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十三章 新的尝试
    张铁收拾了几件衣物,带着一个包就来到了契夫里,知道他今天要到来的汉娜一大早就等在了村口,看到张铁过来,甩着两条可爱的金sè大辫子的汉娜就跑了过来。

    没见过汉娜跑动样子的人,永远不明白什么才叫做真正的波涛汹涌。

    就算已经在这个大自己三岁的姑娘身上用各种姿势挞伐过她很多次,这一刻看着跑过来的汉娜,张铁还是忍不住又吞了一口口水。仔细对比一下,张铁发现,在经过这些rì子自己的灌溉之后,汉娜的脸上,和刚见她时相比,已经多了一层明亮的艳光,整个人更加诱人了。

    汉娜毫不介意的跑过来牵着张铁的手,张铁自然也不介意,在了布拉佩和契夫里这些rì子,他发现这里的民风极其奔放,对男女之事极其宽容,只要不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做什么太过火的事情,几乎没有人会管你,当然,在汉娜的家人面前,还是不要表现得太随意的好。汉娜的爷爷,似乎在担心着自己把汉娜的肚子搞大后拍拍屁股跑了个没影,在这里,堕胎和杀人差不多,可是一件比偷情严重百倍的事情。堕胎女人的名声不好听,这里的人认为堕过胎的女人身上有晦气,不容易嫁出去。

    两个人拉着手有说有笑的朝村里走去,路上除了有几个人打趣一下之外,大家都见怪不怪。

    “张铁,今天是不是到我们家了?”

    比汉娜还着急张铁今天来不来的,则是村里另外一户养殖着蚯蚓的农户,张铁以外都是挨家挨户的收购放生,大家都自觉的排着队,一家家的轮着来。轮到的人家喜笑颜开,那些没轮到的人家,总会担心张铁这个大地女神的虔诚信徒什么时候就不来了,毕竟这种掏钱买蚯蚓的傻瓜,可不是每年都能碰得上的。

    张铁记得这个等着他今天来买蚯蚓的农户好像叫比利,这个30多岁的男人养了四个儿子,最大的好像也就十一二岁的样子,家里经济并不宽裕,所以对卖蚯蚓这件事也就格外的上心。除了汉娜之外,这个人也蹲在了村口等着自己的到来。

    “行,你回家准备一下,我过一会儿就来!”

    听到张铁这么说,那个男人的脸上露出了喜sè。连忙就要走,张铁又喊住了他。

    “这几天村里空闲下来的人多不多?”

    “多啊,现在入秋了,种了小麦之后村里的男人都没什么事情!”

    “那行,除了你之外,你再帮我找五个人,自带工具和板车。每人每天的酬劳还是三个银币!”

    比例高兴的离开,汉娜则有些奇怪的看着张铁,“怎么?你还准备再雇几个人吗?”

    “是啊,我发现这段时间来的速度太慢了。我想加快一点速度!”那天经历的绑架把张铁刺激了一下,再次经历了一次危机的张铁还是感觉自己的身体恢复得有些慢了,所以他想加快一些。在以前,他觉得放生这种事。要让那些蚯蚓的感激之情汇聚到自己身上,似乎只有自己亲力亲为才有可能。而这两天,张铁想了一下,他想试试在自己不亲自参与,只出钱和负责指挥的情况下,加快蚯蚓的放生速度和规模能不能让救赎之果的效果也跟着增强起来,如果能增强的话,张铁心里已经有了一个计划,绝对可以让他的身体愈合的速度大大的提前。

    “对了,你帮我找到落脚的地方了吗?”张铁问汉娜。

    “当然!”

    “在哪儿?”

    “你说呢?”汉娜风情万种的瞥了一眼张铁,就像张铁抱着她的屁股在凶猛撞击时她转过头来看张铁的眼神一样,充满了挑逗。

    看到汉娜的这个媚样,张铁的心里打了一下鼓,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不会是在你家吧?”

    “猜对了!”汉娜咯咯咯的笑了起来,笑得花枝乱颤,“我原以为你想不到呢?”

