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十二章 消息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这是唐德以前经常会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WW.XG.OM※在参加完早上的拍卖会后,张铁真正理解了这句话的意思,所以,下午的时候,哪怕即使除了黄金独角仙以外不再竞拍任何的东西,张铁也不准备错过那些分场拍卖会。

    对张铁这么一个从小生长在黑炎城普通家庭的少年来说,这次的拍卖会,绝对是一个提高他眼界的大好机会。如果不是那枚符文戒指,张铁想要参加这样的拍卖会,那还不知道要奋斗多少年才有这样的资格。

    下午两点的第一场分场拍卖会,是药剂与丹药的专场,在这场拍卖会上,张铁看到了早就闻名已久的低级,中级,的恢复药剂,拍卖会上的低级恢复药剂是按组进行拍卖,每组的低级恢复药剂的数量是50支,底价1200金币一组,大多数低级恢复药剂的成交价格都在1800金币左右,这场拍卖会准备的低级恢复药剂的数量很多,足足有86组,在完成第一轮竞价之后,后面的喊价和拍卖都非常迅速,大多数人在后面的报价大多都一次就接近成交价,因此86组低级恢复药剂很快就被拍卖一空。

    低级恢复药剂对身体所受的大部分轻伤能够起到很好的治疗作用,原本已经有着初级恢复之躯的张铁自然用不到这些低级的恢复药剂,可张铁想到了在黑炎城的巴利等人,于是张铁就用1860金币的价格,拍下了一组初级恢复药剂。

    中级恢复药剂也是按组卖,每组十支,起步价就是每组1400金币,最终的成交价在2100金币左右。

    让张铁奇怪的是。并没有在拍卖会上看到高级恢复药剂。

    “爷爷,为什么这场拍卖会上没有看到高级恢复药剂?”在拍卖席上,坐在张铁前面的一个戴着黄铜面具的人转过脸来瓮声瓮气的问他旁边的一个同样打扮的人,显眼,和张铁有着同样疑惑的,远不止张铁一个人。

    或许前面这两个人也是爷爷带着孙子来拍卖会上开眼界的,张铁心里暗暗的想到。

    “能制造高级恢复药剂的丹药师原本就不多,而所有制造出来的高级恢复药剂,基本上药剂一出来就被那些大势力订购收藏了。那种东西因为可以在关键时刻快速愈合伤口,能救命,所以用处也就更多,在去年的拍卖会上还出现了几支高级恢复药剂,而今年的拍卖会上高级恢复药剂直接没有了。低级和中级的恢复药剂的价格也比去年上浮了30%和50%以上,而且流出的数量更少了,唉……”老人最后也叹了一口气。

    “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冬天就要来了……”老人低声的说道。

    在老人说这话的时候,旁边的几个人也听到了,所有人都默然,没有吭声。

    在这场药剂与丹药的分场拍卖会的后面,张铁还看到了另外几种神奇的药剂。那些药剂之中,居然有变装组合药剂,一套变装组合药剂由四支药剂组成,分别是染瞳药剂。换肤药剂,染发药剂还有洗白药剂。把那染瞳药剂滴入到眼中,就能改变一个人眼珠的颜sè,把换肤药剂喝下。就能改变一个人的肤sè,染发药剂则更简单。只要用梳子梳到头上就行,与唐德留给自己那种改变外面的面具比起来,这似乎是另外一种变装的思路,特别是染瞳和染发药剂,在张铁看来,更像是某种女人喜欢的化妆品一样,只有换肤药剂才能真正称得上是药剂。这一套变装药剂在使用后可以连续起作用的持续时间是两个月,如果在两个月之内想要重新恢复本来面目,那么,只要把洗白药剂服下就可以,看起来非常的方便。

    相比起前面那些昂贵的拍卖品,这些变装组合药剂每套的价格居然并不怎么贵,一套变装组合药剂的起拍价格只需要100多金币,举牌的人也不怎么积极,似乎感觉这些东西有点鸡肋,张铁几乎不怎么费力,就用不到400金币的价钱,一口气拍下了三套变装组合药剂。

    在后面的那场拍卖会中,张铁也顺利的拍到了四组黄金独角仙,后面的那场拍卖会似乎有很多的丹药师参加,所以按照拍卖行的规矩,每个参加的人对同样的东西的最大竞拍数量不能超过四组,这让张铁拍下十组以上的黄金独角仙,短时间让自己的力量再次翻倍的计划就此汤。

