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五章节 诡异第十35迷雾
    一秒记住【】,本站为您提供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张铁在黑铁之堡里面的时间呆得并不算长,前后还没有两个小时,离开黑铁之堡的张铁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小屋之中,找出一把匕首,在自己左手的食指上轻轻的划下一条两厘米长伤口,伤口并不深,只是浅浅的一条,就像削水果时不小心留下的一样,当张铁把匕首拿开的时候,殷红的鲜血从张铁的手指上流了下来。

    这点疼痛对早已经习惯了在魂劫之境中被一群野狼撕咬成碎片的张铁自然不算什么,张铁把流着血的手指放到房间的灯下细细的观看,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

    如果是以往,这样的小伤口想要让它自动止血的话,以张铁的经验来说,最少需要十分钟左右,张铁想看看,自己的初级恢复之躯的效果怎么样。因为蚯蚓不喜光,所以在夜晚的时候,初级恢复之躯会有一个加倍的效果,综合起来就是一个430%的伤口恢复效果,压抑不住自己内心激动的张铁想实际体验一下,看看这个初级的恢复之躯究竟怎么样。

    在划开手指的时候,张铁还特意看了一下自己身上那块怀表的时间,晚上11点14分36秒。

    开始的时候,一滴滴的血珠从张铁的手指上滚落,慢慢的,在房间的灯光下,张铁发现手指上滚落的血珠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变小着,到最后,甚至只变成一条血丝,在最后,当手指上的那个伤口再也不会流血的时候,张铁看了看怀表上的时间——晚上11点16分54秒。

    2分18秒,手指上的伤口自动止血,果然比以前正常状态下的止血速度快了差不多四倍,不仅这样。张铁甚至都能感觉到手指上的疼痛也在快速的减轻着。

    如果不是已经在黑铁之堡内疯狂的发泄过一番,张铁此刻可能要忍不住高兴得大叫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熟悉的敲门声轻轻的响起。

    这两天汉娜的胆子越来越大,这个女人第一次过来的时候还选在半夜,而后面过来的时间则是越来越提前,农村里大家睡觉的时间都有些早,大多数人都在九点到十点就睡了,所以后面这两天,这个疯丫头甚至在十二点左右就摸到了张铁的房间之中。今天则更早,十二点还没到,汉娜就来了。

    张铁估计着,老哈里和汉娜的嫂子或许已经知道了自己和汉娜的事情,但都装着不知道。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正汉娜已经是成年人了,这种事情也没有谁吃亏谁不吃亏的说法。特别是在今天的饭桌上,汉娜的嫂子似乎已经发现了一点什么,在最后吃完饭的时候,汉娜的嫂子在别人不注意的时候悄悄的掐了汉娜的屁股一下,汉娜则悄悄的吐了吐舌头。只有张铁看见。

    门一打开,果然是汉娜,张铁还没开口,汉娜的双臂已经搂了过来。火热的双唇一下子就贴在了张铁的双唇上,一条香舌更是一下子就突破到张铁的口中,狂野而大胆的和张铁的舌头纠缠到一起,把张铁都吻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张铁觉得汉娜今天的气息微微有点灼热。比以往更加的热情了很多。

    良久之后,两人分开。汉娜才注意到张铁流着血的手指。

    “啊,你的手指怎么了?”

    “刚刚在玩匕首,不小心划了一下!”

    “让我看看!”汉娜说着,就把张铁的受伤的食指放到口中用力的吸允了起来,毫无疑问,这又是一次挑逗,看着汉娜握着自己的手指故意在她的双唇之间进进出出,一边用舌头舔着自己的手指一边还用无辜的大眼睛含情脉脉的看着自己,张铁手指没有流血,身上的某个地方却开始快速的充血起来。

