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二章 来到卡鲁尔
    到了下午的时候,张铁才跟着这一队战区拾荒者来到了卡鲁尔城的实际控制区域之内。※ WW.XG.OM※

    说起来有些讽刺,张铁第一次来到卡鲁尔战区的时候,身份是帝**官,但却连卡鲁尔城的样子都没见到就离开了战区,这次再来,才时隔不长的一段时间,他却成了见不得光的人物。

    在从被遗弃的福格小镇到卡鲁尔城目前实际控制区的这一段路上的沿路所见,让张铁在心里真正对太阳神朝与诺曼帝国的这场战争有了更直观的体会。

    这一路上,越是在接近到卡鲁尔城的实际控制区之内,太阳神朝与诺曼帝国的对峙就越发的严重,只需要从双方围绕着卡鲁尔所修建的那些据点,堡垒,还有防御工事上,就知道,太阳神朝与诺曼帝国在卡鲁尔地区数十万人的军团会战注定会是一场旷rì持久的角力比赛,也一直到了这个时候,从那一堆拾荒者的口中,再结合这些rì子自己在部队的所见所闻,张铁才彻底明白现在卡鲁尔地区的局势到底是怎么样的。

    除了太阳神朝与诺曼帝国之外,在整个卡鲁尔地区,对这场战争还有着发言权的,就是机器之城卡鲁尔,这座安达曼联盟曾经的制造中心,也是引发这次战争的那块被猛虎和饿狼争夺的肥肉。

    在太阳神朝和诺曼帝国眼中,肥肉之所以能成为肥肉,那就是因为它有着成为肥肉的资格与油水。比起黑炎城那样一座只有短短数十年历史的新兴城市,机器之城卡鲁尔两百多年的发展历史为这座城市积累了雄厚的底蕴,这样的底蕴,体现在卡鲁尔的方方面面——无论是这座城市的人口,繁荣程度,制造业实力。军队的装备,还有城市的实际辐shè与控制区域,卡鲁尔的这些指标在整个曾经的安达曼联盟都数一数二。

    一直到此刻,卡鲁尔仍然保存着一只接近8万人的正规军,卡鲁尔的正规军再加上卡鲁尔城高大的城墙和两百多年来所用心经营的那些恐怖的城防武器,这样一只力量,在现在的整个战区中,依然举足轻重,有着影响这场战争胜负的能力。

    第一次来到卡鲁尔城的实际控制区域张铁就被卡鲁尔城所表现出来的繁荣震撼了一下。放眼望去,方圆十几公里以内,还没看到卡鲁尔城的城墙,张铁的眼中已经被一片树林一样茂密的巨大的烟囱遮瞒,那些烟囱。来源于卡鲁尔控制区域内的各个工厂,这些工厂已经连成大片大片的工业区,许多的工厂之间,还架设着空中的交通轨道和各种大大小小的管道,冬rì的阳光下,那些烟囱吐出的一股股的黑烟简直把整个天空都染成灰黑sè,那一股股的浓烟下的工厂。在这个时候依旧热火朝天的生产着各种东西,半点也没有萧条的样子。

    仅仅与卡鲁尔城外控制区域的这些工厂比起来,黑炎城里的那几个工厂,或许那个炼钢厂还有一点规模。其他的,简直简陋得就像乡下土财主的小作坊。

    而这,还只是张铁在卡鲁尔城控制区域北方所看到的一角。

    一根工厂的烟囱冒着烟的样子让人看起来感觉是污染,而数百根高大烟囱冒着烟的样子。让人看了,绝对会有一种自己很渺小的感觉。

    在这里。张铁第一次感受到了人类工业发展带来的力量。

    工厂里热火朝天,而在工厂外面,因为战争带来的几十万卡鲁尔周边难民的涌入,则让整个区域显得有些混乱。

    走在街道上,随处都可以看到那些衣衫褴褛面目憔悴的难民们在一个个工厂的招工点外排着长队,更多的男人和女人在路边举着牌子,牌子上通常都是如下的内容:

    ——我是裁缝,原为食物工作。

    在路边那些稍微空旷一点的地方,到处都支起了难民们住的帐篷,许多的帐篷里都传来小孩的哭声,而在稍微引人注目一点的路边的一些干净的墙上,到处都贴满了寻找亲人的纸条和照片。