    而且张铁发现,就在自己举牌拍卖第三组黄金独角仙的时候,整个拍卖会场的人的目光都全部集中在了自己的身上,几乎没有人来和自己竞价,所有人都扭过头来看着自己,一个个似乎都想把自己脸上的黄铜面具看穿一样。这让张铁的心里微微有些惴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下子就这么引人瞩目。而等到张铁对第四组黄金独角仙举牌的时候,即使脸上戴着两幅面具,张铁还是感觉自己脸上的皮肤有点发痒,那些聚集在自己脸上的目光的温度,一下子无比灼热了起来。而且就连拍卖师对自己的态度也似乎恭敬了不少,第四组黄金独角仙,同样在没有人竞价的情况下被张铁以竞拍价买走。

    一直到这场拍卖会结束的时候,张铁才知道自己引人瞩目的原因到底在哪里。

    ……

    “这位大师请留步!”正当张铁想要离开的时候,同在一个会场当中的几个人就一起向张铁走了过来,恭敬的把张铁拦下。在把张铁拦下之后,在张铁的周围,迅速聚集起了一大堆人。

    大师?自己什么时候是大师了?张铁内心不动声sè,只是问了一句 ,“你们拦住我干什么?”

    因为张铁吃过变声丸,所以张铁此刻的声音让人根本分辨不出他的年龄,听起来有一股粗粗的沙哑味道,而且张铁的个子也不高。配合着他的这个嗓音,就很容易让人误会他是一个老头。在已经被人误会的情况下,那些人怎么看张铁,都觉得张铁就是符合他们心中的那种大师形象——岁数不小,xìng格孤傲,独来独往……

    “我们都是参加拍卖会的丹药师,大家都来自以前安达曼联盟的各个城市,今天晚上我们在酒店的顶层露台的会所里有一个丹药师的聚会,不知道能不能有这个荣幸邀请大师你大驾光临……”

    “我不是什么大师!”虽然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误会自己是好什么大师。但张铁还是老实交代道,这种丹药师的聚会,张铁虽然好奇,但张铁也知道,如果自己冒然前去的话。百分之百要被人当场揭穿,他可不想一下子再多出一堆感觉自己被戏弄了的丹药师的敌人,看看周围的那一张张黄铜面具,张铁心里其实有些打鼓,因为他想到了一个可能,黑炎城的阿比安大师说不定就在这些人中,自己干掉萨米拉可是和阿比安结了梁子的。在这种情况下,张铁更不敢去参加那个什么丹药师的聚会了。

    张铁猜的没错,阿比安真的就在那些丹药师之中,而且就在他身前的人群中。

    黄铜面具下的阿比安大师的眼中闪耀着诡异的光芒。他看着同样戴着面具的张铁,脑子里想着只有他才知道的想法。

    “大师能一次在拍卖会上拍下四组黄金独角仙,那一定是用它们来制作力量药剂了,如果仅仅是研究一下的话。大师不会拍下这么多的黄金独角仙的,虽然我们这群人中的部分红袍丹药师利用黄金独角仙已经可以触摸到一些力量药剂的奥秘。但只有真正的黄袍丹药师才能掌握从黄金独角仙身上汲取强大力量的奥秘,如果有机会能得到大师的指点,我们都将不胜荣幸!”说着这话的那个人再次向张铁鞠了一躬,周围的所有丹药师都向张铁鞠了一躬。

    在丹药师的世界,同样是以实力为尊,作为一个红袍丹药师的阿比安可以在黑炎城被人称为大师,那么,作为一个黄袍丹药师,一个站在丹药师世界第七层辉煌阶梯上的人物,已经有资格在更多的地方被人称为大师了。而且就算是在丹药师中,一个黄袍丹药师也可以获得足够的敬重。

    张铁悄悄的咽了一口口水,寻思着怎么把眼前这一关给过了,他没想到在拍卖行中拍下几组黄金独角仙,居然能给他惹来这种麻烦,怎么办?聚会是肯定不能去的,至于眼前,把一大堆丹药师当众打脸,证明他们有眼无珠,这种事好像真做了的话也会有不小的麻烦,如果自己拍下四组黄金独角仙不是用来炼制什么力量药剂的,那么,自己为什么会拍下这么多的黄金独角仙呢?要是真有什么家伙抓着这件事刨根问题盯着自己也是个大麻烦……

    没办法,只有再次启动“洞穴野人生存模式”了。

    “你们的聚会我就不去了,我这个人不喜欢热闹!”张铁淡淡的说道。

    “那不知道大师在何处下榻,我等是否有机会上门聆听教益!”

    “我说了,我不喜欢被人打扰!”