    正当张铁准备好好收拾一下她的时候,汉娜咯咯的笑着,一手抓住张铁的木乃伊,扭着腰,避过了张铁的第一次的进犯。

    “别急,跟我来,到我房间,我带你去看好玩的东西……”汉娜媚眼如丝的说着,一边说一边用手滑动着,继续挑逗着张铁。

    “去你的房间?”张铁微微有些惊讶。

    “不敢吗,小男人!”汉娜故意轻视的看了张铁一眼。

    “去就去……”

    男人在这种时候就没有几个会承认自己胆小的,张铁也一样,说完这话,张铁熄了房间里的灯,然后和汉娜蹑手蹑脚的离开了张铁的房间。

    汉娜牵着张铁的手走在前面,张铁则跟着汉娜走在后面,两人都放轻了自己的脚步,一直到这个时候,张铁才反应过来,汉娜今天似乎穿了一套以前没见她穿过的,但感觉有些熟悉的更显成熟的裙装。

    “这是你的裙子吗?怎么以前没见你穿过?”

    “我嫂子给我的,这是少妇穿的裙装,是不是感觉有些熟悉?”黑暗中的汉娜小声说着,眼中有些兴奋的光彩,汉娜的嘴唇几乎就凑到了张铁的耳边,弄得张铁的耳朵有些发痒。

    两个人悄悄下了楼,穿过楼下房间的走廊,摸着黑,上了楼梯,在上楼的时候,看着自己前面黑暗中摇曳着的那个丰满挺翘的屁股,想到晚餐时汉娜裙底的风光,那剧烈的刺激感让张铁浑身都要冒火一样。

    刚刚上到二楼的楼梯口,旁边的一间屋子里传来老哈里咳嗽的声音,把两个人都吓了一跳,黑暗中的两个人都一下子停下了脚步,凝神屏息,这一刻的张铁更是比在战场上第一次摸黑去偷袭光辉之羽的据点还要紧张。在安静的等待了几秒钟之后,发现旁边的房间里再也没有任何的声音,两个人才重新放轻了脚步,向汉娜的房间里摸去,最终一路上有惊无险的来到汉娜的房间,在悄悄的把门关起来以后,张铁才松了一口气。

    汉娜把房间的灯点亮,不过却调得非常的暗,房间里。浮动着一股女人卧室里特有的幽香的味道。

    汉娜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拉着张铁的手来到她房间内的一面挂在墙上的镜子前,汉娜把墙上的镜子取下,又在墙上拿下一小条东西,一丝细细的光亮就从墙上的一条缝隙里透了出来。

    “快过来看!”汉娜小声的招呼张铁,声音里充满了兴奋。

    张铁的耳朵里已经听到一些奇怪的声音,不过还是忍不住把头凑了过去。

    那条细小的缝隙的对面,是汉娜大哥和大嫂的房间,此刻在两人的房间内。正在上演着一场大战,汉娜大嫂的两条腿,蜷曲着张开,被两根绳子绑在床头柱上,女人的嘴上被一团毛巾塞着。汉娜的大哥则伏在她的身上,捧着一个雪白的屁股在用力攻伐着,撞起一道道的rǔ波臀浪

    房间内的灯光很亮,张铁和汉娜偷窥的缝隙又在两个人的侧面不远处的一个柜子旁边,在那灯光的反shè下,两个人连汉娜大哥身上油光淋淋的汗水都看得一清二楚,那些奇怪的声音也听得很清楚。

    只看了几秒钟。张铁就感觉面红耳赤口干舌燥,原来这就是汉娜带他过来看的“好玩的东西”……

    ……

    一直到下半夜的时候,在汉娜的房间内呆得超过四个小时的张铁才偷偷摸摸的从汉娜的房间里溜了出来,回到自己的住处。中间这几个小时两个人在汉娜的房间里究竟干了些什么,那就是只有他们两个人才知道的事情了。

    ……

    第二天,张铁睡了一个自然醒,醒过来之后。张铁躺在床上,细细体味着在身体彻底痊愈后自己大脑在每天醒来后那重新如水晶一样玲珑剔透的感觉。还有身上那饱满的jīng力,张铁开心无比,嘴上咧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然后一轱辘从床上爬了起来,看看时间,才早上八点多,也不算晚。

