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十九章 狂欢日
    满山遍野的野狼和巨狼一**的冲向张铁……

    张铁手中的赤炼在这个时候变成了一条在张铁身前三米到一米空间内若隐若现的灵蛇,所有冲进张铁身前这个距离内的野狼,无一例外,只是寒光一闪,要么就是身首异处,要么就是整个身躯被切割出一条恐怖的伤口,在飞溅出一片鲜血之后,哀嚎着,在地上翻滚着,然后死去。

    又是三条野狼一前二后的扑了上来,张铁挥出赤炼,赤炼的剑刃,先是将扑到张铁身前一米多外的第一条野狼的脑袋切下,然后再次暴涨,整个剑刃,瞬间变长,就像抽出的鞭子一样,延伸到了三米开外,在空中灵动的划了一个优美的“S”形的弧线,在两只野狼的凄厉的惨叫中,几乎同时,就在两条野狼的身上从头到尾,剖出一条两尺多长的恐怖伤口。

    野狼的攻击就像cháo水一样源源不绝,这边刚刚解决了三头野狼,旁边就有另外一头野狼几乎冲到了张铁的身前,就在这条野狼张开的血口几乎要咬到张铁小腿上的时候,那飞出三米多外的剑刃就像卷尺一样弹跳着,像闪电一样快速的缩了回来,张铁还没怎么动,那自动缩回来的剑刃似乎“一个不小心”的在这头野狼身上弹着擦了过去,这头刚刚挨近张铁身边的野狼身上就飞溅出一大片的鲜血,然后哀嚎着翻滚了出去。

    剑刃完全缩了回来,只从剑柄处露出不到二十厘米长的一段,张铁快速的一个侧身,避过那条从自己身后悄悄接近,在最关键时刻才凶猛扑过来的巨狼,当巨狼还在空中的时候。张铁手上的那把剑,露出一截不长的剑刃,又像匕首一样,在巨狼的身上连续捅了数次……

    巨狼落地,身子一歪就倒了下去。

    又是几头野狼扑了过来,张铁一挥手,暴涨到两米多长的剑刃再次从几头野狼的身体上切割而过……

    剑刃再次缩回,变成一米左右的普通长剑长短,张铁就拿着它。就像使用一把普通长剑一样,冲进狼群,掀起一阵腥风血雨……

    十分钟后,张铁手上的长剑捅进最后一只巨狼的口中,暴涨的剑刃从这头巨狼的屁股后面穿了出来。然后又嗤的一声缩了回去,张铁把剑拿在手中,看了看那自始至终没有沾上半点鲜血的雪亮剑身,哈哈大笑起来……

    如果这个时候让丕平少尉和装备处的那个军官看到张铁已经把这把赤炼用得如此娴熟的话,两个人的嘴巴里绝对可以塞下一个大大的鸭蛋。

    魂劫之境再次变成光雨一样破碎。

    ……

    这已经是张铁得到赤炼之后的第三天,事实证明,要适应一件武器最好的地方。就是在战场上。

    这几天,拿着这把剑,张铁在魂劫果中的一次次搏杀,一次次的死亡。一次次因为使用不当自己被自己的剑伤到,在经历了这一次次用生命和鲜血得到的经验和教训之后,在经历了前前后后加起来总共有数千头野狼巨狼的攻击之后,张铁第一次。感觉到了赤炼的奥秘,这把剑在张铁手上。也终于有了一种灵动由心的感觉。

    张铁感觉自己真的赚到了,这把赤炼,绝对是那个武器库中不可多得的jīng品,如果此刻再让张铁给这把赤炼起一个名字的话,那张铁给这把剑起的名字绝对会让人骂他粗俗——男人那话儿。

    整把剑,到了这个时候,在张铁的手里,完全是可长可短,可软可硬,伸缩自如,这不是男人那话儿是什么。

    这把赤炼cāo控自如的秘密,就是在于灌入到剑身之中暗劲的频繁变幻,暗劲可以将剑身变硬吐出,如果剑身吐出太长的话,那暴涨变硬的剑身又会产生某种柔软的弹xìng,很不好cāo控,在这个时候,用剑的人就要根据剑身的特xìng和反应适当的对自己灌入到剑身之中的暗劲做出调整,让自己灌入到剑身中的暗劲与剑身那种奇怪的特xìng之中保持在某种动态的平衡状态,这样一来,就能将这把剑cāo控自如,发挥出这把剑的巨大威力。

    对于一个战士来说,在使用某种武器的时候,其灌入到武器中的力量都是相对稳定的,这种在施展起来以后需要随时变换着暗劲输入的武器对许多人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这种挑战,让人在使用他的时候,经常需要根据不同的情况计算和频繁变换输入到这种武器中的暗劲的大小,这对一个人的jīng神力和脑力,是一个不小的消耗和负担。特别是在战斗中,这种消耗和负担让很多人难以承受,但对张铁来说,他那恐怖的jīng神力和此刻已经牛B得不行的诛心神算,在面对这种情况的时候,简直比喝水还要简单。

