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一章 战区拾荒者
    因为靠近河边的缘故,入冬时节,位于河边的福格小镇在早上太阳出来之前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整个小镇周围都会被一片浓浓的大雾笼罩着。(百&度搜索文#字首%发

    在又经过了一晚深沉的睡眠之后,在这一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张铁发现,自己从布拉佩逃出来时身上所有的伤势,已经自然痊愈。那一天法兰克少校留在自己身体上的所有的伤势,在今天早上醒来之后,已经完全消失了。因为初级恢复之躯在夜里有加倍恢复的功效,昨天入睡前还感觉自己身体的有些不适感,但没想到今天早上一起来,那种圆融饱满的身体状态又回来了。

    张铁第一次切身感觉到了初级恢复之躯的强大。

    这是张铁离开布拉佩后的第四天,这个每天早上起来都被大雾笼罩着的叫福格的小镇,位于布拉佩南边120多公里以外的那片此刻已经沦为铁角军团和光辉之羽争夺较量的卡鲁尔战区之内,小镇上有四分之一的建筑已经毁于战火,许多地方都透露着一股被白磷凝胶弹烧焦的痕迹,还有四分之三的建筑还保存完好,不过镇子上的居民,已经全部逃难去了,此刻这个小镇,已经没有一丝人烟,荒凉得就像一座鬼城。

    这样的地方,正适合张铁这几天在这里养伤。

    在那天布拉佩的人还在满城寻找着张铁的时候,谁都不知道,就在当天晚上,张铁已经像野狼一样,在保持着相当体力的状态中,连续奔行了三个小时,一头扎进了卡鲁尔战区的荒山野岭之中。

    在第二天,张铁伤势稍微恢复一点之后。张铁就发现了这座位于河边,已经人去楼空的小镇,于是张铁就在小镇中找了一所房子,悄悄安住了下来,像野狼一样舔舐着自己身上的伤口。

    四天,只用了四天时间,法兰卡少校给张铁造成的伤害,已经消失无踪。

    这几天里,张铁没有和外界联系过。他自然也不知道外面的消息。张铁想不到的是,就在他离开布拉佩的第二天,来自张氏怀远堂的那艘飞艇就已经到了布拉佩,也就是在同一天,那个在布拉佩陷害他的法兰卡少校已经上了军方的通缉令。和他一样变成了见不得光的人物。

    从在那间啤酒旅馆里亮剑挥刀的那一刻,张铁已经有了这种准备,那个时候,在任人宰割和宰割别人之间,张铁只有一种选择,而不幸的是,被他干掉的那些人。都不是普通的货sè,更不是在战场上干掉了以后还有勋章可拿的太阳神朝的那些士兵,那些人,来自诺曼帝国最强有力的权力机构。是作为执法者的面目出现。

    虽然人类的历史上从来不缺少执法者知法犯法,甚至执法者本身就是十恶不赦的罪犯和人渣的情况,但当这种情况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张铁才切身体会到那种被逼上梁山的心情是怎么样的。而且哪怕自己是帝国的军官。细究下来,这件事也根本没有办法解释。这件事的起因,只是来源于某个人的贪婪,而那个人贪婪的原因,却是发现了自己身上的一点秘密,除非自己想把黑铁之堡的秘密弄得人尽皆知,否则自己根本无法辩解。

    所以,自己只能背负着杀人犯的身份逃亡,在逃亡之前,把水搅浑。

    只要铁角军团不是泥捏的,那么,在那些秘密jǐng察没有抓到自己正式坐实自己通敌叛国罪名的前提下,自己在黑炎城的家人,应该都是安全的。自己安全他们就安全,自己的秘密没有暴露他们就安全,一切就这么简单,这也是张铁在啤酒旅馆里刹那间就下定决心与秘密jǐng察们死磕到底的原因,因为张铁知道,除了自己之外,无论是谁得知或者获得自己的黑铁之堡,那些人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把有可能知道这个秘密的自己的家人处理掉,免除后患。

    这两天,因为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张铁最担心的就是身在黑炎城的家人的安危。

    这今天张铁虽然是在潜伏养伤,但张铁的心情,却颇为忐忑,一直在惦记着家里人的情况,作为这几天对张铁唯一的安慰,那就是这几天的小树又长出了一个光辉之果,在被他干掉的那几十个秘密jǐng察中,或许不是每个人都那么坏,许多人只是根据长官的命令行事,才和自己站到了对立面,但那些人中,也真的有几个十恶不赦的人渣,那些人渣无疑是光辉之果最好的养料。

    新的光辉之果吃下肚子以后,张铁的jīng神力,又增长了4个基数的分量,比起以前来,张铁现在的jīng神力大概是62到63的样子。

    这种jīng神力的增长速度,要是说出去,简直骇人听闻。在jīng神力再次提高之后,张铁感觉自己的感知能力似乎又提高了一些,在大脑里同时观想两个算盘进行不同的四则运算的速度,又快了一些,也更灵活了。

