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四章 震惊的消息(二)
    ()“大事?”张铁神色一变,“是不是我家里出了什么事?”

    “你家的确出了大事,整个黑炎城都轰动了!”

    “难道是秘密警察……”想到这种可能,张铁的冷汗一下子就下来了。

    “不,与秘密警察没有关系,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你们家居然是晋云国怀远堂张氏的族人,前几天怀远堂张氏来了一艘飞艇,来到黑炎城,把你们家里的人都接走了!”

    张铁的脑袋上就像被雷击中一样,整个人都傻了,让张铁千想万想都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家里,居然和晋云国的怀远堂张氏扯上了关系,自己居然是张氏家族的人,这样的事情,老爸和老妈以前从来没有说过啊。自己家里怎么突然之间就冒出这么一大堆亲戚的?而且听起来似乎很牛b的样子,能够动用飞艇从晋云国飞到黑炎城的家族,当然不是一般的货色。但奇怪的是老爸老妈这些年居然从来没有提过,张铁就觉得这里面似乎有些蹊跷。

    在知道家里人没事,反而被张家的人接走之后,张铁此刻的心情,可谓是又惊又喜,这几天一直悬在张铁心里最大的那块石头,这一下,终于落了地。张铁浑身一阵轻松,简直感觉就像又点燃了一个明点一样说不出的舒泰。

    对张铁来说,不管自己吃再多的苦,经历再多的磨难和艰险都不要紧,只要老爸老妈大哥大嫂他们没事就好。作为张家的人,被家族里的人接了回去,绝对比现在在黑炎城好上一千倍。原本张铁还绞尽脑汁的计划着怎么把老爸老妈他们从黑炎城弄走,这一下,所有问题都解决了。

    那个老人一直观察着张铁脸上的神色。听到这样的消息,张铁脸上的表情可谓是五味杂陈惊喜交集而又充满了迷惑,就像一个大染缸一样的变来变去,最后,当张铁脸上的表情彻底平静下来之后,这个老人才接着说出了第二个消息。

    “在布拉佩啤酒节的第二天,还远堂的飞艇就到了布拉佩,原本想把你也接走,可那个时候你已经被通缉,整个人不知躲到了哪里。你的家里人和怀远堂的人在布拉佩找了你两日,依旧没有消息,最后才不得不离开,按那艘飞艇的速度,可能再过一周左右。他们就要到达晋云国了!”

    原来,家里的人已经来找过我了!不知道老爸老妈他们在知道自己出事被通缉以后。该有多担心?张铁的心又微微的揪了起来。

    “现在金鹏银行能和我家里的人联系上吗?”

    “不能!至少现在还不能”老者摇了摇头。“金鹏银行在怀远堂张氏家族的地盘上,同样也开设有分行,如果你想与家人联系上的话,我们可以把消息先传回晋云国,让那边的人留意你家里人的消息,等你们家人落地之后。我们可以帮你把消息带给他们!”

    “好,就这样!”张铁心里一下子有了决断,“给我家里的人带个信,告诉他们我没事。现在很好,我很快就会来找他们,让他们不要担心我!”

    老者笑了笑,从桌子旁边的抽屉里拿出一张有着标准格式的表格,“远距离遥感通讯我们都按字收费,包括标点符号都计算在内,你把你想说的写下来,我们会把同样的内容像信件一样一字不改送到你家里人的手上!”

    看着手上的那张有着固定格式的表格,张铁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抓起笔,先在表格上面前三位的联系人中写上了老爸,老妈还有老哥的名字,然后微微思考了一阵,就刷刷刷的留下几行字。

    ——老爸老妈老哥大嫂,我没事,很好,你们不用担心我,我已经知道你们被怀远堂飞艇接走的事了,特别是老妈,你不用担心我,你儿子我毛都没有掉一根,现在照样能吃能跳。还有老哥,要照顾好老爸老妈,如果有需要,我告诉唐德的那件事可以作为你的底牌,他们应该知道它的价值,别让老爸老妈受委屈,大嫂你要生宝宝了,你也要多注意身体,大家都憋挂念我,我会很尽快想办法回来的!

