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二十一章 酵母神威
    张铁今天晚上回来得有些晚,这两天白天只要有时间的时候,他都会一个人到契夫里村周边的村庄和野外看一看,一个是看看周边还有什么可以让自己用来放生,然后生长救赎之果的东西,第二个则是一个人进行修炼,在离契夫里村几公里外的一处小山山顶上一个光秃秃的巨石边上,张铁发现了一个适合修炼他发明的熊背铁胎功的好地方,在那里,不管他怎么用自己的身体去撞击那块石头,那个几千吨的巨石都安安稳稳的,一动不动,这就又给了张铁一个重新锤炼身体,让小树生产出铁胎果的机会。

    以现在张铁全身的力量,如果他在汉娜家里的墙上去练这个功的话,只要放开施为,可能还不需要几下,他就能把汉娜家房子的墙壁给撞塌了。而如果力量小一点的话,可能又达不到修炼的效果,所以练这个功的时候只能另外找地方,要么能找一颗足够粗壮的大树,要么就只能像现在这样,找一块足够吨位的巨石或崖壁,才经得起张铁的折腾。

    上次和不死兵团血战的那一夜最后只所以能捡回一条命,张铁估摸着,这其中应该也有部分铁胎果的功劳,虽然他到现在为止吃下去的铁胎果的数量还不多,这个果子的明显效果还没体验出来,但效果绝对是有的,特别是在那种命悬一线的关头,有可能百分之一的区别就是人鬼殊途的差距,也因此,当身体再次恢复之后,张铁就对铁胎果上了心。

    特别是在自己的身体进化为初级恢复之躯后,现在这个身体具有的超强恢复和伤势愈合能力又让张铁对自己未来的修炼道路又多了一些特别的想法。铁胎果的效果是增强自己身体的防御和抗击打能力,如果自己能把铁胎果的效果一步步发挥出来,那么。铁胎果带来的效果与初级恢复之躯的效果组合在一起,那才是真正的黄金搭档,一旦超强的防御能力和超强的恢复能力同时出现在自己身上的时候,自己这条命想不硬都不行,这才是真正打不死的,拥有着超强生命力的小强。

    张铁其实很怕死,所以,在拥有了初级恢复之躯后,他对铁胎果的上心程度,一下子提高到了极致。这些天。他每天花在熊背铁胎功上的时间,绝对比任何时候都要多,白天的时候他去小山上用自己的身体的背部去撞靠那块巨石。当背部撞击的时间过长有些承受不住的时候,张铁又开始用手用力拍打起自己前面的小腹,胸膛,脖子,大腿。小腿等这些地方,当前面拍打得受不了,后面开始恢复过来的时候,他又开始用背部去撞击,如此交替往复,几乎一刻不歇。就连午饭和晚饭,也经常是随便带点干粮去吃点就完事了。

    在如此锻炼着的时候,张铁真正把自己观想成了一块烧红的需要捶打锻炼的铁胎。每一次的自我捶打和撞击,居然都给他带去许多的快乐。有时候,只要人的心态改变,艰苦和枯燥的修炼也可以变得充满乐趣。这个修炼过程,对张铁来说。其实就像是一个人在玩一种特别的游戏。

    就在这样的坚持之下,在四天前。张铁身体恢复后的第一颗铁胎果成熟,被张铁吃下肚中,似乎是苦尽甘来,后面吃下的铁胎果,没有再让张铁拉肚子,而是变成一丝丝感觉有些冰寒的能量开始从内到外往张铁的皮肤和肌肉中渗透,而在后面这两天,当张铁一个人在不断拍打和撞击着自己身体的时候,张铁已经有了一些与以往不同的感觉,张铁觉得一丝丝让人舒服的热气和能量,就在不断的拍打和撞击之中,开始和自己的身体的皮肤和肌肉彻底的融合在一起。这种修炼和吃果果冷热交替的过程,让人感觉真的就像是一块铁胎在捶打之后完成淬火一样,非常的奇妙。

    伤愈后的第二颗铁胎果昨天的成熟度以及达到了82%,在经过今天一天的锻炼之后,张铁估计着,那颗铁胎果绝对已经成熟了,而且今天除了这颗铁胎果以外,伤愈后的第一颗无漏果也应该成熟了,一想到晚上又有两颗果实可以下肚,张铁的心情就大好。

    再点燃两个明点,就能晋升为五级的战兵,现在布拉佩没有战事,而且身体已经晋级成为初级恢复之躯,张铁就想着在最近一两个月内,完成这次升级。虽然这次升级的困难程度是以往升级的两倍,但这次升级,对此刻的张铁来说同样的非常重要。

