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二十二章 节日到来
    布拉佩每年的啤酒节都固定在一年中十一月份的第一个周末,因为啤酒节最初起源于一年中布拉佩农民们最悠闲时候的欢庆,所以即使这个月份的天气有可能已经不像六七月份那么骄阳似火,但在布拉佩,人们对啤酒的喜爱所焕发出来的热情,则足以在任何一年的这一天,把整个布拉佩点燃。

    哪怕是处在战争中,哪怕布拉佩在几周前还遭受了太阳神朝的一颗炸弹的袭击,但到了今天,整个布拉佩的每一个地方,都像点燃的火一样,一下子热闹了起来。

    似乎正是因为战争带来的压抑,布拉佩的人们,在今年的啤酒节的狂欢rì上,会有这更加狂热的发泄。

    老哈里说,今年契夫里村的游行花车的数量,是最近几年来最多的,花车装扮得也最漂亮。

    对这样的节rì,张铁也表现得饶有兴致,而从昨晚之后,一下子对张铁热情了十倍不止的老哈里家里人,在知道张铁并没有准备在啤酒节这天要穿的布拉佩的传统服装之后,一大早的,就给张铁送来了一套崭新的,适合张铁今天穿在身上的体面行头。

    这套适体面的行头,包括一顶装饰着漂亮羽毛的爵士帽,一根普通的,但样子还算过得去的枣木手杖,还有一件没有翻领的黑sè呢绒外套上衣,一件同sè的小马甲,一件羊毛圆形半身斗篷,一条黑sè的皮质爵士裤,脚上穿一双长袜,最后还搭配上一双褐sè的圆头翻毛皮鞋。

    在穿上这身行头以后,张铁自己也觉得非常有意思,在镜子里看了看,感觉一下子成熟不少。如果这个时候再在自己的嘴边贴上两撇小胡子的话,那就感觉真的像一个成熟的绅士了。已经快要十六岁的张铁,这个时候的唇边,只有一茬青青的绒毛似的胡须,整个人简直是一根葱一样的嫩。

    这套行头,张铁估计着,怎么也需要二三十个银币,在老哈里送来的时候,还生怕张铁不收下这份礼物一样,显得有些忐忑。在张铁大方而高兴的收下之后,老哈里一家都高兴了起来,毕竟这么一点东西,相对于张铁在昨晚答应给老哈里家里的东西来说,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这个时候的张铁。在昨晚过后,已经从一个出手大方的外来客。变成了老哈里家里的贵人。

    汉娜在今天同样换上了一套漂亮的衣服。汉娜的衣服是一套漂亮的裙装,束腰,敞口领,领口镶嵌着一圈折叠起来的jīng致花边,从肩部和胸部还装饰着一块同样有着漂亮花边的长方形的紫sè丝布,丝布上有着蝴蝶结和一些漂亮的装饰物。裙装的袖子是鼓鼓的袖,下身直达脚面的裙装同样有着许多美丽的装饰,当然,在下面的裙装上。也同样有一块让张铁印象深刻作用颇多的围裙,据说是象征着劳动妇女的勤劳。

    作为未出嫁的女人,这一天还会在自己的头上戴上一个茶花编制的美丽花环。

    在穿上这么一身服饰之后,汉娜的确变得更加的迷人和漂亮了,张铁很喜欢汉娜穿着这样的服饰,这样的服饰,在即突出了女xìng窈窕身材的同时,又显现出了让男人喜欢的女xìng身上胸部和臀部的丰满,实在是一举两得。

    ……

    此刻的张铁,正站在他屋中的窗台边上,脸上表情微微有点奇怪,似乎是享受,又像是在吸着冷气的看着汉娜家里的院子。

    除了张铁,汉娜家里所有的人都在今天打扮了一新,就连老哈里,也换上了一身干净体面的行头。

    “张铁,看到汉娜了吗?”