    写完之后,张铁又认真的看了一遍,感觉要说的差不多都在这上面了,这才把这张纸交给了这个老者。

    “嗯,这些东西要发过去,还要让那边的人留意要送到你家里人手上,我看一下,一共需要36个金币!”

    “没问题!”

    老爸以前三年的工资就是在这种时候发一条信息交到自己家里人手上,要是以前,张铁绝对要被这个数字吓得吐舌头,不过此刻,这个价钱虽然高了点,但也还在张铁的承受范围之内,只要能让老爸老妈少担心自己,一切都是值得的。

    这种远隔万里的遥感通讯,真不是普通人能玩得起的。张铁想到自己在图书馆的书本上看到的介绍大灾变之前人类拥有网络技术时那个时候人类通讯的发达程度,不由心生感叹,这样的消息,如果换在大灾变之前发过去的话,需要的价钱和成本,可能买个馒头的钱就够发这样的消息十条还要绰绰有余,这才是真是此一时彼一时啊。

    “还有什么问题吗?”那个老者问张铁。

    “我想知道法兰卡少校为什么被通缉?”

    老者把铁角军团在啤酒节的那天拦截法兰卡少校的飞艇和随后发现法兰卡少校失踪的事情讲了出来,“诺曼帝国的北疆军区认定法兰卡少校和他手下的秘密警察与布拉佩二十一师团的士兵失踪案有关,所以发出了军方的通缉令!”

    狠,真够狠的!这是张铁听到和法兰卡一起行动的那些秘密警察被人毒死的时候心里对法兰卡的评价,那个家伙想必知道,他逃跑的时候一旦被铁角军团的飞艇拦截,那么等待他的结局,绝对是死路一条,他在布拉佩做的那些事情。他的手下都有参与,在部队的严酷审查之下,铁打的人都要开口,何况是那些秘密警察

    而且这次他在布拉佩因为私心和自己搞出了巨大的冲突,直接把秘密警察系统推到了与铁角军团对抗的最前台,这绝对是派他来布拉佩的那些大人物不想看到的,就算他能够回去,秘密警察系统内部也肯定要对此事做一个详尽的调查,等待着他的,同样不会有好果子吃。

    太疯狂太狠毒了!或许那个家伙在算计自己的时候。就已经想着最后要找机会把他的那些手下都一起灭口,这样才够保险。

    就为了一个连他都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但却有可能让他一飞冲天的自己身上的秘密,就为了一个可能的结果,那个人就如此决断与狠毒。这一切,真值得吗?

    法兰卡少校的狠辣让张铁都有些心寒。张铁知道。换做自己在法兰卡少校那个位置。自己绝对没有那个家伙如此的狠辣与决断。

    人与人之间的不同就在这里。

    “我还想问一下,如果我此刻要去晋云国怀远堂,你们能不能够为我提供这样的服务?”

    “卡鲁尔是这个地区最重要的交通枢纽,从这里飞往晋云国的飞艇每两个月,都会有一趟,最近因为战争的缘故。选择从卡鲁尔离开这个地区的人很多,飞艇的仓位都比较紧俏,最近一班的飞艇昨天才离开卡鲁尔,如果你想订一张两个月后飞往晋云的飞艇舱位的话。我们可以为你预定,你可以乘坐飞艇到晋云国,然后再从晋云国转乘别的飞艇到张氏家族的地盘。”

    两个月才能订到舱位?张铁一阵无语,现在的他可不想在这里再呆上两个月,或许在离开之前,他还想悄悄回一趟黑炎城看看,在黑炎城,他还有些牵挂,但也绝对要不了两个月的时间,从这里往黑炎城一个来回,哪怕坐火车,大概一个星期也就够了。

    “还有没有更快一点的方式?”