    “你不怕吗?”张铁问她。

    “怕什么?”汉娜反问。

    “你爷爷会欢迎我吗?”

    “你出钱租房子,他为什么不欢迎呢,再说,把我和你看在眼皮底下,他不是更放心了!”

    好像也是这么个道理,张铁无奈的抓了抓脑袋,只是,这样一来的话,想要再和汉娜做那些刺激的事情,就不太方便了,就算以后两个人还能到麦秆堆那边幽会,可这么两个人某个时间段在家里总是同时出现然后又同时消失的,就算是白痴,也能看出名堂了。

    “刚刚你在想什么?”汉娜似乎发现了张铁在想什么,又挑逗的看了他一眼。

    “没什么!”张铁故作云淡风轻的说道。

    “真的?”

    看着汉娜脸上挪揄的笑容,张铁看了看,发现周围没有人,于是把头凑到了汉娜的耳边,用一根手指往汉娜的屁股上戳了一下,那根手指按住汉娜的裙子上压了下去,一直点在汉娜臀部深沟里的某个部位,然后用手指揉了揉,“我在想,要是住在你家,我想用下面这根坏东西戳你的时候,会不会不方便!”

    张铁大胆的刺激让汉娜走路的步伐都微微一乱,脸上一红,连忙把张铁在她身上作怪的手打开,“你这个小坏蛋!”

    ……

    汉娜家里确实空着一间屋子,那间屋子,就在汉娜家里堆放农具,粮食,还有一些杂物的那间房子的小楼上,那原是汉娜哥哥在结婚之前住的地方,在汉娜的哥哥结婚后,那间房子就空了下来,一切都还算干净,收拾一下就能住进去,在昨天,汉娜已经把那间屋子收拾干净了。

    原老哈里还对张铁住进他们家里来有几分嘀咕,但在张铁掏出的金币攻势下,老哈里也把他心里的那点嘀咕埋到了肚子里。汉娜的父母,哥哥和大嫂都很高兴。

    3个金币,住3个月,连带着每天在汉娜家里吃3顿饭。这个价钱,不要说住在契夫里村的农家小院里,就是在布拉佩或者托卡尼斯小镇上的那些高档的啤酒旅馆里,也能享受到这个待遇了,甚至还用不了这么多钱。

    就这样,张铁在汉娜家里住了下来。

    ……

    连上汉娜的大哥在内,张铁当天在契夫里村一共雇佣了七个人,一起和他放生蚯蚓,张铁把放生蚯蚓的速度一下子提高了三倍。他掏钱和指挥着那些人干活,一天之内,就差不多掏空了契夫里村三户人家的三个蚯蚓池,总的放生数量,估计超过了三十万条。

    张铁估计了一下。如果这次放生的确有效的话,那么今天的救赎之果的恢复效果,至少应该在4%以上。如果没有效果,那么今天的劳动就算打水漂,以后还是只能老老实实的自己亲力亲为的来干这活。

    在外人看来,张铁今天的表现很平静,但张铁自己却知道。他的内心其实并不平静。他在等待着小树的裁决。

    ……

    似乎为了欢迎张铁的到来与感谢他的慷慨,汉娜家的午饭和晚饭都算丰盛,在吃晚饭的时候,看到桌子上的那只鸡。张铁就知道汉娜家弄的这顿晚饭绝对是超标配置了,在农村里,没有几户人家天天可以大鱼大肉的,特别是家禽。许多人家里养了都是用来下蛋的,而不是拿来杀了吃的。

    “今天的晚饭太丰盛了。我知道大家是一片好意,不过以后还是不要这么隆重,你们平时吃什么,我也跟着吃点就行了,我平时也吃得很简单的!”张铁很诚恳的对汉娜的家里人说道,看到这个少年这么有礼貌,汉娜的家里人都很高兴,就连一直对张铁有些疑神疑鬼的老哈里,也觉得张铁顺眼了起来。

