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十六章 空中搏杀 二
    只经过短暂的考虑,飞艇上的大副就决定让张铁试试。(即可找到)毕竟张铁刚刚的表现的确给人信心。

    两箱飞艇上弩炮使用的弩箭被快速拿了出来,装着这种巨型弩箭的的墨绿sè的铁皮箱子为了方便搬运在箱子的头部和尾部都有活动的金属扣可以让人用力。

    四个飞艇上的艇员用最快的速度抬着两厢弩箭来到甲板上。

    “需要我再派人和你上去吗?”飞艇上的大幅问张铁。

    “不需要!”张铁一边说着,一边用甲板上的一截铁链把两个箱子顶部的金属活动扣拴在一起,方便自己一起把它们提起来,在所有人诧异的眼神之中,张铁用左手提了提加在一起有两百多公斤分量的两个箱子,微微点了点头。

    飞艇又是一个快速的向上仰冲,在甲板上众人抓住机会的又一波shè击之后,两只铁喙鹮又被shè了下来,飞艇还未企稳,张铁一只手提着两个箱子,快速的就从甲板上的一挑三绳梯往上爬去。

    在甲板上还不觉得,一离开甲板,刚刚往上面爬出几米,张铁只觉两千多米的高空之中寒风呼啸,吹得面部有些生疼,往下一低头,脚下的大地上的一切都变得渺小了许多,此刻的脚下,是一片一望无际的沼泽和草地,渺无人烟。

    第一次处在这么高距离的张铁只感到脑袋里微微有点眩晕的感觉。

    沼泽和草地里的动物似乎对发生在它们头顶上的搏杀丝毫未觉。张铁看到沼泽地里,一头比大象还要高大许多的不知名的动物正在水边喝水,然后突然被一张从水里张开的巨口一下子吞入口中,然后那个比两个火车头加在一起还要大的恐怖的脑袋又再次沉入到水底,只有那突然惊起的飞鸟和水面上一圈圈激起的水花还在提醒着刚刚发生的事情。

    这一幕,要不是因为那两只动物的体型都够大。张铁在这么高的天空上根本不可能发现得了,而看到这一幕的张铁直接被惊出了一身冷汗,这才知道这个时代在这种远离城市的无人区中究竟有多么恐怖。

    刚刚只突然从沼泽水下冒出来的动物,张铁都不知道到底哪种东西是什么,到底有多少级,即使那只东西已经潜伏到水下,自己又在空中,张铁还是感觉那沼泽的水底似乎有两只巨大的眼睛在冰冷的,在像看猎物一样的看着天上的飞艇。让人心底不由冒寒气。

    相比起飞艇下面隐藏在沼泽地里的那些未知的东西,此刻正在疯狂攻击着飞艇的铁喙鹮无疑就可爱多了。

    即使张铁一只手的手腕上挂着分量两百多公斤的弩箭箱,但此刻张铁攀爬绳梯的动作却丝毫不受影响,在下面甲板上的那些艇员和大副的眼中,张铁手上用铁链拴起来的那两个箱子。感觉完全就是两个空的纸箱一样,似乎一点分量也没有,只有承受着张铁全身和手上重量的绷紧的绳梯,在告诉着所有人,此刻绳梯上的重量已经超过了三百公斤,张铁的每一步,都把绳梯踩得拉出一个极有力度感的形变。

    “掩护!”随着下面飞艇大副的一声大叫。再次转向的飞艇把张铁向荡秋千一样的往外面甩了出去,一波箭雨从下面的甲板上飞起,把几只在空中向张铁冲来的铁喙鹮shè了下来,飞艇大副更是抓住机会连开两箭。把两只想要攻击张铁而进入到甲板shè界的铁喙鹮shè下来。

    妈的!张铁暗骂了一声,感觉这些铁喙鹮简直聪明过头了,才经过一次,自己第二次上来的时候居然已经知道派兵来狙击。

    难道飞艇每次的航行任务都这么危险?张铁不知道。这也是张铁第一次离开人族的聚居区这么远。以往,无论是野狼谷的试炼还是加入铁血营与太阳神朝的战争。那些地方,其实都离城市不是太远,张铁对野外的危险还没有太直观的感觉,而这一次,张铁真正感受到了这个时代人类为什么喜欢住在有城墙保护的城市里。

    “小心!”下面的人大叫起来。

    这一波来袭击张铁的铁喙鹮总共有六只,即使被shè下了三只,也还有三只从几个不同的角度向着张铁飞了过来,铁喙鹮长长的喙部像飞矛一样的向张铁“刺”来,除了喙部以外,被铁喙鹮的利爪抓一下的感觉,也绝对要比被老虎和黑熊的利爪抓一下更危险,这毕竟是五级的生物。

    张铁重新荡了回来,整个人都贴在了飞艇气囊的金属装甲上,提着两只箱子的左手紧紧抓着绳梯上的绳子,而眼睛看着那两只刹那间就飞近自己,意图给自己一下的铁喙鹮眯起了眼睛。

    就在甲板上的人心脏都要提到嗓子眼上的时候,一道游蛇一样的银光在空中突然出现。

    在这道游蛇一样的银光出现的饿时候,那最贴近张铁的一只铁喙鹮,它尖锐的鸟喙离张铁的距离已经只有五十厘米,而另外两只铁喙鹮距张铁的距离,一只在两米之外,一只刚刚接近三米。

