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十二章 选择
    成熟女人的敏感与包容是一体的,虽然张铁多少感觉有些尴尬,不过似乎女店主一点也不介意,在大方的笑了笑之后,居然像一个热情的导购一样,为张铁介绍起店里面的东西来,不着痕迹的化解了张铁的尴尬,让张铁松了一口气,也让店里面的气氛轻松了起来。

    最终,张铁为汉娜在店里买了一条裙子,一双皮鞋,还有一套内衣,这三样东西加起来并不贵,总共只需要十多个银币。

    “不用付钱了,就当是我第一次弄脏你衣服和你照顾了我一晚的感谢吧,如果实在过意不去的话,过一会儿请我喝点啤酒吧!反正我也要打烊了,我们一起回去吧!”,女店主的话看似平淡,但似乎又有一些暗示,不由让张铁的心嘭嘭嘭的跳了起来。

    张铁确实是店里今晚的最后一个客人,在为张铁的东西打理好包装之后,店里就打烊了,张铁帮女店主关好了店门,然后两个人一起离开了这里。

    在离开的时候,琳达自然而然的挽住了张铁的手臂,张铁胳膊上传来的女店主侧面的饱满而柔软的触感,让张铁的心像打鼓一样的跳了起来。

    两个人走在路上,遇到许多路人,都对两个人投来暧昧的一瞥。

    后面的一个小时,张铁和琳达是在附近的一个幽静的啤酒酒吧里渡过的,也是在这一个小时之中,张铁才知道了发生在自己楼下这个女房客身上的故事。

    一切的故事,还是从诺曼帝国与太阳神朝出兵安达曼联盟开始,这场巨变,确实改变了无数人的命运,这个普通女人的命运也被这场战争改变了。

    在此之前。这个女人有一个还算幸福的家,他有一个父亲和一个未婚夫,他的父亲经营着一家布拉佩的家族啤酒酿造作坊,她的未婚夫则在她父亲手底下帮着忙,她开着一家自己喜欢的女xìng服饰商店,作坊的规模不大,但也小有名气,他们家也还算薄有资财。如果一切都没有改变的话,今年的十二月份。是她和她的那个未婚夫订下来的婚期。

    不过这所有的一切都因为这场战争改变了。

    战争之前,他父亲经营的啤酒酿造作坊像往年一样,接下了太多的啤酒期货交易契约,而突如其来的战争带来的粮价的暴涨让那些啤酒期货交易契约变成了一张张恐怖的账单,除了拜斯先生的那张契约以外。其他的契约还有十多张,那1000多金币的负债,足以把一个原薄有资产的小康之家彻底击毁。

    在诺曼帝国出兵安达曼联盟的第二天,整个布拉佩暴涨了几倍的粮价一下子就让他的父亲的心脏病复发,然后离开了人世。然后几乎是他父亲的葬礼刚刚结束,一群早已经嗅到风声的货商们拿着那些契约就找上了门来。家里所有的房产和酒坊被迫卖出,用来还债。琳达连自己挣钱买的婚房和结婚的首饰都卖了,最后还是欠着拜斯那一笔的违约赔偿无法偿还,女人最后只剩下了一家小店,那个面积不大的单层的店面。在布拉佩,现在的价值不到一百金币,就算卖了小店,她欠着拜斯的那笔债务也无法全部还清。剩下的那笔钱,对一个没有了营生的家庭或者女人来说。同样是一笔需要奋斗许多年才能还清的巨款。

    然后,就在这个女人最需要支持和安慰的时候,她的未婚夫宣布和她解除婚约。这个男人在离开她时居然还直言不讳的告诉她,当初和她结婚的最主要的目的,不是为了她,而是为了她家的那个啤酒酿造坊,因为不想过上那种结婚后就要还债的生活,所以就离开了。

    再然后,女人搬到了格林夫妇家的三楼,一边想办法还债,一边用心经营着她的那个小店,同时还要应付着契约在手,却对她的姿sè垂涎yù滴的拜斯。

    故事很简单,没有什么太惊险与刺激的剧情,整个故事围绕的,只是1000多个金币的债务带给一个普通女人生活的改变和出现在这个女人生活中的几个或见过,或者依旧模糊的面孔。第一次和熟女约会喝酒的张铁开始的时候还有些兴奋,甚至有些想入非非的幻想,等到了后面,听着这个女人说起这些事情来,张铁心里绮念全消,只剩下同情……

    ……

    和琳达从酒吧里喝完酒回到住处,最煎熬的一段路是琳达上楼而张铁走在这个女人身后的时候,看着在楼道昏暗灯光下这个女人在自己前面那扭动着的丰满xìng感的屁股和裙下的那一双美腿,那短短的一段路成了张铁今晚最大的煎熬,张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很快,两个人就到了三楼。

    琳达拿出钥匙,插进房锁,稍微犹豫了一下,然后转过身来看着张铁,眼睛里有一些特别的东西,“要进去……喝点东西吗?”