    “汉娜呢?”因为饭桌上没看到汉娜,张铁就随口问了一句。

    “她和几个村里的姑娘到托卡尼斯小镇上烫头发去了,要晚点才回来!”汉娜的大嫂回答道。

    ……

    一直等到张铁吃完饭,在老哈里家的浴室里冲了个澡,在托卡尼斯小镇上烫完头发的汉娜才回到了家中。

    在大灾变之前就已经发明出来的太阳能的洗澡设备不论放在哪里都很方便,老哈里家也有一套,就在自家的院子旁边盖了一小间房子做浴室,汉娜回来的时候,天刚刚黑下来,洗完澡,端着一个盆和一块毛巾走出浴室的张铁一下子就看到了汉娜。

    汉娜的那两根大辫子已经不见,变成了一头金sè的大波浪,这个发型,好像跟汉娜的脸型更搭配,让汉娜看起来也更成熟妩媚,更有女人味。

    汉娜对张铁笑了笑,让张铁微微感觉有点炫目。

    洗完澡的张铁来到自己所在的那间小楼上的房间之中,关好门,安静的在房间里坐了一会儿,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这是张铁慢慢养成的习惯,让自己在重要的事情面前心情平静下来。

    在一直安静的静坐了十分钟之后,深深吸了一口气的张铁才进入到黑铁之堡。

    ——英俊伟岸的堡主大人,欢迎您降临黑铁之堡!

    张铁向着小树走了过去,和前两天一样,那颗小树最中间的枝丫上,同样已经挂着一个看样子已经成熟的救赎之果。

    张铁伸出了手……

    ————救赎之果——蚯蚓的感恩,已经成熟,使用方法,采摘下后直接食用。注意,果实不可带离黑铁之堡,在采摘十二个小时后,其果实内的能量和元气将逐渐流失。

    ——此果实可以让堡主大人的身体伤势的恢复度增加46%。

    张铁揉了揉眼睛,把手收了回来,然后再伸过去,依然是46%。

    没变……没变……没变……

    “哈哈哈哈……”心情激动之下的张铁一下子大笑了起来,太好了,原来,自己愈合的速度还可以变得更快。

    二话不说的张铁立刻把救赎之果摘了下来,在把果子放在鼻子面前,陶醉的深深吸了一口气之后,一口就把果子吃到了嘴里……

    良久之后,张铁睁开了眼睛,一丝久违的力量感再次出现在了张铁身上。

    身体的愈合程度,已经超过了四分之一……

    ……

    睡到半夜,张铁听到了有人轻轻敲自己的房门,张铁也轻轻的下了床,打开房门。

    摆着一个诱人姿势的汉娜站在房门外面,借着屋子外那微弱的光线,张铁看清了汉娜此刻的装扮。此刻的汉娜,身上已经换上了张铁送给她的那套衣服和高跟皮鞋,那是一套紧身超短包臀裙,那短短的裙边只堪堪遮到汉娜屁股下面一个巴掌的距离,穿着这身衣服的汉娜全身曲线毕露,巨大挺拔的双峰和下面的丰满雪白的大腿根部与挺翘的臀部若隐若现,再配合着她那一头漂亮的金sè的波浪卷发,汉娜整个人充满了一种难以形容的女xìng魅力。

    一直到此刻,张铁才恍然了过来,自己送给汉娜的这套衣服,就和前几天自己在楼道里看到的三楼那个女房客身上穿的那套是相同的款式,怪不得自己买这套衣服的时候女店主的表情感觉微微有点奇怪,自己买的时候没有想到太多,只是下意识的就买了,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

    “小男孩,老师今晚会乖乖听你的话,你要对老师要温柔点哦?”汉娜放轻脚步走了进来,关起了房门,房间内不一会儿就chūnsè无边……

    身体恢复在即,心情愉悦,又有穿着xìng感裙装的美女半夜上门,各种听话,各种刺激,张铁这一夜过得快活无比……

    这一夜,张铁发现,紧身包臀裙果然是让自己喜欢的大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