    如果不出意外,张铁觉得自己的铁血暗劲在五级的时候将升级为铁血化劲,这对张铁本身的实力是一个巨大的提高,在化劲的催动下,无论是铁血神拳还是赤炼剑的威力,都将更上一层楼。而除此之外,升到五级后,随着身体力量和潜能的进一步打开,张铁的飞矛攻击也将变得更加的可怕。

    实际上在与不死兵团血战的那天晚上,张铁无意之中顺其自然的爆发已经让攻击的飞矛的速度超过了声音,达到了音击的效果,只不过张铁本人清楚,他此刻掌握的音技技能才刚刚过了那道音障的坎,音击的威力,还远远没有发挥出来,现在的飞矛音击的效果,还不够稳定,而只要等他到了五级,这些问题就都将不存在。或许那个时候,才是他手上飞矛真正开始发挥威力的时候。

    ……

    张铁回到契夫里村的时候,虽然已经入夜,但契夫里村却比平rì还要热闹了不止10倍,明rì啤酒节的狂欢在即,今天的契夫里村,许多人晚上都开始扎起了明天用的火把和花灯,而许多小孩在今天已经迫不及待的把扎好的火把和花灯点燃,拿着在村里玩耍,远远看上去,契夫里村一片通明,到处都是人们的欢声笑语。

    这里的人们喜欢在过节的时候吃烤鹅,今夜的契夫里村许多家里已经浮动着烤鹅的香味,而说到烤鹅。张铁这几天下来则有一个无奈的发现——在整个布拉佩,他其实还可以再放生几种动物,那就是布拉佩周围这些村庄里许多人家都养的鸡鸭和鹅这样的家禽,甚至放生这些动物也要不了多少钱,那点钱对现在的张铁来说完全可以承受,张铁心里其实非常的好奇,他想看看放生这些普通动物后那颗小树生长出来的救赎之果是什么样子的。

    这个想法虽然很好,但张铁却没办法做这件事,放生蚯蚓还可以找到一个合理的理由,而放生这些鸡鸭。他能有什么理由呢?恐怕这些东西刚刚才放到野外,就被人捉了去了,根本起不到放生的效果。

    虽然黑铁之堡里面似乎也可以放生。不用担心放生后的那些动物被人再捉去,前些rì子他也的确在不引人注意的情况下弄了一点蚯蚓进去,让蚯蚓成为继蜜蜂之后,第二个在黑铁之堡里面落脚的动物。不过蚯蚓是蚯蚓,鸡鸭是鸡鸭。这些家禽的体型和个头太大,在不引人注意的情况下弄个三只两只的进去还可以,数目一多了,想不引人注目都不可能,哪怕就算在汉娜家,自己隔三差五的拿着几只鸡鸭回到房中然后第二天那些鸡鸭就消失了。一根毛都找不到,这又怎么解释呢,恐怕就连白痴都能看出有问题。张铁可不想成为众矢之的。

    ……

    张铁回到汉娜家的时候,发现张铁回来的汉娜第一时间就把张铁拉到了家里的饭厅之中,让张铁意外的是,这个时候,汉娜家的所有人。居然都在对着饭厅中间桌子上的一杯啤酒发着呆,汉娜家里的几个男人。老哈里,汉娜的老爸还有汉娜的老哥三个人,一个个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桌子上的那杯满满的啤酒,充满了虔诚,汉娜的老妈和大嫂的表情也颇为紧张。

    怎么汉娜一家人都盯着那杯啤酒,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契夫里村啤酒节前的什么传统仪式吗?张铁正要开口,却发现汉娜悄悄的和他示意了一下,于是他就把肚子里的话咽了回去。

    良久之后,看着那杯啤酒的老哈里似乎抽冷气的感叹了一声,“已经超过六分钟了!”

    “这杯啤酒的泡沫还没有消散!”汉娜的大哥双眼放光的说道。

    “刚刚冲起来的泡沫绝对已经超过杯口三厘米以上!”汉娜的老爸也在一旁说了一句,声音中已经有了明显的颤音。

    然后屋里的三个男人互相看了一眼,眼神之中已经有一股难以掩饰的兴奋和狂喜之意。

    张铁则看得莫名其妙,在悄悄问了汉娜一声后,汉娜才告诉他,对布拉佩的这些嗜酒如命的男人们来说,几百年来,大家已经总结出一套鉴定啤酒的方法,除了喝之外,许多时候用眼睛也能判断,比如说这个啤酒的泡沫,许多布拉佩的人甚至不用喝,只需要用眼睛看看一杯啤酒的泡沫和sè泽,就能判断出啤酒的好坏——顶级啤酒的泡沫标准是什么,冲到杯中的时候啤酒泡沫能溢高杯口三厘米以上,而且至少能保持四到五分钟的时间那些泡沫不消散。

