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二十五章 血路
    所有人的人生,许多时候都是由一连串的意外组成的,就如同张铁今天没有预料到毕里斯会把他带到一个如此致命的陷阱之中一样,jīng心布置了这个陷阱的法兰卡少校也没想到张铁在这个时候居然还能反抗?还敢反抗?还有力量反抗?

    在这之前,法兰卡对张铁已经做了足够的调查,对张铁能无声无息让十五个人在没有反抗能力之下任人屠戮的本事已经有足够忌惮的法兰卡少校已经做了许多的准备,但让法兰卡少校怎么也没想到的是,张铁的实力居然恢复了。   尽在

    张铁攻击他的,不是毒药,不是什么秘法,而是**裸的战技。

    在张铁出手的瞬间,法兰卡少校脸sè微微白了一下,这个有着狼一样眼睛的秘密jǐng察的少校,开始感觉今天的这件事的剧本要开始跳出自己为它准备的任意一个方向,开始难以把握起来。

    原本,在法兰卡少校的计划中,张铁这个时候要么妥协,要么死硬,然后被他抓捕,在把张铁抓捕之后,他就以最快的速度带着张铁离开布拉佩,造成既成事实,只要张铁落在了他的手上,他自然有办法让张铁乖乖听话。

    不管怎么说,张铁始终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年,一个差不多已经成为废人的少年,不如此,太阳神朝的那些老鼠和渣滓们怎么会选择这么一个人下手呢。

    法兰卡少校知道张铁这些rì子在放生蚯蚓,他也知道张铁放生蚯蚓的那套说辞,虽然感觉有点奇怪,不过也说得过去,但他绝没有想到的是张铁这个时候的身体已经彻底恢复了战力,不仅如此。身体进化为初级恢复之躯,又吃下了两颗铁胎果和一颗无漏果的张铁,此刻的战力不仅彻底恢复,而且绝对还要超过他在铁血营时候的表现。

    法兰卡少校战在离张铁两米多外的地方,刚刚隔着一张球桌,张铁的赤炼一弹出来,那锐利的剑光和剑尖,就像一根刺出的长枪一样,瞬间穿破两米多的空间。直奔法兰卡少校的咽喉。

    既然已经出手,张铁就绝不留情,管他什么狗屁的秘密jǐng察,一出手,就是狠招。就要生死相见,就如同在战场上一样,再也没有半分的仁慈和废话……

    有我无敌,杀……

    不过能坐到秘密jǐng察少校位置的人肯定也不是普通的货sè,早有些jǐng惕的法兰卡少校的反应也堪称迅猛,几乎是他的眼睛刚刚看到剑光的时候,他的身体已经飞快的往后倾斜飞退。

    赤炼的速度当然比他要快。在法兰卡少校感觉到自己的咽喉部位有一股锐气袭来的时候,法兰卡少校能做的最后一个动作,就是把头一歪。

    一缕银白sè的头发瞬间就飘落在空中。

    法兰卡少校瞬间变sè,刚刚他的反应只要再慢上半拍。此刻已经被张铁一剑爆喉。

    张铁的战力,让他都有些忌惮。

    不过也就在这短短的一瞬间,法兰卡少校在飞退的过程中,已经拿出了自己的武器。那是一对戴在法兰卡少校手上的钢爪。

    法兰卡少校用一只手就去抓赤炼那薄薄的剑刃,剑刃被抓住。法兰卡少校感觉就像抓住了一条扭曲滑腻的蛇的颈部,那刚刚刺出的蛇头猛的回弹过来,法兰卡少校又用另外一只手飞快的抓住,可那法兰卡少校双手之外的那一段超长的剑身再次像蛇身一样反抽过来的时候,没有第三只手的法兰卡少校只能放开双手,同时再次飞退,那弹过来的一段剑刃这一次几乎贴着法兰卡少校的脸擦了过去,法兰卡少校感觉自己的脸上凉了一下。

    等飞快的退到离张铁的距离超过五米的时候,感觉自己的脸上有些湿润的法兰卡少校用手一摸,自己的脸上已经被张铁割出了一道手指长的伤口,法兰卡少校的一双狼眼立刻变得一片血红。

    红手套们像cháo水一样的再次冲了进来。

    “杀了他!”法兰卡少校往张铁身上一指,没有半分犹豫的就下了命令,到了这个时候,法兰卡少校已经很清楚的知道了,如果不能在这里把张铁干掉,而让张铁冲了出去的话,那这件事,将会彻底脱离他的掌控。

