嘴,根本没想到张铁让他干的是这件事。

    “不过不是两个金币,而是二十个金币,你去找拜斯,告诉他这是找人揍我的代价,是我让你去的,他一定会把这笔钱给你!”张铁悠闲的喝了一口果汁。

    毕里斯压抑住心中的震骇,又咽了咽口水,“您想让我把这笔钱帮你要回来吗?”

    张铁笑了起来,有些玩味的看着毕里斯,“你觉得我像是那种会用这种事敲人竹竿的人或者我很缺这二十个金币吗?”

    “噢,不,当然不,我只是,我只是……”有些急切的毕里斯的额头上一下子出现了一片细细的汗水。

    张铁打断了他的解释,“不用解释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不需要这笔钱,这笔钱是给你的,这笔钱由你安排,你拿着这笔钱,去找昨晚被你打断腿的那些同伴,这笔钱算是他们的医药费与这段时间的安家费,告诉他们你现在为我做事,让他们跟着你干,这么简单的事情不需要我教你吧!”

    毕里斯的脸上泛起了一阵红光,随即想到了什么,他脸上的红光又黯然了一下,“那……老大,老大……怎么办?”

    “老大?”张铁一时没搞明白毕里斯是什么意思,听到老大这个词,张铁第一时间想起的就是莱因哈特。

    “就是昨晚第一个冲向你的家伙,戴着鼻环的那个,他是我们这些人的老大,他叫……”

    看着张铁眼神中那嘲讽的目光,毕里斯的声音慢慢慢慢的小了下去,最后根本不敢和张铁对视……

    张铁什么话都不说,只是安静的看着毕里斯,毕里斯就如坐针毡,被张铁无声的目光注视了仅仅十多秒,毕里斯就咬了咬牙,一口把自己面前的白兰地喝下,“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几分钟后,毕里斯离开了餐厅,在离开之前,张铁和他交代了一下两人之间的秘密联络方式,并让他留心打听一下最近这段时间布拉佩关于抓捕那些太阳神朝潜伏者和危险分子的消息。

    在经历过昨晚的事情之后,张铁发现自己在布拉佩太势单力薄了一点,这里不是黑炎城,他还可以有许多的朋友和兄弟,有事还可以互相照顾,昨晚,要不是格林先生跑出来悄悄提醒他,说不定他就在这些混混的手下要吃一个大亏,从昨晚的表现来看,那几个混混中两级的人有两个,三级的人有一个,其他都是些一级的角色,在不能使用束缚之链的前提下,凭借现在的这个身体被这些人围攻的话,搞不好还真要挂彩了……

    感到危机的张铁于是才有了昨晚后面那一幕的安排,这些家伙也许干不了什么大事,不过能抓到手上的话,有些时候也可以给自己帮一点小忙,让自己有几个可以使唤的人,不至于再弄出这种别人出两个金币就能随便找一班人来给自己一点颜色看看的笑话。

    这些人都是布拉佩的无业者,平时都在布拉佩的几个啤酒旅馆和那些底层的娱乐场所里厮混,靠收一点看场费和偶尔为别人摆平一点小麻烦为生,生活潦倒不堪,勉强可以混个温饱,属于那种随时都有可能为了几十个铜子儿和一点口角就和别人动刀然后把自己的命送掉的那种混混,就像昨晚一样。两个金币的业务,是他们这半年来接到的最大的生意,这些人一个月挣的钱可能还不够自己在契夫里村买一池蚯蚓。

    收拢这么一群手下,每个月只要自己丢两三个金币给他们就能让这些人一个个乖乖的听话做事,哪怕就算是十多个最低级的打手也好啊,跑跑腿总没问题吧,自己现在难道每个月还差那么两三个金币吗?

    ……

    今天布拉佩的气氛仍然没有松懈,整个城市站岗与执勤的士兵一点也没有比昨天少,张铁想着或许是自己昨晚干掉那些人的事情还没有被人发现,所以城市的警戒还没有松懈下来。

    张铁今天又在装备科露了个面,撞了一天的钟,无论是与丕平少尉的交流还是在维修车间里脱掉军装趴在地上学习那些修车的本事,张铁都感觉到可以让自己学习到很多东西。

    遇到这么一个爱学,没架子,又和大家聊得来的长官,装备科的那些经验丰富的技术士官一个个都围着张铁,把自己的修理各种车辆的经验与技术倾囊相授。就这样,一边是有经验最丰富的人手把手的教着,一边是有现成的一大堆出了各种问题的车辆摆在张铁面前,理论与实践结合,张铁一天时间在这里学到的东西,比很多人在学校一个月学到的还要多。

    ……

    ps:事情办完,刚回到家中,销假,补上一章,明日起恢复更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