    看到张铁站在他屋子的窗台面前,正对着院子,正在寻找着汉娜的老哈里就在下面扬起脖子来问了一声。

    “刚刚我看到她还在院子里!”张铁也在楼上叫了一声。

    “这死丫头,到底跑哪里去了……”老哈里在下面嘀咕了一句,转身就出了院子。

    张铁说的确实是实话,就在刚刚,他的确还看到汉娜在院子里,不过此刻么……

    听到张铁和老哈里的回答,蹲在张铁下面正埋头苦干的汉娜,变得更兴奋了起来,几次用力的吞吐之后,汉娜的的鼻尖,几乎已经抵到了张铁小腹耻骨的部位,汉娜半闭着眼睛,微微有点陶醉,在她的鼻中,伴随着她的节奏,每一次,除了那啧啧的带着口水的来源于她双唇的摩擦声以外,还发出细微的哼哼声,似乎这种状态,也给她带来某种愉悦。

    更加愉悦的是张铁,无论是从jīng神上还是说身体上,甚至是视觉上,张铁非常喜欢做这种事。

    因为是蹲在张铁面前,又穿着敞口领的裙装,汉娜的脖子微微的仰起,露出了她颈部和锁骨以上的优美曲线,张铁觉得,此刻的汉娜,就像一只美丽的天鹅。

    美丽的天鹅在为自己唱歌……

    张铁觉得自己很幸运。

    十多分钟后,张铁剧烈的一阵阵的脉动起来,他不由自主的伸手抱住了汉娜的头,汉娜也默契的加快了频率,茶花花冠下的一头金发更加狂野的摆动起来,最后,汉娜的整个脸几乎都贴在了张铁的小腹上,然后紧紧含住静止不动,张铁则在汉娜口中的最深处完成了一次淋漓尽致的喷发……

    ……

    汉娜把所有的东西都咽了下去,然后将张铁的最后一滴体液都套弄着用双唇和舌头榨取干净之后,才把那个刚刚有点服软的家伙塞到张铁的爵士裤中。

    “你的这条腰带很漂亮,刚买的吗,前几天好像没有见过……”帮张铁整理好裤子的汉娜看到了张铁的新腰带。

    “嗯,刚买的!”张铁只能扯了一句。

    已经站起来的汉娜用手摸了摸那似乎是镶嵌在腰带扣子中的赤炼,“有点奇怪,是两条蛇,作为腰带扣似乎大了一点,不过挺漂亮。也很气派,如果再加上刚刚那条怪蛇的话,就是三条了,一大二小,嘻嘻……”

    “你这个风sāo的女人!”,张铁微微汗了一下,女人在放开的时候有时的确比男人还要sè。

    “怎么,你不喜欢吗?”汉娜妩媚的看了张铁一眼。

    “喜欢!”张铁老实的回答到。

    “不知道为什么,上个月有好多次在关键时刻你都按着让我动不了,最后强制shè在了我的身体里。我还担心会怀孕,没想到上个月的月经还是来了!”

    “我不是告诉过你吗,我不想让人怀孕的时候,不管怎么做,都没问的!”张铁笑了笑说道。这也是小树带来的神秘功能,只有他想要生育子女的时候。他喷shè出的那些jīng华中。才会含有孕育生命的最关键的能量,而平时,那些jīng华看似也平常无异,但绝不会让人怀孕就是了。

    在黑炎城和潘多拉第一次激情的时候,那最关键时刻脑海里弹出的一个选择提示对话框,就让张铁在后面和玫瑰社那些女生胡天胡地的rì子里玩得更加的高兴了。这确实让张铁少了很多的麻烦事。同时也是对别人的保护,除了那些果实之外,张铁觉得那颗小树就是这个功能最感觉贴心。

    “不和你说了,今天我已经好了。小男孩,等着晚上老师来找你哦!现在我必须要赶到花车那里去了……”在悄悄伸头往窗外的院子里看了一眼之后,汉娜在张铁的脸上亲了一下,然后才拉着长长的裙边,踮着脚尖,悄悄的从张铁住的房间的楼梯下跑了下去,