    说真的,这个时候的张铁的心真的忍不住狠狠的跳了几下。

    “不了,太晚了,你早点休息!”张铁微笑着,眼光纯净的看着这个集美丽,柔弱,但又不得不坚强起来的的女人,心里有些莫名的感触,“拜斯的事情你不用放在心上,你不欠我什么,所以不要给自己什么压力,我不缺钱,我以后在布拉佩估计也不会呆得太久,明天我就要搬到乡下,以后这里一个星期大概回来一次,如果你有什么问题需要我帮助的话,你可以在我门下塞纸条和留信,我回来会看见!”

    琳达眼神复杂的看着张铁,不知道该说什么……

    “晚安!”张铁笑了笑,挥了挥手,上了楼。

    琳达这样成熟的女人全身都充满了一种难以抵挡的诱惑力,对张铁来说,征服女人是一件快乐的事情,但他,却不想在一个女人的不幸中为自己找到这种快乐的机会,更不想把这种事变成施恩图报的要挟和交换。所以,他离开。

    几分钟后,张铁和琳达几乎是同时走进了自己住所的卫生间,开始洗澡,三楼的房间和四楼的房间格局一模一样,卫生间也隔着一层楼板,在同一个位置,张铁听到了楼下女人冲水的声音,琳达也听到了楼上张铁冲水的声音。这一刻的两个人,想到楼下(楼上)刚刚离开的那个人光着身子洗澡的样子,心里都升起一种奇怪的感觉……

    这一晚,对格林夫妇三楼还是四楼的房客来说,睡得都不怎么好。

    ……

    同样的一个夜晚。在布拉佩,当有人辗转难眠的时候,有人却几乎根没有在睡觉。

    在那些没有睡觉的人之中,法兰卡少校就是其中之一。

    秘密jǐng察在诺曼帝国的办事效率,如果非要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那只能是“恐怖”,仅仅只是二十多个小时的时间。在法兰卡少校的面前,就已经摆着一份有关张铁的完整的个人资料,这些资料之详细,有些内容恐怕就连张铁自己都不知道。至少张铁就没见过自己在黑炎城出生的原始证明件是什么样的,而这些东西,此刻,厚厚的一摞。全部摆放在了法兰卡少校的面前,除了这些资料以外。法兰卡少校面前摆放的另外一堆东西,则是法兰卡少校利用自己的权利,从诺曼帝国国家档案馆差分机数据资料库中调取的囊括了大灾变之前到现在所有能收集到的关于“后天xìng雷击功能学者症候”的研究资料。

    被雷击后能力大无穷吗?被雷击后就能轻易练成铁血暗劲吗?被雷击后真的连蓝霜之毒都不怕吗?被雷击后真的能一下子掌握飞矛绝技吗?这些问题的答案,只能是或许。人体是一个神秘的领域,没有谁能说得清楚。

    但是,被雷击后难道可以让别人站着不动毫无反抗之力的让你杀死吗?显然不可能!但尸体解剖和现场勘查的结果却明确无误的告诉法兰卡少校当时的情景就是这样的,那些人中,除了一个人在临死之前做过一次反抗之外,其余的那些太阳神朝的潜伏者和破坏者,在没有任何反抗,任何挣扎,也没有任何中毒迹象的情况下,就那么直挺挺眼睁睁的站着,让那个人的匕首一刀刀的刺入他们的心脏?

    那个人是怎么做到的,一个重伤恢复后也只能和普通人差不多的中尉军官,怎么能在被人绑架后,让绑架他的那些人,毫无反抗之力的站着任他屠戮,而且事后还怕人知道一般,放弃到手的功劳与重奖,而选择悄悄离开呢?

    唯一的原因,只能是那个人不想让人知道那件事是他做的,他所想要掩盖的秘密,远远超过了那立功后得到的奖励。那个秘密,既然可以让别人站着任他屠戮,那么,是否也可以让他在其他的方面变得与众不同呢,比如说无惧蓝霜之毒,比如说突然间练成了铁血暗劲,比如说突然间力大无穷……

    雷击只是那个人隐藏自己秘密的谎言,如果自己得到那个人的秘密,那么……

    ……

    法兰卡少校一夜未睡,整个人全部沉浸在那些资料和字中,等到天亮的时候,法兰卡少校那一双狼眼中的光彩,就像发现了一个宝藏一样,隐隐约约,已经透露出一丝兴奋的血光。

    在看着自己昨晚看了一夜的那些资料最后化成壁炉里的一堆灰烬,而且亲手把那些灰烬用火钳绞碎之后,法兰卡少校才离开了房间。

    现在唯一的问题,这里,是在布拉佩,处在铁角军团的控制之下,那个人,是一名铁角军团的军官,一个中尉,一个小小的,得到过铁血勋章的中尉……

    这,有一点麻烦……

    ……

    七点还有一更,今天爆发三章,感谢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