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二十四章 亮剑
    张铁知道,自己此刻已经掉入到一个jīng心布置的可怕陷阱之中,一看到那些两周前被他杀死的尸体出现在他面前,虽然愤怒如火,但他的大脑却一下子像冰块一样的冷静了下来。

    面对着这些来自诺曼帝国国内最森严最让人恐惧的秘密jǐng察,今天只要一个不小心,他就有可能万劫不复。

    尸体虽然是两周前的,但一直到现在都还保存的非常完好,简直就像刚刚被杀死的一样,张铁并没有弱智到去问那些人为什么能把这些尸体保存得这么好,这只是一个上不了台面的小问题,唐德就曾经和张铁说过有许多保存尸体的方法,从最普通的冷藏,到稍微复杂一点的用药剂或药膏,有许多方法,都能让这些尸体保持“新鲜”,从而能够把这样一个现场栽赃到自己脑袋上。

    看到这些尸体,张铁冷静的大脑立刻就明白了两件事,第一件事,那个被烧毁仓库的大火就是这些人放的,目的就是毁灭现场,防止自己再去探查的时候发现这些尸体已经消失,从而让自己以为那件事是其他太阳神朝的潜伏者干的。第二件事,就是自己当初干掉太阳神朝这些人的时候,那个过程,绝对已经在这些人的监视之中,这些人当时就隐藏在暗处,要么他们已经亲眼看到自己如何干掉那些人,要么通过事后的探查知道那些人是在什么情况下被自己干掉的。

    这两件事一想明白,更多的清晰的脉络就浮现在了张铁的脑海之中,张铁的心也慢慢的冰冷了下去。

    “二十一师团失踪士兵的事情是你们干的吧,目的就是让我相信太阳神朝在布拉佩还有潜伏者,让我相信仓库里的那把火就是那些潜伏者为了毁灭证据放的,让我消除对这件事的疑心?”张铁冷冷的看那个满头银发的法兰卡少校。冷冷的问道。

    法兰卡少校挥了一下手,所有围着张铁的红手套们一下子全部退了出去,一片狼藉的啤酒旅馆的桌球室里,瞬间就只剩下法兰卡和张铁两个人,还有那遍地的,无声的尸体。

    法兰卡的这个动作让张铁的眼光不由一缩,在这种时候,这个人还敢一个人面对自己,那么。毫无疑问,这个家伙最少也是八级以上的战士,而且对自己的实力非常有自信,张铁不相信这个人在这么处心积虑的算计自己的时候会不知道自己在铁血营的战绩,自己现在虽然是四级。但对付普通六级和七级的人,也根本毫不费力。

    “不错,二十一师团失踪士兵的事情,是我干的,目的就是让所有人都以为,太阳神朝的潜伏者和破坏分子还在布拉佩,从现在的效果上看。我的确成功了!”法兰卡少校无所谓的说着,就像在和张铁聊天一样,一边说着,一边还脱下了自己手上戴着的红手套。然后把手套拿在一只手里,轻松的拍打着自己的手心。

    “我听说过一些传闻,是帝国秩序委员会的某些人和林长江元帅之间的矛盾,难道帝国上层人物之间的矛盾真的能让你能这么丧心病狂做出杀害帝国士兵。诬陷帝**官的事情吗?”张铁目光锐利的狠狠盯着法兰卡少校。

    听到张铁这么说,法兰卡少校有些神经质的笑了起来。“既然知道这些事情,那么,你知道我们这些人被派来布拉佩的作用是什么吗?呵呵呵呵,在那些大人物的眼中,像我这样的小人物在布拉佩起到的作用,只是想让某些人恶心一下,我们起到的作用,就像是一堆爬满蛆虫的腐肉,或者是一堆乞丐的呕吐物或者肮脏的大便一样,对某些人来说,把我们派到这里来,只要让某些人想到或者看到我们的时候能皱几下眉头,吃饭的时候坏了胃口,最好还能失态的发几次脾气,他们的目的就达到了,你知道被人当成蛆虫,腐肉,大便还有呕吐物的人生是怎么样的吗?你不知道……”法兰卡少校的面容微微有点扭曲,“为了摆脱这样的人生,有朝一rì也可以像那些大人物一样轻轻松松的把一堆像我这样的人当做致呕物一样的丢出去,杀几个帝国士兵,诬陷一个帝**官又算什么?”

    张铁在这个法兰卡少校的笑声和如狼一样的眼光之中,看到了那压抑的野心,还有疯狂,这是一个可怕的男人。

    “所以,从一开始,那些太阳神朝的潜伏者就一直在你们的监视之下对不对?”