    ……

    在汉娜从楼上离开了五分钟以后,张铁也才有些做贼心虚的从楼上下来。

    在这一天,契夫里村的大多数人都会随着村里到花车到布拉佩参观花车游行和晚上的狂欢,原本老哈里和汉娜的老爸今天也要去,不过在经过昨晚的事情后,汉娜家里最主要的两个男人,都决定今天守在家里。

    在昨晚,当汉娜说出这次啤酒之所以会酿得这么好,原因全在于张铁送给她的那些特殊的酵母粉之后,汉娜的家里人激动了。用来发酵啤酒所用的酵母菌的优劣,当然无法光凭一个人的眼睛或者嘴巴来判断,而要检验汉娜所说的那些话的真假,要看看张铁给汉娜的那些酵母菌是不是真的很特别,已经延续了几百年酿酒传统的布拉佩的人自然有办法。

    老哈里只用了小半杯发酵罐里取出来的啤酒发酵液,在家里找来一个小瓶子,往那小半杯的发酵液里面洒了一点奇怪的粉末之后,微微晃动了一会儿,过了一小会儿,老哈里看着杯子里的小半杯酵母液,已经激动得语无伦次,“啊,天哪,这是真的,我看到了什么,这些发酵液里居然没有滋生其他的厌氧菌,这真的是一种全新的酵母菌,我从来没有见到过……”

    在汉娜解释了一番之后,张铁才知道老哈里为什么这么激动。

    在契夫里村,所有酿造啤酒后剩余的发酵液,都是可以重复利用的,不过这些发酵液能利用的次数有限,一般也就是四五次,多的六七次以后就不能用了,因为在啤酒发酵的过程中,除了酵母菌以外,同时还会滋生一些其他的厌氧菌,这些厌氧菌每发酵一次后,数目都会增加一些,如果其他厌氧菌的数目和比重超过了发酵液里酵母菌总量的20%,那酿造出来的啤酒,口感就会很坏。

    长久下来,布拉佩的人们已经总结出一套能够检测到啤酒发酵液里其他厌氧菌多少的方法,用来确定那些发酵液究竟是能用还是不能用,张铁不知道老哈里往那些发酵液里撒的是好什么东西,不过听汉娜讲,如果发酵液里有厌氧菌的话,那洒下那些东西后,发酵液里的颜sè就会相应的改变,有经验的人从那些改变的颜sè中就能判断里面厌氧菌数目的多少。

    老哈里洒下了一些东西,但检测的结果却震撼了他,汉娜这一次酿造啤酒的发酵液里面,其他厌氧菌的数目居然似乎为零,要知道,布拉佩几百年来的啤酒酿造历史上似乎还没有发生过这种事。这些酵母液,在第一次酿造后,里面的厌氧菌的含量一般都会提高3%到5%不等,像这种完成一次酿造过程后根本没有其他厌氧菌存在的发酵液,老哈里的家里人,不要说见过,就连听都没有听说过。能造成这种结果的,自然是发酵液里有着特殊的酵母菌品种。

    汉娜的话一下子就得到了验证。

    这意味着什么,老哈里一家人非常清楚。

    这样的发酵液,几乎可以无限制的使用下去。不过这并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就是只要他们愿意,如果不怕麻烦的话,在经过一些过滤等手段以后。他们利用发酵液里的那些酵母菌,还可以培育出更多的同样的酵母菌。更多同样的酵母菌。也就是可以酿造更多的顶级啤酒,更多的顶级啤酒,带来的自然是在布拉佩滚滚的荣誉,还有金钱……

    一条金光大道瞬间就突然展现在汉娜的家里人面前!