    “有,你还可以短期包下一架飞艇让它把你送到晋云国,不过可能我们无法为你提供这样的服务!”“为什么?”张铁有些发愣。

    “因为卡鲁尔所有能够被人包下的飞艇这个时候都已经被人包走了,金鹏银行可以从其他地方调一艘飞艇过来,但这样的服务,我们只提供给银行的贵宾客户,你不是我们的贵宾客户,所以我们无法为你提供这样的服务!”

    “要成为你们银行的贵宾客户的最低标准是什么?”

    “黄级贵宾的最低标准是在金鹏银行的存款超过50万金币!”老者淡淡的回答道。

    50万金币?还是最低的入门标准?张铁吸了一口冷气,这个钱,如果按照格里高利家族对他这条小命那个已经算作是溢价的估值补偿标准来说,张铁要把自己卖一百次才能凑够这个数,而靠以前老爸的工资的话,大多数普通人要挣够50万金币,起码要干四万年的活才有可能。我靠,这就是像是黑炎城格里高利这样的暴发户家族才有可能达到成为为金鹏银行黄级贵宾的最低标准。

    张铁彻底断了在这种时候包飞艇的念想,或许他能够支付得起短时间内包下一艘飞艇前往晋云国的费用,但在眼前这个时候,他却没有在这种空中交通资源异常抢手的时刻让金鹏银行专门为他调来一艘飞艇的资格。银行所能提供给他的最高的服务,就是帮他订上一张两个月后飞往晋云的舱位票。

    张铁正在考虑要不要订一张这样的舱位票。

    “年轻人,要听我一个建议吗?”金鹏银行的信息主管用一双睿智的眼看着张铁。

    “你请说!”

    “我觉得你此刻大可不必着急自己想办法回去!”

    “为什么!”

    “呵呵,在你着急想回去的时候,张氏家族的人或许也正在想办法把你弄回去,你此刻看似孤立无援,可实际上情况或许没有你想象得那么糟糕,你把最重要的一点忽视了?”

    “我忽视了什么?”

    “你忽视了你此刻虽然被通缉,但你的身后,却有一个强大无比的家族。怀远堂张氏不仅是晋云国的望族,更是人族之中的贵族之家,怀远堂家主世代都在继承家族世袭的人族贵族爵位。长风伯爵的名号在整个威夷次大陆都不是无名之辈,如果你真是怀远堂张氏家族的子孙,张氏家族一定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家族子孙在异国他乡被人通缉而不闻不问?如果你真的被人抓了,怀远堂颜面何在?”

    张铁瞪大了眼睛,没想到怀远堂张氏这么牛,家主居然还是人族中的贵族,有着长风伯爵的爵位,这样一想,张铁立刻大脑中灵光闪现,似乎一下子明白了什么。他所有的担心,其实都是建立在他以前的身份和社会关系上,如果自己此刻变成了怀远堂的人,那么……

    “你是说……”

    “诺曼帝国秘密警察的头子是庞贝男爵,也是一个诺曼帝国世袭的人族贵族。庞贝男爵和诺曼帝国的北疆总督林长江元帅有些过节,你觉得一个子爵会愿意为了抓捕一个在他眼中无关紧要的人而大动干戈得罪一个同样是人类贵族的伯爵吗?如果不是你在布拉佩一口气杀了几十个秘密警察。这件事实在遮不住。不公开通缉你面子上实在过不去,否则,就算是诺曼帝国的皇室都不会为了一点小事而无缘无故的得罪一个人族之中的伯爵家族,何况是诺曼帝国的一个子爵。我敢和你打赌,只要你现在不主动跑到诺丁堡秘密警察总部大门口大声喊你是张铁,现在整个诺曼帝国的秘密警察绝不会有一个人敢来主动找你的麻烦!而且因为这个原因。虽然你离开了铁角军团,铁角军团大概也会把你的事情冷处理,只要你不主动嚷着要回去就没有问题。”