    再看看左手食指上的那个伤口,只是一夜的功夫,那个细小的伤口居然已经愈合了差不多的样子,只留下一条细线,看起来就像是几天前留下的伤口一样,张铁大喜,浑身都充满了干劲儿。

    汉娜家的早餐是牛nǎi和燕麦面包,在吃早餐的时候,再次看到汉娜的大哥和大嫂,张铁心中不由有些奇怪的感觉,汉娜的大哥和大嫂都是那种看起来挺直爽和本分的人,可谁都没有想到,这两个人的口味还挺重。或许做那种事就像玩好玩的游戏,各有各的玩法,只要你情我愿大家高兴就好了,又关别人什么事呢。只是两个人恐怕都没想到,自从他们结婚之后,他们房间的墙上,就多了一个洞,在每rì的耳濡目染之下,经过几年的熏陶,有一头小母牛就这样被教坏了。

    ……

    张铁脑子里想着事情,一个不注意,就没听到桌上大家的谈话。

    “刚刚我哥和你说的话你听到了没有?”坐在张铁对面的汉娜在桌子下面用脚轻轻的踢了张铁一下。

    “啊,不好意思,我刚刚在想事情,一下子没听清楚!”

    “我哥问你今天还需要在村里招人做事吗?这几天村里的人都比较空闲!”汉娜风情万种的白了张铁一眼。

    “哦,除了契夫里村以外,布拉佩附近还有人家在养蚯蚓吗?”张铁问了汉娜大哥一个问题。

    “习惯养蚯蚓的人在契夫里最多,附近的村庄里也有人养,但不多,总共可能只有二三十户!”汉娜的大哥想了想回到道。

    “那些村庄你都熟悉吗?”

    “当然,我从小就在这里长大,怎么可能不熟悉呢!”

    “你觉得其他村里那些养蚯蚓的人会把他们的蚯蚓像在这里一样卖出去吗?”

    “只要你能出得上在契夫里的这个价钱,我想没有人会不愿意!”

    “那么你看这样行不行,我一天付给你6个银币的辛苦费,你帮我到周围那些还养着蚯蚓的村庄,把那些养着的蚯蚓买下来,像在契夫里做的一样,把那些蚯蚓拿到野外放生行不行?”

    “6个银币一天?”汉娜的大哥瞪大了眼睛,拿着面包的手都颤抖了一下。

    “嗯,6个银币一天,你做我的代理人!”

    “买蚯蚓和请帮工的钱另算吗?”

    “一池蚯蚓加上帮工的钱总共算你25个银币,由我出!你每天6个银币的辛苦费另算!”张铁回答到。

    “好!”汉娜的大哥高兴的答应了下来。随即又感觉有点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脑袋,“这6个银币一天的辛苦费会不会太多了?”

    “不多,这一次由你指挥别人来做这件事,所以理应多拿一点!”

    本着蚂蚱也是肉的原则,契夫里周围村庄的那些蚯蚓,张铁当然也不会放过,而且这一次,张铁还想更进一步试试看,自己根本不出面。只出钱和统筹做这件事,那些放生的好处还会不会落在自己身上,如果会的话,那以后救赎之果的来源就更广了,有些时候。就是自己在很远的地方,也可以遥控和指挥其他人来做这件事。要不然的话,那升级到中级恢复之躯,聚集1亿6000万条蚯蚓感恩能量的下一个目标,可不是那么容易完成的。

    在契夫里折腾了这么久,放生蚯蚓的数量,也大概是在1000多万条左右。要把这个规模扩大十六倍,钱还是其次,问题是在整个安达曼联盟甚至是整个布莱克森人族走廊,估计都就找不到第二个契夫里。如果以后每年来契夫里一次的话。则大概要16年的时间自己才有可能完成这个放生目标。人族圣战迫在眉睫,恐怕只有老天爷才知道几年后这个世道会变成什么样子,十六年后的事情谁能说得清呢?