    当然,汉娜的家人并不知道这些酵母菌的控制权完全掌握在张铁手中,是张铁利用黑铁之堡进化出来的东西。如果张铁不愿意,在锁死和改变一下这些酵母菌的某些基因功能之后,这些酵母菌根本无法进行任何繁殖,在张铁当初吃下控制着这些酵母菌的造物之果后。甚至只要张铁的jīng神一动,发出指令,这些从黑铁之堡里面出来的酵母菌就能瞬间全部死亡。

    面对着汉娜家里人那yù言又止的目光,张铁昨天晚上就和汉娜的家里人做了一个让汉娜一家都兴奋不已喜出望外的约定和协议。

    ……

    汉娜家里的那间啤酒酿房在今天已经被锁了起来,剩下的那些发酵液也被汉娜家里人小心的收好,不过即使这样,汉娜的家里人也不放心,生怕有什么闪失,因此留下两个男人在今天守在家里看住那些宝贝。

    在布拉佩,那些可以让啤酒在酿造过程中发生质变的酵母菌的价值,简直能够让所有人都疯狂。

    从昨晚上起,关于张铁送给汉娜酵母菌的事情,已经成为了老哈里家的最高机密。

    ……

    因为今天要回城里,张铁就随着契夫里村的花车和进城狂欢的队伍,在兜了一个大圈子后,才来到布拉佩。

    汉娜带着她的啤酒坐在第一辆主花车之上,契夫里村的所有人,包括契夫里村的村长这个时候如众星拱月一样的把汉娜围在中间。昨天晚上,老哈里已经悄悄的把村长叫到了家中,在喝了一杯汉娜酿造出来的啤酒之后,契夫里村的村长已经决定今天让汉娜代表契夫里村去竞选今年的啤酒皇后……

    汉娜要竞选啤酒皇后的消息轰动了整个契夫里村。

    因为啤酒汉娜这次酿造出来的啤酒有限,所以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有机会尝尝汉娜酿的啤酒是什么口感,确立汉娜资格的,只是在今天早上契夫里村的村长当众用汉娜的啤酒做的一次和张铁昨晚看到的一样的“沫证明”之后,契夫里村的人就被征服了。

    对布拉佩的人来说,啤酒的好坏,是用眼睛都能看得出来的。

    一把汉娜的啤酒桶打开,那啤酒桶里面飘出来的香味更是差一点在契夫里村的进城队伍里造成混乱。

    在这阵混乱过后,契夫里村的花车队伍,已经不像是去布拉佩游行,而像是军队去出征,所有人都斗志昂扬兴高采烈。如果契夫里村真的能够出一个啤酒皇后的话,那对契夫里村的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骄傲和荣誉。

    就在这样的氛围中,张铁反而被人无视了,被扫到队伍的末尾,不过对此,张铁一点都不介意。

    看着此刻汉娜仿佛已经如女王一样被人环绕着的快乐样子,张铁也为她高兴。

    张铁今天的心情也确实不错!

    至少此刻还不错!

    ……

    随着从布拉佩周围赶来的花车的队伍一队队的来到布拉佩之后,布拉佩盛大的啤酒节狂欢rì在中午的时候正式拉开了帷幕。

    今rì的布拉佩,到处都装饰一新,街边的商店,道路两旁的人家还有马路两边的灯杆上,到处都拉着彩带,挂着彩旗,还有各种各样快乐的标志。

    张铁到达布拉佩听到的第一个消息,不是关于啤酒节的,而是关于战争的,在昨天晚上,作为报复,铁角军团的一艘勇敢的飞艇,突入到太阳神朝控制区域内,距离双方战争边境160多公里的同样作为光辉之羽重要后勤基地的拉兹安市的上空,投下了两颗炸弹,极大的震慑了太阳神朝和光辉之羽。

    这个消息直接来源于布拉佩的官方报纸,虽然让张铁有些无语,但似乎非常的鼓舞人心,而赶在啤酒节的这一天在遭受过光辉之羽袭击的城市发布这样的消息,自然也别有用意,或许是某种宣传手段。

    不管怎么说,虽然太阳神朝的那些潜伏分子仍然没有被抓到,但今天在布拉佩的街头,似乎因为这盛大节rì的到来和昨天晚上的那两颗炸弹,在这种欢庆的气氛中,确实已经很少能看到那些在紧张执勤的二十一师团的士兵了。

    张铁原本还想跟着契夫里村的花车队伍去看看汉娜竞选啤酒皇后的过程,但才进入布拉佩不久,街上那欢乐汹涌的人群,已经把张铁和花车队伍挤散了……

    ……

    十二月第一天第一章,5000字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