    张铁就像挂在空中的一个靶子。

    完了!这小子如果别逞能站在甲板上可能还可以再shè下几只铁喙鹮来……这一刻,甲板上许多注视张铁的艇员心里都不由冒出一个念头。

    然后,那道游蛇一样的银光出现。

    空中就像突然下了一阵血雨,三只铁喙鹮变成六片尸体掉了下来,因为风向的关系,那一阵血雨纷纷扬扬的洒下,把飞艇甲板上靠近张铁这边艇舷上一排手拿机弩的艇员的脸染红。

    除了飞艇上的大副之外,几乎没有人看清张铁是怎么出手的。

    在经过这一波袭击之后,张铁加快了往上攀爬的速度,在手脚并用之下,不一会儿的功夫就爬到了几十米高的飞艇的接近顶部的位置。

    刚刚上来第一波的艇员此刻几乎都集中在飞艇顶部的位置,个个受伤,大概有十多只的铁喙鹮正在围着这些艇员攻击。受伤的艇员中,有两个人已经躺倒在了飞艇的金属装甲上,依靠着身上的防护衣的安全扣挂在绳梯上,艇员们分成两组守护在这两名倒下的伤员周围,防止铁喙鹮对受伤艇员的进一步袭击。

    搏杀的现场非常的惨烈,不知道是人还是鸟的鲜血洒得到处都是。

    在顶部靠近飞艇左舷的位置,张铁看到哪里的一块气囊防护装甲已经没有了,就算在那狂风凛冽的空中,张铁也能听到“嘶……嘶……”的响声从那个地方发出来。那是飞艇气囊中的气体在不断喷shè和泄露出来的声而在离这个损坏的气囊不远的地方,另外几块被铁喙鹮攻击的几块金属装甲好像已经有点摇摇yù坠的感觉。

    “死!”张铁刚刚爬到飞艇顶部的时候,就看到一名满脸鲜血的艇员从飞艇上跃起,在一只铁喙鹮用尖锐的鸟喙将他的肩部与胸部的位置直接贯穿的时候,狠狠扭住了铁喙鹮的脖子。然后用手上的匕首像杀猪一样一刀刀的从铁喙鹮的脖子外面捅进去,几刀就差点把整只铁喙鹮的脖子都切断。

    铁喙鹮发出一声悲鸣,疯狂的拍打着翅膀,被那个人从空中扯了下来,一人一鸟喷着鲜血从飞艇上翻滚着往下掉落。

    “志天!”,艇员们目眦yù裂的大叫,从这种高度掉下去。绝对要粉身碎骨。

    那个人和那只鸟正好往张铁这边滚过来,被张铁连忙用右手抓住,那只铁喙鹮则软绵绵的掉了下去,被风吹走。

    然后张铁在右手抓着一个人。左手手腕上还挂着一个两百多公斤的弩箭箱的情况下,飞快的用一只手和两只脚爬了上去,在爬到坡度已经开始变平缓的飞艇顶部的时候,张铁把那个人放在飞艇的防护装甲上。然后飞快的把那个人身上的安全扣扣在绳梯上。

    这一刻,原本在顶部的那些艇员几乎都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突然出现的张铁。和张铁手上抓着的人与提着的那两个弩箭箱。

    空中的飞艇再次机动变道,有一股巨大的惯xìng,几乎就想把飞艇顶部的所有人都甩出去一样。

    在变道的过程中,张铁快速的趴下,冷静的先把自己身上防护衣的安全扣扣在绳梯上,然后两只脚在绳梯的绳子打结的地方绕了一圈,牢牢踩住,就像那些艇员一样。

    固定好自己的身体之后,张铁打开了左手拿着的第一个弩箭箱,抓起里面的第一根飞矛一样的弩箭,然后投出……

    对张铁来说,这场他与铁喙鹮的血战,最危险的也是最挑战的,就是他从飞艇甲板上沿着绳梯爬到飞艇顶部位置这几十米的距离,如果那些铁喙鹮在这几十米的距离内没有能阻止他,那么,在他能带着足够的巨型弩箭爬到飞艇的顶部位置,把自己固定下来,获得一个充分的视角的时候,一切,就已经尘埃落定……

    飞艇下面的甲板上,就在张铁爬上去一分钟之后,第一只被飞矛贯穿的铁喙鹮从上面掉了下来。

    “啊,是被弩炮的弩箭shè下来的,那个人已经上去了……”有艇员大喊,然后所有人都忍不住jīng神一震。

    不知道那个年轻人可以干掉几只铁喙鹮?在想着这个问题的时候,飞艇上的大副已经命令第二队爬上去的艇员做好了准备……

    然后,甲板上所有人的目光就呆滞了……

    从第一只铁喙鹮掉下来开始,不一会儿的功夫,铁喙鹮像下到锅里的饺子一样从天上一只只的接连不断的掉下来……

    飞艇再次机动变道。

    这让甲板上的人有机会看到最后两只铁喙鹮的下场,这最后的两只铁喙鹮,似乎已经被吓傻了,这个时候,已经想要向远处逃去,但还没等它们飞出百米之外,从飞艇顶部飞出来的两根巨型弩箭瞬间就追上了它们。

    在最后的两声哀鸣之后,世界清静了。

    从张铁爬上绳梯到最后结束,整个过程,用了不到三分钟……