    或许真如唐德说的一样,这世间的许多事情。不是你想做就能做的,很多事情。靠的是机缘,没有这个机缘,你有天大的本事也不行。放生靠的就是机缘,这个机缘,自己在契夫里遇到了一次,已经能让自己感恩一辈子,至于以后还有没有这样的机会,那就真说不清了。

    就在餐桌上商量了一下细节之后,张铁当场掏出了一个金币交给了汉娜的大哥,让汉娜的大哥在随后几天去做这件事。

    这件事告一个段落,张铁又想起一件事,“布拉佩有卖黄金独角仙的吗?”

    “黄金独角仙?”汉娜的大哥和老哈里有些愕然的看了一眼张铁,“这只是小孩子偶尔捉到用来玩的虫子,谁会卖这个呢?如果你需要的话,可以出钱让人帮你去捉,我估计应该能捉到一些!”

    “算了,我只是随便问问!”这样的答案让张铁彻底死了心,想想也是,黄金独角仙这种东西除了对少数人有用之外,谁会没事养几只虫子等着人来买呢?而如果自己掏钱让人去捉,然后自己再把捉来的黄金独角仙放掉,按照救赎之果的生成规则,这等于是白做工,根本不会有半点作用。

    自己在布拉佩已经完成了初级恢复之躯的进化,那就不要太贪心了,以后如果有机缘的话再看看能不能再救赎一批黄金独角仙,在一个地方占两次大便宜,这种事估计连老天爷都看不下去。

    ……

    在汉娜家吃完早餐,张铁找了个机会,告诉汉娜自己要回城里两天,这两天就不回来了。

    “你在城里有情人吗?”汉娜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张铁。

    “没有啊!”张铁不知道汉娜为什么这么问。

    “骗人!”汉娜嘟着嘴,“那为什么昨天我才告诉你我今天要来那个,你今天就那么急着要走呢,你觉得这几天我满足不了你吗?”

    张铁顿时无语,自己身体恢复的事情不知道要怎么跟汉娜解释,在身体恢复之后,有些事情必须要回布拉佩处理一下。汉娜昨天太过火辣,yù望高涨,在昨晚,张铁将她征服数次之后,汉娜才告诉张铁,每个月在来那个的前后几天,她都感觉自己特别想要,好像许多女人都这样,在生理周期的前后情yù都会比较旺盛,包括汉娜的嫂子。

    汉娜昨天晚上告诉张铁她今天要来,张铁今天就告诉汉娜他要走,也怪不得汉娜误会。

    ……

    最后,在安抚好汉娜之后,张铁还是离开了契夫里,来到托卡尼斯小镇,在小镇上坐着一辆豪斯泰斯,来到布拉佩。

    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回来,布拉佩的气氛一点也没有松下来,反而更加的紧张了,张铁刚刚离开托卡尼斯,在路上,就遇到了两个哨卡,被拦下马车盘问了两回。马车车夫说,这是铁角军团在抓捕太阳神朝的潜伏分子和破坏分子,自从两周前的那次爆炸之后,那些人就像消失了一样,弄得整个布拉佩紧张兮兮的。

    那些人不是被自己干掉了吗,难道一直到现在他们的尸体和那个仓库的异常还没有被人发现吗?这也有可能……

    坐在马车上的张铁看着窗外那一队队一脸严肃的帝国士兵,有些无奈的想着,如果那些尸体还没被人发现,那自己要不要像在黑炎城那样,弄一封匿名xìng再寄到铁角军团的后勤总部,早点把布拉佩的紧张气氛结束?

    这么想着的张铁,干脆让马车车夫转了一个方向……

    半个小时后,马车不紧不慢的路过一处城郊的街道,坐在马车上的张铁看着那天自己离开的那个仓库此刻已经变成一片大火后狼藉的废墟,脸sè一下子就像那片废墟上烧焦的木炭一样黑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