    在闻过气味,看过sè泽,而且品尝过味道之后,这已经是鉴定一杯啤酒好坏的最后一道工序。从结果上来看,这一关,和前面几关一样,同样是超满分的表现。汉娜全家人都为此兴奋不已。

    ……

    “卖相也是极品,刚才那杯喝得太快了,还没尝出味道来,我再试试确定一下……”汉娜的大哥舔了舔嘴唇,伸手就去拿桌上的那杯啤酒。

    “混蛋,刚才你已经喝过一杯了!”汉娜的老爸威严的打开汉娜大哥的手,自己伸手去拿。

    “咳……咳……”老哈里咳嗽了两声,汉娜老爸的手就僵硬在了空中。

    正当老哈里满脸笑容的要伸手去拿杯子的时候,汉娜却抢先一步,把桌上的那杯啤酒拿到了手中,然后端到张铁面前,老哈里尴尬的笑了笑,然后缩回了手。

    “你试试看!”汉娜满脸期待的看着张铁。

    张铁拿过啤酒来,仔细看了看,光从sè泽上看,这杯金黄sè的啤酒似乎比起他以前喝过的啤酒看起来更剔透纯净,虽然是在夜晚的灯光之下,但啤酒拿在手上的时候,给张铁的感觉就是手上拿着一大块极品的黄水晶,在视觉上非常的有质感。

    在啤酒放到嘴边的时候,一股啤酒独有的清香味一下子就让张铁动容起来,平心而论,张铁长这么大,真没有闻到过有什么啤酒会有这么好闻的味道。

    那金黄的液体入口,细腻柔滑,畅爽清冽,似乎根本没有多少其他啤酒的那种苦味和涩味,反而有一种充满活力的感觉,似乎酿造啤酒的那些原料中所吸收的每一缕阳光和jīng华此刻都被释放出来变成了酒jīng一样。

    只是浅浅的喝了一口,这啤酒就让人有一种继续喝下去的**。

    的即使张铁不是品尝啤酒的专家,这一刻也非常清楚的知道,自己手上的啤酒,绝对是极品中的极品。

    在屋里其他三个男人咽着口水的节奏中,张铁将手中的啤酒一饮而尽。

    喝完啤酒后的张铁看向汉娜,眼神里有询问的意思,汉娜则轻轻的点了点头,张铁一下子就明白了。

    这是汉娜酿的啤酒,用自己给他的酵母菌酿造的啤酒!

    张铁这一刻的震撼,真的是无以言表。

    这还只是拥有原版元能灵气酵母菌三分之一特xìng的酵母菌酿造出来的啤酒,那要是用原版的酵母菌酿造出来的东西会有什么效果?

    张铁心中一动,这一刻,他才想起,自己在黑铁之堡里面用那些酵母菌酿制的东西按时间算来这几天也应该差不多可以喝了。

    张铁的心咚咚咚的剧烈的跳了起来。

    ……

    “难道是老天保佑,要让我们家的汉娜成为布拉佩的啤酒皇后吗?”汉娜的妈妈这一刻居然激动得流出了眼泪。

    “不对啊,汉娜以前酿造的啤酒根本不可能有这么好喝,这一次她还是像以前那样酿的,可为什么能酿造出这么特别的啤酒?”汉娜的大哥疑惑的说道,“不行,我一定要再尝尝,再喝一杯,看看是不是我刚才的味觉出现了幻觉!”

    “谁都不准再动汉娜的那些啤酒!”老哈里威严的扫视了一眼汉娜的大哥,一眼就看穿了汉娜大哥的yīn谋,“在明天,那些啤酒将把整个布拉佩的男人征服,汉娜一定会成为布拉佩的啤酒皇后!”说到这里,老哈里看了一眼张铁,脸上挤出了一个笑容,“今晚的事情你能不能帮汉娜暂时保密?”

    张铁点了点头……

    “你看,我们家里还要商量一点事……”

    张铁一下子觉得有点尴尬,正要离开,却被汉娜一把抓住,直爽的汉娜一下子就把困扰众人的谜底揭开了。

    “爷爷,你们不用奇怪了,这次我能酿出的啤酒之所以和以往不同,原因是张铁给了我一包很特别的啤酒酵母粉……”

    稍微楞了一下的汉娜的老爸一下子从桌子旁边跳了起来,他没有让张铁出去,而是飞快的冲到屋边,向门外张望了一下,发现屋外没有什么人,这才连忙把家门关起来。

    除了汉娜之外,这一刻屋里所有人的眼光都目光灼灼的集中在了张铁身上,让张铁有一种被狼群围住的感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