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十四章 初级恢复之躯
    契夫里村那些排着队,担心着张铁什么时候不再出钱收购蚯蚓的农户们在接下来的几天中终于放下心来,因为在接下来的几天中,住在契夫里村的张铁不仅依旧在收购着大家的蚯蚓,而且收购的力度正越来越大,那些农闲时节闲在家里的男人,许多人都被张铁雇佣,用来帮助张铁完成蚯蚓的收购和放生。

    每个人每天三个银币的报酬,足以让契夫里村的许多人趋之若鹜。

    第一天,张铁在村里雇佣的人数是7个,买下了村里3户人家的蚯蚓。

    第二天,张铁在村里雇佣的人数达到了18个,买下了村里10户人家的蚯蚓。

    第三天,张铁在村里雇佣的人数达到了40多个,小半个村里的男人都为张铁忙活了起来,这一天,张铁买下了村里20户人家的蚯蚓。

    第四天,张铁在村里雇佣的人数达到了60多个,又有30多户人家的蚯蚓被张铁买下。

    第五天,张铁雇佣了村里的100多人,整个契夫里村闲着的男人都忙碌了起来,这一天,契夫里村所有的蚯蚓都回归了大地的怀抱,因为这一天放生的蚯蚓太多,几乎整整一天,张铁都能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因为放生带来的喜悦的能量在自己身上汇聚着,那股能量,让他整个人的身心都充满了一种轻盈和愉悦的感觉。

    这一天,虽然干活干得很晚,但契夫里村的许多人都很高兴,因为张铁为每个人多加了一个银币的酬劳,所以干活的人高兴,又因为终于不用当心这个掏钱买蚯蚓的傻瓜什么时候走了。自己家里的蚯蚓终于卖出,契夫里村那些在今天把蚯蚓卖出的人家也高兴。

    汉娜家里人同样也很高兴,因为张铁昨天给了他们十个银币,说是今晚要庆祝一下,让他们准备一顿丰盛一点的晚餐,虽然不知道自己家里的这个房客为什么要庆祝,但既然张铁给了钱,那么,就庆祝好了。在契夫里村这样的地方,弄一桌丰盛一点的饭菜可能还不需要七个银币,张铁的慷慨再次让老哈里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在老哈里家住了不到一个星期,老哈里家的人都发现,张铁其实是一个很随和很好说话的人。就连家里养的狗把他洗干净晒着的一件不错的衣服扯下来撕烂了,他知道以后也只是哈哈笑了笑就算了,没有要老哈里家赔钱,也没有迁怒到一只狗的身上,不仅如此,这几天晚饭后张铁看到那只狗,还会拿根骨头扔着逗着狗玩一下。摸摸狗的脑袋,挠挠狗的肚子,让那只狗舒服的在地上打滚。

    老哈里家的狗这两天看到张铁尾巴都摇得像风车一样——能让一只狗都喜欢的人其实也很容易让人喜欢。

    在把最后一个银币交到那个满脸笑容的契夫里村村民手上的时候,天sè已经彻底暗了下来。拿到今天工钱的契夫里村的村民们一个个笑着和张铁打着招呼,然后一个个各自回家吃晚饭,张铁的心里,也感觉陡然放下了千斤重担一样。感到一阵莫名的轻松。

    张铁知道,今天就是自己的痊愈之rì。在昨天的时候,他的身体内伤其实已经痊愈了93.6%,而今天,在把村里剩下的那七十多户人家的所有蚯蚓一扫而光之后,那颗小树上结出来的救赎之果,绝对可以让自己彻底恢复健康,甚至还有可能带来一些别的惊喜,因为这些救赎之果最大的能力,应该就是对自己身体内某些与蚯蚓愈合能力有关的DNA和基因的激活。