    ……

    因为身体已经恢复,睡醒后的张铁迅速的行动了起来,不过这一次的张铁多了一个心眼,在离开自己所在的那栋屋子之前,先进了一趟黑铁之堡,在黑铁之堡里完成了一次变装,为自己换了一个面孔,同时也换了一身衣服。

    几分钟之后,那个换了一身普通装束,在黑炎城一刀捅死萨米拉的那个面目普通的二十多岁的华族青年,悄悄从福格小镇某一栋不起眼的空弃房屋里闪了出来。

    对张铁来说,当务之急,是先到外面打探一下这几天的消息,听听风声,然后再找机会潜回黑炎城,把家里人从黑炎城弄出来,提早完成一家人的转移计划。诺曼帝国已经呆不下去了,要先把家里人转移到布莱克森人族走廊东南部的以华族人口为主的国家,然后在圣战到来之前,再想办法把家里人弄到东方大陆去。

    张铁在那已经被浓雾笼罩着的小镇的道路上小心的走着,那浓浓的雾气带着一股清冷冰凉的干净味道,每呼吸进一口。张铁都觉得自己的肺部和胸腔就像被涤荡了一遍一样。

    这几天,据张铁观察,这个小镇,除了来过两拨交战双方的斥候小队以外,100人以上的部队,基本没有来过。不过身在战区,张铁也不得不小心一些,在这个地区有过战斗经验的张铁很清楚,越是你觉得安全的地方。说不定那些yīn暗的隐蔽处就正有一大堆人拿着机弩在瞄着你,这个时候的张铁可不想糊里糊涂的再和什么人来干上一场。

    张铁还没走出小镇,那浓雾的前方,就突然传来一阵乱糟糟的脚步声,听起来。至少有十多人,看到旁边有一间房子大门敞开,张铁一个闪身就进入到房间之内,同时也一下子拔出了身上的匕首。

    张铁来到这间已经被遗弃的房间的厨房,贴着厨房的窗口站着,小心的用耳朵和眼睛观察着外面的情况,那些脚步杂乱无章。听起来像是一群溃兵,而且声音正越来越接近。

    因为厨房里有一道小门通着这栋屋子的后院,所以张铁才选择了这里,如果有情况的话。也不至于一下子被人堵住门包围,至少可以从后院这边溜走。

    厨房里已经满是灰尘,一片杂乱,在厨房的地上。还可以看到一些洒落的小米,还有几把漏勺之类的厨房用具。看来这里主人离开逃难的时候,走得也非常的急。

    浓雾中的那堆人很快就来到了张铁所在的这栋屋子面前,让张铁意外的是,那些人不是溃兵,而是一群身上背着大包小包的东西,一个个穿得乱七八糟的人物,看起来乞丐不像乞丐,难民不像难民,流寇不像流寇的人物。

    “奥斯塔,比恩,你们带着人搜这件屋子,盖尔,杰瑞,你们带着人搜这间,我带人搜这间,注意眼睛放亮一点,别错过好东西,这里的许多房子都是以前城里面那些有钱的老爷秋天来山里打猎的落脚点,那些老爷们逃难时看不上的东西,有可能也值不少钱,特别是厨房和地窖,如果发现食物的话,我们今天早上说不定就能吃顿饱的……”

    随着这个声音,一堆人乱哄哄的就涌进了道路两旁的屋子,就连张铁藏身的这间屋子也一下子涌进了七八个人,那些人一进屋子,一下子就开始乱七八糟的屋子里翻腾了起来,原本已经人去楼空的屋子,一下子更是像蝗虫过境一样,被这些人翻箱倒柜的扫荡了一遍。

    “哈,你们看我发现了什么,一个镀银的烛台……”有人在厨房外面的客厅中高兴的叫了起来。

    “我打赌,这间屋子的主人以前一定是个小气鬼,只有那些又小气又想充阔的家伙,才会买这种以假乱真的蹩脚货……”

    “不管怎么说这东西在卡鲁尔好歹还能值十多个铜币,会有人喜欢的……”先前的那个声音依旧高兴的说道,“换一块粗面包总没有问题!”

    “你们两个,到厨房里看看,这里有没有留下什么吃的……”又是一个声音吩咐道。

    听着那渐渐逼近的脚步声,张铁心中一动,收起了匕首,故意用力的在厨房里咳了两声……

    听到张铁的咳嗽声,整个屋子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张铁从厨房里走出来,就看到客厅里有七个人在紧张的看着厨房这边,一直等看到张铁这个人的时候,所有人才松了一口气一样。

    “哈,居然来了个比我们更早的,胆子还真大,老大的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那个手上拿着烛台的家伙得意的把手上的烛台在张铁面前扬了扬,“不好意思了,虽然这间屋子是你先进来的,不过现在这东西已经归我了!”

    这个人一边说着,周围的人都捏起了拳头,一个个把拳头捏得嘎吱嘎吱的作响,又用故作凶狠的表情看着张铁,好像只要张铁对那个沾满了灰尘的镀银烛台的归属有什么争议的话,他们就不介意用拳头让张铁明白一下什么是人多力量大的道理一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