    在开始的时候,张铁在使用起这把剑来也有些不习惯,不过,当张铁慢慢在实战中摸索出当剑身吐出到一定长度后需要根据剑身特xìng和实际情况频繁变幻暗劲的诀窍之后,这把剑的威力,也就开始在张铁手中慢慢的显露了出来。

    有时候,张铁感觉自己手上拿着的这把东西,已经不能称之为剑,而是一种复杂武器的集合,或许用跨界武器这样的概念来形容它才会比较合适。

    在这把剑的剑刃和剑身只吐出十多二十厘米的时候,这把剑可以当做匕首和短刀使用。

    在这把剑的剑刃和剑身只吐出将近一米多一点,也就是这把剑的剑身在灌入暗劲后可以保持在最大刚xìng程度但又有适当韧xìng的时候,这把剑,就是一把削铁如泥的jīng良长剑。

    而当这把剑近三米长的剑身和剑刃完全展开的时候,这把剑,则变成了一把不亚于“男人的证明”的恐怖战剑,其威力半径,加上张铁手臂的长度和步伐的配合,已经达到了四米多,那不知道是什么金属做出的超薄的剑刃和剑身的切割效果,绝对还要在“男人的证明”之上。而在足够力量的配合下,这把赤炼在完成最大伸展的时候,完全还可以当做鞭子和刺枪使用。

    在把这把剑当做鞭子的时候,它的剑身,可以起到抽打的效果,使用熟练之后,还可以把几米外的东西卷到自己的身边来,如果要当做刺枪的话,那锋利的剑尖,则完全可以轻而易举在两米到四米的距离内把一头巨狼或巨蜥从头到尾洞穿,其三角形的剑尖本身在灌注了暗劲之后的那种像暗器一样快速弹出去的效果,还能加强这种刺穿的威力。

    制造这把剑的家伙,绝对是一个天才,只不过天才的作品,都会曲高和寡,在那一大堆寒光闪闪造型威猛的武器中,被埋没了,即使有人不嫌它的样子不够威武大气,拿起来随意试了一下,一时之间,又哪里能发现得了这把武器在设计中的jīng华和使用诀窍,只会觉得不好用,在这多重原因的作用下,这把赤炼最终落在了张铁的手上。

    说实话,如果不是现在不想暴露实力,本身又不在前线的话,张铁最初也不会选择这么一把奇怪的武器作为自己的获得铁血勋章的奖励,不过从最后的效果上看,这一次真的是选对了,张铁内心充满了窃喜。

    ……

    余下的这几天,是张铁在布拉佩过得最轻松和惬意的rì子。

    因为处在那种女人每个月只流血但不受伤的奇怪状态中,汉娜这几天也难得的老实了一下,半夜没有再来找过张铁,可以让张铁每天有更多的时间沉浸在魂劫果中不断提高着自己的战技。

    而汉娜的大哥,这几天也是每天早出晚归的在做着张铁放生蚯蚓的“代理人”,契夫里周围几个村庄那些养蚯蚓的农户,这几天都把自己的蚯蚓卖给了汉娜的大哥,然后被汉娜的大哥拿到野外去放生了。

    虽然张铁这一次彻底没有出面,但汉娜大哥放生蚯蚓的那些功德值还有促进救赎之果生长的效果,还是一点都不少的汇聚到了张铁的身上,张铁每天,都可以在黑铁之堡内查看到汉娜大哥放生蚯蚓的效果,这让张铁再一次喜出望外。如果这样可行,张铁估摸着,哪怕以后自己不需要来到布拉佩,只需要在这里培养一个像汉娜大哥这样的代理人,也许用不了几年,在圣战开始之前,自己就能再一次完成恢复之躯的进化,这种稳稳妥妥吃果果的节奏,真的让人通体舒泰。

    而张铁这些天在契夫里村花钱买蚯蚓的事,不仅契夫里村人尽皆知,就是在周围的几个村庄里,许多人都知道了,在银币的诱惑下,契夫里村和周围几个村庄的一些农户,都开始试着养殖起蚯蚓来,虽然不知道一年之后还有没有傻瓜会过来收购,但尝试一下,总没有什么坏处,对此,张铁自然是乐见其成。

    就在张铁感觉最悠闲和轻松的这几天,整个布拉佩,包括契夫里村的许多人,实际上都在紧张而喜悦的忙碌着,因为再过几天,布拉佩每年最重要和最盛大的啤酒节就要到来。

    在啤酒节的这一天,像契夫里村这样的村庄还要组织几辆到布拉佩城里出游的花车,契夫里村最强壮的男人和最美丽女人还有和最好喝的啤酒,都要随着那几辆花车一起到城里狂欢一天,这件事,是整个村里的大事。

    就在这样的气氛中,很快,布拉佩啤酒节的狂欢rì就到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