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二十三章 陷阱与荣耀
    布拉佩在啤酒节这一天的热闹超乎了张铁的想象,走在这里的大街上,随处都可以看到穿着节rì盛装的人群在一堆堆的围观着那一队队进城的花车,那些花车,来自各处,除了布拉佩城郊的各个地方之外,在城里的许多社区和商团也组织了花车出来游街,有的花车前面还有敲敲打打的乐队,化了妆的踩着高跷的小丑,花车所过之处,一路上彩带飞舞,旗帜飘扬。

    来到人群拥挤的地方,花车上那些展示着自己美丽的女人们,不断的向四周飞吻着,大把大把的洒下花瓣,还有的则洒下许多由麦秆编织成的蚂蚱之类的小玩意儿,引得围观的孩子们一阵疯抢。布拉佩的那些啤酒酿坊和街边的各种酒吧与啤酒旅馆,更是推出了许多的活动,整座城市被搞得热闹无比。其中最多的就是那种在规定时间内交上一个银币就可以参加的喝啤酒比赛,参加这些比赛的最终的获胜者,除了可以免费品尝到许多的啤酒以外,还有机会赢得一笔奖金。

    在和张铁原本想挤到布拉佩的市民广场那里去看今天在那里举行的啤酒皇后的选拔赛,整个布拉佩市民广场周围是今天最热闹的地方,可惜的是,在张铁来到市民广场那边的时候,还离着那个广场有两条街,路上已经被人挤得水泄不通,就算换了两个方向进去都是如此,那密密麻麻的人群,就像一堆堆的肉墙挡在前面,张铁在那里挤了十分钟,都还没挤进去十米的距离。

    那拥挤的人群中,不断响起女人们的尖叫声,也不知道是谁的咸猪手在人堆之中大占便宜。

    看到情况如此,张铁只好作罢。不管怎么样。如果汉娜这次成为今年的啤酒皇后的话,到了晚上,就应该知道了,每年的啤酒皇后,在选出来之后,会有一笔不菲的奖金,还会有一个带着啤酒皇后的后冠,坐在一辆特殊的花车上周游布拉佩的仪式。对布拉佩的女人们来说,啤酒皇后的荣誉几乎是这里的女人所能获得的生命中最高的褒奖与最光辉的时刻。那才是整个布拉佩啤酒节和狂欢rì***开始。不过按照惯例来看,那起码是要到点起火把的时候才有可能完成的事情。

    张铁很想看到汉娜成为啤酒皇后的模样。这个可爱的姑娘这些rì子给了他许多的快乐,张铁也希望今天也能成为她生命中最快乐的一天。张铁并不清楚其他和汉娜一起在今天竞争这个殊荣的女人们酿造出来的啤酒水准如何,有没有更好的。他对啤酒的品鉴,其实也是一个外行,不过看到汉娜家里的人和契夫里村的村长村民们信心满满的模样,张铁也对汉娜有了信心。

    老哈里今天早上无意中说过一句话,他说在昨晚喝了两杯汉娜用那些神奇酵母菌酿造出来的啤酒之后。他昨晚睡得非常之好,这些年来随着年龄变大,他睡觉的时候都有夜咳的毛病,但昨晚却很奇怪,他夜咳的毛病居然没有再犯,一直到今天早上。他都感觉jīng神很好。

    老哈里说的这些话别人可能没有放在心上,但张铁却听得心中一动,张铁想起自己小时候自己身体有小问题和不舒服的时候。比如咳嗽感冒之类,他的妈妈就会把家里酿的那些用来做米酿的水果酵母溶液拿给他喝,那个东西很神奇,每次喝完后,他的身体状态都会好很多。也因此,张铁小的时候几乎就没怎么看过医生。也没有得过什么大病,那些小问题差不多都是在家里就治好了。

    或许是那些酵母菌把植物中的某些对人体有益的东西萃取转化了出来,所以才让老哈里昨晚的时候睡了个好觉。张铁如此想着,在昨晚回到自己的住处之后,除了连续吃了两颗果果继续提高自己的实力之外,张铁也看了看自己在黑铁之堡的实验室小屋之中酿造的那几大缸水果酵母溶液,因为数量太多,酿造工艺也和酿造啤酒有着明显的区别,所以虽然经过了一个多月,那些溶液中的水果还没有完全化掉,这种情况表示着那些酵母溶液还需要再过一段时间才能完成最后的发酵过程,不过那几大缸的酵母溶液所散发出的香味,却已经非常好闻,有一股让人心醉的特殊气息。

    拥有那些元能灵气酵母菌三分之一特xìng的酵母菌酿出来的啤酒都那么好喝,何况是这种原版的元能灵气酵母菌。

    至于酵母菌发酵出来的东西对人体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神奇的作用,这就不是张铁能解释得清楚的了,这张铁从小所受教育的局限xìng,在这个时候就表现了出来。