    因为是第一次来,为了不想露出马脚,张铁就本着少说多看的原则,闷着头,背着身上的东西,跟在那些战区拾荒者的队伍中,这队战区拾荒者的队伍,一直在来到卡鲁尔城的这片控制区之后,队伍里带头的福雷德才松了一口气似的把他拿着的那面蓝绿旗收了起来。

    在一路走来的路上,张铁听到了各种传说,在过去的几个月中,有很多队战区拾荒者自从进入到那片战区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有些战区拾荒者的确是发了财,在那些被人遗弃的城镇和村庄的某处发现了别人来不及带走的一些财物,甚至还在一些有过双方交战痕迹的地方捡到过一些值钱的战利品,比如说jīng良的武器或者某些尸体上随身的金币什么的,但也有一些倒霉的家伙,把自己的命搭了进去。

    在卡鲁尔城周边那些空无一人的村镇中到处搜刮财物或许会很刺激,但这份刺激,也是拿命来玩的,这份因为战争才应运而生的行当,对普通人来说,真的做的是刀头舔血的勾当。

    ……

    “看到我女儿了吗,我女儿叫赛琳娜,这是她的照片,她说她今天早上要到学校里上课,可现在还没回来……”

    ……

    “看到我女儿了吗,我女儿叫赛琳娜,这是她的照片,她说她今天早上要到学校里上课,可现在还没回来……”

    路边,一个五十多岁的妇人拿着一张女人的照片,每从她身边路过一个人都被她拉着问,同样的问题,可妇人的嘴上虽然在问,可眼神却已经像没有了灵魂一样变得空洞一片。

    张铁跟着人默默的从她身旁走过。

    “这个女人已经疯了,她是从南边过来的,北边的情况还好一点,听说在南边有些地方,太阳神朝的那些畜生看到女人就强暴,从几岁的小女孩到五六十岁的老太太都不放过。那边的男人稍有反抗就被砍了脑袋,还有许多人则被抓去劳动,修路,搬东西……”走在张铁身边的杰瑞叹了一口气说道。“卡鲁尔的难民cháo就是从南边开始的,听到南边传来的消息,北边的人也跟着跑了,大家都想跑到卡鲁尔好寻求一点庇护,哪里知道,卡鲁尔的难民一多。大家的生活也都没有了着落了……”

    张铁沉默,内心又感到了另外的一种触动,这才是战争真正残酷的一面,一场战争,对夹在战争中的普通人的伤害才是最大的。现在两个国家几十万人打一仗就造成这样的灾难,如果将来的圣战爆发,那时的惨象又是什么样的。

    ……

    在走入卡鲁尔的这片控制区后不到二十分钟,张铁就随着这些战区拾荒者们来到了他们的营地,他们的营地,就在一片工厂区后面的垃圾场内,那个垃圾场面积很大。地下全部是黑乎乎的一片,虽然是垃圾场,但因为这里堆放倾倒的都是些煤矸石之类的废弃物,所以。这里的环境也不是让人绝对无法接受。

    整个卡鲁尔超过一百年的煤矸石之类的垃圾,都堆放在这里,可以想象这里是一副什么样的情景。

    在这片堆放着煤矸石的垃圾场内,密密麻麻大大小小的扎着数千顶帐篷。起码有一两万人生活在这里,甚至就在张铁随着队伍来到这里的时候。那些拉着煤矸石的蒸汽卡车,还在一车车的往这里倾倒着垃圾,那些卡车一来,一大堆小孩就开始跟着卡车奔跑起来,丝毫不顾及可能的危险,等到车上的那些燃烧效率低到无法利用的煤矸石被倾倒出来的时候,那堆小孩就一拥而上,拿着小桶和背篓之类的东西,开始在垃圾堆里刨起那些夹杂在煤矸石中少数还可以再利用的煤来。

    整个难民营,到处尘土飞扬,车跑人嚣,男男女女老老小小的全挤在一起,乱得就像一锅粥。

    “福雷德,这次带来了什么好东西……”一行人在进入到这片帐篷区后不久,一个60多岁的老头就迎了上来。

    “收获一般,只是今天到了福格小镇,稍微弄到了一点过冬用的东西还有一点餐具,你给个公道的价钱……”

    “过冬的东西,现在许多人正不知道要怎么熬过去这个冬天呢!这些东西来得很及时!”60多岁的老头看了看众人身上背着的东西,点了点头。“你们跟我来……”