    周围许多带着面具的人的脸上都已经露出了失望的神sè,还有一丝不满,在那些人看来,他们已经做足了礼数,但这个古怪的黄袍丹药师也太不给大家面子了。

    长期在杂货店的打工经历已经让张铁敏锐的嗅到了空气中的那一丝不满。

    “不过既然今天能在这里和你们遇到,我也不忍心让大家失望,我有一些经验,也许可以让大家在将来进阶的路上少走一些弯路和少摸索一些时间!”张铁故作郑重的说道。

    “请大师指点?”周围的人再次对张铁鞠躬。

    想了想自己第一次看到的那颗救赎之果下面的那几段文字,张铁故作沉吟后缓缓的说出一句话,“力量药剂的奥秘,不在于黄金独角仙身上的基因,而在于黄金独角仙身上的灵xìng之火的萃取!”

    张铁这话一说出来,包括阿比安在内的几个红袍丹药师一下子浑身一震,不由再次向张铁鞠躬致敬,态度比上一次恭敬了十倍。周围的那些丹药师大多数都彼此知道对方的身份,一看到这几个红袍丹药师的态度,哪里还会不明白张铁刚刚那句话的价值,也连忙再次向张铁鞠躬致敬。同时牢牢把张铁的这句话记在了心里。 “请问大师名号?”带着黄铜面具的阿比安上前一步,恭敬的问道。

    “我在卡鲁尔城不会呆太长的时间,很快就会离开,所以我的名号是什么并不重要!”张铁摆了摆手,做足了高人的风范,不再理会这些人,而是径自往门口走去,这一次,周围的丹药师们都自动让开了一条道路,用最恭敬的态度目送张铁离开会场。

    没想到自己用生成救赎之果的一句话真的把这些人一下子唬住了,张铁悄悄松了一口气。

    千万不要再出风头了,张铁认真的告诫自己。

    ……

    在当天结束拍卖会回到自己的房间后不久,张铁回到自己的房间以后就收到了他在拍卖会上拍到的东西——一个水晶金字塔,一组低级恢复药剂,还有三套变装组合药剂,把这些东西送来的拍卖行的工作人员告诉张铁,在扣除他拍下这三件物品的价格后,他的那个符文戒指余下的拍卖所得,已经汇到了金鹏银行,张铁只要到金鹏银行就能提现。

    “我拍下的那四组黄金独角仙呢?”张铁问那名拍卖行的工作人员,这才是他最关心的问题,

    “这次拍卖会上的所有黄金独角仙都来自丹药师工会在卡尔罗联邦的某个长老家族的专属养殖场,按照惯例,在确认拍卖会完成拍卖后,丹药师工会的飞艇会把那些黄金独角仙运来卡鲁尔城,这中间需要五天的时间,因此黄金独角仙的交货时间只能是五天以后!”拍卖行的工作人员回答道。

    五天?五天就五天,既然卖家这么财大气粗,而且似乎这已经是惯例,那么张铁也没有什么意见,反正这几天他也在卡鲁尔城等着和家人联系的消息,等几天就等几天。

    张铁于是就安静的继续在酒店里住了下来,每天就是三件事,吃饭,睡觉,还有修炼……

    而从第二天起,张铁站在酒店阳台上用望远镜看的时候,居然真的就没有再看到诺曼帝国和太阳神朝的飞艇在天空厮杀的景象,远处山区中那白天会冲天而起的烟柱似乎也少了很多。

    第三天,远处山区的烟柱都没有了,而在卡鲁尔,已经传出关于太阳神朝和卡鲁尔要停战的消息。

    也就在这几天中,在张铁每rì的练习和熟悉之下,黑铁之堡的储物功能被张铁运用得越发的纯熟起来,这个时候张铁拿着一个杯子想让杯子里的水变满的话,整个过程,已经非常的平稳,再也不会溢出一滴水。在彻底熟悉了这个新能力之后,张铁发现,这个功能其实也有一些限制,比如张铁就无法把有生命的动物通过这个功能带进黑铁之堡,同时也无法把有生命的动物从黑铁之堡内用这个功能带出来,哪怕是一只蚊子也不行。同时,张铁可以把拿在手上的植物用这个功能送进黑铁之堡,让阿甘他们栽种到地上,但却无法把黑铁之堡里面已经长在地上的一根草用这个功能移出来,除非那根草已经被人拔起。

    海勒告诉张铁,这就是黑铁之堡这个空间储物功能的最大特点,因为张铁识海中的那道空间之门只会对张铁这么一个炭基生命的灵魂波动敞开,张铁具有唯一的灵xìng生命的zì yóu进出权,其他的灵xìng生命要进入黑铁之堡,只有在那道空间之门为张铁敞开的时候才能被张铁带着进去。

    第四天,张铁终于收到了家人还有怀远堂张氏家族给他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