    张铁琢磨着,正好今天有时间,或许自己应该再去一趟图书馆,找两本书看看,好好研究一下这些酵母菌的作用,汉娜所酿的那些啤酒,已经让张铁预感到,这些不起眼的小东西,或许将来会有大用。

    ……

    那些游行的花车在下午的时候已经停了下来,遍布布拉佩城街道的各处,变成一个个啤酒和烤肉的贩卖点,张铁就在街边找了一辆花车,花了三个银币,美美的喝了几杯啤酒,吃了一顿烤肉,美丽热情的布拉佩的姑娘们在悠扬的小提琴中,还跳起了欢快的舞台,整个城市到处都充满了欢声笑语。

    在今天这样欢快热闹的气氛中,张铁也实在不想穿起军装再回到第九装备科去面对着一堆破旧的机器,有这点时间,或许还可以干点别的什么事。

    也因此,在预定的地点给毕里斯留了一个约定的暗号之后,张铁就来到了上次来过一次的布拉佩的格兰特图书馆,张铁在图书馆的检索区呆了两个小时,不过最后却失望而归,在这所布拉佩最大的图书馆中,的确有几本关于酵母菌方面的书籍,不过这些书籍都是与酿造啤酒有关的,对酵母菌其他方面的知识,完全没有提及。

    在这种私人的图书馆中。因为藏书数量有限,并不是每一次都能让你在这里找到自己需要的知识,或许上次来自己一下子能找到需要的东西真的是运气。

    离开图书馆的张铁心里想着,然后不大的一会儿功夫,就来到了与毕里斯约定见面的地方。

    毕里斯果然已经等在了那里。

    “今天你来的反应到挺快嘛,我还以为需要到晚上你才会看见我给你留的标记呢!”张铁轻松的对毕里斯说道。

    “我……我这些天一直在等着你的消息,一直到现在都没有见到你,那些家伙甚至都开始怀疑起我前几天对他们说的话来了!”毕里斯似乎微微有点紧张,“如果这两天你还不出现,我都不敢再去找他们了!”

    “呵……呵……”张铁笑了笑。他也感觉到了毕里斯的紧张,不过也并没有在意,他以为毕里斯是弹压不住那些家伙才紧张起来。“没关系,我今天就和你去见见他们,希望我换了一身打扮之后他们还能认出我来!”

    毕里斯果然一下子像是松了一口气一样,“太好了,你如果能露一面。以后我做起事情来也会方便许多!”

    “那些人现在在哪里?”

    “许多人都在家里,不过我们平时都在西城区的一家桌球室里打发时间,许多人今天也在那里!”

    “那好,我就去看看吧!”

    因为今天布拉佩进行交通管制,除了游行的花车和军车以外,所有车辆都禁止在城区的道路上通行。所以两个人只能步行前往毕里斯所说的那个地方。

    相比起布拉佩的其他地方,在西城区这边的穷人似乎特别多一点,这里的建筑也比较老旧。有很多的贫民窟,还有布拉佩为数不多的几个工厂,布拉佩的炼焦厂和唯一的一个炼钢厂好像也在这个地区,这里的环境可想而知。

    毕里斯带着张铁在城区的道路中穿行着,看着自己走过的那一条条狭窄而肮脏的巷道。还有那与今天的节rì气氛比起来迥异的冷清的人烟,张铁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在这里遇到的许多人,脸上的表情,要么麻木而冷漠,要么就故作狰狞和凶狠,让张铁十分倒胃口。

    “你们以前就生活在这个地方吗?”

    “嗯,是,我们大多数人都生活在这里,布拉佩的西城区这边是最乱的地方,整个布拉佩差不多三分之二的小偷,骗子,流氓,强jiān犯,jì女,失业工人,低级打手,还有瘾君子都在这里,在以前,这里还窝藏着不少安达曼联盟的通缉犯!”毕里斯小心的回答道。

    想到那天晚上毕里斯这些人为了两个金币居然就敢来找自己的麻烦,张铁暗暗的摇了摇头。

    “只要跟着我,用不了多久,你们就能离开这里,我会给你们一体面的生活!”张铁很认真的告诉毕里斯。

    听到张铁这么说,毕里斯的步伐微微一顿,然后肩膀和脖子似乎也变得僵硬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一进入这片区域之后,张铁就生出一种被人窥视着的感觉,张铁看了看那些从幽暗的门窗里面悄悄打量着自己的各sè人等,还有那些傍晚时分就开始倚在幽暗的墙角和被破坏的路灯下面拉客的jì女,摇了摇头,还自嘲的笑了笑,自己这身衣服,的确与这个地方有些格格不入,也怪不得会引人注意了。

    毕里斯把张铁带到了这边一个幽暗巷子中啤酒旅馆,旅馆的生意很冷清,只有三两个人在喝着酒,张铁打量了这里一眼,也没有什么特别的。

    “桌球室就在后面……”