    从张铁一动手开始,法兰卡少校已经有了一种不妙的预感,张铁最后那句话说得很对,无论是在诺曼帝国还是在整个北疆,某些时候他或许可以占尽优势,但最终,还轮不到他这种小人物一手遮天,张铁是帝**官,自己是秘密jǐng察,一个秘密jǐng察想要在一个获得铁血勋章的帝**官的脑袋上栽赃卖国通敌的罪名,除非是在这样的现场“人赃俱获”,否则的话……

    看到那个法兰卡少校在自己的两记杀招之下只受了一点小伤,张铁微微感到有些可惜,那两记杀招,是张铁这段时间练剑时所领悟的战技,第一个杀招是剑刺,第二个杀招是三段击,都是让人防不胜防的绝杀手段,没想到却让法兰卡少校避了过去,只是瞬间,张铁就明白,这个法兰卡少校的实力,绝对还在自己之上,刚刚自己的突袭也只让他受了一点小伤,下次再想从他身上占到便宜,那就没那么容易了。

    看到里面两个人动气手来的红手套们再次冲了进来,冲在最前面的几个红手套手上都拿着一只乌黑的圆筒,在听到法兰卡少校的命令之后,冲到最前面的那个红手套把手中的那只乌黑的圆筒对准张铁一按,只听“砰”的一声,张铁就觉得一张大网从那个人的手上的圆筒里喷了出来,往自己身上罩下。

    妈的!

    这一次,轮到张铁面sè大变,他一个翻身滚到了旁边的一张球桌下,那张巨网,一下子几乎就把张铁刚刚站立的地方笼罩了起来,网上的几根钢钉。更是一下子就钉在了地上……

    然后还不等后面的几个人再次发shè,那几个冲进来的红手套就瞪大了眼睛,看着那一张起码有三四百公斤的球桌,像一面墙一样的从地上翻了过来,然后泰山压顶一样的朝着他们砸了过来,几个人连忙慌忙的躲避。

    张铁的身影从球桌后闪了出来,哧溜一声,赤炼的剑光从张铁手上冒出,一下子像一条灵蛇一样的在几米内的狭窄空间里掠过……

    几颗红手套的脑袋瞬间就飞了起来。那激shè的鲜血,直接喷到一米多高,张铁向着房间的门口冲了过去。

    “拦住他……”法兰卡少校大叫,也向张铁冲了过来。

    又是几个人向张铁冲了过来,然而还没等他们手上的兵器挨上张铁的影子。那三米多长的赤炼的剑刃已经从几个人的身上和手上滑了过去,一时间,红手套惨叫,房间里的地上多了两只手,几个身上被开了一条连起来有一米多长的恐怖伤口的红手套在地上翻滚起来。

    张铁似乎已经要冲过了那道门,门外面的走廊里还有一堆红手套要冲进来,那蛇形的剑光以“S”形的路径在那狭窄的走廊里一放即收。又是眨眼间,那狭窄的走廊就变成了一条血胡同。

    法兰卡少校冲了过来,已经贴近了张铁,赤炼的剑光回收。一下子变成了一把短剑,张铁刚刚用短剑和法兰卡少校的那戴着钢爪的怪手拼了一下,只是一瞬间,张铁就感觉到一股怪异但又有些熟悉劲力从赤炼传到了自己的手臂上。只是一下,张铁就感觉自己的手受了伤。

    这似乎是铁血暗劲。但威力又比铁血暗劲还要大,多了一股yīn柔的气息,也更具侵袭xìng。

    铁血化劲——张铁心头闪过一丝明悟。

    看到张铁震惊的眼神,法兰卡少校冷冷的一笑,“你以为只有铁血营的那些家伙才会铁血神拳吗?”