    对蚯蚓那种强悍的生命力,张铁真的非常期待。

    今天或许真的会发生一点特别的事情,从早上到现在,张铁都感觉到自己的体内似乎一直在流淌着一股喜悦之流,那股喜悦之流像地下的泉水一样汩汩的从自己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之中冒出来,让他的整个身心都处于一种前所未有的愉快状态中,在这样的愉悦状态中,张铁不管看什么,哪怕是那些肮脏的粪土或者是那些不认识的劳力,都有一种清风明月一团柔和的感觉,真的是非常的奇妙——这,就是放生带来的效果,今天的效果似乎特别的强烈,比起前几天来强烈了何止十倍。

    难道这就是自己身体内某些基因和DNA被激活后的感觉吗?

    走在路上的张铁有些激动的想着,然后,张铁忽然发现天亮了,刚刚还是黑夜,可突然之间,天地之间似乎都亮堂了起来,周围的一切都仿佛在白天一样清晰可见,脚下的路,田里的植物,还有旁边不远处那个麦秆场。

    张铁愣住了,一下子停住了脚步,抬头看了看天空,天上还是有两个月亮,太阳也没出来啊,怎么回事?

    这样的感觉,持续了十多秒钟,张铁周围的一切又重新恢复了正常,还是夜晚,根本没有天亮!

    看到张铁一下子停下了脚步,张着嘴,有些愕然的看着天空,和张铁走在一起的汉娜的大哥也停了下来。

    “怎么了?”汉娜的大哥问张铁。

    “刚刚你看到了什么吗?”张铁有些愕然的反问汉娜的大哥。

    “没有看到什么啊?”今天挣了四个银币,一直兴高采烈的汉娜的大哥抓了抓脑袋,有些奇怪的看着张铁。

    “你们没有看到天亮了吗?”张铁问旁边的另外几个人。

    被张铁问到的那几个人面面相觑的互相看了一眼,“天亮,没有啊,现在刚刚天黑不久,离天亮起码还要十个小时!”

    “你也没看到光?”张铁再次追问。

    “没有啊!”

    看到周围几个人看自己的眼神已经微微有点不对,张铁于是不再追问,打个哈哈就过去了,只是心里却留下了一个疑问——刚刚那十多秒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张铁可不会认为刚刚是自己眼花,一个人怎么可能会在夜晚的时候感觉像白天那样到处透亮呢?而且……就在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张铁已经感觉到自己的思维一下子似乎变得灵动和活泼了起来。

    张铁只能把疑问憋在心里。和汉娜的大哥一起向汉娜家里走去。

    这就是没有名师指导的结果,如果张铁此刻身边能有一个东方大陆的名师在身旁的话,那张铁就知道,自己刚刚所感受到的,不是错觉,而是“虚室生白”的境界——瞻彼阕者,虚室生白,吉祥止止——那是一个人的身心沉浸在某种奇特纯净的境界中,打开身体潜能宝库大门时所感应到的一种现象。那种光明。就是一个人身体潜能宝库大门在打开时所放shè出来的光明,就像一个在黑暗中的行人推开了一道灯火辉煌的宫殿时的大门后所看到光一样,那种光明,来自于一个人身体的内在,而不是身体之外。许多人修炼一辈子都没有机会感受一次这样的境界,而张铁感受到了,却不知道这代表什么意思,只能在心里留个疑问……

    等张铁和汉娜的大哥一起回到家里的时候,汉娜家里果然已经准备好了一桌丰盛的晚餐,那顿晚餐有烤鹅,有香肠。还有rǔ酪,汉娜的大嫂,还拿出了她酿的啤酒。

    等到所有人都在桌子旁边坐下的时候,汉娜一家人都看着张铁。因为是张铁掏钱要庆祝的,在开饭之前,自然要由他说两句。

    难道要说这顿饭是为了庆祝自己今天身体痊愈吗?当然不是……

    举起啤酒杯的张铁再次神棍上身,脸sè和煦而庄严。“这顿饭,就为了庆祝契夫里上千万条蚯蚓回到了大地之母的怀抱。希望我们脚下的土地永远都肥沃而充满生机,能够源源不绝的给我们所有人都提供丰盛的食物和出产,为了尕雅!”