    张铁也跟着其他人来到老头的帐篷前,张铁的身上也背着几床捆扎起来的从福格小镇弄来的灰扑扑的棉被,这个时候的张铁,除了原本的那些收获之外,身上还多了一件半新不旧的不怎么搭调的仿毛大衣,看起来也跟一个难民似地,看到他跟在队伍中,那个老头只是看了他一眼就没有在注意他。

    一行人跟着那个老头来到一个帐篷前,那个帐篷很大,周围堆着很多东西,还有几个看起来像打手一样强壮的男人在这里巡视,这里看起来似乎是这片帐篷区内的一个小中心。

    在这个帐篷旁边路上的一块像是公告牌一样的东西前面,正有许多人围在那里,在路过那个公告牌的时候,张铁看到了他和法兰卡少校的头像,那是两份通缉令,在这两份通缉令的下面,虽然也还有其他的一些通缉令,但因为这两份通缉令上的奖金是最高的,所以张铁和法兰卡少校的通缉令就被放到了最上面,两个人的奖金都是3000金币。

    只是一眼,两份通缉令上的内容就都映入张铁的脑海中。

    张铁心中一震,在卡鲁尔靠近诺曼帝国这一边控制区的难民营里能看到诺曼帝国的通缉令并没有让张铁感觉太过奇怪,现在的这个地方,除了没有战争之外,根本就是三教九流的汇聚之所,能看到诺曼帝国的通缉令并不奇怪,让张铁真正奇怪的,是法兰卡少校也被通缉了?通缉法兰卡少校的是帝国的北疆军区,通缉自己的是帝国的秩序审查委员会,两份通缉令的罪名都是谋杀罪,这让张铁微微品出了一点特别的味道。为了自己和法兰卡少校的事情,上面的大人物们似乎在这件事上干上了。

    这对张铁来说是一个好消息,至少,张铁原本为黑炎城家里人悬着的那颗心,一下子就落到了肚子里。有北疆军区罩着,如果自己家里再出什么事,被那些秘密jǐng察搞出什么幺蛾子,那不是**裸的抽北疆军区和铁角军团的脸么?

    因为年龄和外表看起来都与通缉令上的那个形象相去甚远,所以也没有人怀疑此刻的这个拾荒者一样的男人,居然就是通缉令上那个价值3000金币的家伙。

    ……

    张铁带来的些东西,最终给他带来了四个银币又37个铜子的收入。

    队伍里的每一个人都有收获,按照规矩,所有人还要上缴给福雷德自己收获中30%,作为保护费,在爽快的上缴了自己今天的30%的收入之后,这队拾荒者的老大——福雷德看张铁的眼神更加的柔和了。

    “怎么样,我看你胆子也够大,加入我们,大家以后一起干!”福雷德用那种“共创伟业”的热情和语气邀请张铁入伙……

    ……

    张铁当然不会在这里干这份这么“有前途的职业”,在用想到工厂里找一份安定工作的借口婉拒了福雷德的“邀请”之后,张铁摸着自己兜里的仅有的那几个银币和一堆叮当响的铜子,就离开了这片难民营。

    虽然诺曼帝国秘密jǐng察的势力现在还延伸不到卡鲁尔城的控制区域之内,但这也并不意味着自己此刻就是安全的,那3000个金币的诱惑,已经足以让许多人铤而走险了,难民营里的那张通缉令就是最好的说明,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如果自己被人抓住,那些人绝对能把自己送出卡鲁尔战区,这短短一百多公里的距离,太阳神朝那么大的飞艇都能过来,何况才一个人,这又有多困难呢?

    张铁一边在街上走着一边思考着,同样,就算自己没有出现在军方的通缉令上,但部队也肯定是不能再回去了,因为回去的话自己无法把与秘密jǐng察冲突的前因后果解释清楚,这么大的事,可不是用打雷能忽悠的。那么,接下来自己要怎么才能再回到黑炎城,想办法与老爸老妈他们联系上呢?

    张铁一边走一边思考,不知道走了多久,当街边的一栋建筑出现在张铁视线中的时候,张铁整个人突然一震。

    那栋建筑的正门之上,有一个威武的巨大的四翼金鹏的浮雕……

    对了,金鹏银行!

    想到自己上次在黑炎城的金鹏银行看到的这个银行所提供的那些包罗万象的服务,张铁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