    法兰卡少校嘴上说着,手上的动作却没停下来,已经近身的两个人瞬间又过了几招,最后一下,法兰卡少校的钢拳破开张铁的防守,张铁被法兰卡少校一拳打飞,在空中就喷出一口鲜血,再次受伤。

    妈的,这个家伙也修炼过铁血神拳,在铁血神拳上的造诣不浅,而且练出了铁血化劲,或许这个家伙因为没有练成铁血战气就改而修炼其他的战气去了,不过这也够自己受的了,更要命的是,这个家伙已经八级了,在级别上已经可以压倒自己……

    张铁知道,别的不说,这些红手套其他人的实力或许不如自己,但这个法兰卡少校,自己现在还不是他的对手,特别是在这种狭窄的空间内,自己的所长,根本没有办法得到发挥。

    张铁一落地,抓起旁边的一张球桌,就像法兰卡少校砸了过去,那外表蒙着一层掉了sè的绿sè呢布,里面却是花岗岩的石质球桌,才刚刚砸到冲过来的法兰卡少校面前,就被法兰卡少校一拳打得四分五裂。

    不过有这么一下,张铁已经为自己赢得了宝贵的,短短一瞬间的救命的缓冲。

    张铁飞退,手上的赤炼用力斩出,在身后的墙上斩出了一个“X”形的,剑刃深入墙体的标记,然后张铁就用尽了全身的力量,用平时锻炼熊背铁胎功的姿势,狠狠的撞在了那面墙上。

    就在法兰卡少校怒吼变sè的同时,张铁已经破墙而出。

    外面那些包围着这家啤酒旅馆的秘密jǐng察们,似乎根本没有想到里面的人居然能有破墙而出的本事。

    张铁在破墙而出的一瞬间,包围在外面的那一堆秘密jǐng察的包围圈最近的离他还不到两米,那些人才转过头来,张铁已经人如疯虎一样的冲了过去,而在张铁冲到之前,那赤炼的剑光已经把离张铁最近的十多个秘密jǐng察卷了进去,眨眼之间又是十多个脑袋飞了起来,那些红手套们被张铁一个人杀得人仰马翻。

    这些普通秘密jǐng察的战力,最多也只能和光辉之羽的普通士兵差不多,靠这样的人又怎么能拦得住在拼命的张铁,因此,只是瞬间的功夫,就被张铁冲破了秘密jǐng察们第一层的包围圈,那些站在高处的秘密jǐng察们用手上的机弩向张铁shè了一波箭。可都被张铁抓过一个身旁的秘密jǐng察做替死鬼来当了挡箭牌,还不等那些人shè出第二箭,等法兰卡少校从啤酒旅馆里面冲出来的时候,张铁已经冲出了二十多米外。

    在离开的时候,张铁看到了啤酒旅馆外面的毕里斯躺在地上的尸体,张铁在心里暗骂一声,这个白痴,卷进陷害帝**官这种事情来的他,难道还希望事后别人会留他一条命吗?

    “追!”所有的秘密jǐng察都跟着咬牙切齿的法兰卡少校向张铁追去。

    一直到这个时候。法兰卡少校才发现,在他收集的关于张铁的资料中,还漏了一条重要的信息,那就是张铁奔跑起来的速度,法兰卡少校的速度很快。瞬间就甩开了大多数的秘密jǐng察,可张铁的速度更加的惊人,哪怕是受了伤,但他跑起来的时候,法兰卡少校却发现自己与张铁两个人之间的距离不是在变近,而是在变远。

    不过这还不是最让法兰卡少校担心的,法兰卡少校担心的事情一直等到张铁跑出数百米后。来到这边城区的一条主道上的时候才发生。

    张铁没有往人少的地方跑,而是往人多的,繁华的地方跑。

    街道上有很多的人,那是在庆祝啤酒节和狂欢rì的人群。这个时候的布拉佩,许多人已经点上了火把,因为今年布拉佩的啤酒皇后已经选出来了,所以夜幕降临的时候。那就是晚上盛大狂欢的开始,很多人都在等待着啤酒皇后游行花车的到来。

    “秘密jǐng察法兰卡少校通敌卖国。绑架杀害二十一师团的士兵,诬陷铁角军团后勤部军官……”

    ……

    “秘密jǐng察法兰卡少校通敌卖国,绑架杀害二十一师团的士兵,诬陷铁角军团后勤部军官……”

    ……

    “秘密jǐng察法兰卡少校通敌卖国,通绑架杀害二十一师团的士兵,诬陷铁角军团后勤部军官……”

    张铁一边跑一边大叫,简直像个超级大喇叭一样,叫得让整条街的人都听到了,追在张铁身后的法兰卡少校一听,整个人差点喷出一口血来。张铁的这一招,绝对要比斩在他脸上的那一剑更有杀伤力。这一刻,哪怕他能马上把张铁干掉,但在张铁喊出这些话后,如果铁角军团的人事后对这件事不做出什么反应的话,那铁角军团的人真的是死绝了。