    张铁跟着毕里斯就进入到旅馆后面的桌球室,这里的桌球室,是给那些喝酒的客人娱乐的地方。

    这里的桌球室不大不下,里面放着四五张老掉牙的球桌,但不知道为为什么,桌球室里却一个人都没有。

    “咦,那些家伙人呢,你能在这里等一下吗,那些家伙或许在楼上的房间里楼着女人,他们不知道你要来,我把他们叫下来!”毕里斯低着头说道。

    张铁点了点头,毕里斯离开了桌球室,不知道为什么。张铁觉得毕里斯离开的步伐似乎有点慌乱。

    十多秒钟之后,张铁皱了皱眉头,感觉有点不对,而且他的鼻子之中,似乎闻到了一股血腥味……

    就在张铁面sè一变的时候,轰的一声,整个桌球室靠近酒吧的一面墙突然被拉倒,整面墙往外倒下,张铁还来不及反应,一堆人影已经从那面倒塌的墙壁处“飞”了进来。

    在这种情况下。张铁所做的第一个反应自然是闪避,但那些人影似乎很奇怪,一“飞进来”之后。一个个就东倒西歪的倒在了地上……

    那些人根本不是“飞进来”,而是被人“丢进来”的,那些人也不是人,准确的说,只是一堆尸体。一堆穿着诺曼帝国的暗红sè军装,身上有着各种伤口,但脸型,却让张铁感觉似曾相似的尸体。

    十五具尸体瞬间就丢满了整个桌球室。离张铁最近的一具尸体就在张铁身旁一米之外,尸体的脸朝上,因此张铁一下子认出了这具尸体——这个人。就是两周以前的那天晚上被自己杀死的对自己用刑的额那个家伙。

    “找到太阳神朝的那些破坏分子的葬身之所了!”外面有人高声大叫了一句。

    再接着,一大堆戴着红手套的家伙从倒塌的那面墙处冲了进来,每个人手上都拿着武器。一下子就把张铁包围了起来,许多人红手套都把自己手上的武器向地上的那些尸体和周围的墙壁地面和老旧的球桌上砍去,还有的红手套甚至自己拿着刀给自己身上不要命的地方来了一下或两下。

    只是瞬间,这个啤酒旅馆的桌球室弄得就像经过一场剧烈的打斗的战场一样。

    一个满头银白sè头发的红手套从人群之中慢慢走了出来,两只眼睛像盯着猎物的狼一样看着张铁。

    “报告法兰卡少校。太阳神朝的余孽武力拒捕,已经被我们全部杀死。现场还有一个人,刚刚我们在冲进来的时候看到这个人正与太阳神朝的这些人商量着什么,他把一份东西交给了这些太阳神朝的破坏分子。”一个戴着上尉军衔的红手套一边说着,一边就从地下的一具尸体的身上搜出一份什么东西,交给了那个满头银发的少校。

    那个少校很认真的把那份沾着血迹的东西打开,看了两眼,然后微笑着问张铁,“这份东西是布拉佩综合后勤支援支援基地的布防和各物资仓库的地图,你是什么人,手上为什么会有这份东西?”

    张铁知道,自己这一次被人yīn了,自己现在掉下来的这个坑,深不见底……

    “你妈这些狗杂种,去你妈的!”张铁狠狠的骂了一句……

    ……

    也就在张铁被一群红手套围住的同时,此刻布拉佩的市民广场上,在经过了一个下午的角逐之后,那最终的结果出来了,今天的胜利者,以绝对的优势压倒了所有的竞争对手,而且还征服了来自布拉佩啤酒行业协会的二十一名品酒师,今天的布拉佩的市民广场,注定要创造一个奇迹,一个一次让二十一个品酒师都毫不犹豫在决赛的时候把所有的票都投给了同一个人的奇迹,这样的奇迹,在布拉佩的历史上,还没有发生过,在前面几年,甚至没有一个布拉佩的女人能够在最后关头获得二十一个品酒师的超半票数,从而把布拉佩啤酒皇后的桂冠在今天戴到自己的头上。

    于是从广场的最中心开始,整个广场慢慢的响起了一个声音,“汉娜……汉娜……汉娜……”

    这声音开始时只是少数人在喊,慢慢的,整个广场上的人群都喊了起来,有人大叫……

    “布拉佩的市民们,请尽情高呼吧,布拉佩今年又有了自己的啤酒皇后了,布拉佩今年的啤酒皇后,是来自契夫里的汉娜,汉娜酿造出了布拉佩历史上最好喝的啤酒,一次就征服了二十一位在布拉佩德高望重的品酒师……”

    数万人开始欢呼,契夫里村的许多人在这一刻激动得泪流满面……

    ……

    今rì万字更新,感谢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