    “为了尕雅!”汉娜一家人也恭敬的举起了酒杯,跟着张铁来了一句,就连老哈里和汉娜父亲的脸sè也神圣了起来。

    虽然吃饭的时候张铁还想尽可能的让自己的神棍面孔多保持一段时间,可仅仅在开动了不到两分钟之后,张铁就有些绷不住了,表面上,饭桌上的所有人都在中规中距的吃着饭,然后一边吃一边谈论着在一周后就要举行的布拉佩的啤酒节,汉娜和张铁也时不时的插两句嘴,饭桌上的气氛其乐融融,而在饭桌的下面,坐在张铁对面的汉娜的一只美脚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伸了过来,在桌布的掩盖下,用脚背轻轻的摩挲着张铁小腿和大腿之间的敏感部位,不断的挑逗着张铁。

    当然,表面上,汉娜还是在一本正经的用着餐,只有张铁知道,从吃饭开始,汉娜对他的挑逗就没有停止过,不光是在桌下,在桌面上也一样,这是只有他和汉娜两个人才能明白的挑逗,在那些旁人无法注意到的不起眼的细节之处,比如汉娜吃香肠的时候,她把香肠叉到嘴边,一边偏过头和旁人说话微笑,一边不经意的借着身体的动作用香肠的顶端摩擦着她的双唇,最后,她又不经意的用叉子上的香肠先把她的双唇撑开,最后才张开嘴,在用舌头飞快的在香肠的顶端舔了两下之后,才把香肠放到口中细细吃了起来,但总是含进去的多,吃下去的少,一根香肠就在汉娜的双唇之间磨磨蹭蹭进进出出,汉娜的动作流畅自然无比,除了张铁,谁都无法从她的这些动作之中分解出那么多似曾相识的特殊的细节来。

    一顿饭把张铁吃得浑身冒火,但又感觉刺激无比,张铁只能不停的喝啤酒,最后,饭吃到一半,在只有两个人明白的暗示下,刚刚喝了一口啤酒的张铁故意把餐巾弄到了地上,然后借着捡餐巾的机会从桌子底下看了对面的汉娜一眼。

    “噗嗤!”

    这一眼,让张铁再也忍不住,一口刚咽下一半的啤酒一下子就在弯腰的一瞬间全部喷到了地上。

    “啊,怎么了,是不是呛到了?”坐在张铁身边的汉娜的大哥关切的拍了拍张铁的背部。

    “咳……咳……”张铁一边咳嗽一边直起了腰,“对,对,是呛到了……”

    “哈哈哈哈……”汉娜的大哥直爽的笑着,“我女人酿的啤酒在契夫里村可是非常出名的。要慢点喝,家里还有!”

    “是,我刚刚喝得太快了!”张铁借着话头说道,然后坐好,看了对面的汉娜一眼,就在刚刚,汉娜也和家里的其他人一样,对张铁表现出了合乎分寸的关切,但只有张铁才从汉娜的眼神之中捕捉到一丝促狭的挑逗。

    饭桌上的所有人。只有张铁知道,这个此刻规规矩矩坐在桌子旁边的死丫头的围裙和裙子里居然什么都没穿,就在张铁刚才低头的时候,汉娜并着的双腿微微打开,一下子就让张铁把她裙下的风光一览无余。昨晚的芳草地,到了此刻,已经变成一片光洁溜溜的可爱幽谷……

    ……

    和往常一样,饭后的张铁在洗了一个澡之后,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因为汉娜那个死丫头要到晚上的时候才会偷偷摸摸的过来,这个时候没有人打扰的张铁在把房间的门关好之后就毫不犹豫的进入了黑铁之堡。

    ——英俊伟岸的堡主大人。欢迎您降临黑铁之堡!