    那些在街上的人们开始的时候听到张铁说着骇人听闻的话飞快跑过的时候,所有人还愣了一下,没有反应过来,等到后面一大堆拿着武器杀气腾腾的秘密jǐng察跟着法兰卡少校追出来的时候,整个街道一下子就乱了起来。

    ……

    法兰卡少校看着消失在那些慌乱人群中的张铁,一下子停下了脚步,脸sè变得异常惨白和难看起来,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已经完全出乎了他的预料。

    这一刻,不光是法兰卡少校,那些跟着他的秘密jǐng察一个个也都脸sè惨白起来,他们做的事情,他们自然知道那后果是什么。事情到了这一步,已经彻底闹大了。

    所有人都没注意到此刻的法兰卡少校的手指,已经在情不自禁的轻轻颤抖着。

    “法兰卡少校……”一个跟在法兰卡少校身后的秘密jǐng察的上尉咽了一口口水,小声的喊了一句……

    法兰卡少校咬了咬牙,“马上与总部联系,我们在布拉佩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发现铁角军团后勤部中尉军官张铁通敌卖国,事情败露之后武力拒捕,杀害帝国的秘密jǐng察,并且在逃跑过程中煽动布拉佩铁角军团驻军对帝国秘密jǐng察的仇恨,散布谣言,现在张铁在逃,我要求总部马上发出一级通缉令通缉张铁,布拉佩现在已经变得极度危险,未免与铁角军团当地驻军发生不必要的冲突,我们必须要马上离开这里!”

    ……

    一个小时后,布拉佩铁角军团后勤总部的部长办公室里,歌德将军一巴掌拍在了办公桌上,让整个办公室发出一声巨响。

    “秘密jǐng察的那些狗杂种呢,那个法兰卡少校呢,他们现在在哪里?”被刚刚听到消息气得满脸通红的歌德将军愤怒得胡子都翘了起来。

    “在二十一师团的巴赫上校得到消息带着人赶到飞艇基地想把人留下来的时候,法兰卡少校已经带着那些秘密jǐng察乘坐他们的飞艇离开了布拉佩,感觉有点像畏罪潜逃,现在二十一师团士兵的情绪非常的激动……”

    “那个中尉呢?”

    “张铁中尉现在还没有找到,据那时的那些目击者说,他好像受了伤,当时正在被那些秘密jǐng察追杀,而那些秘密jǐng察追杀他的原因,据说是他通敌卖国。”

    “放屁,一个从铁血营下来的,获得过铁血勋章的军官会通敌吗?马上把张铁中尉找出来,让他说清是怎么回事。同时与总部联系,让军团的飞艇部队在沿途把那些狗杂种的飞艇给我拦下来,拦下来后全部逮捕,然后一个个的隔离审问,如果那些狗杂种真在布拉佩做了这些事,这次一定要剥了他们的皮!”

    “是!”

    ……

    这一夜的布拉佩,过得并不平静,一夜过去了,张铁并没有被人找到,而法兰卡少校他们乘坐的飞艇却在离布拉佩190公里以外的东北边的某座山谷里被人发现,发现的时候,飞艇已经损坏,飞艇上的所有秘密jǐng察都已经遇难,只是在遇难者中,唯独缺少了法兰卡少校,据调查,所有的遇难者在飞艇坠毁前,已经中毒身亡……

    也是在这一天,在诺曼帝国北疆首府诺丁堡,两份通缉令同时被发了出来,这两份通缉令,一份来自帝国的北疆军区,是军方的通缉令,一份则来自帝国的北疆秩序审查委员会,是秘密jǐng察的通缉令。

    法兰卡少校的头像在第一份通缉令上,张铁中尉的头像则在第二份通缉令上,两个人同时被通缉,巧合的是,那两张通缉令上两个人的罪名居然都一致——谋杀罪!一个人谋杀了帝国的士兵畏罪潜逃,另一个谋杀了帝国的秘密jǐng察畏罪潜逃。至于那个什么通敌卖国的罪名,则都没有出现在两张通缉令上。

    大人物们在诺丁堡打起了嘴仗,不过似乎也各有妥协……

    也是在这一天,一艘像飞鱼一样的银白sè的飞艇来到了布拉佩,那艘飞艇一直停留在布拉佩的空中,整整两天,最后才黯然离去……

    ……

    又是一个大章,大家月票雄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