    “呵呵,聪明!”布兰卡少校弹了一下手指,发出一声清晰的脆响,然后指了指地上,“在我来到布拉佩不久之后,这些老鼠和渣滓就已经完全在我的掌握之中了,原本,我只想等他们造成足够的破坏之后再把他们抓住,然后好回去交差,好让那些把我派到布拉佩的人满意,这些老鼠和渣滓很有眼光,也很有想法,居然想抓到一个没有什么能力的后勤部的中尉带他们进入到布拉佩的后勤基地去搞一次大破坏,这的确是一个不错的主意,我其实很希望他们能成功,但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他们竟然找到了你,而你,在那天晚上,不光让这些人全军覆没,还彻底打乱了我的计划。不过这也是一件好事,因为从你的身上,我发现了更有价值的东西!”法兰卡少校舔了舔自己的嘴唇,贪婪的看着张铁。

    “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张铁冷冷的问道。

    “不是得到,而是交易!”法兰卡少校自信满满的说着,“只要你能把你的秘密告诉我,今天这里的一切,我都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所有的人,都没有在这里看见你,你可以继续做你的铁角军团的中尉,继续享受你的人生,和你在布拉佩的小情人愉快的**,偷情,继续去享受你所喜欢的‘女人的美好’。”

    法兰卡少校还说出了张铁曾经的一件武器的名字。

    “我有什么秘密?”张铁的心中这个时候已经骤然一紧。

    “呵……呵……不要紧张,我看得出你很紧张。你的秘密很多啊,比如说那一晚你是怎么让这些人在毫无反抗的状态下被你杀死的,比如说你怎么突然炼成了铁血暗劲,比如说为什么你不怕蓝霜之毒,比如说你如何从黑炎城的一个普通学生在短短几个月之内成长为一个在战场上令人恐惧的强大战士,对这些所有的东西,我都很感兴趣!”法兰卡少校说着,然后叹了一口气,声音和眼光一下子温柔了起来。“我其实也很想变得像你一样,如果我能拥有你的这些能力,我就能摆脱成为致呕物的人生,你能帮帮我吗?”

    张铁知道,这个时候再和这个人说什么雷击之类的鬼话。已经没有用了,这个人今天设下这个陷阱,就是想从自己身上得到那个让自己强大的秘密。今天发生的所有的一切,都来源于这个人的野心和贪婪。

    “如果我说不呢?”

    “呵呵,把我派到布拉佩的那些人,一定会对铁角军团出现了一个通敌卖国的年轻军官这样的事情感兴趣的!”法兰卡少校好整以暇的看着张铁,“我打赌。你一定不会想知道帝国秩序审查委员会和秘密jǐng察总部对这类人的处置是怎么样的,我唯一能肯定的是,真要到了那个时候,你。还有你的家人,甚至是你身边的朋友,都会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真要到那个那个时候,别说你只是一个练成了铁血暗劲的小小的中尉。就算你能练成铁血战气,也没有人能够救得了你。铁角军团救不了你,林长江救不了你,战神教会对你这类的人的特殊保护传统也救不了你……”

    张铁低下了头,很奇怪,这个时候的张铁并没有感到愤怒,听着法兰卡少校说的那些话,不知道为什么,他只想到了几个月前他还在黑炎城读书时候在学校里发生的那一幕——那一天,他悠闲的坐在树下,然后几个家伙走了过来,把几个餐盘丢到了他面前,居然根本不考虑他会拒绝……

    生活,有时候就是这样,你好端端的坐在树下,悠闲的看着天空发着呆,可就是有些混蛋觉得你好欺负,要把几个盘子丢到你面前,让你在屈辱和痛苦之间选择一条路。

    今天,那个把一堆肮脏的餐盘丢到自己面前的人,变成了帝国的秘密jǐng察,变成了这个满头银发的法兰卡少校。

    同样的选择题摆在了张铁的面前。

    法兰卡以为这是一道选择题,可他不知道的是,这道题,对张铁来说,根本没得选择,法兰卡少校摆在他面前的两条路,都是死路。

    张铁抬头,看着法兰卡少校,“你刚刚说了那么多话,只有一句话是正确的!”

    “哪一句?”

    “你这个人,的确很令人作呕,把你这样的人派来布拉佩,真是人尽其才。!”张铁平静的说道。

    法兰卡少校面sè一下子变得铁青……

    “你想好了,你知道在这个时候拒绝我的后果吗……”法兰卡少校狠狠的盯着张铁,眼睛如针刺一般,他还想再说什么……

    张铁笑了,“后果?我没看到什么后果,你也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少校,一个在大人物眼中上不了台面的小人物,或许我真的有什么秘密,但你又是什么东西,凭你也想来和我谈交易,你觉得在整个诺曼帝国,在整个北疆,会让你这么一个小人物一手遮天吗,你说我通敌卖国我就通敌卖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别忘了,我也是一个帝**官,一个秘密jǐng察要在一个获得过铁血勋章的帝**官的脑袋上安上通敌叛国的帽子,你觉得就凭你的一张嘴吗?”

    “你觉得这个时候你还有和我讨价还价的机会?”看着张铁,法兰卡铁青的脸上出现一丝不屑的笑容,不过神情中却多了一丝的jǐng惕。

    “不是机会,而是在你所说的那两条路之外其实我还有一条路可以走!”

    “什么路?”

    “血路!”

    张铁亮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