    经过这个老者这么一说,张铁瞬间就有了一种拨云见日的感觉。原来,他最担心的事,根本就是一个笑话,就是做做样子,那完全只是某些大人物们为了自己的面子做给别人看的。

    如果他没有这个突然跑出来的怀远堂的背景,那个通缉令就是真的,有了这个背景,再加上那天和秘密警察的冲突本来就是被法兰卡少校设计陷害的阴谋,那么,这个通缉令,与其说是通缉令,不如说是一个不欢迎他再次以张铁这个身份公开出现在诺曼帝国的客气的驱逐令,铁角军团也默认了,这才是那份通缉令后三方妥协的结果。自己此刻估计在诺曼帝国就是一个透明人。

    就如同一个人的人生经常会发生意想不到的事情一样,许多人一辈子心里最担心的事,那种最糟糕的情况,其出现的概率其实非常的低。张铁的遭遇再次印证了这句话,他没想到的,发生了,他最担心的,完全就是个黑色幽默。

    可怜的法兰克少校!

    自己的通缉令是假的,而他的那份通缉令,估计真的不能再真,不光是帝**方,估计就连秘密警察也在悄悄的找他。他在布拉佩的这个篓子,真的捅大了。

    这一趟金鹏银行,真是来对了,张铁在心里对自己说道。

    “如果我所料不差,只要你的父母接到你的信息,怀远堂的人知道你现在在卡鲁尔,他们一定会跟你联系,跟你确定把你接回去的细节!”

    “他们怎么跟我联系?”

    “既然你是通过金鹏银行和家里人联系上的,只要你在卡鲁尔再呆上几天,他们也只需要通过金鹏银行就能和你联系上了!”

    张铁心头瞬间开朗,长长的嘘出一口气,他真诚的看着这个老者,非常认真的说了一声,“谢谢!”

    “不用谢,年轻人,因为按照银行的规矩,和我谈话是要收费的!”老人眨了眨眼睛。

    张铁大笑了起来,“没问题,这钱花得值!”

    “那么,你觉得连上你给家人发消息的那36个金币,加上我的咨询费用,这次总共收你100个金币的服务费不算贵吧!”

    “不贵!”

    “那你还有什么需要吗?”

    张铁抓了抓脑袋,再次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那枚活力之戒,咬了咬牙,“我现在身上没带这么多钱,我把这枚戒指先抵押在你们这里行不行!”

    “可以!”老人看了张铁一眼,“这个戒指如果要抵押在我们银行的话,我们可以为你开具一份8000金币的信用额度,这次的这100金币就在你的信用额度中,将按照你在银行的借款按日计算利息,直到你什么时候把戒指赎回去为止。如果你急需用钱的话,两天后卡鲁尔城的索尔斯拍卖行就有一个非常上规模的拍卖会,你可以把戒指委托给我们交给索尔斯拍卖行帮你拍卖,如果拍卖的话这个戒指的起拍价会在10000金币以上,应该能卖个好价钱,是选择抵押还是拍卖,由你自行决定!”

    “拍卖会?”张铁心中一动。

    “是的,拍卖会,卡鲁尔城索尔斯拍卖行每年的冬季拍卖会在原来的整个安达曼联盟,可是非常有名的!”

    ……

    十分钟后,张铁离开了金鹏银行,和他来时不一样,他离开金鹏银行的时候,银行派了一辆轿车,直接把他送到了卡鲁尔城,张铁已经决定把那个活力之戒拿去拍卖。

    那个秘银制作的符文装备虽然罕见,但对此刻的张铁来说,其作用,却没有**裸沉甸甸的金币来得实在,在此刻的卡鲁尔,那一堆堆的战争难民让张铁真正体会到了什么是无钱寸步难行。只要兜里有钱,就算怀远堂的人无法来接他,他也有更大的腾挪空间和资源,可以自己想办法去晋云国。而且,张铁还准备在卡鲁尔参加完这场拍卖会后就悄悄回黑炎城一趟。

    更重要的是,这场拍卖会除了会有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以外,还会有一些让张铁特别感兴趣的东西,比如说,那些为丹药师准备的大量的黄金独角仙……

    ……

    5000字大章送上,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