    熟悉的对话框消失,张铁向小树走了过去。

    和往常的情况一样,那颗小树的正中,已经挂着一颗成熟的救赎之果。只不过与往rì的救赎之果比起来,今天的这颗救赎之果的颜sè,已经不是鲜红sè,而是接近于金黄sè。

    张铁的心蹦蹦蹦的跳着。不同颜sè的果实,效果肯定也有不同。

    ————救赎之果——蚯蚓的感恩。已经成熟,使用方法,采摘后直接食用。注意,果实不可带离黑铁之堡,在采摘十二个小时后,其果实内的能量和元气将逐渐流失。

    ——此果实可以让堡主大人的身体伤势的恢复度增加6.4%,让堡主大人的身体伤势彻底恢复。

    ——在堡主大人的身体彻底恢复之后,堡主大人身体内的部分与身体恢复愈合能力相关的DNA与基因将被彻底激活。

    ——此次激活将让堡主大人的身体进化为初级恢复之躯。

    ——初级恢复之躯的效果如下:

    1.堡主大人的身体所有伤势的愈合与恢复能力提高215%,在夜晚和地下,此能力将翻倍。

    2.对致命创伤的承受能力提高31%。

    3.获得光洁体质,身体上的一切的创口在恢复后不会留下疤痕。

    4.对一切毒素的免疫能力提高5%。

    5.身体消化器官对各种食物的消化吸收能力提高18%。

    ——由初级恢复之躯进化为中级恢复之躯需要放生蚯蚓160000000条。

    ——当前中级恢复之躯的进化进度:0/160000000.

    在看到这里的时候,张铁差点要大叫起来,这次进化得到的初级恢复之躯,简直让他变成了小强,身体所有伤势的愈合与恢复能力提高215%是什么概念,那就是别人需要三天才能恢复的伤势,他一天就能恢复,而且这种恢复能力就像蚯蚓一样,在没有光的夜晚或者地下将翻倍。

    后面的第二条,也将大幅度提高他的生存能力,在一些放在别人身上有可能致死的伤势,在他这里,就有可能熬过去。而第三条则与人们通俗所讲的疤痕体质相对,虽然没有大用,但也是好事一件,至少脸上遭受到创伤的时候不用当心毁容了。后面的第四条和第五条同样也非常的给力,对毒素抵抗能力和消化能力的增强,在一些时候,同样有大用,特别是第五条,那意味着自己将能从各种食物中获得更多的能量,有着更强的jīng力和适应能力。

    总的来说,这个初级恢复之躯,就是蚯蚓的某些适应环境的特质和能力在张铁身上的显现。

    最让张铁高兴的是那最后一条,只要下次放生的蚯蚓数量达到1亿6000万条,初级恢复之躯还将进化为更厉害的中级恢复之躯。一个初级恢复之躯已经让张铁喜出望外,那更厉害的中级恢复之躯岂不是更加的令人期待。

    想到后面的中级恢复之躯甚至更高级的恢复之躯,张铁不禁浮想联翩,不知道是否有一天,自己也能像蚯蚓这样,拥有断肢再生的能力。

    当下,张铁二话不说,小心的摘下这颗果实,就把它吃到肚子里。

    半个小时后,盘坐着的张铁站了起来,稍微一舒展身体,浑身肌肉骨骼就是一阵噼里啪啦的爆响,一种熟悉但又全新的身体体验重新出现在张铁的身上。

    一行行文字开始自动出现在张铁眼前……

    ——恭喜堡主大人的身体彻底恢复,进化为初级恢复之躯。

    ——无漏果开始收集身体能量,将开始生长……

    ——铁胎淬体果生长条件具备,将恢复生长能力……

    ——七力果生长条件具备,将恢复生长能力……

    ——第一颗炼毒之果所有效果全部恢复……

    张铁一声长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